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045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30 16:07
浏览量

 

净空法师1995   讲于 新加坡  

十亿个银河系才是一佛土、一尊佛的教化区

请掀开经本,第一百零四面,从第一行看起。

上面讲到“一真法界”、讲到“诸法一如”,这是大乘经里面的精华,也是最要紧的教义;我们修学要想知道的就是这桩事情,所谓菩萨证果,也是证得这桩事情。因此我们在前面说完之后,后面再用比喻来说明,使我们对这个事情能够更深入明了一些。

在这里面为我们说出“同体”,谁跟谁同体?一切诸法都是同体的。尽虚空遍法界,我们佛门里面的术语常讲“依正庄严”,“依报”就是我们生活的环境。环境范围就太大了,从最微细的地方来说,我们穿在贴身的汗衫,这是我们生活环境。身外之物都是生活环境,我们居住的环境、我们活动的环境。现代由于科技的发达,交通便捷,我们的活动空间,已经不像从前一个小的城市地区,现在的活动空间已经遍及全世界,几乎每位同修都到世界其他地区去度假、观光旅游,所以活动的空间大了。不过现在这个“大”,只大到这个地球,只有少数人他们到过月球,不是多数人,少数人到过月球。还有没有人的宇宙飞船曾经登陆火星、水星,没有出太阳系?在我们想象,将来科技再进步,大概在太阳系的旅行是不成问题的。

可是这一个太阳系范围非常非常的小,如果在整个无穷浩瀚的太空当中,太阳系的范围很小。科学家告诉我们,太阳系是我们银河系里面的一个小星系,而银河系的范围就非常广大。从银河这一边到那一边的边端,用光的速度来量的话,差不多都要二十万光年,二十万光年,从银河这一端到那一端,就知道银河系的范围多大!这个范围在我们佛经上讲,才是一尊佛的教化区,我们佛经里面讲的“佛刹”,一个佛刹、一佛土。一个佛的国土,实在讲就是一尊佛教化活动的范围,这是一个银河,这是我们过去一般人对于经典上讲的都是这样去体会

可是我们看看近代,黄念祖老居士在《无量寿经》注解后面,他附的有一篇文章,这一篇文章也是他从北京交给我的,我们复印在这个经的后面,这是他的看法,看法也不无道理,看法有道理的。他是一个学科学的人,他在天津大学教无线电学,他是个科技人才。据他的看法,这一个银河系实在讲就是我们佛经里面讲的一个“单位世界”,这个就了不起,这个范围就太大!我们知道一个小千世界是一千个单位世界,换句话说,要一千个银河系,才是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才是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才是一个大千世界,一个大千世界是一尊佛活动的范围。如果以这个一千乘一千再乘一千,十亿个银河系。十亿个银河系才是一佛土、一尊佛的教化区。一尊佛的活动范围,这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我们简直不敢想象。

现代科学虽然很进步,还没有发现十亿个银河系、还没有看出来,你才晓得佛的佛国土是多大!一尊佛国土就是一个三千大千世界,就是一个六道轮回。

诸位要晓得,“单位世界”的天顶是初禅;小千是二禅;中千是三禅;大千世界的天顶是四禅。所以一个大千世界只有一个四禅天,它有一千个三禅天,有十亿个初禅天,这么大的数字。

银河系的中心就是佛经上讲的“须弥山”

黄老居士的说法,他是讲银河系的中心,就是佛经上讲的“须弥山”。这个中心我们现在科学家叫它做“黑洞”,银河系的中心,这个地方的引力非常之强,任何物质到里面都被吸收,连光都被吸收掉,光到那个地方都被吸收掉,他觉得那个是我们佛经上讲的“须弥山”。所以须弥山不在地球上。他说的这个也有他的道理在。

像这样的大千世界,在这个太虚空当中是无量无边,一切诸佛如来都说不上它的数字,你说这个范围多大!

这么大范围里面一切“依正庄严”,“依报”就是物质的环境,“正报”就是身体

 

对宇宙一切万法晓得是“同体”、“同时”就“入佛知见”

 

有情众生都“同体”,我们与佛“同体”,我们与一切众生“同体”,这是我们必须要认识的。在这个地方用一个比喻来说明,这是古德常讲的用“金”跟“器”来做比喻。拿“金”比作“体”,用“器”比作“相”。十法界依正庄严的现相就好比是“器”。“金”是“能现之体”,“唯一”,“体”是一个,黄金,但是它所现的相,那真是无量无边,你喜欢要个什么东西,就可以用黄金造一个什么东西,造得再多,几千种、几万种,“体”还是金,“体”没有变,用这个比喻比较好懂,“器”是“无量”。

经上常说,像《华严经》上讲的,“一即是多,多即是一”。“一”为无量,“无量”为“一”,“一”是从“体”上讲的,“无量”从“相”上讲的。

凡是讲“一”,从“体”上讲的;讲“多”、讲“无量”都是从“相”上讲的。“体”跟“相”是一不是二,正如同“金”跟“器”是一不是二离了“体”,离了“金”,没有“器”,离了“器”也没有“金”。因此,“体、相”是一不是二,或者“体、用”都一样,“体、用”是一不是二,所以“同体”;不但“同体”,“同时”,底下讲“一为无量,无量即一”,同时。

