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042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30 16:05
浏览量

金刚经- 第042

净空法师 于 佛历三〇二二年、西历1995年 讲于 新加坡

请掀开经本,第九十九面,第五行,从注解第十一段看起:

【由实信故,而能离虚显实,一念相应,其功德已成就第一希有之菩萨,有成佛之可能。】

就本经的教义,因为“实信”前面说过,“信心清净则生实相”,“生实相”就是宗门里面所说的“明心见性”,心性现前。

“而能离虚显实。”这一切虚妄的境界都舍离了。

“显实”:这个“实”就是大乘经上讲的“一真法界”。“实”是“一真法界”;“虚”当然就是十法界,不仅是六道离了,四圣法界也离了,这是契入“一真”。所以他“一念相应”,“相应”就是与“真如本性”相应,这当然是“第一希有之菩萨”。

“第一希有之菩萨”,就是法身大士。前面讲他离十法界入“一真法界”,十法界里面有佛,那佛也离了,不错,佛也离了。

佛”怎么可以离?诸位要晓得,十法界里面的佛不是真佛,是“相似即佛”天台家讲“六即”

“名字即”像我们现在就在“名字位”中,有名无实。

再高一个层次叫“观行即佛”。观行”是真正在修,是真修,“观行位”,虽然没有证果,他是真修。

稍稍有了一些功夫,也能够证得果位,证得菩萨的果位、佛的果位,相似的菩萨,相似的佛。像天台家所说的“藏教的佛”、“通教的佛”都没见性,叫“相似位”。“别教的佛”见性了,“别教佛”住“一真法界”,“圆教”在“一真法界”。所以他这个“离虚”,离“藏教佛”、“通教佛”,这两个是“虚”不是“实”。

“第一希有之菩萨”就是圆教初住以上、别教初地以上,就叫“第一希有菩萨”,因为他们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有成佛之可能,这是《华严》上讲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是指他们。

从净宗来说,这“一念相应”是要与阿弥陀佛的本愿相应,是要与净宗的三资粮相应。三资粮就是“信、愿、行”“信、愿、行”一即是三、三即是一,那就相应,“信”了,没“愿”、没“行”,不相应;我有“愿”,我也不肯念佛,也不相应;念佛人不想往生,这也不相应必须是“一念”之中,“信、愿、行”统统具足就相应,这样的人决定往生,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就是“第一希有之菩萨”,比前面讲的“第一希有”还要来的“希有”。为什么?前面“第一希有”的标准是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只是圆教初住、别教初地的位次而已。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我们从《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以及经文里面都可以看到,即使“下下品往生”的人生到极乐世界,蒙阿弥陀佛本愿威神的加持,立刻就把你的地位提升到“阿惟越致菩萨”。“阿惟越致”是七地以上,一般的菩萨怎么能比!这个真叫“顿超”,一下就超越,超到七地以上,所以更是“希有”。不但说有成佛之可能,很快就成佛了。所以这个法门,叫“当生成就的佛法”,就在我们这一生当中圆满成佛。

有一些同修听到这个话很感慨地说:往生恐怕很难!

我们在净土经论里面读了很多,知道这个事实真相,往生的确不难!世出世间法里头最容易的事情无过于往生极乐世界,没有比这个再容易了,一点都不难!怎么说不难?只要你真信。你相信西方极乐世界真有,相信真有阿弥陀佛,相信我一心持名,佛就来接引,只要你能够具备这个条件,就成功了。什么时候往生?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你看看多自在!不一定要等寿命终了,随时都可以去。去的方法,一定要依照佛在经典上讲的这些道理方法认真去做。

古德常常勉励人一句话很重要——“老实念”。

“老实念”的人,没有一个不成就;凡是不成就的人,你仔细去研究他的原因,没有别的,就是不老实

什么叫不老实?念佛里头夹杂就不老实,念佛间断也不老实念佛不能夹杂、不能间断。大势至菩萨教给我们“净念相继”,这样的人决定往生,而且往生得非常自在,人人可以做得到。

“信”了就要做到,没做到就没“信”

再看底下这一小段:

【信为入道之门。学佛必当首具信心。此经全部,是以生信、开解、进修、成证,明其义趣。】

江味农居士一生研究《金刚般若》,他对于全经章法脉络的看法,是遵守《金刚经新眼疏》。在古大德科判本经,《新眼疏》确实有它独到之处。古德当中还没有看过其他人是这个判法的,他说《新眼》确实有这么一点意思。新式新旧的“新”,眼睛的“眼”。

《金刚经新眼疏》,它将本经的“正宗分”分成四大段,这四大段是“信、解、行、证”,与清凉大师判《华严》一个模式,一样的模式。我们这个本子后面有“科判”、有“表解”,诸位一看就很清楚,“信、解、行、证”四大段,就是此地讲“生信、开解、进修、成证”。“信”摆在第一位,所以“信为入道之门。”

我们学佛功夫不得力,念佛不但没得“一心”,“功夫成片”都没得到,参禅不能得定、不能开悟,研教不能大开圆解,毛病在哪里?就在不信不要以为没有,我信佛了、我都皈依了、我都出家受了戒,那是形式,不见得是真的。

我记得,我过去出家受戒,受了戒之后,当然第一桩事情要去看老师,到台中去见李老师。李老师跟我一见面,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你要信佛!”我那个时候学佛已经七年,好像讲经也讲了好几年,出了家、受了戒,见面第一句话,“你要信佛!”我都愣住了。

