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085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30 18:03
浏览量

金刚经 - 085

净空法师 于 佛历三〇二二年、西历1995年 讲于 新加坡 

请掀开经本二百零四面,第四行,请看经文:

经【须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见不?不(fǒu)也,世尊,如来不应以色身见。何以故?如来说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这一段是从佛的报身来说。

请看注解:

【具足,圆满之义。指功行圆满,万德庄严之报身。色身名为具足者,正因其诸相具足。故色身为所庄严,诸相为能庄严。分而说之,意在显其有能有所,正是缘生法耳。】

不但本经字字句句含无量义,即使小注也不例外,里面意思非常的深远广大。不仅是诸佛菩萨的报身,即使六道众生,像我们凡夫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容貌,都与自己的心行有密切关系。体质的健康与否、容貌的圆满与否,世间人常讲“相随心转”,而佛在经论里面告诉我们,“一切法从心想生”我们的身体,乃至于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所有一切的受用,无不与心行有着密切的关系。

经上“具足”是圆满的意思,是说他的烦恼断尽,业习断尽,功德圆满了;也就是说,清净心完全恢复了,因此身相一丝毫的欠缺都没有,这是表面的意思。更深一层的意思,虽然文字上没有,但是文字里面确确实实含摄在其中。正如世尊在《华严》里面所说的,“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这一切众生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我们有圆满的智慧、有圆满的德相,就是像经典里面赞佛“万德庄严”的身相,我们本来有。

本来有那么好那么圆满的色身相貌,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们要知道,圆满的色相是我们本来具足,是我们本有的、是自己本能。现在在六道里面,得的这个烦恼“有漏之身”,这是错误的。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迷失了“自性”,迷失了“本心”,真正是“相随心转”。我们一天到晚打妄想,一天到晚生烦恼,这个色身容貌怎么会圆满?

这是我们读这段经文,细细的去观察,它确实包含这个意思在。

我们要想恢复圆满的报身,一定要断恶修善,一定要“离念”、“离相”,功德才真正圆满。

“诸相具足。”这个相通常我们讲“三十二相八十种好”,都显现在身体上。所以说色身为“所庄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是“能庄严”。

把“相好”跟“色身”分开来讲,它的用意是告诉我们有“能庄严”、有“所庄严”,“有能”、“有所”那就是“缘生之法”,“因缘生法”。既是“因缘生法”,它必然也是“无有自性”,“当体即空,了不可得”。这是前面把这些道理、事实的真相,一再为我们显示。

须菩提尊者答复的言词里面,第一句是“不也”。这个“不也”跟前面的答复意思是相同,它是个活句,“谓亦可亦不可”,或者说“不能这个讲法”,它不是一个否定的词。

【法身报身,不一不异。】

“不一不异”是“般若”里面的精髓,这句话非常重要!前面我们费了许多的时间,说这四个字的意思。这四个字如果真正能够通达明了,则世尊二十二年所讲“般若”的义趣,你就能够掌握到;换句话说,“般若”的受用,多少你也能得几分。“不一”跟“不异”是一桩事情。

【若会归不异之性,则可见。若执着不一之相,则不可见。上言不也,下言不应,意显无所谓可不可,但不应耳。】

也就是不应该这样说。不但不应该这样说,实在说连这种念头都不应该有。那是为什么?如果有这个念头在,我们的心就不清净,像六祖所说“本来无一物”,你怎么还有一个可见、不可见,怎么还有这个杂念在其中?所以它的含义很深很深。

【何以故下。】

面这一小段:

【明不应之义。】

为什么不应该这么说?为什么不应该有这个念头?那就是“即非是名”。这样的句子,我们在前面读过很多,它的精义、它的精华,我们多少也能够体会到一些。这是《金刚经》讲到这个地方已经超过一半。

【必深解缘生道理,而两边不着,然后性相圆融而不异,则见相便是见性。】

这就是“可见”的意思。但是它有条件,见了性的人可以这个说法,没有见性的人不行,为什么?不是他的境界。所以对于万法缘生的道理、万法缘生的真相,一定要深刻的了解、透彻的了解。那个了解的样子是什么?底下一句说,两边不着。我们现在还是执着,为什么你会执着?你对于缘生的道理跟事实真相,没有真正透彻;如果真正透彻,你一定是“两边不住”。

凡夫“着相”、“着有”。二乘“着空”。权教菩萨是“亦有亦空”,我们讲的就是“中道”,他住在“中道”上。

其实“中道”能不能住?也不能住。“空有”是“两边”,把“空有”合在一边,“中道”又是一边,还是“缘生之法”。所以真正显示这个事实真相,只可以说“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彷佛把这个样子透出一点点,但是“心行处灭”也“住不得”、也不能有这个念头。“心行处灭”尚且“不可得”,诸位细细想想,“言语道断”应不应该说?不应这句话就正确。