我们一般人对于“同体”这个意思还能够接受,说清楚能够接受,对于“同时”就感觉得很迷惑。其实如果真正明了是“同体”,“同时”就并不难懂,这才真正契入“不二法门”。“不二”就是“一”,“体相不二”、“体用不二”、“性相不二”、“理事不二”、“事事”也“不二。”《华严经》上讲的“不思议解脱境界”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同体”、“同时”所现的这个现相,“不思议解脱现相”,这个“现相”在《般若经》上就叫做“实相”。“实相”就是“一真法界”,就是“诸法一如”,《般若经》上讲诸法一如,《华严经》上讲“一真法界”。从这个表上看更醒目一些、更清楚一些。这个观念非常重要,这是决定正确的观念;我们对宇宙、对人生、对一切万法能够晓得是“同体”、是“同时”,这就是“入佛知见”,你的看法想法跟诸佛如来一样。

 

执着“得失”很辛苦,没“得失”才体会到“随缘度日”味道

 

我们再看底下一段:

【须知一切法皆由心现。】

这个“心”是真心,都是“由心现”。

【一切实者,一切法俨然在望。】

这是讲他不讲“空”,讲一个“实相”。我们“六根”能够觉察出来这一切现相存在,俨然存在。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叫“俨然”。

【此语是破执无。】

佛这个说法也是事实,佛没说错,是破那些执着“无”的、执着“空无”;也就是说执着“体”,而不承认有“相”的存在。哪些人?世间里面四空天的天人,四禅天的无想定人,这些人都是执着“空”,这是没出三界的。

三界之外的小乘阿罗汉跟辟支佛执着“空”,所以他们证得的涅槃叫“偏真涅槃”,证的是真,没错,偏在一边,偏到“空”里面去,所以虽然证得涅槃,不起作用,有体无用,这个错了,世尊常常在大乘经上责备他们,说他们这些人堕无为坑,不能够明心见性。所以这个说法是“破执无”的。

【一切非实者,一切法当体即空。】

一切法,“相”虽然是有,“体”没有,“体”是空寂,清净寂灭,“体”是空寂。我们现在佛经读得多,观念确确实实慢慢自自然然变过来,晓得这一切现相是“刹那九百生灭的相续相”,所以我们对这些相就能放得下。能够“看破、放下”,不再执着,不再是“这个是“我有”的,那个是“我要”的”,这个念头虽然是还没有断,但是非常非常的淡薄。无论什么事情,有也好,没有也好,所以这个心确确实实清净很多,妄想少了,知道这个世间一切法里头没有得,当然也没有失有“得失”这个执着那很辛苦,没有“得失”就自在了,真正体会到“随缘度日”的那个味道

平常我们佛经里祖师大德常讲“随缘度日”,这个话你会讲,那里面真正的味道你体会不到,因为你没有去做,你没有入那个境界,那个体会不到的。为什么不肯做?没“看破”,以为是实在有的,这个真的叫自找苦吃,没有这回事情

所以我们晓得“一切法当体即空”,连我们自己的身体都是如此,这个身相也是“当体即空,了不可得”。

也许你要问:这个观念有什么好处?

好处很多,最起码的好处是你不生病。“当体即空”,病在哪里?没有了,没有病。你执着这个身体是“我”,就会生病,病总得有个东西去生,身体不是“我”,“当体即空”,那病在哪里?你找都找不到,这个好处就有了

再有一个好处是年轻,不会老,纵然功夫不够,不容易衰老。所以“忧悲老病死”,都是因为有“我”这个错误观念,认为外面东西都是实在的,才惹这个麻烦如果你把这个事情看破、清楚了,真能放下,“悲老病死”没有了,它真有好处。不要说生活在此地,生活在尽虚空遍法界都得自在,没有不自在的。为什么会自在?因为同体,因为同时,这是道理,这是事实真相。这个说法是破执着有的。

【若知空有同时,可见空有俱不可说。何所用其分别哉。】

这种分别、妄想、执着自然就没有了,“空有”是同时的、“性相”是同时的。因此佛教给我们“两边”都不执着,那就对了,与事实真相完全相应,你怎么会不自在?!

【若约究竟义彻底说之。】

这就是更深一层去观察、去体会。

【言遣则一切遣。】

“遣”是离开、放下、舍弃。不是说我这一边放下,那一边还留着,那个不行!一舍要一切都舍。

世间法舍掉了,佛法也要舍,佛法也不能执着。为什么?佛法还是因缘生法,佛法与世间法还是“同体”、“同时”,万万不能够执着,执着就错了,执着是大病。执着佛法也没有办法超越六道轮回,所以佛法也不能执着,这是“一舍一切舍”。

 

你能断恶,恶的相不会现前;你能修善,善的相就现前

 

【言不遣则一切不遣。】

“不遣”是什么?从相上讲的,从幻相上讲的。这个幻相,世法、佛法一切万相,它有,它不是没有相,“体”一定现相。当没有妄念的时候、没有妄想的时候,所现的相叫做“一真法界”;如果里面有妄想、分别、执着掺杂在其中,所现出来的相就叫“十法界”,就叫“六道轮回”。所以六道、十法界是分别、执着里头变现出来的。所以有“体”决定会现相,“相”不能灭的,“相”会转变。

因此,诸佛菩萨教给我们要断恶修善,你能够断恶,恶的相不会现前;你能够修善,善的相就能够现前。所以说是十法界依正庄严是什么原因?业因果报变现的相续相而已。无论是善境界、逆境界,都是刹那生灭,了不可得。因此,诸佛菩萨在三恶道度众生,他没有苦受;在西方极乐世界度众生,他也没有乐受,“苦乐两边”都舍。“空有两边”舍了,“苦乐两边”也舍了,他才能得自在,这个智慧才真正能现前只要有一丝毫放不下,那就是“无明”,那就是“烦恼”,那就是生死的根源,所以一定要彻底“放下”。

 

放下”之后要懂得“提起”,“提起”的时候要懂得“放下”

 

