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004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29 20:36
浏览量

金刚经- 第004

净空法师 于佛历三零二二年、西历1995年 讲于 新加坡

请掀开经本第七面,倒数第四行,从“判教”这个地方看起:

判教”的意思,这是祖师大德们,将世尊过去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法加以整理,辨别浅深大小,便利于后来的初学,有一个次第可以入门,所以就有“判别教相”正如同我们现在的学校给学生编排课程标准,是同样的意思,这个科目应该编在第几年、第几个学期,有这个意思。

佛法虽然有“判别教相”,可是我们一定要晓得,佛经不同于世间学校的教科书,为什么?世间的书籍它确实有浅有深,浅的不能深,深的不能浅,所以排定课程标准比较容易。而佛法里面的经典,特别是大乘经,经文含义是可深可浅的,初学佛的人能从这里读,一直到等觉菩萨还是离不开就像这部《金刚般若》一样,可以从这里下手,一直到成佛还是这一部经典,这就说明佛法不可思议,可深可浅。浅的程度看,很浅;深的程度看,很深随着自己修学境界不断向上提升,看到这个经典愈看愈深,愈看愈不可思议。

这是佛经跟世间书籍不一样的地方。所以“判教”,祖师大德也是一番苦心,我们后面会谈到。

现在看这段文:

【诸佛出世,教化众生。】

佛之所以出现在世间,目的就是教导众生。化”是成就,因为佛的教导,众生就能够变化气质,就能够化凡成圣

由此可知,“教化”两个字,一个是“因”,一个是“果”;教导是“因”,我们化凡成圣这是“果”。

【必对机说。】

什么叫做“机”,底下说明了,“机”有两种。一个是:

【根机,众生根性,各各不同,障有浅深厚薄故。】

这就说明众生根性不相同。也就是说,有些人很聪明,有些人比较鲁钝一点。佛经里常把一切众生分为三种根性——上根、中根、下根,分为这三种,这是大分;如果细分,这一切众生的根性,可以说是无量差别。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差别?原因就是在“障”,有浅深不同;迷,有厚薄不同。有人迷得浅,就显得很聪明、很伶俐,一闻千悟;有些人迷得很重,迷得很深,佛菩萨善巧方便来给他说,还是听不懂、还是不能够领悟,原因在此地。这是第一类。

第二类:

【时机。】

我们常讲的,时节因缘,这个关系也很大。

【因时施教,如五时说。】

世尊当年在世讲经说法四十九年。四十九年有不少的学生,发心长时间追随佛陀而不肯离去,像经上常讲的一千二百五十五人常随众,佛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一生都不肯离开佛陀,于是佛陀讲经说法当然是以他们为主要对象。虽然他们是主要的对象,也不能不顾及大众,可见得讲经说法是相当不容易的一桩事情,因为要顾虑到所有各种不同根性,一定要叫人人都得利益。大根性的人得大利益,小根性的人得小利益,统统都得利益,佛讲经说法才叫圆满成功了。

五时”,就是由浅而深,这属于佛学常识,我想诸位很多都很清楚

世尊成佛,首先是在“定”中宣讲《大方广佛华严经》。参与这个法会,我们在经上看到,都是“四十一位法身大士”。不但凡夫没有分,佛在定中讲,我们怎么能进得去?!凡夫没有分,声闻、缘觉、权教菩萨也没有分,一定是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才能参与如来“定”中的法会。这是“二七日”中所说,也有经里面讲“三七日”。“二七日、三七日”都有根据,“二七”是十四天,“三七”是二十一天,佛就将《大方广佛华严经》讲圆满了。

佛所讲的《华严经》,诸位要晓得,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我们不但没有看到,听也没有听说过。

佛灭度六百年以后,龙树菩萨出现在这个世间,这是了不起的一位人物,聪明绝顶!他是地上菩萨再来的,示现给我们看的。他在不太长的时间,把世间的典籍读遍,书念完没得念了,佛法、世法都念完了,于是生起贡高我慢,自以为了不起。《金刚经》上有说“护念诸菩萨”,大菩萨有责任要护念这些小菩萨。龙树是初地菩萨,所以大龙菩萨就来帮助他,引导他到龙宫,看龙宫里面所收藏的经典。

他到龙宫,看到大龙菩萨的图书馆收藏的《华严经》,一看就吓呆了!世尊讲的《华严经》,有多大的份量?龙树菩萨说:“十个三千大千世界微尘偈”

古印度计算书本的大小,是用“偈”做单位,“偈”就是四句,不论长短,四句就叫“一偈”,不一定是偈颂;长行文也一样,四句叫“一偈”,用这个做单位。

“十个三千大千世界”,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就不得了,十个三千大千世界!把大千世界磨成微尘、磨成细粉,磨成微尘,一粒微尘是一偈,十个三千大千世界那么多的“微尘偈”,今天就是用天文数字也说不出来。我们常讲“恒河沙数”,恒河沙算什么?太少太少了。

一四天下微尘品。”“一四天下”,用浅显的话来说,就是太阳系。太阳系里面所有的星球都磨成细粉,磨成微尘,那一粒微尘是一品,《华严经》有这么多品。

他这一看,贡高我慢的心马上就没有了,觉得自己念得太少太少了,简直不能比!再一想,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都没有办法受持,我们阎浮提众生恐怕找不到一个人。所以就把它舍弃,再看中本。

中本份量还是太大。于是问问大龙菩萨,跟他说还有下本。下本是什么呢?实在讲是《华严经》的提要。像我们中国这个大书《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有提要,有目录提要,那个份量不多。虽然不多,这么厚的精装本也有五本,比起全书当然少得太多,全书一千五百本,这就浓缩成五本。