深解“缘生”的道理,“两边不着”,然后“性相”就圆融,这个时候“见相就是见性”

中国古代禅宗大德,测验“见性”的学生,问答的言词都记载在禅宗《语录》之中,我们称作“机锋话”。一般人听到他们的问答,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好像是所问非所答,所答非所问;那个见了性的人听起来就很有味道,所以境界不相同

其所见者,他见的是什么?跟我们果然不一样,他见的是:

【无相无不相。】

在一切境界相里面,他见的是这个。这个意思如果我们一下子会不过来,我们可以举一个浅显的例子,诸位从这个比喻例子当中去体会。

譬如新加坡最近我看建不少大楼,工程都还没有完工。我们一般外行人看到,看这个楼很大,一看多少层,很壮观,我们看的是这个——着相,不见性。建筑师、工程师到那儿一看,跟我们看法不一样,他看的是什么?他看的是个图样,结构合不合理、这栋建筑里面需要多少钢筋、需要多少水泥、需要多少工作日,他看这个东西,这是我们看不出来,外行人看不出来的。

懂得建筑结构,他看法跟我们不一样,这个大家好懂“见性”跟“不见性”也彷佛是这样。

见了性的人,“六根”接触外面“六尘”境界,他看的是“无相、无不相”,他看的是“不一不异”,他看的是“无实无虚”,哪里是我们的境界?!因为他看出这样,所以他“空有两边不住”。我们看不出来,看到这些“六尘”境界都是有,实实在在有,有里面又起了“无生法忍”,我们干这个,这跟见性的人就完全不相同。 

【见性的人,他所见的是如实空、如实不空之全性】

他见到是真的具足圆满。圆满的意思,像《大方广佛华严经》里所讲的体、相、作用,面面俱到、面面清楚,他看的是这个。我们虽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听佛在经上讲讲也好,知道我们跟诸佛菩萨在思想上、见解上、生活上,究竟差别在哪里?大乘经特别是《“金刚“般若””》,给我们透露了不少的消息。

我们看底下这一段:

【心有所取,由其动念。】

这个念头极其微细,就是讲着有、着空,或者是两边不着,你们想想他着了没有?两边不着,他着了两边不着,他还是着了,可见得真是很微细。这是什么?心有所取,他心动了。动心,这地方讲动念,动念跟动心是一个意思。心动了就有所取,有所取一定就动心,实在讲也是一而二,二而一。

【欲“一无所取”,惟有离念。】

“一无所取”是正确的。不但你取世间五欲六尘错了,你取佛法也错了;本经前面世尊跟我们讲过“法尚应舍,何况非法”,那个“法”是佛法

佛教给我们恢复“自性”,佛教导我们明心见性,怎样才能明心见性?一定要“一无所取”。那么《金刚经》上所说的境界,就是你自家的现量境界。“一无所取”重要!

我们在初学常常提起两句话,但是要做到“于人无争,于世无求”,常常记住这两句话,要把这两句话认真努力的去做到;这两句话做到之后,那就是“一无所取”

到“一无所取”,就是本经佛教给我们“离相”、“离念”,你才真做得到。

【离念不能,则唯执持弥陀名号,一心称念,而离一切杂念。】

这个话说起来容易!不要说“一无所取”的“离念”,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于人无争,于世无求”都做不到,“离四相”、“四见”,当然是更不必谈。

在这种状况之下,我们如何能够脱离三界六道、如何能够了生死、成佛道?唯有一条路,那就是念佛。所以说,“离念”不能。

诸位要知道:佛法里面,无论是哪一个宗派、无论是哪一个法门,所谓无量无边的法门、八万四千法门,尽管修学的方法门径不相同,但是它的方向、目标是相同,都是“离相”、“离念”。

如果做不到“离相”、“离念”,就没有办法脱离六道轮回。这是我们在大乘经上常常看到的。

佛说像我们这些众生,都是无量劫来生生世世都在那里学佛,都在那里修积善根福德,所以你能够到这个地方来,听两个钟点《金刚经》不简单。你看看新加坡三百多万人口,为什么他们不到此地来,你到这个地方来?这是佛讲的,你们过去生中,生生世世修积善根、福德、因缘无量无边。

这样殊胜的福德、因缘,为什么你还在搞六道轮回?过去我们不知道原因所在,现在晓得,没有“离相”,没有“离念”,我们的毛病就发生在这里。这才晓得一切法门修学的难处,难在不容易“离相”、“离念”。

这一次我们的缘殊胜,正如《弥陀经》上所说的,“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我们这一生当中善根、福德成熟了,诸佛菩萨把因缘为我们促成。我们知道佛门里面有一个净土法门,只要具足“信愿持名”就能往生,不需要“离相”,也不需要“离念”,只要老实念佛就行了,这是真实不可思议,无比殊胜的法门这个地方也教给我们,唯有执持弥陀名号。

