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099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30 18:14
浏览量

金刚经 - 099

净空法师 于 佛历三〇二二年、西历1995年 讲于 新加坡 

请掀开经本二百四十三面,从注解第二条看起:

【若为求福德,以修六度,是名贪着。则是自利,而非利生。非大悲心,非“无上菩提”。故不应也。】

这是说明佛教菩萨为什么不能够“受福德”、不能够“执着福德”的原因

如果菩萨不修福德,那菩萨就不度众生,不能度众生。如果修福还附带着有条件,那就着了相,像前面所说的“四相具足”,“贪嗔痴慢”没有断除,那是凡夫不是菩萨。

因此佛叫菩萨修福德,而不着福德相,同时决定不能够享受福德,有贪图享受的念头就错了。

这个地方就讲得很清楚。凡夫如果要是说修福没有果报,他决定不干,这是凡夫跟菩萨不相同的地方;凡夫只看到眼前的福报,种善因,得善果,他一定要希求善果

菩萨这一句话适应不适应?给诸位说,更适应,不但适应,圆满的适应。

我们晓得善果,最大的善果、最圆满的善果是什么?是明心见性。这是究竟圆满的善果。

由此可知,如果我们贪图世间五欲六尘的小善果、小果报,这就把我们究竟圆满的善果障碍掉,不能够得到,不能够现前,这个损失实在讲是太大太大。

由此可知,还是菩萨的眼光深远,他们的眼光大,看得远、看得真,佛的教诫没有错误。

这一段话我们要常常把它放在心上,时时刻刻警惕自己。为什么?因为我们是凡夫,无量劫来我们的烦恼习气非常深重,一不小心就犯了错误。犯了什么错?又搞自利,这个错误很容易犯。

不要认为小错误没有大关系,你要是这个想法你就错了,这个小错误有大障碍。近一点讲,障碍你不能出离轮回,障碍你不能念佛往生;从远大的地方看,障碍你明心见性,障碍你见性成佛。可见得这不是小障碍。

 

没有自利的心自利的行为才是真正的自利,利他就是自利

 

什么叫“自利”?什么叫“利生”?“利生”当中决定要把“自利”的念头断掉、“自利”的行为断掉,这里面就真正得到“自利”。

诸位要晓得:没有自利的心、没有自利的行为,才是真正的自利,利他就是自利。如果有丝毫自利的念头在,自利不能利他,不能利他

必须真正利他才能够自利,你的大悲心、大“菩提心”才能够发得出来“菩提心”一发,就是“发心住的菩萨”。“发心住”是圆教初住,可见得“菩提心”不发则已,一发不但是超越六道,超越十法界。

这一段我们也就很明显的体会到,是排除我们发大慈悲心、发大“菩提心”的障碍;要晓得这个心发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东西把它障碍住?现在把这个障碍找出来,原因找出来,只要能够把原因跟障碍消除,大慈悲心、大“菩提心”自然就发出来。

【作福德,不着空也,大悲也。】

这是“修福”。

“修福”,我们在讲席里面很具体的说出修“三福”、修“六和”、修“三学”、“六度”、“十大愿王”。这就像盖大楼一样,从地基一直盖到最高的顶层,实实在在不可思议。这是“不着空”,这是利益一切众生,大慈悲心。

【不贪着,不着有。】

可见得佛所教给我们的,确确实实是“空有两边不住”,这是智慧。

“般若智慧”怎么修法?就是在修福当中“不着相”。《金刚经》上教给我们“离相、离念而修福德”,这就是“般若波罗蜜”,这就是福慧双修。福里面有慧,慧里面有福。

也就是:

【悲智具足,空有不着,这也叫中道。】

可是诸位同修心里面不要印上一个“中道”;心里头要是印上一个“中道”,你就又错了。

“是名中道。”佛不得已给我们起个名字这叫“中道”,“中道”也不能“着”。

“即是应无所住,行于布施。”前面佛在经上讲得很多,也讲得很详细,“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无所住,而行布施”,就是这样一个修学法。

【不着功醇。】

“醇”,我们一般讲功夫深、功夫到家,已经能够做到自自然然,不起心动念,“六根”接触外面“六尘”境界,自然而然不起心动念。

“功夫醇”这就是真的“不受”,决定不会落印象。阿赖耶里面落印象,那是“受”,你受了;要做到不落印象

古人常常用镜子来做比喻,我们每天都会照镜子,早晨起来洗脸要照镜子,晚上睡觉之前也会照照镜子。

古大德教给我们,我们用心要像镜子一样,镜子你照的时候清清楚楚,现的相很明显,它“不着相”;不但我们离开的时候,镜子里头没有这个“相”,你们想想看,正在照的时候,这镜子里头何尝有“相”?!常常用这个观想,会开智慧