【须知凡言遣者,因执故遣。】

这个“遣”对什么说的?对“执着”来说的。“遣”就是“放下”。

在古时候,在中国南宋的时候,浙江奉化出现了一位布袋和尚,我们现在大家都称他弥勒佛、弥勒菩萨。现在弥勒菩萨都塑造的是布袋和尚像。布袋和尚也是不修边幅的,一天到晚背一个大布袋到处去化缘,人家给他东西,他也不管什么东西都往布袋里一放,背着就走了。曾经有人请教他老人家:你怎么修行?向他请教修行的方法,他站在那个地方,把布袋放下。那个人也不错,懂得他意思。修行,怎么修行?放下“放下”之后怎么办?他把布袋再背上就走了“放下”跟“背起来”是同时《金刚经》上,“应无所住”是“放下”,“而生其心”是“背着就走”,他用这个方法表示一部《金刚经》所讲的,他一个动作一表演,全都演出来了。我们费这么多事情来讲,他一表演就出来了,他真的是在行道

放下”之后要懂得“提起”,“提起”的时候要懂得“放下”,“放下”跟“提起”是一不是二,你要认为是两桩事情,那你就错了,它是同时的。“同体”、“同时”,这才显示出“诸法一如”、“空有同时”。

【故空有同时亦不可执,执亦应遣。】

空”不能够执着;“有”也不能够执着;“空有同时”还是不能执着;“不能执着”也不能执着。你要有个“不能执着”,你还是执着,你的心还是不清净。这个话只能说到此地,再往下没得说了,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去体会,这才是真正清净。

 

神秀是“记问之学”,不开悟惠能“无一物”,开悟了

 

【情见若空。】

“情”是情执;“见”就是你有见解,也就是你有你的看法、有你的想法,那就完了。你要问佛菩萨,佛菩萨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他没有看法。你问他什么想法?他没有想法,他比你高明。今天我们最大的麻烦,很难突破的,“我想怎样,我看怎样”,你看看这种起心动念、这个言语态度,“四相”具足、“我执”、“法执”具足,读佛经他怎么“能解如来真实义”?!

如来真实义”是什么都没有,那是“如来真实义”。果你什么都不执着、什么都没有,你看这个经,一看意思都明白了、都开悟了;你有一点点意思在里面,佛来给你讲,你都不会开悟。不要说是人讲,罗汉讲、菩萨讲、佛来讲都没有用。什么原因?因为你有障碍,这就是业障,深重的业障。我们在这个会上,常常用惠能法师做比喻。

惠能法师听经为什么一听就开悟?他没有执着,没有分别。他在五祖忍和尚那里所说的那个偈子里头“本来无一物”,他那个心里头什么都没有,所以他才开悟

神秀跟五祖那么多年,他没有办法开悟就是他有一物,他还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他有“我执”、有“法执”,所以就不行。经教他都懂,他也会讲经说法,也得到一切信徒的拥护。诸位要晓得,他所讲的都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都是听说的、看得的。听来的、看来的,这种学问叫记问之学。你记得很多,你读得很多,听得很多,你记得很多,连孔老夫子都说,不要讲佛!“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在中国古代世出世法都要求的是开悟,你自己觉悟了,那是你自己真实的东西。所以悟过来之后讲《金刚经》,他是讲他“自性”的《金刚经》这个经本是释迦牟尼佛从自性里流出来,这个讲经开悟的人拿到这个经本的时候,引发他“自性”的《金刚经》,那个味道不一样

这些原理、原则,佛不吝法,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叫你“放下”。那你放下,再放下,放下还要放下。“有”放下了,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也要放下;最后,“我”放下,“放下”还要放下,那就行了,你就心开意解,这个时候就能渐渐恢复到本性,本性尽虚空遍法界。你把你的“想”放下,心里头拉拉杂杂那些相、妄想放下,把“执着”放下,“执着”是烦恼。

“贪嗔痴”,中国的文字都在“心”字部,“贪”里头有心,“嗔恚”也有心,“愚痴”也有心,那是执着。“分别”就是“思”,“心”里头划上界限,要不得!打妄想,心里面就现相,统统要不得!

把这个东西统统放下之后,都没有了,最后剩下来,剩一个“真心”;叫你放这个东西。所以“情”跟“见”,绝对不是好东西。

“情见若空”,就是“空有两边”不着。“执着”也不执着了,到这个时候,“说空有同时也可以”,为什么?你说不会执着,只有言说并无实义,那怎么说都可以,说“空”也行,说“有”也行;说“执”也行,说“不执”也行,怎么说都对。

【即说四句又何尝不可。】

这四句是“空”、“有”、“非空非有”、“亦空亦有”,它都对,都没有错,入了境界就没错。没入境界。

【若其未空,说四句固不可。】

那不是你的境界。

【即说空有同时,亦未见其可也。】

你只是学着别人说话,不是你自己的见地,别人说得没错,你说就错了,不是你的见地。所以学人家的东西,有的东西可以学,有的东西不能学,学不到的事相的东西可以学,体性的东西决定学不到。

【佛氏门中,一法不立,亦一法不舍。】

为什么“一法不立”?因为“一切法,当体即空,了不可得”为什么“一法不舍”?因为有“体”,决定现“相”,“相”不可灭,“相”只会转不会灭。所以我们在六道里头轮回,轮回是转变,不会灭。

这一段的意思很深,是说明什么叫做“实相”。这个深义,我们从这些注解里面多少能够体会到一些,纵然不能够悟入,也能得到一点消息。能得到一点消息,对我们的修学就有很大的帮助。自今而后,我们在生活、工作、处事待人接物,自然会看淡一些,不会那么认真,不会那么计较。能看淡一分,就有一分的智慧;能放下一分,就有一分的受用。“受用”就是经上常讲的“福德”。“看破”是智慧,“放下”是福德。你就有一分福德的受用,你能够开一分智慧、得一分福德,这是真实不是假的,立刻就能得到受用。