念佛的人很多,往生的人并不多,这个毛病又出在哪里?出在他的“信愿持名”没有达到“一心”;也就是说,他相信净土,对于世出世间一切法他还放不下。他愿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他也不愿意舍掉现前的环境,于是他念佛里头夹杂,这个“念”不叫“净念”。

大势至菩萨教给我们念佛的方法——“都摄六根,净念相继”。

我们今天念佛没有收摄“六根”,“六根”还是向外面“六尘”境界上攀缘,“六根”没有收摄。念不清净,一面念佛一面还打妄想,这样念佛不能往生,只可以跟西方极乐世界种一点善根,这一生当中决定不能往生。

要想这一生往生,记住这几句话:“一心称念,而离一切杂念。”“离一切杂念”就是不夹杂,“一心称念”是不怀疑。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那就决定得生。

【以弥陀名号,能导入真实报土故也。】

这一句话是讲果报。

念佛人的果报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西方极乐世界是“真实报土”。“报土”是报身所居,所以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果报不可思议!《无量寿经》里面讲得很详细,诸位常常读诵自然明了。

【佛说诸法缘生之宗旨,在令人体会即假即空、即空即假道理。】

“诸法缘生”,《般若经》里面讲得最多,法相经典里面讲得也不少。由此可知,这桩事情,确确实实是世尊为一切众生开示的主要的一个命题

他的用意何在?众生无始劫以来,生生世世都迷在境缘之中,坚固的执着,以为“缘生之法”是真实的,以为“缘生之法”是可取的、是可以得到的,这是我们生生世世在六道里面生死轮回不能够脱离的原因。

佛为我们说“缘生”的宗旨,就是叫我们了解这一桩事实真相。你不了解,佛单单劝你放下、劝你舍弃,你不会甘心情愿

纵然听佛说的道理说得很好,说得很圆满、很有道理,可是自己还是不肯放下。佛晓得,虽然佛说了很多,你的观念依旧转不过来,佛不怪我们转不过来,不怪我们,他知道我们的病根之所在,他没把我们治好。他像医生一样,我们是病人,吃了他的药,病还没见效。所以佛继续不断来为我们治疗,这就是说法四十九年,为什么不是短短时间就完成,要那么长的时间;不仅是四十九年,说真的生生世世。

佛法当中常说:“佛氏门中,不舍一人。”无论我们沦落到哪一道,诸佛菩萨总是跟着我们,总是找机会开导我们,这是大慈大悲,总希望我们早一天觉悟。

真正明了体会到了,世出世间一切法“空有同时”。

“即假即空。”“假”是说“相”,“空”是说“体”;“体”是“法性”,“相”是“幻有”、“假有”,前面我们也曾经多次说过,是刹那九百生灭的业因果报的相续相而已,实实在在像《楞严经》上所说,“当处出生,当处灭尽”,“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它确确实实是“了不可得”。

本经说得透彻、说得好,不但“诸法不可得”,就是说到我们能执着的心,“三心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这就说明我们凡夫起心动念,以为有“能执着”的心,以为有“所执着”的法,哪里晓得“能执”、“所执”俱“不可得”,这是把“诸法缘生”的宗旨彻底显露出来了。

【知一切法本无可执,亦不必执,以离念耳。】

“离念”的功夫是以这个为基础。知道一切法,世出世间一切法不可得,不可得当然就不可以执着,也没有必要执着,执着就错了。不执着这才能“离念”,这个心自自然然就平下来,心像水一样,没有境界风去吹它,自自然然心水就平静,恢复到清净平等;清净平等是“真心”、是本性。

《金刚经》是《般若经》的纲要;《心经》是《金刚经》的纲要

【修离念之因,必获无念之果。】

佛法的修学,归根结底总离不开“因果的定律”。六道有六道的因果,十法界有十法界的因果,成佛也有成佛的因果。我们修究竟圆满的“离念之因”,必定会得“无念之果”。

【仍不外乎缘生法也。】

古德判释佛陀一代的经教,就是以一乘圆满的大经,《华严》、《法华》,都离不开因果。《华严经》里面“五周因果”,《法华经》里面“一乘因果”,所以这里说仍不外乎“缘生之法”。

【无念者,所谓佛智也、真如也。】

我们为什么要得“无念之果”?“无念之果”是什么?“无念之果”就是如来智慧德相,“无念之果”是真正究竟圆满,无有丝毫欠缺,我们常讲“圆满的佛果”,“圆满的佛果”是“无念”。正如同佛在《般若经》上讲,“究竟圆满般若是无知”。

我们晓得,《金刚经》是《般若经》的精华、《般若经》的纲要这在开经的时候,经题里面就向诸位报告过了。

除了《金刚经》之外,还有更精彩的纲要与精华,那是什么?《般若心经》

我相信每位同修都会念,《般若心经》是《金刚经》的纲要、是《金刚经》的精华,而归结到最后达到顶点,像宝塔到了尖端上,尖端上说的是什么?“无智亦无得”,这是“般若”的顶尖。“般若无知,无所不知”、“般若无得,无所不得”,这才是真正的大圆满