我们用心要学镜子一样,不但离开的时候没有相,正在照的时候也不着相绝不可以像照相机的底片一样,一照里面相马上就印上去,那就叫“受”;“不受”,镜子“不受”,照相机的底片“受”诸位从这个地方去体会。

【故不受亦是一切不受。】

世间五欲六尘“不受”,佛法受不受?佛法也“不受”。佛在经上说“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佛法也“不受”。

“无上正等正觉”受不受?我们这个经读到此地,佛告诉我们这也不能“受”,真的是“一切不受”。

【一切不受是平等法界。】

平等法界就是心性显露出来。

【本来一切法无我】

平等法界就是“一真法界”。“一真法界”里面没有“我”这个念头,有这个念头就是“受”,这个念头没有了

会用功的人,古人所讲的“聪明伶俐汉”,这个意思就是我们常讲的“上根利智”,经上常讲“上根利智”,宗门里头说“聪明伶俐汉”,他就从日常生活当中下手,用真功夫,从根本修。从根本修就是修清净心,修清净心就是一切不受,用这种功夫

在日常生活当中、工作当中、待人接物当中,用“心”像镜子一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切事情做得非常圆满,心里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这是上上乘功夫,这不是普通功夫,这是法身大士所修的。所以上根利智的人,就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他就能做到。

这个道理、事修我们要明了,我们也要认真的学习。如果你会了,受用无穷,“一切不受”的受用,那是真实的享受,在佛门里面称为“三昧”。

“三昧”翻成中国意思是正受,那是真正的享受。“一切不受”才是真正的享受,才叫做“正受”。

别人生活在十法界里、生活在六道轮回里,你用这种功夫得力,你是生活在“一真法界”里,你生活在平等法界里,你生活在清净法界里,那怎么会一样?!自然不一样。

【如是知,如是行。】

知就是觉悟,要像这样的觉悟,要像这样的修行。

【便是广修一切法,而行所无事。】

“广修一切法。”换句话说,生活还是照常生活,工作还是照常工作,跟过去没有减少一点点,没减少!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为什么会增加?菩萨要精进。“精进”就是工作量要增加,不会减少,这就是“广修一切法”。

“一切法”,前面说过,一般讲的“境、行、果”;相宗里面讲的“五法三自性,八识二无我”,“一切法”!

“一法”里面就是“一切法”,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虽修,因为他“一切不受”,所以若无其事、行无所事。

因为若无其事,所以他不疲不厌。不像一般人做工作,做久了就厌倦。

世间人常讲“干一行怨一行”,他初干的时候还有兴趣,干了几年,老干这个事情,那就埋怨、就讨厌。

菩萨干事情不会埋怨,愈干愈欢喜,为什么?因为他“一切不受”,纯为利生,没有利己。利己就“受”,没有利己,纯为利生。这个非常非常要紧。

【久久功醇。】

时间久了,功夫醇了。“功夫醇”我们一般讲“功夫到家”,《般若经》上讲的“波罗蜜”,“波罗蜜”就是功夫到家,就是“功醇”的意思。

【则心若虚空。】

这是境界。好境界现前,心不但清净,一切妄想、分别、执着统统舍掉,虚空没有界限、没有污染,“真心”现前。有分别、有妄想、有执着,诸位要知道那是“妄心”。

我们学佛的人,不学佛的人就不谈了,我们学佛的人什么时候“真心”现前,自己知道,这个不必请教别人,什么时候到心若虚空的时候,“真心”现前了。

再看底下这一句:

【虽一切法炽然行之,不厌不倦。】

“一切法”:实在讲就是指我们日常生活,生活很繁琐,工作、应酬这里面显示出一切法。

“炽然行之。”很繁琐的事情、拉杂事情一天到晚不中断,一年到头,一生一世,这常说的没完没了。

可是“菩萨行”不厌不倦。“不厌不倦”是普贤菩萨,行行愿愿都是“无有疲厌”。

【而相忘于无何有,是之谓不受。】

注解里头把“不受”的意思、“不受”的形相,到此地真的为我们说得很透彻、很明了。如果不说得这么详细、这么透彻,我们把经文含糊笼统念过去,如何能得受用?

这个经义如果我们真的明了、真的透彻,这一生受用无穷,我们现前就得大自在、现前就得真正的解脱。工作、生活依旧是积极,绝对没有显示消极的状态,没有!生活得更勤俭,生活得更欢喜,生活得更活泼,这是在生活上表现的积极。工作更认真、更努力、更勤奋,大乘佛法哪有消极?