龙树菩萨一看,《华严经》,这是纲要,行!这个可以,就把这部分——小本,带到我们人间来了。以后翻译出来印成书,就是我们世间所流通的《大方广佛华严经》,其实是《华严经》的提要;这部经的份量,总共有十万偈,四十品。

这个经已经失传,梵文经典没有了。传到中国来的这个经文,因为份量太大,古时候的书籍不像现在这么便利,那个时候是贝叶所写的;贝叶经也许有同修们见过,贝多罗的树叶一片,切成长方形的一块,大概是写四行,有的写六行,两边打个洞用绳子穿起来。诸位想想,那要是一部完整的《华严经》,恐怕现在大卡车要好几个卡车才装得下。份量多,容易脱落,在那个时候都是手写本,所以流传下来缺失很多。

东晋时候传到中国,只有三万六千颂。你看看,十万偈,传到中国的《华严经》经文只有三万六千偈。我们也把它翻译出来,很珍贵、宝贵它,这叫晋译的《华严经》,我们也称为《六十华严》,翻成中文六十卷,叫《六十华严》

到唐朝时候,武则天的时代,实叉难陀法师从印度带来《华严经》的梵文本,比晋译增加了九千颂,换句话说,有四万五千颂,还不到一半。要五万颂才是一半,还不到一半。但是《华严经》大致上的意思都能看得出来,翻出来之后称为《八十华严》,现在流通的经本都是这个本子,《八十华严》

在贞元年间,外国向中国进贡,贡品里面有《华严经》的一部分,就是最后的一品“入法界品”这一品。这一品经很难得,它是完整的,没有缺失,在中国翻出来之后,称为《四十华严》

《四十华严》就是最后一品“普贤菩萨行愿品”,在《八十经》里面称作“入法界品”,这一品经是完整的。

现在可以说,中文本里面《华严经》是相当完整的,流传下来是很完整的,可是跟原文还是差不多去一半的样子,这个是相当不容易。

这是世尊“二七日”中所说的。所以我们想,“二七日”时间太短了,我们现在念也没办法,不要说是讲,念都念不完。这是我们凡夫执着时间是个定法其实“时间”不是定法,“时间”可以延长,也可以缩短,我们俗话常讲,人要是逢到欢喜、喜事的时候,觉得这个时间好短!如果遇到苦难的时候,度日如年。可见得这个“时间”哪是真的?!不是真的!

尤其诸位在作梦的时候,我们读过古人的笔记小说《黄粱梦》,他做了一个梦,黄粱是高粱小米,在那里煮,那很容易煮熟的,还没有煮熟,他那个梦醒了。打瞌睡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已经过了几十年。说明几分钟可以把它延长为几十年;换句话说,几十年也可以把它浓缩成几分钟,“时”不是定法。所以世尊讲《华严经》,可以说将无量劫浓缩成一念。《华严》上说“念劫圆融”,可以把一念展开为无量劫,把无量劫浓缩成一念。

这是“第一时”。“第一时”所说的完全是如来果地上的境界,所以他是对法身大士所说的当然如来果地上境界,不是凡夫能明了的

了之后,世尊出定就想了一想,这芸芸迷惑颠倒、苦难的众生要教导他们,不能不用权巧方便。

“权巧方便”怎么办?从幼儿园班办起吧!就这样子了。这才在鹿野苑度五比丘,讲“四谛法”、讲小乘,这等于说是开班教学,从幼儿园办起。

然后看看他们的程度差不多了,可以讲深一点,再讲“方等”经典。

“方等”也成就了,智慧渐渐开了,渐渐的开智慧,渐渐开悟了,第四个阶段讲“般若”。我们这个经是属于“第四时”所讲的

智慧大开之后,世尊最后讲《法华》、《涅槃》。而《法华经》的经义跟《华严经》无二无别,就是导入大华严的境界。这就是由浅而深,由小而大。

【先浅后深,先小后大,循循善诱,引人入胜。】

这是世尊四十九年用这个方法,跟我们现在办学校一样,先办幼儿园、办小学,再办中学,再办大学,再办研究所,达到了教学的目的。

【古德判教,意在方便学人。】

判教”用意就是让我们初学的人有方便契入

【使对一代时教】

一代时教”就是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说的。

【纲领条目,浅深次第,一目了然。】

用意在此地,“判教”用意在此地。

【可以循序而进,其接引后学之苦心,良足佩焉。】

这是令人佩服的。这一段是说明古德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判教”实在讲很费事,也很用心,把它整理出一个头绪,目的就是便利初学。

【晋末判别经教者有十八家。】

这在《华严经疏钞》里面看到的,贤首、清凉大师都是生在那个时代,那个时代“判教”的风气非常盛,我们在《华严经》上看到,澄观大师所引的,诸家都能够见得到。但是唐以后,这些各家“判教”的,可以说都衰没了。

【唐后大众共依者,唯天台、贤首两家。】

这两家传下来了,为什么?这两家判得最好。所以后来的学者、研究经的人、讲经的人,不是依“贤首”就是依“天台”。

而到今天可以说依“天台”是最多,依“贤首”的不多。这里面也有原因:“天台家”的判教简要详明;“贤首”虽然判得很好,比较复杂。“贤首”用“十门开启”,就是介绍全经的概要,他用十个科目。“天台”用五个科目——“五重玄义”。五比十就省一半,所以后来的人取“天台”的很多。