然后李老师跟我解释,我才恍然大悟。“信”不是嘴里说信那叫“信”,“信”了就要做到,没做到就没“信”他那个“信”的标准是在这个地方譬如《金刚经》上教给我们“空有两边不住”、“应无所住,而行布施”,我们是不是“空有两边”都离开?如果还是有分别、有执着,这《金刚经》确实没信没信,说实在话,你也没懂,你不要以为《金刚经》我研究不少年了、看了许多的大德的注子,我很懂;我也能讲,讲得天花乱坠,说实在话你还是不解。真正解了没有不肯干的。

过去孙中山先生提倡“知难行易”的学说,用在学佛非常恰当,佛法的确“知难行易”。

“行”,以我们净土宗来说,临命终时,一念、十念都能往生,多容易!你要把净宗这个道理、理论搞清楚,这经上说了,等觉菩萨都办不到,这是如来果地上的境界。大菩萨们如果不得诸佛如来威神加持,他没有办法理解的。往生不退就成佛了,可见得修行成佛不难。

释迦牟尼佛用四十九年的时间为我们讲经说法,苦口婆心的在教导,干什么?解。“解”难!“不解”他不肯“行”。四十九年的时间都在讲解,可见得是“知难行不难”。我们“行”不到,就是“知”得不够透彻,依旧迷恋六道里面的五欲六尘,你对这个东西还是迷恋,你没有肯放下。虽然听说了,佛在这个经上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听得很熟,也会说、也会讲给别人听,就是做不到,样样事情还当真,样样事情还执着,哪一桩事情你放下了?这个原因就是你虽然“知”,你“知”得不够透彻,不够透彻的那个“知”不管用。

这是劳累世尊说法四十九年,他说了四十九年。我们用四十九年能不能真的省悟过来?真的明白过来?很难说!“知”得不够透彻。如何“能信”?有“能信”的,这个“能信”,佛在经上说不是没有原因的,过去生中生生世世无量劫所累积的善根,他这个善根要成熟了,对于佛的话他相信,他不怀疑。

所以许许多多不认识字的人,对于佛法一窍不通之人,教他念佛,他就死心塌地的去念,念没多久,他能坐着往生、站着往生,预知时至,也不生病。这个事实我们现在明白了,佛在大经上讲清楚了,累世善根、福德的成熟,所以他不需要“解”,他“能信”;“信”了他就真干!心里面除了阿弥陀佛之外,别无二念,他就成功了。

念佛人心里面还有妄想杂念,这个心不诚,这是“妄心”。那个念佛就很难在这一生当中往生,这样念佛只是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结一个善缘而已。哪一生、哪一劫再遇到了,你真的能放下万缘,没有杂念了,一心专念,你那一生就成就,那一生才能往生。

所以这个“信”字,关键就大了,我们这一生当中能不能成就,全在这个字

“信心”到“清净”的时候,自然就开智慧了

我们在一生当中,尤其现在修学的环境不好,善知识难遇,好的同参道友也难遇,恶缘特别多,“解”就难了,太难太难了!唯一的方法,要把我们宿世的善根引发出来。这个引发是“我专信,我不怀疑”,那就有成就的可能,这是从宿世善根里面建立“清净信心”。佛讲的话决定是真实的,决非妄语。

信心”到“清净”的时候,自然就开智慧了,那个经自自然然读了都会。为什么懂?你心清净。清净心感应道交不可思议!

我们今天说老实话,再好的老师、诸佛如来到我们面前亲自指点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开悟。原因在哪里?心不清净,妄想太多、分别太多、执着太多,佛来指点你、帮助你也没用处这些都是事实真相,我们必须要明了。然后进修、成证,明其义趣,《金刚经》的义理趣向,不外这四分。

【故吾人闻得此经,对经中所说之如何生信、如何开解、如何进修、如何成忍。】

这个“成忍”就是“证”。“忍”,简单地讲是“无生法忍”,如何成就“无生法忍”。

【首当一一信入之。然后方为实信,乃能开解修证也。】

这一段依旧是强调信心,如果没有信心,本经“解、行、证”三分皆不得其门而入,那就非常可惜!

古德常常教给我们,什么人是世间最有福报的人?信佛之人是世间最有福报之人

信佛,这个人必定能依照佛的教诲去修行,一定能够断恶修善,一定能够修行证果,这是功德。这就是古人所讲,带得去的!这是真实的福德。

【当知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这一句经文是《华严经》上说的。括号里头是个小注,“一是任一,非是专一”,这就解释“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那个“一”是“任一”,不是“专一”;如果“专一”就错了。佛法是平等法,如果“专一”的话就不平等,所以“任一”。

一门深入“通自性”;贡高我慢“增邪见”

【《华严》明此义。故约信解行证言之,若以信为主,则一切皆归信。若以解为主,则一切皆归解。余可类推。(主伴之主,也是任一,而非独一。)】

这一段意思很深,必须要加以说明。依佛经而论,如果我们专攻《金刚经》,《金刚经》在一切经当中第一,一切经都是《金刚经》的注解;如果我们学《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在一切经当中第一,《金刚经》也是《无量寿经》的注解。所以这个“一”是“任一”,不是“专一”、不是“独一”。哪一个法门独大?没有这个意思。佛法告诉我们,“法门无量无边,殊途同归”、“法门平等,无有高下”,所以说“一”是“任一”。因为“一”你才能“专”,“专”就能成就。这个意思就是告诉我们:法门虽然多,你要专一,你才有成就;你同时学几个法门,那你决定不能成就。