这样的经典、这样的经教,给诸位说,实在是希有难逢,不容易听得到。听明白就要干,我们才不辜负释迦牟尼佛,不辜负祖祖相传的教诲。

当中这一句话好:“相忘于无何有。”在生活当中、在工作当中、在应酬当中,刚才说了,“作而无作,无作而作”,那你就快乐,你就会不疲不厌。“作而无作,无作而作”就是“相忘,”“相忘于无何有”。

【一心清净,一尘不染。】

这是效果,这是成就。

 

知道自己常常犯就是觉悟;常常犯而不以为是过失是不觉

 

【自然而非强制。】

这是自然的,没有一丝毫勉强在里面。

“我一定要这样做,佛教这样做,我不做不行”,这还有点勉强。有一点勉强好不好?不错了,你的“功”没有“醇”,但是这个“功”要继续不断用下去。

我们现在是凡夫,是要勉强一点,前面说过,“久久功醇”;现在不勉强不行,做不到,一定要勉强自己。

而且凡是用功的过来人都很清楚,要常常责备自己、勉励自己才行。为什么?在生活当中,一天到晚老毛病、老习气常常犯,说不受又受了,常常犯。

常常犯,“常常”知道自己犯,给诸位说,这就是觉悟;常常犯,自己习惯成自然,不以为是过失,这个人叫迷惑颠倒,他不觉

能够知道自己常常老毛病犯了,常常怎么又受了?怎么又会起心动念,又有分别、执着?不要等现行,不要等造作,念头一生马上就觉悟。业障习气重,一觉,妄念它就息掉,就不会继续增长,这叫做用功。 

 

念佛人妄念起来时把念头马上转成阿弥陀佛

 

我们念佛人在妄念起来的时候,“阿弥陀佛”,把念头马上转成阿弥陀佛,恢复到自己的心地清净无染。念佛人用这个方法,这个方法很好、很殊胜

念佛功夫如何能得力、如何能够在短短期间证得念佛三昧?

今天经文讲到这个地方,大家一直听下来的,我跟你讲“念佛三昧”好讲,平常“念佛三昧”不好讲。

用念佛这个方法,念到“一切法不受”,念到“心地清净无染”,那就叫做“念佛三昧”。“念佛三昧功夫”要再深了,那就叫“一心不乱”。

功夫的浅深,完全在“不受”、在“不执着”、“不受”。

不执着,一切都能不执着、都能放下,这是“事一心不乱”。

到“一切法都不受”,是“理一心不乱”,那个境界高。

【恒是而非偶然。】

后头两句话好,自然不勉强,没有一丝毫勉强,自自然然“不执着”,自自然然“不受”,永恒的“不受”,不是暂时的。我来打个佛七,我这七天“不受”,离开佛七场所“又受”了,那个没用处。所以它不是短时期的,永恒的你就得“一心不乱”。

 

“修福不修慧”“修慧不修福”是“定慧不等”

 

【悲智足,定慧等。】

“足”就是圆满的意思,大慈悲跟大智慧圆满,满足了。

“定慧均等。”“定慧等”就“破无明”;“定慧不等”不能“破无明”;或者是“定多慧少”、“慧多定少”,都没有办法、都不能够“破无明”,不能“证法身”。

“破无明、证法身”一定要“定慧等”。他为什么会“等”?诸位仔细想想,因为他是平等修,所以他容易“等”。

我们一般人是“修慧”他就“不修福”,“修福”他就“不修慧”,所以他的“福慧不等”

你看有一些人在佛门里面很拥护,出钱、出力,但是听经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就是“修福不修慧”。

有的人比较清苦,你叫他出点钱,他没钱、没有能力,讲经他天天都来,他“修慧没修福”。

一个是“修福不修慧”,这个明心见性很困难,这不是“等”。我们今天在《金刚经》学会什么叫“等”,这个很了不起!在日常生活当中能够一切不分别、不执着,就等了;你有分别、执着,你就不平、不等。

所以“修慧”原来就是“修福”,“修福”原来就是“修慧”,“福慧”是一次修的,不是两次修的,两次修的就不等,一次修的当然“等”。

诸位听了“金刚般若”,要是这一点没有听懂,没有学会,那你一部《金刚经》叫白听。你会用这个功夫,你的成就是“金刚三昧”,在念佛人是“念佛三昧”。你用这个理论来修,修成功之后叫“金刚般若三昧”。

【无以名之,名曰得成于忍。】

这种境界,这境界没名字,如何来显示这个境界?我们现在说,如何与人沟通来说明这个境界?那先要讲个名词,不得已,实在不得已,叫它做“得成于忍”。

“得成于忍”也不能执着,这是不得已给它起了个假名。名固然没有“离实”,所以实至名归、名实一如。“通达”没有问题,“不通达”又怕在这里面生起妄想、分别、执着,那就错了!这是《般若经》难讲之处、难懂之处。

我们再看下面这一大段:

【明诸法空相结成法不生。】

这段文很深、很难体会!