【天台判为藏通别圆四教】

藏”就是小乘小乘为什么用“藏”?小乘也有完整的“三藏”,它有经藏、律藏、论藏。

通”这是大乘。“通、别、圆”都是大乘。“通”是大乘的开始,前面可以通小乘,后面通大乘,是大乘的开始,也就是大乘里面浅显的

别教”就比较深,是大乘里面比较深的,它是不通于小乘,纯粹大乘

也可以说,“通教”可浅可深。“藏教”浅;“通教”有浅有深;“别教”有深无浅;“圆教”是一切圆融,无不通达。天台家将大小乘佛法是这样的区分。

【贤首(就是华严宗),则判为小始终顿圆五教。】

五教”里面:“小教”跟天台家的“藏教”相同;“始教”就是天台的“通教”;“终教”就是天台的“别教”;而将天台的“圆教”开为“顿”、“圆”,开为两种,天台是把“顿”包括在“圆教”里面

由此可知,两家在名称上不一样,意思内容方面来讲,没有太大的差别。这些常识,常常研究经论、古德注疏一开端都说得很详细,我们看看各家对于本经的判法,他们判得都很有道理。

【天台判此经为通别兼圆】

“天台宗”判《金刚经》属于“通教”,但是它也有“别教”的意思,也有“圆教”的意思。这个说法,这个经里面有“通、别、圆”,岂不就是有深有浅?!浅的人读起来浅,不难懂,深的人读起来意思很深奥,可深可浅,确实如此。本经前半部,浅的人看到浅,深的人看到深;后半部唯深无浅,确实它有深度,没有浅显之处,所以这个判也判得很好。

【贤首则判属始教,亦通于圆。】

这就说明,为什么他把它判作“始教”、判作“通教”。大乘的开始,因为经上说得很清楚:“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换句话说,必须“离四相”才是菩萨,要是刚刚“离四相”成菩萨,这是初级的菩萨,这就是始教的菩萨,所以它意思有浅的。

到《金刚经》后半部,不但“四相”要离,“四见”也不能有,不但“诸相”没有,“能证”的心也不能有,不但“能、所”没有,“佛法”也没有,那是深到极处,完全是圆教的教义,所以判作“亦通于圆”。这是古大德对本经的判法

江味农居士在《金刚经讲义》里面:

【判本经为境心俱冥,遮照同时,慧彻三空,功圆万行,至圆极顿之大教。】

实在讲这也难得!江居士一生花了四十年的工夫。佛法,大经里面所说,“圆人说法,无法不圆”。江味农居士自己圆了,所以看这个经处处极圆极顿,他也说了一番大道理,说得非常之好,教人很难反驳,确实是有道理。这个经义,自始至终能够觉悟众生,如果这个众生真的觉悟了,像前面所说的“信心不逆”,完全能够受持,那的确是圆顿根性的法器,绝对不是平常人。所以他的讲法也很合理,符合本经的旨趣。

这一段我们就介绍到此地,这是讲本经纲要,依天台“五重玄义”——“释名,显体,明宗,辨用,判教”。

下面介绍的是“译人”,翻译经的人。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本经在《大藏经》里面有七种不同的译本。现在我们《大藏经》里面有七种不同的译本,但是流通最广的就是鸠摩罗什大师的译本;其他的六种本子很少流通,很难见到,除非诸位去翻《大藏经》,能够翻得到,单行本很少见。这是流通得最广的,就是罗什大师这个本子。我们按照这个顺序来简单介绍。

“姚秦。”中国过去以“秦”为国号的有四个朝代,因此必须把皇帝的姓加上去,才晓得是哪一个“秦”。像秦始皇建立的王朝也叫“秦”,我们在历史上称它为“嬴秦”,他姓“嬴”。

苻坚建立的王朝也叫“秦”,我们称它作“苻秦”。姚苌就是苻坚的将军,用现在的话来说,苻坚跟东晋打了一仗打败了,这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淝水之战”。它的有名就是晋朝谢安以寡击众,那个时候苻坚带兵是八十多万,号称百万军队,东晋军队只有十万人,以十万人打败一百万人,这也是个奇迹。姚苌就发动政变,他政变成功了,夺了苻坚的位子,国号没有改,也叫“秦”,他作皇帝了,所以就称它作“姚秦”,在历史上也称为“后秦”;苻坚称为“前秦”。公元三百八十四年,我们这样讲,大家印象就比较深刻,今年公元一九九五年,这是公元三百八十四年的事情,姚苌建国成为秦王。

“三八九年吕光称三河王。”这里面有一段很长的故事,我们不要讲了,这耽误时间。如果诸位看一般《金刚经》的批注讲义都会叙述,这个参考数据很多。苻坚那个时候曾经派吕光,吕光也是个将军,派他率领七万大军去邀请罗什大师,罗什大师那个时候在西域龟兹(qiū cí)国。龟兹是个小国。苻坚听说鸠摩罗什是个人才,很有智慧,一心就想得到他。当然人家这个人才是国之宝,这个国宝不是古董,是人才,那人家怎么肯放?!所以就派七万大军去,他要不给我们就打仗,一定要把罗什大师请回来。兵临城下,罗什大师就劝龟兹国王,还是放他,不要跟秦国发生战争,战争实实在在讲,敌不过秦国的大军,这样把罗什大师迎请到中国。

走到半路就是凉州,现在的甘肃,听说朝廷政变,姚苌做了皇帝,姚苌本来跟他是同事,都是将军。他也不服姚苌,姚苌做了秦国国王,他在三河,就是那个时候凉州,他在那里就割据了,自称为凉王,他也称了王。罗什大师就在他那个地方,他不会用人,但是他知道罗什有智慧,他也不肯放走,就把罗什大师等于说是幽禁了,让罗什大师在那里十几年,不能够弘法利生。一直到吕光死了,姚苌也死了。姚苌死了,儿子姚兴继位;吕光死了,吕光的侄子继位,那个时候情况就不同了。这个时候凉的力量很薄弱,所以把罗什大师送到长安,那个时候秦的首都在长安,送到长安是公元四百零一年,四百零一年到长安的。所以经上“姚秦”这两个字,就是代表时代,它是在哪一个年代,代表这个意思。