大乘经读得多一点的,也许诸位知道,我举出一个例子:龙树菩萨,这很了不起!在我们中国大乘八宗共祖。他在没有遇到大龙菩萨之前,通达世出世间一切典籍,他都读尽了。读尽了、通达了,是不是真通?没有,他只是通文字、通表面。佛法里面讲“通”,是“通自性”。他没有“见性”,所以还贡高我慢,还自以为了不起,这就是过失读再多的东西,你只通表面、通文字,不能通“自性”。如果你是“一门深入通自性”;如果“通自性”,明心见性了,的确世出世间一切法门,没有一样不通达

所以龙树,我们讲未遇大龙菩萨以前那个境界,要跟我们中国六祖比一比,差远了,六祖比他高得太多!六祖也不认识字,也没有念过书,一部经也没念,你念什么经他都懂。法达禅师念了十年《法华经》不懂意思,向六祖请教,六祖说:你念给我听!《法华经》二十八品,念到“第二品——方便品”,六祖听了:好了,不要再念了!后面都知道了,不要再念了,就讲《法华经》的意思给他听。他一听就开悟了,就明心见性,哪里有龙树菩萨那么傲慢?!

世间人念书,说真话,我在国内外都听到的,有很多父母,父母没有受到好教育,但是全心全力培养儿女,儿女读书读得不错,大学毕业了,拿到硕士学位、博士学位,转过头来瞧不起自己父母(父母寒心了),许多场合不愿意带父母去,觉得父母程度太低,不好意思见人,这是大不孝!这就是什么?书念多了,那个眼睛慢慢念到头顶上去,连父母都瞧不起!不念书还好,还老实、还很谦虚,对人还很恭敬,愈念愈傲慢傲慢是烦恼,读的愈多是烦恼愈长,这不是佛法佛法真正通达的时候,那个人和睦谦虚。你们在经上看,哪一尊佛有傲慢、哪一尊菩萨有傲慢?没有!

凡是贡高我慢的,不通!念得再多也不通。这个“不通”诸位要记位,不通“自性””没有见性。所以他念那么多书,他得的结果是什么?得的是,清凉大师讲得好——“增长邪见”真的果然没错,他要不增长邪见,他怎么会贡高我慢,增长邪见?!这才知道古大德为什么教诫学人“一门深入”,“一门深入”不会犯这个毛病。

在《华严经》上,善财童子给我们做了一个好榜样,我们明白这个道理心就定了,“一即一切”,任何一部经都是一切经,你只要通达了,一切经都通达。六祖惠能大师,没错,他就是听《金刚经》开悟的,《金刚经》是一部经,实际上五祖忍和尚跟他讲《金刚经》,只讲了四分之一,没讲完,讲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就彻底明了了,大彻大悟,后头不必讲了。

这一部经明了,一切经都明了了;不但佛法明了,世间法也明了了。为什么?世出世间法都从“自性”里头流露出来的,你把源头找到了,哪有不知道的道理!“根本”找到了

好像一棵大树,树叶不知道树枝,树枝知道树叶,一根树枝上有许多树叶,小枝不知道大枝,大枝知道小枝,一个大枝里面有许多小枝,如果找到根本那就全部都知道了。“自性”是“根本”。世出世间一切法都是从这个“根本”出生的。所以会学的学什么,找这个“根本”。“根本”就是“自性”、就是“真心”净宗讲的“一心”、“清净心”,那就是根本

根本”怎么修?要专一就修得了。所以“专”、“精”两个字,佛菩萨劝我们、祖师大德劝我们,我们就是不肯干,一定要搞杂了,这个过失在我们自己,不在善知识。所以晓得一是“任一”。

后面讲的“主伴”,《华严经》上讲“主伴圆融”,如果是以释迦牟尼佛为主,释迦牟尼佛第一,所有一切诸佛都在释迦牟尼佛底下,“一佛出世,千佛拥护”。像我们这个讲堂,这个位子是主席,释迦牟尼佛坐在此地,阿弥陀佛、毘卢遮那佛都坐旁边,都两边坐;阿弥陀佛为主,那释迦牟尼佛也坐在旁边。所以这个“主”不是很多个,也不是专一、不是独一,是“任一”。

不但佛为“主”,有不少法门里面以菩萨为“主”,像密宗里面所讲的“本尊”,“本尊”就是“主”。以观音菩萨为“主”,诸佛如来都要摆在观音菩萨旁边。这才显示出佛法真平等,这不是假的,真平等!“主”不是哪一个人当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当,一个主,其他统统是伴。

“强信”、“正信”、“真信”

此地是跟我们讲“信、解、行、证”,以“信”为“主”,“解、行、证”都归“信”。没“解”之前,是勉强的“信”。我们没有理解之前,我们对老师的“信”,是尊重老师的人格,景仰他、敬重他,我们信他的话,没“解”!