所以在讲经文之前,又不能不啰嗦,先把这一段经文的大意做一个介绍,然后读经文就比较容易,这是我们在后半段往往看到有很深的,意义非常深广的经文,都在经文前面要细细的来介绍。

【向后经文(从这往后),正是点滴归源之处。】

“源头”就是“真心”、就是“本性”。

“点滴归源之处”就是佛法里一般所说“返本还源、消归自性”。我们如何能够回归到“自性”?懂得回归“自性”,那就是诸佛如来,菩萨以下都做不到。

这个地方我们讲的诸佛如来,诸位一定要记住:诸佛如来的名号是从圆教初住菩萨起,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他才能够“点滴归源”;换句话说,点点滴滴他都能够跟“自性”、跟“真心”相应

像世尊在本经一开端,为我们示现的着衣持钵,他都能够跟“自性”相应;没有见性的菩萨做不到。他为什么做不到?没有见性的菩萨,他“有受”,这是刚刚讲过,他在“一切法”里面“有受”,他不是“不受”。见了性才“不受”,“不受”就“见性”。

“受”,这个享受、接受。

“受”有多寡不同,菩萨、阿罗汉、辟支佛他们“受”比我们轻、比我们少,我们这个“受”非常的重、非常的繁多,就是样样都放不下。

阿罗汉他已经把三界六道放下,三界六道这里面名闻利养、五欲六尘”他“不受”。但是他还“有受”、还有放不下的,是什么?涅槃他“受”。前面佛教给我们,“不住涅槃”、“不住生死”,他“生死“不受”,涅槃“他受”,这就不行。

唯独明心见性的菩萨,涅槃也“不受”,“生死、涅槃两边”都“不受”,这叫法身大士。《金刚经》上所称的诸佛如来都是讲法身大士。他们日常生活当中,点点滴滴没有一念“不归源”,没有一行不回归“自性”,这叫“法身大士”、这叫“诸佛如来”,跟经上讲的“诸法如义”、“不一不异”、“无实无虚”完全相应,这就是“点滴归源之处”。

【故其所含之义。】

底下经文里面字字句句的含义,“甚广、甚深、甚细”,字字句句的境界无限的深广,也是无限的微细。

【必先加以说明。】

这个在没有读经文之前必须要说明,然后我们入了经文才能体会。

 

世尊二十二年所说六百卷《大般若经》讲两个字——“无住”

 

【上来所说,千言万语,一言以蔽之曰,无住而已。】

上来,如果从近处讲,就是这部《金刚经》从开端说到此地;从广处讲,释迦牟尼佛二十二年所讲的“般若”,从开端讲到此地,真的是千言万语。

世尊二十二年所说的六百卷《大般若经》,讲的是什么?给诸位说,两个字——“无住”而已。前面我们讲“不受”,“不受”就是“无住”,“无住”就是“不受”,二十二年就讲这个。为什么用这么长的时间说了这么多的话?就是因为你不肯“不受”,你一定要“受”,才劳累世尊这么辛苦,苦口婆心、千言万语,一定要把事实真相说清楚:“能受”、“所受”俱不可得。

你真正明白“能受”、“所受”统统“不可得”,“当体即空”,你自然肯不受、肯放下。

 

金刚经》教菩萨不是教我们在“做”里学“不住、不受”

 

【当知欲不住相,必须其心不取。不取,正为破我。】

“我”就是“我执”。

“不住相。”本经所说“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大类就包含世出世间“一切法相”,“一切法相”总不出这四大类

我们要想“离四相”、要想“不住四相”,就是“不住一切相”,必须“其心不取”。“取”是攀缘的意思。心稍稍有一点攀缘,不行!

学佛的人,我们一般看很不错、很有修行,世法不攀缘,佛法还攀缘,有些人在想要怎么盖一个道场,有的人在想我们如何去印经流通,做卡带、CD去流通,这不行!心里头有住,都不干净。所以唐朝庞居士告诉我们“好事不如无事”。

佛又叫我们要做,“一切法炽然行之”,对的!“菩萨行”!他虽然做,他心干净,他不染着;我们今天做,心有染着。

诸位要晓得,《金刚般若》是教菩萨,不是教我们的。我们今天听了这个经是学菩萨,做!在“做”里面学“不住”、学“不受”。这就是刚才讲的,我们念念设想都为一切众生,决定没有为自己,那才行!决定不为自己,别人看不出来,自己清楚

自己是真正在学“般若”,还是拿“般若”作幌子来欺骗一切众生,这里面的罪福果报就清清楚楚。如果是真做,恭喜你,纵然不能够明心见性,你也能得“三昧正受”,这个一定可以得到;如果回向求愿往生净土,你决定得生,果报在这一面。

如果打着“般若”的旗号装模作样、欺骗众生,将来的果报在阿鼻地狱,这个真的是很清楚、很明白

 

学佛顶要紧的是不攀缘

 

明眼人对这个世间大富大贵决定不羡慕。为什么?看得很清楚,往前走没几步就是天堂、地狱的叉路口,你看他往哪里去?我说没几步,就是没有几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大富大贵的人不知道修真实的福报,这一生享福的时候造作罪业,他迷惑颠倒,他并不知道他造的是罪业,他以为他对社会、对国家、对人类有很大的贡献,他没有智慧。有真正智慧的人不一样。

所以天堂、地狱叉路口就在眼前,自己知道走哪一条道路,前途无限的光明,他怎么不自在、他怎么不开悟?!

