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沙弥律仪要略(第2集)

分类:
沙弥律仪(要略)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28 17:11
浏览量

 

沙弥律仪要略 - 第02

净空法师 佛历三零二一年十一月、西历19941月 讲于 中国台湾

  把经、律、论里对治自己习气的教训摘抄成小册子是真修行

 

第六页第四段:

  【四、是故沙弥剃落。先受十戒。次则登坛受具。今名为沙弥。而本所受戒。愚者茫乎不知。狂者忽而不学。便拟躐等。罔意高远。亦可慨矣。】

我们修学,无论是“经、律、论”,或者是祖师的语录,会学的人知道在这里面撷取重要的开示,就像弘一大师摘录《晚晴集》一样,将经论语录里面针对自己毛病习气的教训抄录下来。每一个人抄的也许都不一样,因为每一个人的习气不相同,哪一个习气最重,这一句话是针对我这个毛病来说的,我就抄录下来,自己常常看看,常常用它反省、检点,改过自新,这叫真正修行。

戒律里面对治习气的开导最多,所以我们读这个经跟注解要知道节录,自己节录抄在一个小册子上,那叫真正修行。

 

出家有“十戒二十四门威仪”的修学基础才有资格受“具足戒”

 

这一段里面是说初出家。“剃落”就是剃发、落发的意思。

一出家“先受十戒”,这个就是前面所讲的佛门里面入新生的教育,学做出家的佛弟子,一定要遵守“十戒”,还有后面“二十四门威仪”。

“二十四门威仪”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必须要遵守的规矩,就是生活规范(规矩、模范)。有了这个修学基础,然后才能够受“具足戒”,成为比丘。

 

古代三坛大戒不是一次受的现在一次受三坛大戒不如法

 

前面跟我们讲过“沙弥戒”修学的期间是五年;现在的受戒(“三坛大戒”),一次就受掉了,在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这个“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是隔很长的时间,不是一次受的;受了做不到,那不等于就是教你造罪业吗?!

所以“沙弥戒”学了五年,学了很象样,很有个规矩,五年之后才可以去受“具足戒”,就是“比丘、比丘尼戒”;应当再隔三年,这才求受菩萨戒。

比丘戒做得很好,再把心量扩大,行菩萨道,这是正确的。

就好像我们读书一样,“沙弥”是小学,“比丘”是中学,“菩萨”是大学,它是三个阶层,一定是有相当的距离,不可能小学、中学、大学的课程一次一起念,没这个道理这是我们应当要明了。

“次”是第二个阶段,这才“登坛受具”。“具”就是“具足戒”。

这一句是告诉我们,“行门”是有次第的。

  “今名为沙弥。”就是讲我们目前现在刚刚剃度出家,这是沙弥。

  “本所受戒。”“本”是本分;“受”是必须受持这一本经上所讲的戒法,就是“十戒、二十四门威仪”。

很可惜,“愚者茫乎不知。”有许多人戒受了,“三坛大戒”都受了,“戒”是什么不知道。形式上受了,实际的内容完全不了解,所以这是有名无实。

“狂者忽而不学。”“狂者”是一般狂慧。“狂慧”是指什么?这个小小戒不重要,纵然知道一些,他也不肯去照做。

“便拟躐等。”一个是愚,一个是狂,狂妄!没有认真去修学,这就“躐等”了;“躐等”就是他去受比丘戒、受菩萨戒了。第一个阶层的修学没有修好,就要去学第二个阶层、第三个阶层。第二个阶层是比丘戒,第三个阶层是菩萨戒,他就要统统去受了,这就是“躐等”。

“罔意高远。”这个就是俗话讲的好高骛远,不切实际。所以,经上讲“亦可慨矣”,“慨”是慨叹、感慨。真正明白的人,看到这个现象,非常的感慨。

  因为这个本子没有另编页码的次第,还是用原本,原本一面是二十行,前面十行,后面十行。我们就用二十行做单位来说,比如第十一行,就是第二面了,我们用这个方法,大家容易找。

注解里有两句很重要,我在此地提醒大家注意。请看第六页第二十行,就是最后一行,从第三个字看起:

【学记云,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躐等也。】

这是《礼记·学记》里面的一句话,跟前面讲的意思完全相同。“幼者”就是初学。初学要守规矩,没有意见,老师怎么教,我们就怎么学,一定要循规蹈矩按照顺序来做,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在前面跟诸位报告过,我过去跟李老师学,在跟他之前,我跟章嘉大师学过三年,李老师都不承认,全部都要作废,重头学起。原因是什么?你过去学过的,你有一个标准,我们俗话常讲“先入为主”,他有个成见在,听到老师讲的跟章嘉大师讲的不一样的时候,我们就会起疑惑,就要发问。所以老师说:你前面所学的我不承认。换句话说,只有听老师说的,没有怀疑的地方,从前学的不承认,全部作废,老老实实乖乖的听话就好,这样才能成就。

目前有困难,因为现在是自由、民主、开放,没有人能够限制任何一个人,所以就学得很多、学得很杂。听到老师讲的,他总有个比较,这个事情就麻烦了。

所以,初学学什么?不是学教。教是可以讨论的,佛法是主张研究讨论,希望你发生问题提出来研究。可是初学不是在学教、不是在学解,初学是学“定”、是学“清净心”。换句话说,心里面有疑问、有分别、有成见,你的“定”决定得不到,所以目的是在此地。

我们佛法初学一下手就是“定”,“戒”是手段,“因戒得定”,目标是“得定”;“得定”之后,就会开悟。从前儒家教学也是如此,它的方法也是“修定”,所以儒家的小学教学的宗旨就是“得定”。

现在我们很少听说了。过去我在念小学、念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老师常常在一起聊天,我们还听到老师讲某一个学生有悟性,还听到这个说法,现在好像听不到了。悟性就是跟心地清净的人讲,他能够有体悟,就是我们佛法里面讲的开悟,有小悟、有大悟,这才有真正的效果。心愈清净,悟性就愈高。

“沙弥戒律”是佛法的小学,修学的宗旨在“定”,是帮助你修清净心。

心地清净到一定的程度,佛法叫他做“法器”,也就是说他有资格接受佛法了。

由此可知,沙弥这五年完全做预备功夫,这是佛法修学的基础、佛法修学的准备,佛法用这么长的时间来做这个基础的教育。基础奠定之后,你听经会开悟、会领悟,你参禅会“得定”,你念佛会“得一心”。

我们现在学教的不会开悟,参禅的不能“得定”,念佛的不能“得一心”,原因是什么?就是“躐等”,基础没做好。你才晓得基础的重要。

我们要想将来有成就,自己有成就也能够帮助别人,自行化他,那我们的基础一定要非常踏实。这个要靠自己努力、自己觉悟,自己认真的去修学。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不可能像从前有老师那么严格的督促管教,整个社会进入到民主、自由、开放,所以对于基础教育是愈来愈困难,完全要靠自己的善根。自己有善根,自己明白这回事情,自动自发,已经不能再靠老师的督导。老师看到你能够自动自发,当然很欢喜,他会全心全力帮助你;不能自动自发,那也无可奈何。这个要知道。

 

“先学小乘,后学大乘”是按照顺序、按部就班的来修学是佛的弟子

 

再看第七面第十行,最后一句:

【佛藏经云。】

这是佛经上说的。

【不先学小乘,后学大乘者,非佛弟子。】

这是讲“修学的次第”。

“先学小乘,后学大乘”,这是按照顺序、按部就班的来修学,这是佛的弟子。听佛的话,尊重老师的教诲,尊师重道,这是佛的弟子。

 

 小乘佛法在中国没落的因素

 

佛法传到中国之后,隋朝、唐朝的初期,小乘曾经兴盛一个时期,时间很短、不长,以后小乘法在中国就没落了。现在在中国,小乘的“成实宗”、“俱舍宗”已经变成历史名词,没有看到小乘的道场了;在唐朝初期还有,以后就没有了

可是小乘经典在大藏经里面可以说相当的完整。因为现在南传的小乘三藏,把它跟中国大藏经里面小乘经比对一下(我没有做过这个工作,有人做过,他们来告诉我),只比我们小乘经典大概多了五十几部。换句话说,五十几部那个分量就太少了。小乘经论的经很短,差不多有一、两千部;一、两千部的经典,只差了五十几部。由此可知,小乘经典我们翻译得相当圆满。