 

学佛最可贵的就是“解行”并进

 

再看底下经文,下面是约当来劝:

经【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

其实这四个字对我们来讲是大非易事。须菩提尊者不难,我们的确不容易。他为什么不难?前面讲,人家深解义趣,他当然不难。

【明其不但能信能解,且能解行并进而不退也。】

学佛最可贵的就是这一点,如果能够“解行”并进、不退,成佛不需要三大阿僧祇劫果然能保持这个样子,甚至于西方极乐世界都可以不必去。为什么许许多多菩萨都想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就是西方极乐世界保证你不退转。凭什么保证?没有退转的条件,佛法里面讲“缘”,没有退缘,现代的话来讲,没有退转的条件。而十方诸佛刹土退转的条件太多太多了,这是我们很容易体会到的。

为什么退转?我们里面有烦恼。烦恼是什么?贪、嗔、愚痴、懈怠懒惰,这都是本身具有的;外面五欲六尘在那里诱惑,里外一接触,哪有不退转?!

佛法讲“精进”谈何容易!“精进”有精进的条件,你没有“精进”的条件,你懈怠、懒惰退转必然的,我们也可以讲那很正常。它的条件在哪里?你要晓得,“精进”在“六度”里头是排在第四位,前面三位就是它的条件:第一个,“布施”,他真能放得下,“布施”是放得下;“持戒”,真正守法;第三,能守法的人他才能够忍耐,他才有耐心。能忍而后才能够“精进”。世出世间一切法,成就都在精进;精进,一门深入,精是纯而不杂、纯一。没有前面三条,他放不下,他不守法,没有耐心。譬如我们学东西,就学得很多、学得很杂,这前面三个都没有,我要广学多闻。“广学多闻”不是给你讲的,“广学多闻”是给谁讲的?是给法身大士讲的

“普贤十愿”里头有,“普贤十愿”是给谁说的?《华严经》上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最低程度是圆教初住菩萨,人家已经“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才修“普贤十愿”。“普贤十愿”的基础是“六度”、“六波罗蜜”,没有“六度”的基础,谈什么普贤十愿?!这个必须要晓得他的基础在哪里。

 

《金刚经》对我们学佛“看破、放下”帮了很大忙

 

所以我们学佛,从哪里学起?要从“看破、放下”学起。《金刚般若》,实实在在讲真的是帮了很大的忙,帮我们“看破”,帮助我们“放下”,这个经上说得太好了!

“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法”是佛法,佛法要舍。不但世间法要舍,佛法要舍。你要问为什么佛法要舍?不舍,你“四相”具足具足“四相”就具足我执、法执,那有什么用处有“四相”、有“二执”,就决定不能见性,所以经上讲“则非菩萨”。“则非菩萨”,这个菩萨的标准不是普通菩萨,是见性的菩萨。“则非菩萨”,就是说明你不是见性的菩萨。

《金刚经》的标准跟《大乘起信论》的标准是相同的,都是法身大士的标准“解行”不退,我们的确要从“六度”上扎根、从“六度”做起,然后才能够提升到“普贤行”。“普贤行”是成佛的。“六度”成菩萨;“普贤”成佛。

【长老身值佛世。】

须菩提尊者出生跟佛同一个时代、同一个地区,有缘亲近佛陀。

 

认为一切法还是“二”,只能成佛学家不解决生死问题

 

【闻法证果,能解空义。】

佛讲的“第一义空”,也就是讲的“真如本性”、“实相理体”,他懂;佛说的他也证入,他亲证,所以他懂。他这个不是听了懂的,他是自己真正入这个境界。怎么会入?前面说得很好,只要“一切法是一不是二”就入,关键在此地如果“一切法”还是“二”,你没有入。入的人决定是“万法一如”,那是入的样子。还有我、还有人、还有众生、还有佛、还有世法、还有佛法,这个人决定没入,他可以成为一个现代人讲的佛学家

“佛学家”是什么?是世间凡夫,佛法懂得很多,很有研究,但是他还在“二”里头,不是“一”,“二”没有归到“一”,这个人是凡夫,绝对不是圣人。

 

寒山、拾得在大殿门口嘻嘻哈哈地说“装模作样”的风凉话

 

【此所以自庆不足为难,正显末世之十分为难。】

这是实实在在的话,我们是真难!我们心何尝清净?!从什么地方看?从“平等”看。如果心真的清净了,一定平等;真正清净了,一定“万法一如”。我们与一切大众相处,还是有憎爱,这个我喜欢他、那个我讨厌他,这哪里平等?!有这个念头在,心就不清净、就不平等。

我们讲修行,修什么?每天念多少卷经、念多少声佛号、磕多少个大头,没用!那叫装模作样

如果你们看寒山、拾得的传记,寒山、拾得当年在国清寺厨房里面做苦工的,一个是在厨房烧火的,寒山烧火的;一个是担泔水的,吃剩的东西,不要,丢掉的时候,他收了捡捡挑出去的;丰干是舂米的,这跟六祖在黄梅干相同的事情,丰干是阿弥陀佛再来的。他们看到初一、十五大殿上诵戒,他们两个在门口嘻嘻哈哈地笑,说一些风凉话:装模作样!这是说明了“佛法重实质不重形式”。

形式是做什么用的?形式是表演的,这个诸位要晓得,就跟演戏一样,表演的。初一、十五大家在一起诵戒,守住仪规,规规矩矩、整整齐齐,表演的。给谁看?给外面初学佛的人看、不学佛的人看,让他们看到这个场面肃然起敬,诱导他入佛门,是这个意思,这个一定要知道。我们做所有一切法会,它用意在此地,接引广大的群众,这是演一台戏给他们看,目的是接引他们来。

真正修行是在心地功夫,这个要晓得。所以往往真修行人,他不注重这些表面工作。但是并不是说这个表面工作是不对的,晓得表面工作用意在哪里?它有无量的功德,这就是“十大愿王”里面的“称赞如来”。

确确实实《金刚经》里面所讲的理论是真好、真高、真妙,方法也好,简单,但是做起来真的不容易。可是并不是说不能做,问题就是你肯不肯做,不是不能做。譬如,“布施”叫你放下,你肯不肯放下?