所以学佛顶要紧的是不攀缘。这一点非常重要!

 

学佛后一切事情交佛菩萨护法神安排,我们不再操这个心

 

个人的一生自然有因果,我们这个道场,最近这几个月来,《了凡四训》印了好几万册,大家细细去读读,那不就明了了吗?!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你还愁什么?还要想到明天的生活、明年的生活、我下半辈子的生活。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你打妄想!

了凡先生真的搞清楚、搞明白,从此以后什么都不想,他心定,他并没有开悟。他是明了人的一生是被命运注定,他明白这个道理,知道这个事实,不再打妄想了。我们连这点功夫都没有,一天到晚还在胡思乱想,还在患得患失,不如了凡先生

学了佛之后,应该怎么样?把我们一生生活上的问题,统统交给佛菩萨,由佛菩萨来支配、由佛菩萨来管理,不要再操这个心。

什么时候该建一个佛堂,佛菩萨来建,时节因缘到了,这个地方的众生有此必要,佛菩萨就来;无此必要,不来,何必要我们操心?!弘法利生,我们做这个有此必要,佛菩萨自然送钱来给你,做得圆圆满满;无此必要,到处化小缘化得好辛苦,做得不圆满,做得叫大家生烦恼,那个不圆满所以这些事情统统交给佛菩萨、统统交给护法神,你说你有多自在,你有多清净

所以最要紧的,这是我们非常非常不容易做到的,“其心不取”,我们修行真的要在这里下功夫。

“不取”,破“我执”。破“我执”的利益太大了。“我执”破了,一般讲超越六道轮回,证阿罗汉果,小乘是阿罗汉,大乘是菩萨。无量劫来生死轮回牢不可破,今天能够突破,你就想这个功德利益多大,哪里是世间果报能够相比的,大千世界七宝布施也不能比。

大千世界七宝布施,你也不过是有漏的福报而已,你能够享几世、享几百世富贵而已,你不能了生死,不能出三界。这才晓得“不取”,《金刚经》末后佛教给我们“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才晓得这个功德利益不可思议!

【不取,正为破我。】

为的就是这个,破“我执”。

【证一如平等之一真法界】

这就是入了《金刚经》诸佛如来的境界,不但“我执”破了,“法执”也破了。

“四相”里头:

“我相、人相”是“我执”;“众生相、寿者相”是“法执”。

“我见、人见”是“我执”;“众生见、寿者见”是“法执”。

所以“离相”、“离念”,“我、法”二执都“空”了,这个时候证入“一如平等”的“一真法界”。“一真法界”就是“一如法界”,“法法皆如”、“法法皆是”。“生佛平等”,众生跟佛平等,情与无情平等,《华严经》上说“情与无情,同圆种智”。“情”与“无情”平等,这叫做“一真法界”。

【即是常住不动之法身,称为如来者是也。】

这个境界我们称它作“如来”。

“如来”是什么意思?就是此地讲的意思,《金刚经》上讲的“如来者,诸法如义”

这一段就是解释什么叫“诸法如义”,以及如何你能够修得“诸法一如”,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证得“平等一如”,就是证得“法身自性”,因为“自性”是清净的、是平等的,法身是“一如”的,这就是所谓“破一品无明、证一分法身”。所以这个经是教我们成如来的,是教给我们成佛的。

【总之,全经所说之义,不外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八个字。】

这八个字在后面,是全经的总结,结在这八个字上。

【此诸法空相一大段经义。】

这就是底下一大段的经文,要说明“诸法空相”。

【乃是融会全经旨趣而究竟彻底以说之者,所谓点滴归源也。故其所说,更圆更妙。】

这是《金刚经》后半部的特色,我们在《讲义》第四卷的开端,江居士把前半部、后半部做一个比较,说得很清楚;前半部的经义有浅有深,后半部的经义唯深无浅,这个意思愈说愈深、愈说愈广、愈说愈细,受用当然是不可思议!这一段是融会前面的旨趣,宗旨、趣向,把它结归到“自性”上,“点滴归源”。

【全经皆说无我】

“般若”可以说是自始而终都说这个事实,都说这个道理。

【至此则说无我原无】

给你讲“无我”,“无我”有没有?“无我”也没有。

【无我尚无】

佛教给我们“无住”。

【则无住亦无住。】

你要住在“无住”上就坏了。你心里面还执着一个“无我”,还有一个“无住”,你已经就“有住”,你住在“无住”上,这就错了;“无住”也没有

叫你“不取”,你就执着有个“不取”,你还是“取”,你取了一个“不取”,你的心还是不清净,“不取亦不取”。

【一且不存,哪有二?边尚且没有,哪有中?】

给你讲“中道”,是名“中道”,你不要以为真的有个“中道”。“边”都没有,哪来“中”?!