所以此地讲的“无念之果”,就是《心经》上讲的“无智亦无得”。达到这个境界,就是一般说的你已经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无智亦无得”,这是“佛智”、这是“真如”、这是“本性”。我们宗门里面讲“明心见性”,就是“见”的这个,见到“无智无得”、见到“无念之果”。在净土宗里面,这个境界称之为“理一心不乱”。名字尽管不同,境界是一样的,是一个境界。这是“离念”的功德利益,我们知道了。

【世出世法,莫非缘生,即莫非因果。】

这个不可以不知道。

“聪明”不是“智慧”

【无智慧者,以恶因招恶果,以善因招善果。以小因招小果,以有漏因招有漏果。】

这几句都是讲凡夫。

凡夫没有智慧,凡夫有聪明。“聪明”不是“智慧”。

“智慧”的定义是什么?“智慧”的定义是“烦恼”的对面;换句话说,烦恼没有了,智慧就生。“烦恼”跟“般若”就像明与暗一样,明生了,暗就没有了,消失了;暗要是生了,明就消失。明、暗不能对立。佛门里面讲“有智”、“无智”,就像这个比喻,“有智”是明,“无智”是暗。有智慧的人他怎么会造恶?!

我们再举一个浅显的例子来说:“无智”的人着“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智慧”的人生“四见”——“我见”、“人见”、“众生见”、“寿者见”,“无智”,没有智慧。

“有智”的人怎么样?“有智”的人没有“四相”,“有智”的人也不生“四见”。用《金刚经》这两句话来解释“有智”、“无智”,就很清楚、很明白。想想我们自己是属于哪一边?属于“有智”那一边,还是属于“无智慧者”?再想想大概都是属于“无智慧”这一边,不是有智慧的那一边。“有智慧”的人决定没有“四见”、“四相”。

有智慧的人起心动念为众生,无智慧的人起心动念自己

再说得粗浅一点,因为这句意思太重要了,对我们修学有没有成就关系太大。

有智慧的人起心动念都想着一切众生,无智慧的人起心动念都想着自己。这个大家好懂。

起心动念什么都想自己,都想着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好处,这个人没有智慧。

你再问:“想自己有什么不好?怎么会没有智慧?”你想想经上讲的“我见”、“我相”,天天想自己,这是“我见”在增长;天天想怎么样利益自己,那是“我相”在增长。真实的智慧是“破四见”、“破四相”。你不但不破,天天在增长“四见”、增长“四相”。从这个地方我们就能够辨别得出来,“觉”跟“迷”,有智慧就是觉悟,没有智慧就是迷惑,所以起心动念为自己着想是迷惑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听着好像能懂,实际上不懂;看得好像懂,真正讲起来你没有懂。同样这句话,可能要听几百遍、听几千遍、听几十年,忽然懂了。我讲的都是真的,古人开悟是这个悟法,我自己也是这样。这几句话在经上常常看到,常常听这些法师大德们讲经说法,常常听到,听了几十年现在才懂。你们没有听几十年,我说说你就懂了,没那回事情,不简单的!我是过来人,这里头的情况我很清楚。所以总得听几千遍、听个几万遍,真正还得要一点修学的功夫;如果没有功夫的话,一辈子都不会懂,听了一辈子也没听懂。这个都是实话。

没懂的人还是以恶因招恶果,恶因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这个要招恶果报。

以善因招善果,念念想利益众生,念念心里头想做好事、想做好人,这好不好?在我们一般人看,好!这个很难得!在佛法里讲不好。为什么不好?他着相,他没有“离相”,没有“离念”。好人好事,善因善果,还是在六道,没能出六道,那好在哪里?!

达摩祖师为何对说梁武帝“并无功德”?

佛法的标准,超越六道轮回才算是真的善,没有离开六道,不能算是真善。

以小因招小果,为什么“因小”?心量小。我们想帮助众生,帮助我们这一个都市的众生,帮助我们这一个国家的众生,乃至于帮助我们整个地球的众生,这个心量如何?还是小。小因还是招小果报。

什么叫“大因”?“四弘誓愿”里面讲“众生无边誓愿度”,那个“无边”是真的,尽虚空遍法界,那是无边际。

所以说一个大千世界,十万亿个大千世界,它还是有边界,还不算大。“大”,所谓是“大而无外”,那就真正叫“大”。

以“有漏因”招“有漏果”。

什么叫有漏?你在修因当中,“漏”是“烦恼”的代名词,你烦恼没断;换句话说,你的“见思惑”没断,你所造的“善因”,再善的“因”都是属于“有漏”。即使在佛门里面种的“善因”,也还是“有漏”。不要以为在佛门里面做一点善事,这真实的功德,那你就想错了。

古时候大家晓得有个梁武帝,是佛门的大护法,他以国王的身份,以国家的财富护持佛法,为佛教建了四百八十座道场、寺庙,盖了四百八十座寺庙,大大小小;度出家人,供养出家人几十万人。他自己以为,自古以来修福报的人,修福报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这在事相上讲,真的,梁武帝之前没有人能超过他,梁武帝之后也没有人能超过他。

达摩祖师到中国来,他们是同时代,跟梁武帝见了面,梁武帝也相当傲慢,值得骄傲。他做了这么多好事,向达摩祖师邀功,你看我对佛教的护持,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他问达摩:我的功德大不大?