但是这些小乘经现在没人读了。我们学习小乘是基础,当然用不着完全去读这些小乘的经典。大乘分宗派,小乘也可以选读。过去我们在台中求学,李老师也选了十几种小乘经典教导我们,那就行就够了。像你们现在念的《阿难问事佛吉凶经》,这就是小乘经,小乘经里面可以选一些来读。

  小乘在中国没落有它的因素存在这个因素是从前人念中国的儒家道家、孔孟老庄这些书。孔孟、老庄里面所说的,确实不亚于小乘;换句话说,被我们中国的儒家、道家取而代之。所以从儒、道入佛法,就不要从小乘学了,直接就入大乘,是这么一个道理。

从前寺院里面的藏经楼(现在叫图书馆),那个经不仅仅是佛经,儒家的经、道家的经统统都有。所以从前世间念书人到哪里去念书?哪个地方藏有那,么多的图书供他读?寺院。我们读《范仲淹传》、读《义田记》,讲到范仲淹的历史,范先生在年轻做秀才的时候,就是在寺院念书。寺庙里面收藏有很完备的图书,几乎那个时候读书人所需要的这些典籍,在寺庙里面都可以找到,所以藏经楼是图书馆。

出家人都念过儒书,儒家的东西都念过,道家的东西也都涉猎过,诸子百家他们都通达了。在寺庙里面念书,不但可以很方便找到书籍,如果有疑难的问题,也可以请教法师,法师们世出世间法都通达,可以辅导他,可以帮助他。所以寺庙就是学校,跟现在不一样、不相同。这就是为什么小乘在中国会没落的道理。

 

现代人学佛不从基础学直入大乘的收获“增长邪见”

 

可是到了现在,儒家书又不念了,道家我们也不念了,又瞧不起小乘,一学佛就入大乘,在大乘里面混了一辈子,有什么成就?要说成就,那真的就是清凉大师所讲的“增长邪见”。这是清凉大师说的话。今天我们说得好听一点,他的佛学常识很丰富,帮助他辞令,帮助他写文章,除此之外,对德行、修持、清净心、智慧,他完全没有。

所以往往我们看到学佛,无论出家、在家,不通佛法的时候,人还很老实、很虔诚;懂得一点佛法的,贡高我慢,瞧不起人,这就错了。

不但学佛错了,学儒也错了。你看儒家说得很好,“学问深时意气平”。一个人的学问从哪里看?心平气和,这个人有学问。写得一手好文章,讲得天花乱坠,心里面贡高我慢、嫉妒、瞋恚,这个人有没有学问?没学问,那是皮毛!

你要问世出世间法为什么修学会学成这个样子?基础失掉了,没有能够照着这个基础去修学。

 

从小培养生活教育是社会秩序、家庭和睦、社会安定的基础

 

  从前儒家的小学,就是学前清陈弘谋编的《五种遗规》,过去我曾经教大家念过,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出来,古时小学教育的教学宗旨确实是“修定”。我们在台中的时候,李老师选择这本书给我们做修身必读的参考书。过去我们买了很多《五种遗规》,买了二、三十本,一个人一本,从前都曾经发过,现在《五种遗规》也不见了,我看书架上这个书都没有了。

你要不好好的教导小孩,他那个小头脑也会胡思乱想。怎么样教他修定?当然不能教他去盘腿打坐,小孩坐不住的,可以教他背书。背书叫修定吗?背书他就不会胡思乱想所以“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一部一部教他背,不讲解的。从前七岁到十二岁是小学,小学学的东西是洒扫应对,完全学怎么做人、怎样说话。小学教育是德行、言语,一举一动要有规矩,说话要有分寸。所以经过那样一个训练,这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很像大人,他有威仪,一举一动都像个样。这是生活教育,从小养成。“少成若天性”,小时候培养成的,就像天赋一样。

从小培养生活教育,怎样侍奉父母,怎样对待兄长,人伦关系搞得很清楚,辈分分得很清楚,懂得礼节,这是社会秩序、家庭和睦、社会安定真正的基础。除这个之外,就是读书,读书要背诵,老师只教句读dòu因为古时候的书没有标点符号,念的时候老师给他圈句子。你看我们现在这个《四库全书》里面,没有标点符号,所以念的时候老师用红笔圈句子,教句读。因为以前的书不像现在有分段落,有标上小标题。好像我们这个《无量寿经》它分四十八段,每段都有个标题,从前没有,这是后人做的。所以老师教句读,再督促他背诵。