【虽纷纷万有、】

这是我们讲宇宙人生森罗万象,摆在我们眼前的非常复杂。

尤其是我们现在的社会,你看到全世界几乎每一个国家地区都是乱成一团,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苦不堪言。

新加坡是个福地,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人人都能够安居乐业,无论在精神、物质上,压力很少。我们走过世界许许多多的地区,你到那个地方你会感觉到没有安全感,住在这个地方至少还有安全感。现在社会非常的安定,治安很好,还有一点安全感。可是人他会打妄想,现在新加坡不错有安全感,再过十年、二十年有没有?这又打了很多问号。妄想多,想前想后,想近想远,天天在打妄想,你说这个生活活得多苦!不知道事实真相,真相是什么?

【虽纷纷万有,有即是无。】

这是事实真相,《金刚经》自始至终也为我们说出,也说得很多、说得很详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佛在大乘经上常讲“一切法从心想生”。我们的念头愈复杂,外面的相就愈复杂,大家果然把心静下来,什么都不想了,给诸位说,天下太平,什么事也没有了

现在这个世间为什么这么乱?诸位不必念很多书、不必要很大的学问,我们中年人细细回顾一下三十年前的社会。

我们中国讲三十年是“一世”。世界的“世”是三个“十”,三十年是一世。

三十年前的人比现代人妄想少,没有现代人想得那么多、想得那么远、想得那么复杂,所以那个时候的社会跟今天社会比较,那个时候的社会安定,动乱少、天灾人祸也少。

三十年之后,人心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诸位能知道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被电视、广播害了

从前小孩多天真,什么事都不懂,天真活泼。现在两岁的小孩都胡思乱想,为什么?一天到晚看电视。

你才晓得整个世界动乱不安的根源在哪里,在电视。这个东西害死人,可是你们还那么喜欢它,这有什么办法!

今天说老实话,讲这个世界,我们地球被污染了,要想搞环保,真正能够把环保做得好的,必须把电视统统消灭掉。你们诸位细细想,对佛法能够说是有深一点的体会,细细想,你就知道我讲的话正确,恢复到人心的正常、平静。

佛法常讲“依报随着正报转”,我们今天被电视、广播、大众传播的信息害了。

底下说明它的原因:

【何以故,本不生故,是之谓如如,是之谓不动,是之谓不取。】

可见得“如如”、“不动”、“不取”,乃至于前面讲的“不受”,这个意思的确是甚广、甚深、甚细。我们看到这个经文的字样,只能体会到一点粗浅的意思,极其深微广博的意思,我们体会不到,我们是了解皮毛而已。必须要知道,“三心不可得”,森罗万象“缘起性空,了不可得”,然后你才能够体会,佛在这里教给我们,“无住”、“无我”、“不受”的精深博大微妙之义,你才能够体会得到。

底下说得好:

【生心不取,即是取了矣。】

我“不取”,“不取”早已经取了。

【生心不动,其心早动矣。生心如如,尚何如如之有耶。】

你全都动心了。从这个地方,诸位多少能够体会一点。

我们在讲席当中常常提醒大家、劝勉大家:对人、对事、对物要学着“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又“不废事”,就是事相我们还照做,不是说离开人、离开事、离开物,不是的!我们没有离开,天天照样生活,照样工作,修福德。

生活、工作、待人是“修福德”,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是“修智慧”。“福慧双修”,“悲智等运”,你的成就才是圆满的,才是“福慧均等”,“等”就“破无明”、就“证法身”。不是教你不做,样样都做,欢欢喜喜的做。

 

“禅”是“般若”而不是“禅定”

 

【生心除我,则我见我相俨然也。】

这一段的大意,的确非常重要!

我们起个念头,要“破我执”,诸位想想,“我执”能破得了吗?决定破不了。所以小乘的修学太难,小乘人“着相”修;大乘比小乘要快多了,大乘懂得“离相”、“不着相”

大乘里面的“禅”又高明了。“禅”是真实智慧,“禅”是“般若”而不是“禅定”。诸位要晓得“禅”是修“般若”,你以为“禅”是修“禅定”,那就错了。为什么它不叫“修般若”,叫“修禅”?“定”跟“慧”是一起,“定”里头有“慧”,“慧”里头有“定”,“定”就是“慧”,“慧”就是“定”。它是这个意思。

《六祖坛经》一打开,第一面里面六祖就开示,先把修学的总纲领提出来,教大家“总净心念摩诃般若波罗蜜多”,把宗旨马上就现出来了。他修的是什么?“摩诃般若波罗蜜”。他修的是“般若智慧”。“摩诃”是大,“大般若智慧”。