哪里晓得达摩祖师不会做人,虽不会做人,达摩很老实,说了一句老实话——“并无功德”。梁武帝听了很生气,不护他的法。所以达摩在中国就相当苦,没人护持他,跑到少林寺去面壁去了。如果那个时候他要是会说话的话,对梁武帝说:功德很大很大!那梁武帝马上请他做国师,那还得了!

其实达摩讲的是真话,不是假话,并无功德。为什么?他是以有漏因招有漏果。你看看他那个傲慢的习气,自以为是的习气,换句话说,充分表现“贪嗔痴慢”,哪有功德?!

所以梁武帝所修的是“有漏的善因”,他将来果报当然有,得“有漏的善果”,不能出三界。

必须要真正的高僧大德有修有证才有能力超度

讲到梁武帝,我们联想到“梁皇忏”,“梁皇”就是梁武帝。梁皇忏的来源,我想你们每一位同修都知道,这个地方拜梁皇忏的风气也挺盛的。

这个超度佛事的起源,梁武帝的皇后死了以后堕在恶道,托梦给梁武帝说她很苦,求梁武帝请高僧大德做佛事来超度她

当时的高僧首推宝志公,宝志公到以后我们晓得,是观世音菩萨化身来的,宝志公就是观音菩萨。观音菩萨来超度她,诵经念咒来超度她。这个超度的仪规以后留下来,就称作“梁皇忏”观世音菩萨是西方世界的三圣之一,并没有能够把梁武帝的皇后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没有,仅仅是从三恶道里面帮助她生忉利天。这个事情我们要清楚、要明白。

超度的力量,必须要真正的高僧大德,有修有证,他才有这个能力;而超度人最高只能超度到忉利天,忉利天再往上去,那个能力就不够什么原因?因为四王天跟忉利天可以凭福德因缘保送上去;夜摩天以上必须要自己修持的功夫,也就是要有定功你自己没有真正修行,全凭别人的福德来加持,那是达不到的;自己没有修持功夫,凭别人的福德加持,最高可以到忉利天。这是我们不可以不明了。

了解这个事实真相才知道,现前修行非常重要。活的时候不修行,死的时候求人超度,你就是遇到观音菩萨,大慈大悲超度,你也只能到忉利天。这个事情难!

所以“有漏因”招“有漏果”。

【若开佛知见,则能以殊胜因招殊胜果。】

那就完全不一样。“开佛知见”,开悟了。

“佛的知见”是什么?《金刚经》上所说的,都是“佛的知见”。你如果真的明白、真的通达,读《金刚经》就“开佛知见”。

从《金刚经》上“开佛知见”,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可以说是一个代表的人物。他是听《金刚经》开悟的,我们平常讲“开悟”,就是“开佛知见”。

“佛知见”一开,不一样了,不但是“离四相”,“四见”也没有了;也就是说,真正能够契入“离相”、“离念”的境界,他的因殊胜,无论修什么因,样样都殊胜,而所得的果报自然不可思议,得殊胜之果。

【谓证无念真如之果。】

他这个殊胜的果报是成佛、成菩萨,是这样的果报。

【此经难讲,前后不异。】

这是自古以来讲《金刚经》的人都有这个感触,《金刚经》的确不好讲。难在什么地方?“前之难”,《金刚经》我们说过,它有前、后两部;昭明太子将本经分为“三十二分”,“三十二分”究竟妥不妥当,我们不去论它,“三十二分”的本子流通很广,这是事实。说起“三十二分”,大家的印象很深刻,前面十六分是前半部,后面十六分是后半部,我们用这个来说前后两部,大家一定印象比较深刻。讲前半部的难处,是本经的精义、精华的部分在后面,如果讲前半部就把后半部的经文常常提出来,讲到后头没得讲,犯下。讲到后头没得讲,这是犯下,这是难处。

【只能帷灯取影,不能畅所言。】

这是前面难处。只能够略略的提一提,不能详细说,详细说到后头没得讲,那些经文在后面。像我们讲前面这段,引用到后面重要的经文,像“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我们只能把经文拿来念一念,不能细说,细说到后头怎么办?“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也可以念念,不可以细讲,经文在后头,这就是“帷灯取影”,没有办法很痛快的来说这个意思。