“解”了以后叫“正信”,有理论依据;换句话说,没“解”之前,我们一般讲人格担保。

佛菩萨是好人,绝对不是坏人,决定是善人不是恶人,他的话我们怎能不信?!这个“信”叫“强信”,实在讲是个勉强的“信”,可是并不是没有条件,是有条件的,老师的人格值得我们尊敬,他的品德、他的学问,值得我们尊敬,我们凭这个信他。道理通达了叫“正信”,我们佛教里头常讲“正信佛教徒”,“正信佛教徒”是明理的。你信佛不是对某一个人尊敬的、不是对佛菩萨,是真正通达道理,那个信心从这里建立的,从“解”上建立的

如果从“行”上建立的,“行”是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把这个“理”证明了,那就“真信”,比“正信”还要深一层。“正信”是只有理论还没有通过试验,这是经过试验,证明这个道理确实没错,所以这个“信”是真信。

如果到“证”的阶段,那是圆满的究竟信。用一个“信”,就全部都归到“信”。如果用“解”,“信、行、证”都归入“解”。没“解”之前我相信,譬如《金刚经》,我对《金刚经》相信它,什么意思我还不懂,因为我“信”,所以我发心去学它,这个“信”就归“解”。

解”了之后,我照这个去做,从做的当中把“解”证明、证实了,这是“行信”,到最后圆满,我“证”了这个“行解”,到最后是“证解”。说这三桩事情就够了,其他不必说了,以此类推。

世出世间万事万物,“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无论是学佛,无论是在世间求学也好、办事也好、生活也好,你要能够掌握到“一”,你没有不成功的,你没有不快乐的,你没有不幸福的。你要是搞多了、搞杂了,纵然你有一点成就,你会生活得很辛苦,生活得很劳累

到哪里去找一个百分之百听话的学生?

世法尚且如此,佛法也不例外,我常常勉励一些年轻人。三十年前我教学生,就常常勉励,但是没有一个肯相信、没有一个肯听,我才想到李老师讲“师资之道”难!一个学生要找一个好老师不容易,一个老师要找一个学生也不容易,到哪里去找一个百分之百听话的学生?找不到了。

现在人就是听假不听真,“真”就是“一”,“假”就是“多”,我要告诉人

你要多学,样样都要看,样样都要听、都要懂!”我从来不这样告诉人。为什么?现在骗他,他欢喜;到将来他堕落了,以后再碰到恨死你: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指出我这一条路来。他现在不懂,到那个时候他知道了。所以我清楚,到他后悔的那一天他碰到我:“我很后悔没有听你的话。”这个好!不至于他来责怪我。我是跟你讲了,你不听,那有什么法子?!那就没有法子。

专精,“一门深入”。无论是“解门”,无论是“行门,最可贵的就是“一”。宗门有一句话说,“识得一,万事毕”,你真正认识“一”,什么事都没有了,这句话说得很好。以后我们再看《华严》,或者再看到其他的典籍里面,引用《华严经》上这句话,“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意思我们明白了。

会听经的人听教理;不会听的人“执着名言,死在句下”

【闻法当深会其用意之所在。若执着名言,死在句下,为学佛之大忌,亦非圆融无碍之佛法矣。】

这几段实在讲对我们初学是最宝贵的开导,我们必须要遵守的原则“听经”、“看经”,闻法包含这两种。我们看经、我们听讲,一定要深深体会用意之所在,那你就会听了古人所谓“耳听、心听、神听”,不一样!这是形容领会的深度不相同。“耳听”是最浅的;“心听”就深了;“神听”就更深,要能体会不会听的人就是下面所讲的“执着名言,死在句下”,这是学佛最大的忌讳,这样听经,佛法的义趣他决定体会不到

能够通达教义,就能通达一宗;通达教理,是通达全部的佛法

我记得过去,好像在这个地方也曾经讲过。我年轻的时候跟李老师学教,李老师的方式是讲小座,我们今天晚上听他讲经,明天晚上我们就复讲,把他今天晚上讲的东西,要重复讲出来。因此在听经的时候,那当然我们会记笔记。

那个时候的讲堂也像这样的,我坐在第一排第一个位子,老师看得很清楚。他老人家下座在休息室休息的时候,就把我找过去,我去见他,他就问我:你听经的时候,是不是在写笔记?我说:是的。他说:你写这个干什么?我说:帮助记忆免得忘掉,帮助复讲。他摇摇头,他说:“你这个记的东西没有用处!你费这么多时间去写,写得那么多,到明年你的境界提升,完全用不上。”我想想是满有道理的。所他教我不要记笔记,全部精神贯注听他讲他告诉我,他说“会听的人听教理”,就是此地讲的“深会其用意之所在”。这句话说得笼统,李老师分层次,会听的听教理、听理论,理通了之后,所有佛法都通了

我们想到六祖惠能大师,听《金刚经》,他听的是教理,所以他全部贯通了,那不是普通人。李老师讲:“那当然你做不到!”我确实做不到。做不到“应当求其次”,这“其次”是什么?“教义”,你要能听这个听到“教义”,虽然不能全部贯通,能通一小部分。譬如在中国,佛教十个宗派,每一个宗有它的“教义”,你能够通达“教义”,就能通达一宗;通达“教理”,是通达全部的佛法他说:万万不能记笔记,我讲一句,你记一句,那都变成死东西。你将来上台讲经,一定要拿笔记,离开笔记,笔记还漏掉一句,这一句没听清楚,那怎么行?!不可以的。不能在讲台上,我这一句漏掉了,不会讲了,这个不可以的。所以他教我们学东西学活的,不要学死的。这个当然是有困难的,也不是一个容易事情。