 

古代只教小孩背诵绝对不讲是训练“定”记忆

 

从前念书的标准,念十遍还不能背的,就不能教了,他承受不了。那怎么办?每一个人天赋都不一样,从前上课的时候,天赋好的、根性利的、聪明的,每一天给他上的分量多一点,可以给他念十行、念二十行。二十行是一面,我们这个一页就是二十行。这二十行念十遍的时候,他一定会背,这就是他的能力可以教二十行。十遍不能背,那就减少,教十行。十行再不能背,就教五行。五行再不能背,教三行。用这个方法。

所以,往往一个老师教十个学生、二十个学生,每一个人念的行数不一样,看他的能力。假如他要是五、六遍就能背了,这是天分好的,老师要督促他背一百遍,要大声的念出来,这个样子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笨一点的,天赋差一点的,一定要念到十遍才会背的,老师要督促他念两百遍。

所以根性比较愚劣一点,要勤快、要多背,所谓“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家一遍就会,我要用十遍的功夫,勤能补拙,老师督促他的遍数。

  到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在上课之前要把前面的功课再背一遍,才上今天的课程。所以天天都要温习前面的,天天都要背前面的,把前面所教的统统背一遍。这本书上到最后了,前面的还是要背一遍,才给你上新的。所以他天天背书,心里面记着。书是决定不讲的,没有意思,小孩不懂这个道理,他的目的是训练“定”、训练记忆,用这个方法。

  大概到十二岁的时候,天分好的,读《十三经》,读《诸子》,《诸子》是选择的;还有历史这一部分,就读《二十五史》,《二十五史》不可能全读,也是选择的;或者是读《纲鉴易知录》,这就是中国历史的大纲;天分高的有基础的就读《通鉴辑览》,统统都是念背,在七岁到十二岁当中全部完成。你问他某一句话在哪一本书里面第几页第几行,他都知道,真的背得滚瓜烂熟。他不打妄想,他心是定的。所以从前古人在十二、三岁时,心很清净很定,就是用这个方法训练的。

现在难了,环境太坏了!现在小孩都去看电视、打电动玩具,你叫他背书,不可能的。“大家都去玩,叫我一个人背书”,他才不干。现在环境不一样,跟从前教学环境比差得太远了。你就晓得古人为什么会开悟、为什么会证果。

现在人很聪明,一切环境比从前都好,为什么搞几十年都不能开悟、不能证果?你把这些统统看明白,你就晓得毛病发生在哪里。古人尊师重道,老师怎么教就怎么学,老实念书,老实背书。所以小学阶段是“学定”。

“学慧”,“慧”是什么?读,读得很熟,这叫“根本智”。

“根本智”是什么?《般若经》上讲的“般若无知”,“无知”是“根本智”。先是“无知”,统统都念熟了,我什么都不懂,光是念得很熟。

古时候的学校没有中学,小学再上去是太学,太学就是我们现在讲的大学。小学结束,十三岁就入太学了。太学里面教什么东西?讲解、研究、讨论。譬如讲解《四书》,研究讨论《四书》,没有背诵,完全是讲解。古人讲“读书乐”,真快乐!讲解就是老师带着这一群学生,每一天去游山玩水,“有事弟子服其劳”,老师坐车,学生要给老师推车,准备些酒菜,一路上旅行。为什么?老师、学生那些书都背得滚瓜烂熟,大家不要带书,讲到第几章第几页,一面走一面研究讨论,去旅行玩个两、三个月,这个课程就教完了。从前读书乐,不像现在这么苦!他就分成这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背书,第二个阶段讲解小孩的时候不懂事,专背;十三、四岁智慧开了,可以研究讨论,这个教学法确实比现代教学法高明太多了。

民国成立以来,把我们中国传统的教学法废弃了,采取西洋的,这一下子坏了!“根本智”没有了,“后得智”就更不必谈。

“根本智”是“无知”,“后得智”是“无所不知”。从前的教学法,你看童子十几岁没有到二十岁的(二十岁是行冠礼),参加国家的考试,中举人的、中进士的(举人是省考,进士是国家考),往往派出去做官,十几岁就做县长,就去当县太爷了!人家把政治办得有条有理。现在十几岁是小孩,什么都不懂!教育制度方法不一样,所收的效果就不相同。