【后面的难处,难在理深境细。】

这是真的,讲这一段“我相”信同修们都能够体会到一些。道理太深,境界太微细,言语虽然很平常,但是听了似懂非懂,这是实实在在的。

【言语不易形容,且处处要顾到离名绝相。虽可畅所欲言,却不可说煞一字,塞人悟门也。弘宣此经应知。】

《金刚经》的确是难讲,自古以来讲经的法师都不愿意讲《金刚经》,道理在此地。

《金刚经》句句话不可以“落实”,“落实”就把人悟门堵死,那个不但没有功德,还有过失。如果有意,那是罪过;无意的也不好,也有过失。因为这个经字字句句是要诱导人开悟,所以这是难处。真的叫听这个经的人,听到觉悟、开悟了,讲《金刚般若》的目的就达到。如果这一座经讲下来,一个开悟的都没有,这就等于老师教学生,教了一个学期,也很辛苦,认真教学,可是学生一考试,没有一个及格的,糟糕不糟糕!这个难就难在此地,没有一个及格的。

“开悟”算及格,“没开悟”都不及格。所以这个经我们晓得,自古以来这些法师们不太愿意讲这个经,有他的道理。

我们看下面的经文:

经【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可以具足诸相见不?不也,世尊,如来不应以具足诸相见。何以故?如来说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

这个句子跟前面一段经文非常类似,好像只换了几个字。前面是讲“色身”,“色身非性”;这个地方是讲“相好”,讲“诸相”。所以那个文好像只换了一、两个字,但是它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我们看注解:

【自经初至此,举身相问答已三次。而每次所明之义不同,一层深一层。】

这是读《金刚经》、听《金刚经》,不能不清楚的。这三次我们在这里都列出来。初次,第十九节。

这一次我们印的这个经本,完全采取江味农居士的《讲义》,江居士将本经分科,细科我们按经文算,总共是把经文分成一百八十四段。所以我们每一个科,都用一个数字标在这个地方,这样子查经方便,查《讲义》的原注方便,所以我们都把它标一个数字。

这是第一百四十一节经文。

【初次,在第十九节。佛问:可以身相见如来不?这个地方所讲的身相,是指一切身相,非专指佛身。如来指自性。】

这是前面曾经说过。

【第二次在六十九节。佛问:可以三十二相见如来不?】

这个地方讲“三十二相”,那就不是一般身相。“三十二相”是佛应身所具足的。

【这是专指佛之应身。】

这个地方,就是“第一百四十节”,刚才我们读过的,“一百四十一节”就是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一段经文:

【问具足色身。】

前面一段是“具足色身”,我们讲过去了。

这一段:

【具足诸相,是约佛之报身。】

可见得虽然讲“色身相好”,这三次不一样,三次非常明显的不相同。

【前曰身相即非身相。】

这是前面的一段,我们刚刚讲过去的。

【这个意思是显相皆虚妄,故不应住。】

“住”就是执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所以对于一切相不应该执着。刚才说过,也没有必要执着,这个一定要晓得。因为“相即非相”,你执着就生妄想、就生烦恼。

“妄想”是“无明”,“烦恼”是六道轮回的第一个因素。你为什么会有六道轮回?就是你有烦恼。“见思烦恼”是六道轮回的业因,“见思烦恼”断了,就超越六道轮回;小乘阿罗汉“见思烦恼”断了,这是超越六道轮回。所以我们晓得,“妄想、执着”麻烦,有妄想不能出十法界,有执着不能出六道轮回,所以不应该住。

我们学佛看人事物至少要看“八面”才能看得比较清楚

【又即非是名并说。】

这样的句子,在《金刚经》前后两半部都很多。

【显约性则非,约相则是,两边不住。】

凡是这样的句子都是提醒我们,让我们观察一切法,无论是世间法或者是出世间法,你要看得仔细,你要看得圆满;换句话说,你必须面面俱到,不能只看一面,这个意思就是说明,“性相两边”都要看到

过去我在台中求学的时候,李老师教给我们:我们学佛看任何人事物至少要看“八面”,这才能把这个事情看得比较清楚一点。

“八面”从哪里来的?

第一、就是看这桩事物的“体、相、用”。“体非有”,“相跟作用非空”,这就是《金刚经》上讲的“即非是名”的意思,必须要这样的观察,那你学佛跟不学佛的人不一样了。

第二、要看这桩事情的“因、缘、果”,看它的“因果”。

第三、从“事”上你要看“理”,从“理”上你要看“事”。

所以任何一法,世出世间法它都具足“体、相、用、因、缘、果、事、理”,看“八面”。

此地经上省略,只说了一个“性”、一个“相”,细讲把它扩大一点就是“八面”。

前面说了“一切法总离不开因果”,就是“因、缘、果”;“相、用”是“事”;“体”是“理”。对任何一法,你都能够顾到八面,你不会迷惑,你不会颠倒;换句话说,你有一点智慧,你看的东西比别人清楚,比别人深刻。这是《金刚经》上为什么会有“即非是名并说”,都是教给我们这些,这个本子。