三藏法师”用现代话来讲,这是他的学历,像我们现在一般学历有博士、硕士,是他的学历,这是通达三藏的法师

在古时候,有资格翻经一定要“三藏法师”,若不是“三藏法师”,没有资格译经。译经的法师一定要精通三藏。他精通三藏,称为“三藏法师”。

【三藏:经、律、论。】

这就是世尊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法,分为这三大类。我们中国后来编书,像《四库全书》,《四库全书》这个构想,就是根据佛经的方法来的。佛门有“三藏”,分为三类,所以当年乾隆编中国的典籍,就把它分为四类叫“四库”,“库”跟“藏”意思是相同的,“藏”就是库藏的意思。

“三藏”实在讲很难分。“三藏”是“经、律、论”,它的内容是“戒、定、慧”,“律藏”是讲戒律、戒学;“经”是讲定学;“论”是讲慧学,就是“戒、定、慧三学”。但是世尊每一次说法,无论讲大小乘经典,每一部经典里面几乎“戒定慧三学”都具足。这怎么分法?后人编集分类就从多。譬如这本经讲“定”讲得多,讲“慧”、讲“戒”讲得比较少一点、篇幅少一点的,我们这个篇幅多的就归到“经藏”去了;如果研究、讨论多,讲“定”比较少,就把它归到“论藏”去。用这个方法,从多!这是必须要知道的。因为我们每展开一部经典,几乎“戒定慧三学”都具足。

三藏”是我们修行的标准,这对初学人来说的;修持功行圆满的时候,“三藏”又是我们印证的标准。我们功夫到底有没有成就?到底我们证到什么样的果位?也可以来给你做证明,所以它是修学的标准、印证的标准、证明的标准。

经、论是修正知见。”也就是我们的见解、思想有没有错误。我们对宇宙人生的看法、想法,要用“经”、“论”做标准,“经”、“论”里面所说的是佛知佛见。佛是觉悟,究竟圆满彻底的觉悟,那是一个觉悟的知见,觉悟的看法、想法,决定没有错误。我们的想法、看法,跟经典对照对照,如果跟经上讲的是一样,那很好,我们的想法、看法都正确;假如不一样,一定要知道,我们自己错了。要把错误的,依照经论上所讲的改正过来,这叫修正,这叫修行,修正知见。

我们在“行持”上,“行持”是起心动念、言语造作,到底是正、是邪,是善、是恶?戒律是标准。戒律是佛与大菩萨的行持,我们一定要跟戒律对照对照,如果跟戒律相违背,一定要依照戒律的标准改过来。

律”是佛行。诸佛菩萨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是戒律。

我们要学佛,怎么个学法?要认真用佛的标准,改正自己的思想、见解、言行,这叫“学佛”。一定要用“佛”做标准,不可以用“人”做标准

这是善导大师讲得很好!我们过去在讲《观无量寿佛经》里面,我还记得在“上品上生章”里面,你看看善导大师所说的:不要说是世间这些知名的大德们来跟你讲、来教导你,他所讲的跟经上讲的不相应,我们不能听他的;阿罗汉来讲,阿罗汉证了果,是圣人,如果讲的跟经上讲的不相应,也不能听他的;乃至于菩萨、乃至于等觉菩萨都不行。一定他讲的要跟经上相应,我们才能听他的;不相应的,我们都不能够听他的

最后大师讲,那诸佛来了怎么样?“佛佛道同”。你要记住这一点:诸佛来说决定没有讲两样的话如果讲两样的话,那一定是假佛,不是真佛,那是妖魔鬼怪冒充佛来欺骗你;如果是真佛,一定讲的是一样的。

“一切诸佛无有异语。”“异”是两样。《金刚经》上讲“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没有两样的话,决定是相同的。

所以我们要能够辨别哪是真佛、哪是假佛,很容易,不难!跟经一对照起来,他讲的意思跟经上讲的完全一样,那是真佛;讲的不一样,那是假佛,不是真佛

可是这个地方要注意到,魔很厉害,魔也很有本事,他可以九十九句话跟佛经上一样,只有一句不一样,这个就很厉害了。但是要晓得,那一句不一样,就把你法身慧命给断送掉了。我们不能不小心,不能不谨慎。完全相同,没有一句不相同,那才是真佛。

特别是在这个时代,《楞严经》上讲,“邪师说法,如恒河沙”,真正善知识不容易遇到。唯一能够靠得住的是经典,古来这些祖师大德收在《藏经》里面的著述,这是决定靠得住的。

但是这个《大藏经》,要从前的《大藏经》,古时候编的;现在新编的《大藏经》靠不住。新编的《大藏经》,现代人一些著作他都收进去了,现代人的著作谁给他做证明?不像从前。从前收入《大藏》,那个著作,要那个时代的高僧大德都看过、都同意了,没有反对意见,这才报给皇帝,皇帝批准入藏,所以它有个标准在。现在没有标准,这个法师跟我感情不错,他写的东西赶紧就给他入藏;那个法师我不喜欢他,我讨厌他,他再好的东西,我也不让它放在《藏经》里。所以阅读《大藏经》要用从前人的本子,古时候所编的。

在中国最后一部大藏经是《龙藏》,乾隆时候编的,这是个标准的本子。这个《藏经》里面有的,可以说大致上不会有错,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不是随便能够编进去的。

这个表解虽然很简单,也很清楚。

“修正知见这是学问,修正行持这是品德。”所以学佛,它的标准,就是要有良好的品德与学问。

只要能讲经说的在家、出家人都称之为“法师”

 

下面:

【法师,凡能弘扬佛法者,称为法师。三藏皆通,则称三藏法师。】

由此可知,“法师”这个称号,乃至于“三藏法师”的称号,不一定都是出家人,在家人也能称。佛门里面的称呼,这是个常识,我们要懂得,不要搞错了,错了闹笑话。

法师”是通称,不论在家出家、不论男女老幼,只要能够以佛法教导别人的,都称之为“法师”

只要能主持佛法、主持教学的在家、出家人都称之为“和尚”

和尚”也是通称,不管在家出家、男女老少,你能够主持佛法、主持教学,都称“和尚”。

和尚”是印度话,意思是“亲教师”,亲自指导我修学的这个老师,就是我的和尚。所以“和尚”也不一定是出家人。我学佛,指导我的老师是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居士就是我的和尚,我要称他作“和尚”。“和尚”的关系非常密切,不能随便称的,他跟我没有这个关系,我怎么能称他作“亲教师”?!哪有这种道理?!称作“法师”可以。“法师”不一定教给我东西,他只要是弘法利生的,都可以称“法师”。“和尚”不能随便称,“和尚”跟自己有密切关系。所以这个一定要晓得。

佛门里“大师”不是随便称呼的

现在有很多人对于佛门一些大德尊称他为“大师”,这个不可以的!这个尊重是过了头。为什么?佛门里面“大师”是对佛的称呼,成佛才可以称“大师”。你要称他作“大师”,岂不把观音菩萨都压下去了?!观音菩萨称“大士”。诸位要晓得,称“大士”,你称“大士”,他跟观音菩萨是平的;称“大师”,把观音菩萨压下去了。你们成天求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才不保佑你,你把他压得低低,他保佑你?要晓得,不可以的。所以尊称“菩萨”,我们在《无量寿经》上读到,“正士”,“十六正士”那都是在家菩萨,而且都是在家“等觉菩萨”;称“开士”,开悟的,这都是尊称。

称“开士”、称“正士”、称“大士”,没有称“大师”的。不懂得这个名词术语含义的,也许他们用错了,懂得的真正学佛人不能用错,用错了人家说你外行,对佛法不懂。这个我们一定要晓得。古来的这些大德们,称鸠摩罗什法师不称“大师”,人家称“三藏法师”。

在过去,国王、皇帝的师父称“国师”,那个可以,皇帝的老师称“国师”。专修一宗的,专修禅宗的称“禅师”,专修戒律的称“律师”,这都是名副其实、是正确的称呼,我们不能够不知道。

【鸠摩罗什,梵语音译,义为童寿。】

中国的意思是“童寿”,这也是赞美他。他在年岁很小的时候,童子,但是他的智慧、他的德行就跟老人一样,好像很老练的样子、很成熟的样子,所以他的名字叫“童寿”。

“七岁出家,日诵千偈。”聪明绝顶。这个千偈,底下这个数字不正确,因为刚才说过,印度人四句叫“一偈”,那个句子长短不一样,而不是像《金刚经》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那个四句也是一偈,它那个句子整整齐齐的;长行文里面长短就不一样。这是举一个例,说明他的学习的能力很强,一天能够读这么多的文字。“诵”是背诵,每天能背诵这么多文字,用现代的话来讲,是杰出的天才,很少有的。

“博通世出世法。”他读的东西太多了,他读都能够背诵、都能够记得,的确是博学多闻。

“公元四〇一年至长安。”那个时候的国王是姚兴。

“待以国师之礼,在西明阁与义学八百人讲学。”“义学”就是精研教理的这些人在家的跟出家的都可以称为“义学”,专门在教理上探讨研究,这些人都是以罗什大师为老师,跟着他学习。

“译经论九十八部三九〇余卷。”罗什大师到长安只有七年,七年就圆寂了。所以他的译经事业只有七年,短短七年当中完成九十八部他译得非常之好,他是属于意译;玄奘大师则是直译

“意译”是离开原文,把原文的大意用中国文的文法写出来,所以中国人读起来非常的流畅,很喜欢读他的译本,他的译本非常受到中国人的欢迎,道理在此地。

【传说法师乃七佛以来为译经师。以悟达为先,得佛遗寄之意。】

这在传记里面都有记载,罗什大师是释迦佛以前七尊佛的译经师,专门做翻译工作的。所以他翻译得好是有原因的,生生世世,七尊佛可以讲是无量劫来,一尊佛三个阿僧祇劫,三七、二十一个阿僧祇劫,他都示现为翻经的法师身份,来从事于这个工作。

底下这两句很要紧,他为什么翻得这么好?“悟达为先”。他教学也是如此,教学生一定要开悟、一定要通达;你要是不悟、不通达,怎么能把佛的意思翻出来?!“开经偈”说得好,“愿解如来真实义”,“如来真实义”你要能解,你才能说得出来,你才能够介绍给别人。如果自己没有悟、自己不通达,这个工作决定做不好的。

我们反过来看看现在,外国人翻译佛经,不少人从事于这个工作,把佛经翻成英文、翻成其他的外国文。翻经的人文字好,中文也好、英文也好,对于佛法没有悟、没通达,所以翻出来的东西不能流通

我在美国,参观沈家桢老居士的图书馆,这个老居士非常热心,过去不少年,请了很多很多人翻经,也花了很多钱,现在那个稿子真是堆积如山。我去参观,他告诉我,没有办法出版,不能流通。我过去看到一本,翻的不是经,浅一点的,倓虚法师的《念佛论》,这个不深,倓虚法师的《念佛论》。《念佛论》我想很多人都看过,我把这个译本,有一次在温哥华讲经,带到那边去,那边有个周医生英文很好,他看了之后,他就告诉我:“法师,以后这个你不要再印了,你花了冤枉钱。”我说:怎么?他说:“这个翻的英文,中国人看不懂,英国人也看不懂。”所以我才晓得,不容易!连倓虚法师那个开示,翻的意思叫人家不能够明白,何况经典?!