在台湾,做“总统纪念歌”的张龄,也是个虔诚的佛教徒。过去我讲经的时候,夫妻两人每堂课都来,从来不缺席,现在这两人都过世了。张龄居士十九岁当县长,在民国年间做县长,恐怕他是最年轻的。这是教授的教育不相同,方式不一样。

所以,我们明了从前的儒、佛教育好,太好了!你依照这个方法去修学,中等天赋以上,可以说都会有成就。废弃、不按照这个规矩,不按规矩就不成方圆!一定要守规矩。

 

给净宗同修定了七门课程

 

我们现在是不是要从小乘学起,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是要从这里打基础。

所以我教大家念《四书》,我对净宗同修定了七门课程。

七门课程里面,三门是我们本宗的,《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要解》、《普贤行愿品》,这是“五经”里面选出三个最重要的。我这个选择跟夏莲居、黄念祖不谋而合,我们事先没有商量过,我选这个,他们也是选这个。

另外加了四种,这就等于是小乘的经论。小乘经我选的是《阿难问事佛吉凶经》;另外,中国的儒家我选的是《四书》、《了凡四训》、《感应篇汇编》;这些合起来,总共有七种。儒、佛、大小乘统统都有了,分量不多,真正从这七门深入,我们这一生受用就足够了;然后老实念佛,求生净土,没有一个不成就!

我们选的《了凡四训》跟《感应篇汇编》,这两部书就是代替戒律的当然现在大家肯发心学《沙弥律仪要略》,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这是好事。依这一本《沙弥律仪要略》去修学,换句话说,《感应篇汇编》跟《了凡四训》我们就可以舍去了,这一样东西可以代替那两样,我们认真在这个本子上学习。

 

《了凡四训》教认识、深信因果;《感应篇》教断恶修善

 

可是《感应篇汇编》跟《了凡四训》这两部书希望大家要精要熟,为什么?能够帮助一些在家同修,可以普及到社会。特别是《了凡四训》、《感应篇汇编》都是中国人写的,中国人看中国人的东西总是特别亲切,愿意受持,这个我们要理解、要明了。

所以印光大师没有在戒律上推动,他就是用《了凡四训》、《感应篇》向广大的社会来推动,收到很好的效果,使一般人明了因果,深信因果,断恶修善。

《了凡四训》是教你认识因果、深信因果;《感应篇》是教你断恶修善,《感应篇》上所写的就是“善恶的标准”。换句话说,这两部书的宗旨,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沙弥律仪要略》也是属于这一类的。像这些要紧的句子,我们记几句就行了,常常拿这几句反省、检点,这是真正修行。

我们再看底下第五段经文:

  【五、因取十戒。略解数语。】

因为前面这个道理是佛家教学的标准、佛家教学的原则,根据这个原则、标准“取十戒”,简单加以解释,所以这是“略解”

莲池大师作略解,弘赞大师详细加以解释,所以“增注”是弘赞大师作的。

弘赞大师是清朝人,怕我们看到“略解”还不能够体会这个经义、不晓得从哪里下手,所以他详细给我们注解。

我们看看莲池大师作的“略解”很薄,没有几页,看到这个“增注”就注得很多。顶格的文都是莲池大师写的,就是“略解”,低一格是弘赞大师的“增注”。

 

初学佛晓得修学的方向和宗旨、晓得从哪里下手的确重要

 

  【六、使蒙学知所向方。】

“蒙学”是初学。我们初学的人晓得修学的方向、知道修学的宗旨、晓得从哪里下手,这的确是非常重要。

 

“好心出家”是为了生死、为度众生是积极的

 

  【七、好心出家者。切意遵行。慎勿违犯。】

这个文非常要紧,这三句话很重要。

“好心”是真正发心。

“出家”为了生死、为度众生,这是“好心出家”;不是逃避现实才出家的,不是在这个世间受了种种折磨,所谓“消极”,这不是!“好心出家”是积极的,对于佛法有相当程度的明了、觉悟。在世间种种行业里面,我们选择这个行业,我们知道所有一切行业里面,这个行业最殊胜,它是“觉悟的行业”,是“了生死出三界的行业”;帮助一切众生觉悟,帮助一切众生了生死出三界,这个行业是最伟大的行业,是最积极的。我们发心从事于佛教教育工作,绝不是消极、绝非逃避社会现实,世间人不懂得这个道理,把佛法看错了!看走样了!