“放下”,“布施”实在讲,你把钱都捐出来,捐出来多麻烦,费那么多事情,连捐的这个念头都没有,这叫“真放下”。捐,我还想到哪里去,这个啰嗦,你还是放不下;“放下”连这个念头都没有,有也好、没有也好,脑子里头、心里头,这念头都没有,那财你真的舍掉了。五欲六尘、名闻利养,要统统放下

世出世间法一切放下,那我还学什么佛?统统放下你就成佛,你不要学了,你成佛了,你还学什么?!佛跟凡夫不一样的地方:凡夫放不下,佛统统放下那个佛,不学就成佛了,多自在!所以一定要从这里下功夫。开始要练习,因为妄想、分别、执着是我们无始劫来的习气,这说得容易做得难,哪有说放下马上就放下,没那么容易的事情!一定要认真努力去学习,去锻炼。

【末世众生,既不遇佛,甚难得闻、甚难信解受持者,而竟得闻、竟能信解受持,彼真难能可贵,其根性必远胜我。其鼓舞后学之心,拳拳极矣。】

这个意思已经牵涉到底下一段。末法时期,我们去佛很远,没听到佛说法,没有听到菩萨、真正善知识说法。那个说的人都讲不清楚了,我们听的人还听开悟了,哪有这个道理?!没这个道理。除非听的人心真清净了,确确实实一尘不染,真的世出世间法统统放下,那个行!那个听人家胡说八道也会开悟,这就是常说的“会说不如会听的”,那个行!可是到哪里找那样的人?没有!人人都有妄想、分别、执着,那就要遇真正善知识开导。没悟的人、没相应的人,那就非常困难!就是他自己认识不清楚,了解不清楚,纵然依照古大德注疏去说,因为他没有透彻,他没有明了意思。由此可知,要不从真正修行实证,要想把经讲好,没那么容易。

 

今天学佛要遵守古人的注解踏着古人的痕迹才能出人头地

 

我们今天开始学,开始学要踏着古人的痕迹,决定遵守古人的注解,我们踏在他的肩膀上,踏上去要出人头地才行

如何出人头地?下面就是要认真,《金刚经》上讲的“受持读诵,为人演说”,那就出人头地了。一定要“受持”!“受持”前面讲了好一大段,“受持”简单讲是“依教奉行”;你要不能“依教奉行”,那就不是“受持”

 

身心世界统统放下叫做“受持《金刚经》”

 

《金刚经》教给你是什么?“离名字相、离言说相、离境界相”。“境界相”给我们说了三个,微尘、世界,境界里小相、大相,“小”是微尘,“大”是世界;离身相,佛举的三十二相。合起来身心世界统统放下,这叫做“受持《金刚经》”。这经文里面说得清清楚楚,不是叫你每天《金刚经》念几遍、或者拜一部,那叫受,那个不是的,那毫不相干!

《金刚经》的“受持”,是叫你身心世界一切放下,这叫“受持”你有没有去做?你放下多少?如果在末法时期真有这样的人,须菩提尊者佩服,当然佩服,理当佩服因为他生在佛陀那个时候,他“开解受持”那不难;距离佛已经二千五百多年以后,还有人没有遇到佛,遇到《金刚经》也能够明了、也真能够这样做,这个人善根、福德一定超过须菩提,这是我们承认的

 

能扛得住下世纪强大的诱惑,你的定功、智慧定超祖师大德

 

所以今天说老实话,你的修持,你不成就那就不谈了;如果要成就,决定超过过去的祖师大德。什么原因?

莲池大师在《竹窗随笔》里面就有一段公案(佛门叫“公案”,我们一般人讲“故事”,真实的故事)。在他那个同时代,有一个很有名气的修行人,四众同修对他都非常尊敬、非常景仰的。他住山,在山上住小茅蓬,修得非常好,戒律精严,身心清净。可是他有个缘,人家请他到都市里面来弘法,在都市里住了没多久,他名利心生起来,贪嗔痴慢都起来了,堕落了。这就是说明一个人如果禁得起诱惑,那成功了。绝大多数的人禁不起诱惑,外头环境一诱惑,里面烦恼又勾起来了他在深山与这个社会不接触,他身心清净,到都市来就完了,这非常值得人感叹的事情

莲池大师那个时候什么时代?我们今天这个什么时代?今天这个时代花花世界,就是莲池大师这样的人,要是处在今天这个都市里头也很难熬过去!所以今天我们在这个花花世界里面能够不受诱惑,你这个定功就超过他们,你的智慧也超过他们,一定的道理。所以你们这些年轻出家人,要度底下一个世纪的众生,你们的定功、智慧要超过我们这一辈。为什么?下一个世纪的诱惑比我们现在又不知道多多少倍、强多少倍,这是魔境。外头都是妖魔鬼怪,都在那里想尽花样诱惑你,在那里欺骗你,你能在这个境界里头如如不动,这是高段的功夫。古大德这些菩萨佩服不是没有道理,很有道理。他这个话讲得不是谦虚的话、不是客气的话,句句都是实话。