会看经的,看字外之意;会听经的,听言外之音

我遵守他老人家的教诲,我在台中十年,我的笔记本只有两本,每一本里头大概写一半都不到,我十年用了两个薄薄的笔记本子,总共大概我所写的没有超过五十页,十年。他教给我的方法,这个方法真好,真是妙极了。他教我学活的,不要学死的,这个地方就是这个意思。要能够体会到真正的意思,就像开经偈上讲的“愿解如来真实义”。“义”是“义在言外”,读经是“义在字外”

“般若”,“般若”在《金刚般若经》的字外面,那个字里头找不到“般若”,没有“般若”。所以会看经的,他看这个字外的那个意思;会听经的,听言外之音,那就会有受用,你就真会听了。

读佛经不会在生活上应用就是“佛呆子”

最怕的是“执着名言”,“名”是名相、名词术语;“言”是言说。“名言”记录下来就是文字,底下讲“死在句下”,那叫读死书,读死书世间人讲叫“书呆子”。用这个方法来读佛经,就变成佛呆子。真有佛呆子,你问他佛法,他样样都懂,他懂得很多,你看他就是呆呆的,他不会用,他没有办法把他所学的东西应用在生活上,他不会;他记得很多,这就是儒家所讲的记问之学,他记得多没用处,不知道怎么用法。

以佛法,要记住,佛法是圆融无碍,那是真的佛法、大乘佛法,《华严经》的境界,“理事无碍,事事无碍”,这才能入得进去。“死在句下”的人是永远没指望,他入不了这个境界。

“信、解”是最重要的,你不能“解”,你就不能“行

【信、解、行、证四事,无一不关紧要。】

这四个字样样都重要。

【而信解尤为最要也。】

信”、“解”是最重要的,因为你不能“解”,你就不能“行”。譬如我们常常讲,这个经上讲的,实在讲就是教我们“放下”,“放下”是“行”。为什么放不下?不明“放下”的道理,“放下”的道理是“看破”,也就是说你看不破,所以你放不下。这个一定道理。真正“看破”了,那个“放下”不要人说,自然就“放下”,他再也不会执着。所以一切妄想、分别、执着的根源,就是对于事实真相没看清楚。“看破”是看清楚、看明白了。对于宇宙人生的真相不明白、不了解,所以才有妄想、分别、执着。

因此“信、解”是入门,“信、解”最重要。真正“解”了之后,没有不肯“行”的;真正肯“行”,没有不证果的

【《大论》卷五十云。】

《般若经》上所说的大论,如果不特别指出来,那就是《大智度论》,属于“般若部”的。在法相里面,如果讲大论,那一定是《瑜伽师地论》。它不标名字,只说一个大论,一定指的是《大智度论》。《大智度论》有一百卷,这是第五十卷里面有这一段文:

【于无生灭诸法实相中,信受通达,无碍不退,名无生忍。】

“无生法忍”这个名词,一般学佛的人都知道,因为我们课诵本“回向偈”里头有,“花开见佛悟无生”,都念得很熟。

什么叫“无生忍”,能讲得出来的人不多,这是《大智度论》对于“无生忍”的解释。

“于无生灭诸法实相中。”“诸法实相”,确实没有生灭。“实相”是真相

我们今天看到一切相有生有灭,动物有“生老病死”,植物有“生住异灭”,矿物有“成住坏空”,这都是生灭相,佛在经上也常讲。佛这个说法是方便说,是随顺众生说。

我们知道佛说法,他的大原则是依“二谛”说法。“二谛”是“真谛”、“俗谛”

真谛”是佛自己的境界,完全讲真实的;“俗谛”是随众生的境界

所以“俗谛”我们好懂,是我们的常识,我们能理解;“真谛”往往我们无法接受,不能理解,我们没见到,从来也没听到,除佛之外,过去也没人曾经这种说法。这是佛说法的原则

这一句里面是依“真谛”而说的,如来的境界,像《楞严经》上所说的,如来与大菩萨(法身大士)他们的境界。他们所见到的一切法不生不灭,跟我们所见到的完全相反,这才叫“一切法的实相”。

“一切法的实相”,我们在前面也曾经报告过几次。佛在经上跟我们说,十法界的现象,所谓“一弹指有六十刹那,一刹那有九百生灭”。那个“生灭”的时间实在讲极短、极短,就看不出生灭了,所以说“不生不灭”。而我们感到这个生灭是一个相续相,连续的相它就变成生灭。譬如我们看电影,用电影的比喻好懂,我们在电影银幕上看的画面是生灭相,是生灭相续相。这个大家晓得,那个放映机,那个镜头,一开一张底片放出来了,马上关起来,再打开第二张片子放进去了,因为它速度很快,我们在画面上看到一个动画,它有动作的。我们凡夫看到这个,所以说“万法无常”,生灭相。诸佛菩萨是看到底片,那个底片一卷拿出来,不生不灭,没有生灭相,他看到是底片,底片是实相、是真相;我们看到银幕上是幻相,不是真的。诸位从这个比喻里面,你细细去体会。