【此一大段所说,正是极力发挥不取于相、如如不动,至究竟处。】

向下这一段经文,我们要细心去体会,经文要把这个道理跟事相说清楚、说明白。

 

观照功夫的三个层次 :“观照”,“照住”,“照见”

 

【即是引导学人,观照深般若处。】

世尊说这一段经的目的在此地,帮助我们,希望我们能用得上这个方法。

也就是说,在日用平常当中,能够提得起“观照”的功夫,像观音菩萨《心经》里面所说的,“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这一段就是教给我们这个方法会用这个方法,你就能够“照见五蕴皆空”,果然没错,跟科题上相应。

照见五蕴皆空”就是“诸法空相”、就是“诸法不生”,这才能“度一切苦厄”。“见思苦”、“尘沙苦”、“无明苦”,这三样都断掉,明心见性,见性成佛,是这一段经文修学的结果。

【亦即令一切众生,得大自在处。】

“大自在”是讲受用。

《心经》一开端“观自在”,你会用这个“观照”的方法,你就自在

宗门里面的“观照”,功夫也有三等,最初就是用“观照”,我们要学。

什么叫“观照”?时时刻刻提得起来佛在经上讲的教训,时时刻刻我们能记住、能够提得起来。“照”是怎么样?“照”是比照比照,我的起心动念,我的言语行为,跟佛的教训相应不相应?照就是对照一下,把它拿来对照一下,时时刻刻要对照,一不对照自己就走叉、就走错了,这叫“观照”。

“观照功夫”成熟就升等,叫“照住”。到“照住”的时候就“得定”,不必像前面时时刻刻拿来对照,不必要了,这个时候心已经平等,也就是说“般若三昧”得到了,念佛的人讲“念佛三昧”得到了,心里面已经没有妄想、分别、执着,都很微薄,逐渐逐渐淡了,这是“照住”

功夫再往上提升是“照见”。“见”是见性,就明心见性。“照见”,见到宇宙人生的真相。像佛在经上告诉我们,我们所看到一切现象,是刹那九百生灭的相续相,你看到了,你看到这个真相。看到真相这才了解,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真的是“当体即空,了不可得”,“照见”了。

这是观照功夫的三个层次。

这三个层次,诸位要晓得,跟我们念佛功夫三个层次完全相同,而且“观照”跟“念佛”可以配合

 

念佛功夫三个层次:功夫成片,事一心不乱,理一心不乱

 

念佛第一个功夫叫“功夫成片”。念佛人功夫成片跟性宗的“观照”是一个意思,境界是相同的。

净宗的“事一心不乱”,就是“照住”,得“念佛三昧”。

净宗的“理一心不乱”,就是“照见”。念佛念到“理一心不乱”,就是大势至菩萨讲的“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心开”就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所以“自得心开”的境界,是“理一心”的境界,是性宗“照见”的境界。我们用的名词不相同、用的方法不相同,宗门跟性宗里面他用“观照”,用这个方法,“微密观照”,《楞严经》上所说的。

 

《金刚经》对于念佛法门有大帮助,帮助“看破、放下”

 

而我们净宗就是用一句佛号,《无量寿经》告诉我们:“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我们这个专念,实在讲比“观照”方便,而它的成就比“观照”殊胜。

“观照”的功夫不是不好,很好!若不回向求生净土,纵然他到最高的等级“照见”,诸位想想也不过是圆教初住、二住菩萨,只能到这个地位。可是净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阿鞞跋致,七地、八地的菩萨,不能比!

所以从果上来讲,净宗方法比它容易,条件比它简单,成就比它高得太多太多了。

即使像江味农居士一生学“般若”、研究“般若”、弘扬“般若”,他自己还是念佛求生净土。你要问为什么?果报比一比,净土太殊胜。

为什么不专修净土经典,去学《金刚经》?《金刚经》对于念佛法门有大帮助,帮助“看破、放下”。“看破、放下”说老实话,只要看破一点点、放下一点点,就决定能往生。

如果不能看破、不能放下,一天十万声佛号,往生还是靠不住所以《金刚经》对念佛人帮助太大了,这个道理在此地

近代中国出了两个了不起的人物:

夏莲居老居士为我们重新会集《无量寿经》。

江味农老居士把《金刚经》的经义讲得这么清楚、这么透彻,古来没有过,真正是空前,可能也绝后。往后再有一个像江味农居士这样的人,恐怕也找不到。这对于我们现代,对于今后修学成就的人来讲,这两个人的贡献不可思议!