 

佛出生在周昭王甲寅年,佛灭在周穆王壬寅年

 

我们看下面这个经文:

经【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这是须菩提的赞叹,意思就是超过我太多太多,我不希奇,那才叫真希奇。

【后五百岁,则指佛入寂后,第五个五百年,即末法之初。】

就是末法的初期。

【今则三0二二年。】

佛灭度到今年,三0二二年这个说法是我们中国的说法,跟外国人的讲法不一样。外国人他们说法今年是二千五百多年,跟我们中国说法相差六百年。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这个事情你要不问释迦牟尼佛,谁也不能确定。所以佛灭后几年,到现在是有很多种说法。在中国习惯,虚云老和尚用这个讲法,印光老法师也用这个讲法,印老给人家写的字后面用的佛法几年,都是用这个,都用这个讲法。这个讲法,在我们中国课诵本里面,那个说法跟这个年代就相应。佛出生在周昭王甲寅年,佛灭在周穆王壬寅年,所以用这个说法跟这个年代就一样。我们在赞颂里面,还是有这些字样,这个无关紧要。就是外国人这个算法二千五百年,也是第五个五百年了,都符合了。

末法之初,佛的法运:正法一千年,像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末法一万年”,我们也过了五百多年,算外国的算法也过了五百多年,现在是第六个五百年;如果照中国这个算法,现在是第七个五百年,去佛远了。

【已在第七个五百岁初。】

这是算中国的讲法,去佛远了。

【经中凡言后五百岁,亦不定在第五。总明其是在末法时代而已。】

这是一个原则,我们晓得就行了。总而言之,他这个话是讲在末法时期,不是正法、不是像法,总在末法时期。

 

可惜现在人喜欢念《金刚经》不照做那有什么用处?!

 

【楞严经云,此时众生,斗争坚固,入道甚难。斗争起于执着,执着起于分别,分别起于我见。而佛法则是专治此病。】

这个确确实实没错,像《金刚经》就是一付良药。可惜现在人《金刚经》喜欢念,很尊重它,不照做,那有什么用处?!还是“我见”。

我见”就是刚才讲的“我的看法”、“我的想法”,还是搞这一套。每个人都说我的看法、我的想法,哪能不打架?!所以“和合僧团”在今天没有了

 

佛这招高明:大家把“知见”舍弃,不就“和合”了吗?!

 

我在早年,说这个话应该也有二十年。二十年前台湾有一位老居士,也是很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一天他请我吃斋,请我吃饭。在台北有个功德林,二十年前的台北市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他只请我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他的样子就很难过。他说:法师,现在很多人造罪业。我说:造什么罪业?要堕阿鼻地狱。我听到这么严重,什么人造罪业堕阿鼻地狱?是造什么业?他说“破和合僧”。我一听:吃饭,吃饭!别想这个。他说:为什么?我说:你在哪里见到“和合僧”?我这一问,他想想笑起来了。不要外面的人去破“和合”,住在寺院里面,他们自己就打架、就吵了,哪里“和合”?!如果真有“和合僧”的话,“破和合僧”是堕地狱,我说我没见过。一个小庙,两个人住,两个人都常常吵嘴、都吵架,他怎么“和合”?所以我老实告诉他,我说我没见过“和合的僧团”,你在哪里见过?他也没有见过。那说他干什么?没事,没有人“破和合僧”。

和合僧团”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见和同解”。

所以世尊真令人佩服,我们不能不五体投地。他老人家这个“和合”、“见和同解”的基础在哪里?不是说我的见解正确,你们都是错误的,都要依我,佛从来没有说这个话;我们大家都把一切想法、看法都丢掉,这不就“和合”了吗?高明,叫人没话好说你有“知见”就是错误、就是迷惑、就是颠倒,就是分别执着;所有的人大家心都清净,都没有“知见”,这就“和合”,这个很能叫人佩服。所以,我们依哪一个人,人家并不服,我为什么依你?你为什么不依我?所以佛这一招很高明,佛也没有说“你依我,我是佛”,佛没有这么说法;佛说:我们大家统统把“知见”舍弃,不就一样了吗?!不就“和合”了吗?!

所以我们读佛经,看到世尊这一套方法,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正能叫人心悦诚服。像《金刚经》上讲的“离名字相、离言说相、离境界相”,身心世界一切放下,那就“和合”,这个“见”就同了,“见同解”是这个同法。所以佛法确确实实是专治这个毛病,我们“见和同解”,还有什么争的?!一切争执都没有了。争执没有了,绝对不会有斗争,所以这个世界永远是和睦的,永远是太平,它这个基础建立在这里,这是完全真实,一丝毫虚妄都没有。

 

佛法的弘扬,“一切要从真实心中作”

 

【可知今日欲补人心,挽回世运,唯有弘扬佛法,以其正是对症良方故也。】

现在这个世间人,每个人都自以为是,谁都不服谁,这就是“斗争坚固”僧团里面也如是,如果僧团里面要不是这样的,那佛所讲“斗争坚固”就讲不通了。无论世法、佛法的团体,乃至于其他的宗教,没有一个不是“斗争坚固”。

斗争坚固”的原因,这个地方讲得很好,“起于执着”,“执着、分别、我见”,这就是“斗争坚固”的根源治这个病,确确实实除了大乘佛法之外,再也找不到能够治病的良药,找不到了。

 

我们今天要挽救世运一定要从改正一般人错误的观念下手

 