但是我们现在的电影,是一秒钟那个镜头开二十四次,一秒钟开二十四次。如果照佛在经上跟我们讲的比喻“一弹指六十刹那、九百生灭”,那是一秒钟二个十万八千次。你说那个速度多快!二个十万八千次,这是真的。你了解之后,真的是没有生灭,你看到底片,不生不灭。

佛给你说的事实真相,你相信、你接受,我们现在也相信、也接受。佛讲的我们相信、我们接受,我们是不是证“无生法忍”?没证。为什么没证?我们没有通达。“达”是达到这个境界。我们只是听佛这样说、相信佛的话,佛讲的一定是真的,想想也满有道理,用科学的理论能够想得通,也就是说不违背科学的逻辑,能够讲得通的,可是毕竟我们没有能够证得,所以我们现在没有通达。

果然“信受通达,无碍不退”,这个“不退”是信心不退。“通达”是他证明了,他入这个境界。佛亲眼看到这个境界,他也亲眼看到。看到什么?看到阿赖耶识的活动状况,这是阿赖耶三细相里面的事情,“无明不觉生三细”,是这个境界。佛在经上告诉我们,什么人才能够见到阿赖耶的三细相?佛说八地菩萨,“八地”叫“不动地”。“七地”是“远行地”,“八地”是“不动地”。

八地菩萨见到,他见到跟佛所见到的完全相同,所以佛说的他毫无怀疑,完全接受了,这样的菩萨才叫做“证无生忍菩萨”;我们常讲“无生法忍”,“证无生法忍”的菩萨。

【《大论》卷七十三云:得无生法忍菩萨,是名阿鞞跋致。】

这个好,实在是好!给我们证明了《弥陀经》、《无量寿经》上给我们讲的那个往生的状况。我们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你看看,就是八地菩萨,所以这个法门叫“难信之法”

通常,这是佛在经上说的,凡夫要以无量劫才能够修满“十信”。“十信”菩萨退转,退得很快,退得幅度很大,他会退,无量劫才成功,才“十信心满”;“十信心满”之后,那就不退了,“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证三不退”。

从“证三不退”这一天起好办了,那个时间就可以算得出来,不像前面你进进退退,那怎么算法!没法子计算。“十信心满证三不退”,这个讲的是圆教,“三不退”就可以算了。从这个时候起,修行成佛三大阿僧祇劫。

“三大阿僧祇劫”不是普通讲的,要是普通的那种说法,只要有修行就算的话,我们每个人早都成佛了,那还在这个地方干这些事情吗?经上佛给我们讲的,等于给我们授记的,我们过去生中这个修学已经经历无量劫,曾经供养无量无边诸佛如来,这都是《无量寿经》上讲的,《金刚经》上也是这么说。要不是累劫的善根、无量劫的善根,今天你怎么可能在这里坐两个钟点,你看居士林隔壁那些邻居他都不来。所以你要晓得,你能够在这里坐上两个钟点,是无量劫的善根,谈何容易!一定是要证得圆教初住,就是“证三不退”。“证三不退”了,这个时候开始算起,三大阿僧祇劫。第一个阿僧祇劫修满“三贤位”——“十住、十行、十回向”;第二个阿僧祇劫修七个位次——从初地到七地,两个阿僧祇劫满了;第三个阿僧祇劫修三个位次——“八地、九地、十地”。“无生法忍”的菩萨是八地,两个阿僧祇劫满了,入第三个阿僧祇劫才八地菩萨,“证无生忍”,“无生法忍”。

《仁王经》上讲法,“在七、八、九地”。《仁王经》佛把“无生法忍”分作三品:下品七地菩萨、中品八地、上品九地。“十地”就不叫“无生忍”,叫“寂灭忍”,比“无生忍”又提升了一级;“寂灭忍”,法云地菩萨是下品,等觉是中品,佛证的是上品寂灭忍。

“故言初住证者,是分证。八地等证者,是圆证。”我们讲“初住”,这是把标准放低,不要订得这么严格,严格的标准是“八地”。放宽来讲,“初住”证得少分,所以叫“分证”。“八地”是圆证,“无生法忍证”到圆满,是这个意思。

【《观经疏》曰:无生忍,是初地初住。】

这是佛在《观无量寿佛经》上所说的。

【地住并说者,可见别初地,圆初住,见地相等。】

经上讲的都一样。

【又可见见地不圆者,必至登地乃圆。是以十地菩萨,始终不离念佛也。】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对于学佛的同学们,他不相信净土法门,他学其他的宗派法门,我们对他们要尊重、要礼敬。为什么?他不明了,我们明了第一希有就是“无生忍”的菩萨,这才真正是第一希有。他现在不肯念佛,无论他修什么法门,我们尊敬他、我们勉励他,劝他一门深入,专精修学他会有成就的。不过他的路遥远,时间很长,他们的果报最后都是华藏世界,证得圆教初住、别教初地,都入了华藏世界。在华藏世界修满一个阿僧祇劫,到第二个阿僧祇劫,他在华藏世界就证得圆教初地菩萨,就登地了。登地之后他一定会遇到文殊、普贤。普贤菩萨一定“十大愿王导归极乐”。所以到最后极乐世界我们再见面,我们在极乐世界也资格很老了,老大哥了,是不是?你看他绕好大一圈,到这个时候才来!这是真的。我们马上就到了,他要绕好大一个圈,真的要绕无量劫才绕到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很清楚很明白,讲给他听他不相信,他还要骂人,所以就干脆不讲了。你那个法门很好,你好好的去修吧!