当然确实有不少是为了逃避社会现实而出家,给人造成了许多的误会,这些我们就不论。

我们自己为什么出家的?我们明白,我们发现,这个教育好,有价值,应当把它发扬光大,可惜没人做!没人做是大家不知道,不了解,不认识。我们明白、了解、认识了,我们自己就应当把这个担子挑起来,认真努力去做,要把它做好。我们为这个出家的!

发这个心出家,那你一定要“尊师重道”。

我们读这一本书,莲池大师就是我们的老师、弘赞大师就是我们的老师,他们在这儿对我们的教诲,我们要尊重。

我们要敬老师,要尊重他的教诲,要细心的去体会研究,依教奉行,这就是“尊师重道”。以要“切意遵行”,以恳切的意志,遵守奉行。

“慎勿违犯。”不可以违背,不可以违犯老师的教诲。

再看第八段:

  【八、然后近为比丘戒之阶梯。远为菩萨戒之根本。】

这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基础不好,第二个阶段没指望了,第三个阶段那更不必说了。

所以这个阶段修好了,才可以接受“比丘戒”;“比丘戒”修好了,才可以受“菩萨戒”。它是三个阶层、三个梯次。我们真修,不重形式。

所以大家“好心出家”了,“我要赶快去受三坛大戒,马上就做菩萨了”,那是假的,不是真的!我们一辈子做沙弥都不是耻辱,我们是真的,我们是真沙弥,你们是假菩萨,不一样!

所以老老实实在基础上下钝功夫,这个才是真实的。

底下一段说:

  【九、因戒生定。因定发慧。庶几成就圣道。不负出家之志矣。】

这就是次第。次第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我们的基础是“戒、定”。

“沙弥律仪”就是修“戒、定”的大根大本。

这个“戒、定”在哪里修?在日常生活里修,在起心动念处修,这叫修行!不是每天拿着念几遍叫修行,不是的;起心动念、处事待人接物,在这里面修戒。

“戒”就是守规矩,一切做得如法。如何修定?在这里面修清净心。刚才跟诸位说了,“二十四门威仪”就是生活规范,也就是日常生活当中,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态对人、对事、对物。

文字上虽然讲“事师”,是对老师;跟一切经上讲,我们是对佛的。

佛是代表大众,《普贤行愿品》上讲“礼敬诸佛”。

诸佛”是谁?一切众生都是“诸佛”。不但有情众生是“诸佛”,无情众生也是“诸佛”,桌椅板凳、植物矿物统统是“诸佛”。

有情众生“有佛性”是“诸佛”,无情众生“有法性”也是“诸佛”,“法性”跟“佛性”是一个性。

所以《华严经》上说“情与无情,同圆种智”,用一个“佛”来做代表,我们对佛最恭敬,对一切的人也是同等的恭敬心,对事、对物决定没有差等,同一个恭敬心。

  这个地方讲的“二十四门威仪”,就是日常生活规范。它讲的是“事师”,老师,就跟《普贤行愿品》讲的“佛”是一个意思。我们对老师尊敬,同样以尊敬老师的心对一切大众、对一切人、对一切事、对一切物,你才会学佛!对佛、对老师恭敬,这些人不是我的老师,我对他可以轻慢一点,那就错了!你的“定”怎么会得到?!你的“清净心”怎么会得到?!所以经上讲的“佛”、讲的“师”是代表,这就对了。

这是表明次第、顺序、修学的目标,我们靠这个“十戒、二十四门威仪”,都在“戒”这一个字上,依靠这个方法才能得“定”、得清净心、得“根本智”。

得到“定”之后,然后就可以听经、可以参禅、可以念佛、可以广学多闻,成就自己的“后得智”。

“后得智”是无所不知,“般若无知,无所不知”。所以先要得“无知”,然后才会得“无所不知”。这个顺序不能颠倒,颠倒了,“根本智”没有了,“后得智”完全没有了。

不能把邪知邪见当作“无所不知”,这是大错特错!“无所不知”是正知正见,这个要知道。

  我们今天就讲到此地。这个东西不要讲多,要紧的是真正体会它的意思,明白我们应该要怎样去做、怎样去学,那个利益就得大了。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