一定要“悟达为先,得佛遗寄”得佛遗寄”,可以说得佛力加持。你自己要不真心学佛,不能契入境界,怎么会得佛力加持?!像罗什大师这样子就得佛力加持。如果我们要做,当然也得要量力而为。

今天在全世界,我们所看到的,弘法的人才非常缺乏!年轻学佛的同修很多,在家、出家,我也常鼓励大家要发心出来讲经,要发心出来弘法,这事难不难?亦难,亦不难。如果得佛力加持就不难;不得佛力加持,难,太难太难!

怎样才能得佛力加持?要与佛心相应,就能得佛力加持。你要用真诚心,要用清净心,要用平等心,要用慈悲心,要用恭敬心,就得佛力加持了。假如这里面掺杂一点点名闻利养、五欲六尘,佛就不加持了。

我过去在台中,跟李炳南老居士学习。李老师传我四个字,你做到这四个字就行了,“至诚感通”我们用真诚心来求,真诚到极处,这就有感应,跟佛菩萨有感应,感应就通达了;你不是用最真诚的心,没有法子。所以这个东西不是学来的,不是说我读了很多经论,读了很多书,我就会讲。会讲是不错,讲得天花乱坠,不是佛法,就是我刚才讲的:一百句佛法,九十九句讲对了,还讲一句错的,那就害死人了。

所以不求三宝加持、不求三宝护念,我们凡夫没有能力讲经,确实没有能力,都要靠诸佛菩萨、靠三宝加持。

讲,要靠三宝加持,大家听能够听得明白、听懂了,听了欢喜,也是三宝加持。这个讲堂如果没有佛光注照、没有三宝加持,你在这个地方不可能生欢喜心。

诸位要晓得,你们听了很欢喜,不是我的能力,你以为我会讲,错了!不是我的能力,是佛光注照、三宝加持,这是真的!我们不过就是做一个增上缘,就是一点诚意。真正发心、续佛慧命、求愿往生,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念念跟佛相应,哪有不往生的道理?!

末后“译”字,“译”是翻译,易梵为华语。这个字讲法也很多,我们都把它省略掉了。后面这一段,我们采取倓虚法师,倓虚法师有《金刚经讲义》。我过去在香港读过他的《金刚经讲义》,也是简要详明,很难得。他老人家告诉我们《金刚经》“旨趣”,他讲得简单明了:

第一个是“离相”。

【离相,成就解脱,消诸业。】

我们天天讲要消业障,业障怎么消?“不着相”才能消业障,“着相”那业障怎么能消得了?!都是根据《金刚经》教义所说的。

第二、“无住”。

【无住,成就般若,破诸惑。】

“惑”是迷惑,破迷开悟,那个诀窍是“无住”。《金刚经》上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无所住,而行布施”。像这样的句子在本经很多。

第三:“无法”。

所有一切法相,都是因缘所生,当体即空,“般若”里头所讲的“缘起性空,了不可得”,这才能证得法身,脱诸苦,《般若心经》里面讲“度一切苦厄”。到“无法”的时候,一切法都放下,都不执着了。

所以,消业、破惑、脱苦”,这是本经的旨趣

末后这一条讲得真的是非常非常究竟彻底:

【破三心,除四相,为发心之要务。】

凡夫莫不以为“我能”执着,“我能执”,或者说得粗显一点的,“我能得”,凡夫都患得患失。谁得到了?“我能得”。

什么是“我”?一般人认为身是“我”,聪明一点的人知道这身不是“我”。什么是“我”?能够思惟、能够想象、能够感受苦乐的,这个是“我”,心是“我”!西洋哲学家讲“我思故我在”。什么是“我”?能够思惟、想象的,那个是“我”。我能思、我能想,能想、能思惟的那个就是“我”。佛在本经上说,好!能思、能想的是“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能执着的“我”没有了,能执着的、能得的心没有了,你还得个什么?“三心不可得”。这是从根本上消业断惑,这不是从枝叶上,根本上。你打个什么妄想?妄想不可得。

你所得的是什么?所得的不外乎四相。

“我相、人相”,“我相”、“人相”是从“相对假”立的。

“众生相”,这个“众生”就是一切万事万物,万事万物都是“众缘和合”而现的相。所以诸位要晓得,这个“众生”不是指广大的众生、广大的人,不是这个,那你就把意思讲错了。我们今天所谓动物、植物、矿物,再包括所有一切自然现象,都是“众生相”;下雨、刮风都是“众生相”,都是“众缘和合”。由缘和合假立的,称为“众生相”。

“寿者相”,“寿者”是时间相续,由“相续假”而立,都是假的。

我”、“人”是“相对假”;“众生”是“缘和合假”;“寿者”是“相续假”。你所执着的这些物是假的,你能执着的心是假的,你还有什么搞头?还有什么执着?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如果把这些事实真相统统都搞明白了,身心世界一切放下了,你心里头马上就得大自在;换句话说,你的真心就现前,妄心没有了,彻底了解它是虚妄、不可得

众生就是坚固的执着,不肯放下,不晓得能执着那个心是假的,所执着的这些物相也是假的。所以佛菩萨眼睛里看芸芸众生是“可怜悯者”。

为什么“可怜悯者”?假的,全是假的。如果是真的,真有这个事,佛不能够说众生是“可怜悯者”。因为它是假的,怎么样打妄想、怎么样执着都是一场空,不是说到死了以后一场空,现前就是一场空,当下即空。这一执着坏了事,现前无量的烦恼,苦不堪言;将来轮回六道,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

《金刚经》帮助我们明了事实真相,教给我们彻底放下,恢复“自性”。“自性”就是“真心”,禅家讲的“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金刚经》的好处在此地。