“约性则非。”讲“则非”都是从“性”上说;说“是名”都是从“相”上说。真正的目的是叫我们了解事实真相而能够达到“两边不住”。

 “此节”,就是这节经文。

【又即非是名双举。】

我们又看到这个句子。

【以显缘生之法,空有同时之义。】

还是这个意思,让我们了解“空有同时”、“性相同时”、“理事同时”、“因果同时”,所以说“一切皆是”。

“不执着”的人就有智慧,“执着”的人没有智慧

【不住,谓于相上即见其非相,便是不住,便能见性。非谓坏相而后见也。身相如此,诸相皆然。】

佛举他的报身做例子,这个意思非常之深。

佛的报身尚且如此,何况其他的诸相?!这是佛为什么不举,像前面,不举色身、不举应身,而举报身,道理之所在。

佛在此地教给我们,就在“相”上要见“非相”,这个就在“事”上见到“理”,在“相”上见到“性”

我们为什么见不到?我们是“着相”,执着“相”就见不到“性”,执着“事”就见不到“理”,世俗有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两个人打官司,为什么要打官司?迷!两个都迷,请法官来判断。法官是什么?法官是局外人,旁观者清,他不迷,就这个道理。

当局者执着这个事相,看不到理;旁观的人,这个事情与我不相干,与我没有利害关系,他就看得比较清楚。

你为什么有利害?“执着”就有利害。“不执着”的人就有智慧,“执着”的人没有智慧。这个理容易明了。

所以要紧的是“不住”。“两边”都“不住”,“空有两边”都“不住”,“性相两边”也“不住”,然后“见相”就是“见性”,“见性”就是“见相”,必须“两边不住”,这个境界才会现前。

因此不必要坏“相”,把“相”破掉之后再“见性”,没这个道理。诸位必须要晓得,“相”是不能破坏的;换句话说,“相”是永远不会消灭。为什么不会消灭?因为“相”就是“性”。“相”要是灭掉了,“性”就没有了,哪有这种道理?!

这个意思诸位一下体会不过来,我们再举个比喻,古人所讲“以金作器,器器皆金”,我们将黄金造一尊佛像,这个大家好懂。金就是“相”,“相”就是金,不需要把“相”破坏我才得到金,哪有这个道理?!

你把“相”破坏,实在讲“相”没有破坏,相改变了。佛像我不要,我把黄金熔化成一团,它有一团的“相”,它还是有“相”;把它变成方块,它有方块的“相”,它还是有“相”,不管你怎么变法,它都有个“相”在。所以“相”会变,不会消灭。

我们在六道是这“相”,在十法界还有“相”,将来成佛也有“相”,我们的“相”也是会变,不会消灭。你那个“相”会消灭,没有这个道理,“相”灭了,“性”也没有。就好像刚才讲的金一样,“相”没有了,金就没有了,有金决定就有“相”。

“性相”永远分不开,正因为这个关系,佛在这个经上教给我们,“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何必要“而生其心”?就是因为“相”不会灭,所以教给你要“生心”。你生善心就现善相,你生佛心就现佛相。

诸位果然把这个道理参透,也就是真的搞明白,你对于念佛绝对不怀疑。为什么?“相”是心变出来的。我们世间人算命看相的人常讲,“相随心转”,你相不相信?你要不相信,马上可以试验。你喜欢的时候,那个相很好看;你不高兴的时候,那个相好难看,“相不随心转”吗?马上就可以试验。“相”真的是“随心转”。

想我的相貌一天比一天好、一年比一年好,就念佛

既然晓得“相”是心变现出来的,我念佛的心,当然变念佛的相,这个道理不难懂!念佛成佛,念菩萨成菩萨,念什么就变现什么,“一切法从心想生”,这是佛在经上说的。所以这个道理搞清楚、搞明白,我们对于念佛往生不退成佛完全肯定,一丝毫的怀疑都没有了。

我要想我的相好,我的相貌一天比一天好、一年比一年好,念佛!为什么?佛的相貌是最圆满,菩萨比佛还差一等,不如佛,佛的相貌最好。

你要想相好,要想身体健康,最正确的方法就是念佛。不要相信世间没智慧的人所说的话,没智慧的人在骗你,怎样健康?天天叫你吃补药,教你用什么方法,那都是假的。你要不用还好,愈用愈糟糕,它里面产生副作用。

所以真正有智慧的人,晓得从心里头转变心清净了,什么毛病都不会生。

毛病从哪里生?从妄想生的,从烦恼生的,从忧虑牵挂里面生的你要能够离开一切忧虑牵挂,离开一切妄想、执着,那怎么会生病?!没有生病的理由,在佛法讲“因缘”,没有生病的因缘、没有衰老的因缘,没这个因缘。没有因缘,哪来的果报?!