再看底下经文:

经【世尊,是实相者则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此节经文,是解释实相,以及何以名为实相之义。”

这个小题目,科题。科题是“明实相”,“明”是说明,说明什么是“实相”。解释“实相”,为什么叫它做“实相”?为什么起这个名字?

【是实相,则是非相。】

这才把“实相”真的说出来了,要不用这种巧妙的说法,“实”相说不出来。“实相”是“空有两边都不住”。你说了一个,就落实了,就落在一边;“两边不住”,你从这里面去体会。所以“实相不”在文字里,你要在文字里找,那就错了,文字里没有。

【正是说明其所说的是性,而不是说相。假名为实相。】

“实相”是“真如本性”。佛在一切经里面把这桩事情说了几十个名字。

也许有人要问:这一桩事情立一个名字就可以,为什么要立那么多名字,叫我们反而搞不清楚?其实佛是很巧妙的显示“实相”,叫你知道名是“假名”,万万不可以执着名字,执着名字就错了

近代南洋的同修都知道弘一法师。本林还有弘一大师题的字,在客厅挂着一副对联。弘一大师常常写字送给人,他后面题的名字不一定,随时想个什么名字就题个什么名字,所以后人把他所写的字,题的名字统统收集起来,大概有七、八十种名字。这七、八十种名字都是他,他为什么用这么多名字?就跟此地一样,不要执着“名字相”,知道是这个人就行了,他叫什么名字都可以,何必要执着?!执着就错了,破执着

佛对于一桩事情用许许多多法相名词,就是教我们破执着的,不要执着“名字相”,不要执着“言说相”,要懂他的意思,要体会他的意思,那就对了。这是说法的善巧,这是他高妙之处,我们要懂

说“性”也不能执着“性,”说“真心”也不能执着“真心”,说“真如”也不必执着真“如”。总而言之,晓得他所说的是“一切万法的体性”,现在哲学名词所说的“一切万法的本体”,是讲这个东西。

所有“一切万法”都是从它变现出来,说的是这个东西。为什么讲个“实相”?因为佛既然说相,“意谓性不同相之虚妄”,“相”是虚妄的,“相”是刹那不住的,所以它是虚妄的。

但是“性”跟“相”不一样,“性”是真实的,它不是虚妄的。“性”是能变,“相”是所变。能变的只有一个,它本身不会变;变出来的虚妄相,千变万化、刹那不住。说“实相”的意思,就是区别跟一切幻相不一样,生灭的幻相不相同,所以叫它做“实相”。我们看到“实相”这个名称,就晓得它是从体性那一边说的,不是从现相说的。

【须知佛经中,一言一名,无不善巧,能使人借此名言,可以从此面达彼面,不致取着一面。】

会读经的人、会听经的人,他所体会的的确不一样从前李老师常常教我们,学佛的人头脑他比喻,要像水晶琉璃球,透明的、圆圆的,学佛才管用!个四四方方的木头头脑没有用处,转都转不动的,学佛一定是学呆了。学佛要活泼、要灵巧,看经闻法才能体会到里头的妙义,那的确叫“意在言外”。佛句句话、每用一个名词,都可以说是启发我们的悟性。我们为什么不悟?就是李老师讲的,我们用四方木头脑子来学佛,那就不能悟了这个比喻就是“分别、执着”,我们亏吃在这个地方。“分别、执着”具体显现的,就是我们一般讲的“成见”。他先有个“成见”,这个东西麻烦了;换句话说,他已经有个标准,已经有个框框在那个地方,你不合适的,他不接受,这个就没有法子。

所以为什么叫你听经?听经是如此,看经也是如此。不但听经、看经是如此,你在生活上、在工作上一切活动里面,都要懂得这个道理,“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

“离心缘相”就是决定没有“成见”,心地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来接受,这才能够触动悟门,让你真的开解领悟

一有“成见”就不行,特别是大乘佛法,最忌讳的就是这一点,万万不可以有“成见”。闻一知十、举一反三,你就得受用。所以说可以从这一面体会到那一面,这就不着相、透彻了。

中国的文字,过去我在此地也曾经讲过几次,是充满了智慧的符号,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民族他们用的文字都比不上中国文字,这个符号里含着很深的意思。譬如我们前面所讲的,上一次给你讲的,“想”,一想,心里头就有“相”;你看我们那个“想”字,“心”上有个“相”,一想就有“相”。“思”,“思”就有界限、就有分别,一有分别,你心里就划界限。所以文字里面充满智慧,你看到这个符号会觉悟。

早年我在台北讲经,有一个同修常常到我的讲堂来,听了不少年。以后他的工作转到台中,在台中遇到一个女孩子,他有意思结婚,写一封信给我,问我好不好。我回他一个字,我写了一个明信片寄给他,就写了一个“婚”字你们想想那个“婚”字是什么意思?见到女人,头就昏了。我写了一个大字寄给他,他以后就不结婚,一直到现在还没结婚。其实我并不是叫他不结婚,我也不是叫他结婚,也不是叫他不结婚,叫他了解这个字的意思,了解这桩事情的意思。结而不昏,那就行!