“破处即是显处。”破“妄”,“真”就显了。“破妄显真”是同时,是一时,不是有先后的,先破“妄”,然后再显“真”,不是的,是同时的。“妄”除一分,“真”就显一分;“妄”除二分,“真”就显二分。理可以顿悟,一下就明白了;事要渐渐的除。事上除一分,你的清净心、你的般若智慧就透一分。事上怎么做?事上真的要放下,不要再执着!一定要依照经典的教训,认真努力去做。这是把本经纲要给诸位报告出来,向下我们就开始读到经文,纲要抓到之后,经文就不难领会。

我们看经文:

第一段:

【证信序。】

古德分科判教,首先将一部经分为三个部分,这三个部分就是“序分”、“正宗分”、“流通分”。这一段经文是“序分”里面的第一段,叫“证信序”,第二段是本经的“发起序”。

我们看经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这是第一段的经文。诸位如果要读《金刚经》,我们这次印的这个本子,外面有结缘的,大家可以请回去,读诵非常方便。这个经本,经文旁边有数目字,这个数字跟我们讲义的段落完全是一致的,跟江味农居士《金刚经讲义》里面分的段落也是相同的,便于检查。你要是想看这一段的讲义,你照着这个数字对《金刚经讲义》,或者对我们这个节要本子,很容易就找到了。便于检查,我们把它标成数字。我们看这个小注:

【东晋道安法师,分判一切诸经为序、正宗、流通三分。】

我们中国人也很了不起,也确实有大智慧的人。道安法师(对道安法师的介绍文字版没有)看一切经都看成三分,他这种说法,当时一般这些大德们不以为然。因为大家对佛经都非常尊重,如果把佛经分裂,好像是很不恭敬的样子,不以为然,闻者多疑。以后,印度古大德解释佛经这个批注(注解)本子流传到中国,也有这样的分法。于是我们中国这些大德们才晓得,古印度的大德也有这个分法,这样子对于道安法师这个分科就非常佩服,遵从做为一个定则。以后,不论是讲经、批注(注解),都采取这个方法。这是讲“科判”是从道安法师来的。

本经的“序分”,自“如是我闻”到“敷座而坐”,就是这个经本上前面的两小段。我们把全经,这是根据江味农居士讲义所分的科,总共分全部经文为一百八十四段,一百八十四个小段。

前面的两个小段是“序分”

正宗分”,是从“长老须菩提”到“是名法相”,这一段文字就长了,从第三小段到一百七十九小段,这是属于“正宗分”;

流通分”一共有五小段,从一百八十到一百八十四段。

这个是三分。“流通分”,“须菩提,若有人以满无量阿僧祇世界七宝,持用布施”,到最后“信受奉行”。这是全经大段落。

而江居士将本经的“正宗分”,“正宗分”文长,把“正宗分”又分为四大段。这个分法,古来的《金刚经》批注里头都没有,唯独前清达天法师,他给《金刚经》做个批注(注解)叫《新眼疏》新旧的“新”;眼睛的“眼”),他就是把这个经分作“信、解、行、证”四分。江味农居士看到了非常佩服,采取他这个分法。仔细观察《金刚经》的经文,确确实实有这四个意思存在,所以是一点都不勉强,这称之为大经。

“信、解、行、证”四分,最早的是清凉大师分《华严经》,《华严经》就分为“信、解、行、证”四大分、四大段。《金刚经》也摆出四科的姿态,这是跟大经《华严》无二无别。实在讲,它跟《华严》,我在前面跟诸位报告过了,《华严经》说得详细,它说得简单,确确实实可以说是《华严》的纲要,无论是理论、是方法,极其简单扼要。

到底怎么修法?《华严经》,特别是《四十华严》“善财五十三参”,可以说就是把《金刚经》的理论与方法,在日常生活当中表演出来给我们看。也就是经里面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看看各行各业的人,他怎么样“无住生心”;“不取于相,如如不动”,看他们在生活当中,怎样去做这两句话;“应生无所住心,而行布施”,看他们在生活当中、在工作当中、在事业当中、在应酬当中,怎么个做法?那是在《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我们要是通达《金刚经》,可以说《华严经》的纲领你就抓住了,那读《华严》就非常有受用。

【“如是我闻”至“千二百五十人俱”一段。】

这是第一段,是“证信序”。“证”是证明。

【凡结集一经,必具六缘,乃克成就。】

不但是结集经典,世尊当年讲经说法,也要具足这六个条件;如果这六个条件不具足,法会就不能成就。像我们现前这个法会,也是具足这六个条件。第一个,你信佛,你相信《金刚经》,你才会来听。你要是不信佛,不相信《金刚经》,你怎么可能到这儿来?你不会来的。所以你一定相信,一定想听,你才会来,你才会在这个时间,到这个地方来听经。“时”是时间,我们八点钟讲到十点钟,到这个时候你就来了,在这个时间之前,你不会来,我这里没有法会。讲完之后,十点钟以后散掉了,这里也没有法会。可见得它有时间性,时节因缘;有主,有主讲的人;有场地,有大众在一块儿聚集;听众。我们这个法会才能圆满,少一个条件都不能成功。

佛是如此,现前也没有两样,这叫做“六种成就,一定要具足六缘、六个条件,我们法会才能够圆满的成功。

下面我们简单介绍这一句的经义。

佛法之难,难在它所说的意思是在言语之外,意在言外,说的是这个话,意思在外面因此你不能执着言说,你执着言说,你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得不到,你要懂得它言外之意,那你就喜欢了,你就得受用了。

我们先看文字的意思:

【不异为“如”。】

如”的意思就是一样,没有两样,完全相同,这叫“如”。

【无非曰“是”。】

“非”就是不一样。

【华严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

如是”这两个字是“信成就”。这两个字的意思,浅的人看到很浅;深的人看到,其深无底!浅而言之,“如是我闻”,我是阿难尊者,阿难尊者在结集经的时候,首先说出这四个字。阿难是复讲,阿难所说的,把佛当时讲这部经,原原本本一个字不错,一点意思也没错,重复说一遍,底下人把它记录下来,这称之为“经典”。所以一开端,一定要说这四个字,表示阿难复讲的跟佛所讲的没有两样,这个让大家能够相信。

世尊当年讲经说法,没有记录成文字。经典是佛灭度之后,弟子们开会,想想世尊从前是怎么讲的,再把它记录下来。结集经典的时候,佛不在世了,同学当中阿难尊者记忆力最好、记忆力很强,听一遍永远不会忘记,他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所以就推阿难出来复讲,同学们给阿难尊者做证明,证明阿难讲的没错。同学们很多,必须每一个同学都承认,不是少数服从多数,不是的。一个人有怀疑,说阿难你这句话我听的好像不是这样讲的,那就得删掉,一个人反对都不可以,必须全体一致,都点头、都通过,才可以记录下来。结集经典态度这样的严格谨慎,就是要取信于大众,取信于后世。所以经典前面加上“如是我闻”。

【看经闻法,贵在如实会得其意。果能消融归我自性,则受用无穷。】

这句话非常非常重要!如果你要是真会了,你读经、听经,就跟每天喝水吃饭一样,决定不能离开的,欲罢不能,这个不可思议。

得“受用”,我讲一个最浅、最小的受用,“无有疲厌”,这最小的。你看你们工作多了的时候,会累、会疲倦;如果你尝到法味,当你疲倦的时候,这个经念上一段,精神就恢复,就不会疲倦,这是最小的好处你现在得不到,念经念多了、念佛念多了会疲倦,你味道没尝到,你那个念是口里头念,没有能够体会到心上去;会到心上去的时候,那真受用,法喜充满,无有疲厌。

有很多人问我:“法师,你讲经讲两个钟点,很累,很辛苦!”他们不懂。我不讲经会累,讲经不会累!那怎么会累?前些年我在洛杉矶的时候,一天讲九个钟点,不累!愈讲精神愈好,愈讲声音愈大;不讲经的时候会累。

所以你真正读经、讲经的话,不会累、不会疲倦,你尝到味道了。所以这个地方要能够如实体会到佛的真实义,真正消归自性,这就得受用。

底下略举一举:“如”是什么意思呢?“如是”怎么样“消归自性”?

【如。】

就是如如不动的“自性”,“真如”就是“本性”。

【生佛本具之性体,真实之际如如不动。】

“真实之际”,我们在《无量寿经》上念过。《无量寿经》给我们讲了三个真实,第一个就是“开化显示真实之际”。

真实之际”就是“真如”、就是“本性”,是宇宙人生一切万法的“本体”。“本体”就是根源宇宙从哪里来的?人生从哪里来的?一切万法从哪里来的?从这个地方生的,在佛法里面叫做“自性”;在哲学里面叫做“本体”。

哲学里头有这个名,有“本体”之名,“本体”没找到,不晓得在哪里,不晓得是什么,佛法里面就讲得很清楚、很明白,就是我们自己的“本性”,就是我们自己的“真心”。“本性”、“真心”是如如不动的,从来没有动过,觉的时候不动,迷的时候也不动。迷,那个心会动,是“妄心”会动,“真心”不动。“真实之际”,“如”是这个意思。

【“是”,开化显示当下即是。】

真如”在哪里?“本性”在哪里?“真心”在哪里?当下就是。不但是释迦世尊四十九年所说的一切法是从“真心自性”里面流露出来的,十方三世,“三世”是讲过去、现在、未来,一切诸佛菩萨所说无量无边法门,也是从这儿流露出来的。所以“佛佛道同”,没有两样,两样就错了。《金刚般若》如是,《华严》、《法华》也如是,《弥陀经》、《无量寿经》亦如是,同一个根源里头流露出来的。

既然同一个根源流露出来,我们要问:这一切经通不通?当然通。所以佛家才讲“一经通,一切经通”。不但“一切经通”,世出世间法没有一法不通。为什么?一切迷悟染净都是从这里面变现出来的。离了“自性”,离了“真如”,无有一法。这是“如是”两个字的意思,浅而易知。

我们能得这一点浅意,就有受用,晓得佛经上所讲的不是别的,是我们“自性”里头本来具足的、本来有的。换句话说,佛讲《金刚般若波罗蜜》,是我们自性的“金刚般若波罗蜜”。你要是用这种态度来学习、来修学,那个味道不一样了,受用不相同了,我们学的,不是释迦牟尼佛的《金刚般若波罗蜜》。

现在我们读经、学佛,为什么不得受用?说一句老实话,你所听的、你所学的是释迦牟尼佛的经典,与自己不相干,这个念得好苦、念得好累!好像被人家牵着鼻子走,自己一点做不了主。如果你一下觉悟了,这是我自己的“金刚般若”,那就不一样了。主动的、自发的,味道完全不相同!

你修净土,是我“自性净土”;你学《华严》、学《法华》、学一切法门,是“自性法门”。“四弘誓愿”里“自性法门誓愿学”,不是别人的。

我们现在学佛法学得好辛苦、学得好累,观念搞错了,学的是人家的,都不是自己的。今天在这个地方,希望能够唤醒诸位同修,豁然觉悟了,我要学自己“金刚般若”,“自性”里显露出来,这个味道就浓了,那完全不一样。

这一部《金刚经》念下来,是真的开智慧、真的得利益,改变我们整个生活的型态,确确实实能帮助你破迷开悟、离苦得乐。

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讲到此地。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