我们今天要挽救世运,从哪里做起?一定要从改正一般人错误的观念,要从这里下手。纠正一般人错误观念唯有大乘佛法。但是大乘佛法不在口说,要在实行,你自己必须要做到,然后说出来,别人才相信你会说,做不到,人家在旁边讽刺你,不相信;不但不相信,还要送一顶帽子给你戴上,骗子!骗取名闻利养,说得好听,他自己做的是另外一套,这就是今天大乘佛法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能弘扬?为什么不能帮助世人?由此可知,我们没有尽到责任,这个责任是四众弟子的责任。出家人要依教奉行,在家佛弟子也要依教奉行,我们大家在这个社会做一个好的榜样给人看,社会大众相信了,这样才能够救自己,救社会大众如果我们不能真正去做到,经典说得很好听,不能救自己,就是不能自度也不能度人。

 

佛法的弘扬,“一切要从真实心中作”就能自度度他

 

善导大师在《观无量寿佛经》注解里面讲,佛法的弘扬,“一切要从真实心中作”我们果真都能“从真实心中作”,就能够自度度他。离开一切真实,是假的,不但不能帮助别人,也没有办法帮助自己。自己起心动念、所作所为依旧是恶业,恶业必定堕恶道。

必须要晓得一桩事实:人在这个世间,这个身体很脆弱,不要认为我还很年轻、我还能活多少年,你跟阎王老爷定了条约吗?你有没有看看每天的报纸上,你看报纸上那个讣文,送丧的多少年轻人?你能保得住你活个八十、九十?靠不住!所以断恶修善要趁早,要赶快!我们一定要知道,这是真正觉悟,一寸光阴就是一寸寿命、命光,真正能把握住,认真努力的依照经典教训去做,我们才能够得度,才能够真正往生。

往生实在讲不难,很容易。往生的利益,十方一切诸佛如来都说不尽,我们哪里能说?!永脱生死轮回,永远不再受苦,即使倒驾慈航到这个世间来示现度众生,也没有苦受。那个示现,示一点苦是给别人看的,心里面确确实实没有。为什么没有?“我”没有了,谁受?他没有苦受,他是来表演的,舞台上表演的,笑也是假笑,哭也是假哭,不是真的,他是唱戏,不是真的

我们现在是在真受苦;倒驾慈航的人没有苦受,永远离苦得乐,永远不再搞生死轮回。我们今天要想出离六道轮回,只有这一条:念佛求生净土。

【斗争坚固之人,其障深业重。】

这是非常明显,确确实实障深业重。

【内因不具可知。】

这是讲他的“因”。如果我们常常读诵大乘,不难想象,说这些人的业因。

【加以去圣时遥,善知识少,因缘两缺。】

无始劫来的烦恼习气太深,这是“因”;这一生当中遇不到善知识是“缘”,内因、外缘都不好。

 

一生当中有机缘听讲《金刚经》听得这么详细,很难!

 

【于此深经,不但受持难、信解难,即得闻亦已甚难。】

这是给我们说出三种难。受持真难,受持要去做,身心世界一切放下,那是“受持”。不但“受持”难,能够把《金刚经》的意思搞清楚、搞明白,都很难

金刚经》要不是这个讲法,这个意思讲不出来的。我们这个不算是细讲,如果要细讲,我们预定这部经是讲四个月,要细讲的话,别的人我不敢说,我自己这个能力,这一部《金刚经》让我来讲,每天两个小时,我有能力讲四年别人比我高的境界那我不敢说,我这个能力可以讲四年,不容易!时间再缩短,讲是能讲,听的人不得受用,这是真的。没有把它搞透彻,你怎么会得受用?!不但受持难,解都难;真正解了,信心才能够生得起来。“即得闻亦甚难”,这是真的。

我们一生当中有机缘听讲《金刚经》,听得这么详细,很难!不是一个容易事情。所以机缘要珍惜!开经偈上讲“百千万劫难遭遇”,这一句也是实话,相当不容易,把这一部经能够讲得很透彻是很困难。

【倘无此三难者。】

如果这三种难都能突破,因缘好,遇到善友能够为我们详细讲解;讲了之后,我又能听得懂、能体会,又能认真努力去照做,从“看破、放下”,这个“解”就是“看破”,“受持”就是“放下”,真能“看破、放下”,这三难都突破。

【非久植善根,定为佛遣可知。】

这样的人是无量劫中所种的善根今天成熟,这也是《金刚经》上说的,《无量寿经》上也是这么说的;过去生中曾经供养无量无边诸佛如来,这样深厚的善根,你今天才有缘分遇到之后听懂,真正发心干了。今天听了听不懂,听懂了不肯去做,什么原因?过去生中这个善根还不够。

所以你纵然听明白了,也不肯去做,也不肯真正去放下,这是我们善根、福德不够如果善根、福德真正够的话,他一定是这个样子。这是一种人。另外一种人,就是我们讲的再来人,是佛菩萨派他来度众生的,他本来就不是凡人,“定为佛遣可知”。这就像什么?我们历代祖师大德里面很多佛菩萨再来的,像我们刚才讲的寒山、拾得、丰干,他们是再来人;文殊、普贤再来的,他们能够放得干干净净。近代当中,像虚云老和尚、印光大师他们这些人,这些人也是再来人。虚云老和尚是什么人,我们不晓得;印光法师我们知道,大势至菩萨再来的。所以他能“看破”、能“放下”,能做得那么彻底、那么究竟,只有这两种人。

【故曰则为第一希有。】

“第一希有。”说实在话,还不是说佛派来的这些人,这些诸佛菩萨应化在世间,不指这个,是指善根深厚的人。《弥陀经》上讲“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是讲的那一种人,那一种人是真正第一希有。

【居末世而得闻深经,必具胜因。】

我们在末法时期,众生业障深重,造恶几乎时时处处都能明显的见到。恶报是劫难、大劫难,是一切众生的共业,如何能避免?在一个地区,要是有人能够弘扬大乘深经,这个地方众生的缘一定是很深,绝非偶然,才能够遇到胜缘