所以你看我们中国古时候,婚礼一定太阳落山之后举行,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结婚的,没有这个道理。你们去读古礼,去读《礼记》,是在夜晚,举行婚礼是在夜晚,点着灯的时候,不可以在太阳底下

中国许许多多东西非常之美,你读起来真有味道,但是现在都不讲求,像现在“礼”没有了,“礼”没有了就天下大乱。中国过去是“道、德、仁、义、礼”,最高的是“道”,“道”没有了讲“德”;“德”没有了讲“仁”;“仁”没有了讲“义”;“义”也没有了,那只有用“礼”来维系;“礼”没有了,那就乱了,就乱世。所以中国文字充满了智慧。

【性本非相。】

“性”确确实实不是“相”,“性”能现“相”。

【而能现起一切相。】

“性体”是空,它“作用”不空。

【空而不空,此性之所以为真实也。】

“体”一定现“相”、一定有作用,但是它现的“相”,“相”是动的,“相”是有变化的。所以“相”是虚妄的,“性”是真实的。这个“动、静”也是相对的,也不是绝对的,也就是说动的幅度,现在人讲“振动”。

近代的科学家,我们不能不佩服他,实在是很聪明。早一代的科学家认为真的有“物质”存在,他们用分析的方法,就是佛常常在小乘经里面讲的“析空观”,用分析的方法把“物质”分析到“空”,才明了“物质”是假的,不是真的

过去科学家也用分析的方法,把“物质”分成分子、分成原子、分成电子、分成粒子,一直往下分,总以为有一个基本的“物质”存在。

现代的科学家进步了,他们的观察证明没有“物质”存在。“物质”的现象是什么?波动的现象,光波、电波,叫波动的现象。从这里面产生的幻觉,绝非实有。这跟佛经所讲的愈来愈接近,这是用科学仪器发现的。佛给我们讲的,实实在在是一种波动的现象相宗所说的“无明不觉”,“无明”就是波动。所谓是“一念不觉而有无明”,那个“一念不觉”就是波动,所以心动了。动就会现相,不动就没有相,动就会现相;“三细相”那个动得很微细,到“六粗”的时候那个幅度就大了。

由此可知,佛为我们说的“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是阿赖耶的“三细相”。我们现前身心这种相,动的幅度比三细相不晓得超过多少倍,没法子计算。所以我们感官的世界,感觉得好像都是真实的,都不是假的,其实全是虚幻不实的。我们看到大乘经上,《华严经》上毘卢遮那佛的“一真法界”——华藏世界;《无量寿经》上讲的西方极乐世界,这叫“一真法界”。“一真法界”从哪里来的?就是阿赖耶的三细相。换句话说,也是一个连续相,连续的相,但是他那个相比我们这个相就完全不一样。我们这个地方生灭这个现象太快,振动的幅度太大;他那个幅度很微细,所以你看到的相永远常住,好像永远不会变,他那个幅度小,动的幅度小,这个道理我们不难懂。

譬如,我们人跟天比,跟忉利天比,忉利天振动的幅度就比我们小,所以他的寿命就长,他们那边人就不容易衰老。忉利天跟夜摩天比,夜摩天振动的幅度就更小,所以寿命比忉利天长,人比忉利天更年轻,就是这么个道理。你从这个道理,你去观察六道、你去观察十法界,那个事实真相就不难明了。明白这个道理,回过头来再一看,看华藏世界、看西方极乐世界,是一回什么事情,也都能通达了。可以从此面达彼面,不至于取着一面,就这一观察,面面都通、都明了了。

【经文“是故如来说名实相”句,正显此义。】

经文上这一句就是显示这个深义,这个意思的确非常深、非常广,我们从这里去领会。实在讲,能说得出来太有限了!说出这一点,帮助大家去看、去观察,帮助大家去体会,面面体会。就是在一个人一生当中,这是最容易比较出来的。我们几个人常常在一起的,有些人很容易衰老,两年没见面老很多;有人就很不容易衰老,特别是我们那些同学们在一起,常常见面的。你仔细再去研究原因,是什么?与心地的清净、烦恼有关系。烦恼多的人就容易衰老,烦恼少一点的人就不容易衰老。烦恼就是振动那个波,烦恼的幅度很大;心清净振动就比较轻。没有别的道理。你要真的明白这个,你修清净心,让你的心振动幅度尽量低、尽量缓慢,那你就延年益寿。不要吃补东西,那个补东西是骗人的,没有那回事情那个价钱那么高,你口袋的钞票都被人骗跑掉了,不是有效的;真正有效的是清净心,少烦少恼,必须要晓得烦恼不能解决问题。

我有好多事情不能不烦,那是傻瓜,你烦能解决问题吗?果然解决问题,那你那个烦是正确的。烦解决不了问题。什么能解决问题?心清净解决问题,清净心生智慧,智慧才能解决问题。烦恼、妄想、分别、执着,怎能解决问题?!

世法尚且如此,学佛你就晓得了,你要用妄想、分别、执着来学佛,你永远不会开悟,你永远得不到功夫成片。一定要把妄想、分别、执着统统放下,让心恢复到清净,这个佛法一看、一听,就明了、就通达,从这一面就透过那一面,面面都通,意思都明了。归根结底,清净心重要。金刚经》上告诉我们“应无所住”,“无住”,清净心就生起来;“而行布施”,那就是用清净心来应付一切的事情,“而行布施”就是这个意思用清净心生活,用清净心工作,用清净心待人接物,那叫“而行布施”。

今天时间到了。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