世出世间法都离不开“因果”,这是经上讲得这么清楚。善因一定感善果,什么是善因?身心清净是善因,没有比这个更善。

用这样的方法对治工作生活里经常感到的累

你心不清净,所以你才会有毛病。工作,有不少同修工作很累,常常来跟我说:我这个工作好忙、好累!我也知道他累,他自己不晓得他什么原因累的,以为工作就累了,这是个错误观念。什么累了他?“妄想、执着”累了他。假如他“妄想、执着”没有了,工作量再多也不累。

《行愿品》里面,愿愿到最后“无有疲厌”,“疲”是疲劳,“厌”是厌倦,没有!没有疲劳、没有厌倦。为什么?心清净。心清净做再多的工作,作而无作、无作而作,他“作”跟“无作”是一不是二。

我们凡夫为什么作一点点就会累?他作,他执著“作”,他作了,他作不是“无作”,他“作跟无作”是两桩事情,所以他累了。作也累,不作也累

你说“不作”怎么会累?因为他执着“不作”,他也累,他也厌倦。

这就是这个地方所讲的,有智慧跟没有智慧不一样。

可是这些道理很深,这些道理一般人不容易接受。我们看到这些人也不能不照顾,不照顾这说不过去,在佛法讲没有慈悲心。跟他讲,他听不进去,他也听不懂,所以只有用一个方便法。

我教人当你累了的时候,他说:我很忙!我叫他休息,很忙没有办法休息。我怎么教他?休息五分钟。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休息三分钟;三分钟的时间都没有,休息一分钟,可以吧!

这一分钟怎么休息法?确实它有效果,一分钟当中,你把所有一切妄念放下,就是什么都不想,让你心空下来,我们今天讲脑都空空的,什么都不要想。整个身体放松,你坐在那里好、站着也好、躺着也好,一分钟,你的精神体力就恢复。

如果能够有三分钟,或者有五分钟最好,这个对于工作很忙的人,他随时都可以休息。最重要的是没有念头,要把所有一切念头统统放下,什么都不想,身体放轻松就很容易恢复。

特别是对一个工作量多的人,早晚很重要,晚上睡觉之前,这样子放松五分钟,早晨起来也放松五分钟,对于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帮助

这是对于不懂“般若”的人,只好用这个方法来帮助他。如果真正通达教理的,那就不一样,他所得的利益之殊胜,真的是不可思议!

【离名言相,谓应知性非名言之所及。非谓无名字、无言说、“无相”也。但于名言之假相,心不取着,即是如来。】

本经跟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里面,都是教导我们佛法的入门,要“离名字相、离言说相、离心缘相”。实在讲离这三相,就是此经所说的“离念”,这是功夫精纯到极处。

这个地方这一段的解释很清楚。“名、言”,“名”是名词、名字,“言”是言说,它的意思是教给我们,应当要晓得“真如本性”没有名字,我们今天不得已,把它叫做“真如本性”。实它也不叫“真如”,它也不叫“本性”,是我们为了表达这个意思方便起见,不得已假设的名词,你可不能当真;你要当真,你就迷了,你就错了。这是举一个例子。

所有一切相都没有名字,名字只不过是彼此之间沟通的一个工具而已;千万不能执着,执着你就错了,你就迷了,真相就见不到。

所以“性非名言之所及。”不但性非名言之所及,相也非名言之所及。我们中国从前老子,《老子》这本书第一句话“名可名,非常名”,他懂得“名”是假名。“常名”是没有名,无有名那叫“常名”,“常”是不变的意思。名会变,你喜欢给它取什么名字,它就可以叫什么名字。

“非谓无名字、无言说、无相也。”“名字”可以有,假设的;“言说”也可以有;“相状”也可以有。“名字”、“言说”、“色相”它都会变。

我们佛法讲“真的”、“假的”。“真的”不会变,“假的”会变。譬如我们刚才举的比喻,我们用黄金做一个相,你看看相会变,但是它的金不会变。你用一斤重的黄金,你做个佛像,它还是一斤重,它还是一斤的黄金。你不要佛像,把它造一个菩萨像,相变了,那个黄金没变,还是那么重。我什么相都不要,我把黄金捏成一团,一团的相;打成一个方块,一个方块的相;金不变,相会变。会变的是假的,不变的是真的

所以你要晓得,“名字”会变,不是“真的”;“言说”会变,不是“真的”;“相”会变,不是“真的”。“性”不变,性是“真的”。

“离相”不是说这些“言说、名字相”都不要,不是的,是“离”我们心里执着的那个相,只要你心里头一切不执着就叫做“离相”。佛菩萨“离一切相”,是这个意思,这个不可以不知道。

“但于名言之假相,心不取着。”“取”是什么?攀缘。不攀缘、不执着,这叫“离相”。前面讲“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叫“离相”。

“离相”就是如来,“离相”就见性,“离相”就成佛。

我们今天就讲到此地。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