 

一切放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管了

 

【闻便能生信开解,持戒修福。】

这两句就是照应前面的“必具胜因”。他要没有殊胜的因,他遇不到佛法,遇到佛法他也不能开解他也不能受持,必具胜因。就像经上讲的“无量劫供养诸佛如来”,这个“因”深厚。

也许诸位要问:既然是无量劫中供养诸佛如来,为什么我们没有证果,还落得今天这个样子?其实你要问这个问题,答案就在你自己那一边,你不必问我,自己想想就明白了。我的看法、我的想法没丢掉,就这个原因,没有别的生生世世学佛,跟着佛、跟着菩萨学,学的功夫很不错了,就是这一点没放下,还有自己的看法,还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无量劫到今天都在搞六道轮回现在这一生又遇到了,如果还有我的看法、还有我的想法,这一生还是不能出三界,慢慢吧!来生再干

如果你真的觉悟了,过去生中生生世世吃了这个亏,现在我真的要放下了,那就恭喜你,你这一生功德圆满了,你到西方世界作佛去了要觉悟,要彻底放下!不要家里财产,我要交给哪个儿子、怎么办?那你还是放不下。放下,一切放下,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管了;还在想前想后,你还是没放下。我们过去生生世世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耽误掉了,这一生再要干傻事,你又错过了。生生世世就这么错过,你说多可怕、多冤枉!希望这一生要早早觉悟,不再干这个傻事。

就是我有钱,想要怎么样做功德,也是傻事。古时候庞居士做了样子给我们看,庞居士做的那一套,就是交代我们一句话,为了交代我们一句话,他干的。他家里相当富有,他把家财装上一条船,划到长江当中,船炸一个洞,整个沉下去,变成一无所有,生活靠打草鞋。大陆上不晓得还有没有,编草鞋,一天卖几双草鞋,卖几文钱,买一点米菜回家过日子。人家说:你那么多钱怎么不要了?拿来做一点好事。他就是为了这句话,“好事不如无事”,做好事也很操心、也很麻烦,“不如无事”,“无事”就解脱了、就自在了。做好事还是“有事”,“有事”出不了轮回,“无事”才能出轮回,这个要知道。

所以你们发心讲经的同修们,讲经是个好事,要怎么讲法?“说而无说,无说而说”,就不碍事了。如果着了讲经的相,还继续搞六道轮回,还是出不去的,这个要知道,西方世界没你的份,六道轮回有份的。一定要“说而无说,无说而说”,就自在了。不要着讲经的相,不要着讲经的功德,说了,若无其事,跟没讲一样,这才行!“持戒修福”,就是能开解,“持戒修福”,“持戒修福”是真做。

【持戒是断绝染缘,此自利之基。】

持戒”就是修清净心。修定、修清净心,必须让心中一尘不染,“持戒”是为这个

【修福是发展性德,亦利他之功也。】

实在讲,“持戒”里头也有“利他”,不过是以“自利”为主,决定“利他”。为什么说决定“利他”?戒律清净的人就是一切众生的好榜样,别人看到你生欢喜心、生尊敬心,效法你,向你学习,那不就是“利他”吗?!但是他的重点在“自利”,“自利”决定“利他”。修福是“自他两利”。

“修福”要不着相,《金刚经》上讲得很清楚;着相修福,那就不是“自利”,当然更不能够“利他”。着相“修福”,果报还是在六道轮回。

如果“持戒着相修福”,他的福报可能在人天;如果“破戒修福”,果报一定在三途,福报是有,到畜生道去享福、到饿鬼道去享福,他去享这个福,还是大错特错!所以一定要遵守《金刚经》的原则,“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无所住”是身心世界一切放下,生什么心?生“持戒修福”之心,这就对了。“应无所住”,是“不着有”,心地清净一尘不染,“不着有”;“持戒修福”,“不着空”;这叫“空有两边不住”,这是“菩萨行”,没有堕在一边。

由此我们可以明白,如果心里面有执着,有妄想、分别、执着,“持戒修福”你堕在“有”边,不能出三界;如果心里“无住”,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不持戒、不修福,堕在“空”边,果报在哪里?在四空天,还是不能出三界。两边堕在任何一边都不行,必须“两边不住”。菩萨行“中道”。什么叫“中道”?两边不住就是中道,《金刚经》教给我们行中道。

【自他两利,必蒙诸佛摄受。自于此经能生信心,以此为实,解真实义。】

这个修行人真正是“两边不住”,真正做到佛在这个经上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苦口婆心的劝导我们“应无所住”,不住“色声香味触法”,不住;“而行布施”,持戒修福就是布施,“而行布施”。这样的人一定得到“诸佛摄受”,我们常讲诸佛护念、龙天善神保佑,一定得到。这样的人,有具足这样根性的人,接触到这部经典一定能生信心,一定会以为佛这个教诲是真实的,决定不是虚妄的,他能够接受,他能够奉行。真的,真实教诲,我们一定要依教奉行。这是“善根、福德、因缘”三个条件在这一生当中同时具足,才能成为第一希有之人。阿罗汉、辟支佛、菩萨,焉能不佩服?!这当然是要佩服的。我们想想,我们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觉得差一点,不能说没有,没有你怎么会遇到这个缘?!你怎么能参加《金刚经》这一会?!你能够到这个讲堂那就有缘,但是也能听得懂、也能够解,暂且还做不到,那就是你的“善根、福德、因缘”不是没有,差那么一点儿。差这一点,这一用功、一努力,就马上补足、就可以补足,因为相差不多,所以大家努力一点就行了。

今天就讲到此地。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