 

“攀缘”跟“随缘”要辨别得很清

 

我们再看底下:

【若沾一毫攀缘相、名字相、以及心缘相,便无入处。】

这一句可以说是对我们提出了严重的警告,也是非常强烈的警告。

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里,一开端就告诉我们他那部书名字叫《大乘起信》,换句话说,是修学大乘入门的书,学大乘法要从他这一部书学起,第一本教科书):一开端就告诉我们这三桩事情,“离名字相、离言说相、离心缘相”。跟此地的意思差不多,相彷佛。

这个地方就是没有“言说相”,它这里有个“攀缘相”,丝毫不能够有,沾上一点点,大乘你就不得其门而入;念佛人如果沾上一点点就不能往生,不要以为我有“信、愿、行”。

经上讲“信、愿、行”三个条件就能往生,没错!“信、愿、行”是方法,这个方法里面要有成绩,你拿不出成绩出来不能往生。成绩是什么?心净则土净你用“信、愿、行”这个方法,是不是修到清净心?果然清净心现前,那当然往生

我们常常在经上,祖师注疏上读过,“一念相应一念佛”。

什么叫“相应”?清净心;换句话说,一念当中“言说相”、“名字相”、“心缘相”统统没有,那就相应。如果沾上一点点就不相应,那一念就不相应。我们如何从一念相应,渐渐学到念念相应,那你往生就有把握。这个很要紧!千万不要把这三句话等闲视之,那我们就犯了很大的错误。

“攀缘相”,“攀缘”跟“随缘”要辨别得很清楚。诸佛菩萨在我们这个世间表演示现的是“随缘”,没有一丝毫“攀缘”。

“攀缘”是什么?“我想怎么做”是“攀缘”。“随缘”是恒顺众生。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做得有偏差,我告诉你修正一点,这是“随缘”。我给你修正,你接受很好,你不接受就算了。你接受是“如法”、“正法”,得善果;你不接受,我看你造罪业,你将来得恶报。

我的责任不能不告诉你,但是我不能够勉强你一定要接受、一定要不接受,我有这个念头,这就“攀缘”。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情,善果、恶报也是你的事情,与我毫不相干;这是“随缘”,这个不是“攀缘”。“攀缘”跟“随缘”很大的差别。我们学佛目的何在?这个的确是个大前提。

 

我们学佛把学佛的目的先要订清楚

 

学佛的人很多,你问问他为什么学佛?他不知道。有很多人没地方去,无聊!无聊来学佛也不错,听经也是消遣,打发时间。这个有什么结果?种一点善根而已,不能解决问题。

我们学佛的目的先要订清楚,好像我们要到哪里去,先要把目标订清楚、方向订清楚,这个就有意义

我们念佛的人,我们的目的是往生,我们的方向是西方极乐世界,我们的条件是必须把这边完全舍弃掉,所以丝毫攀缘的念头都没有。这个世界舍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样是自己的,连我也没有,哪里有我所,这才真的叫干干净净。

“名字相”,“心缘相”,“心缘”跟“攀缘”又不一样

“心缘”,譬如我们刚才讲,前面讲的文,你有个念头“不取”,这是“心缘相”;有个念头“我心不动”,有个念头“我也学如如”,这是“心缘相”。也就是我们常讲意念、牵挂,你心里头还有牵挂,极其微细的牵挂都是属于“心缘相”必须要叫你心里头毫无牵挂,这是不能不离,不能不放下。如果不能放下,如果不能舍弃,这个现象我们自己能够体会得到。

我们学佛学了很多年,为什么不开悟?我们平常也很用功,为什么功夫不得力?障碍的根本就在此地,你没有把这个放下,所以听经不开悟,念佛功夫不能成片,道理在此地。

【行人应先明了理体本来无相。】

“行人”是修行人。

《金刚经》上讲的是总原则、总纲领,这个原则、纲领能够贯穿显密宗教、一切法门,我们念佛都不能够例外,都在它原理原则之中

“行人”就是泛指修行人,无论你是学哪一宗、学哪一种法门,你应当首先明了“理体”本来“无相”。“理体”是“真如本性”,是一切现相的“本性”,是一切事的道理,是一切万物的“本体”。从“性”上说、从“理”上、从“体”上,没有现相,没有相。

【所以应不取相。】

应是应当,应该不取相,不取相是正常的,取相就错,取相是不正常。

 

念经、念佛、念咒、拜佛是形式,真功夫是“离相、离念”

 

【时时处处,皆应观照诸法本来无相之理体。】

这是教给我们怎么样“观照”;换句话说,教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怎样用功。

千万不要以为,我每天念多少卷经、念多少佛号、念多少遍咒语、每天拜多少佛,这没用的!这是形式、样子,无济于事。真正的功夫要在“离相”、“离念”,这才是真正功夫

这个地方教给我们怎样“离相”、“离念”,也就是说如何在日常生活当中,时时刻刻提起“观照”的功夫。无论是对人、对事、对物,对人,想一切众生的“本性”,看到人就想到“本性”,看到一切万物它的“本体”,“体”就是“性”,“性”就是“体”。

碰到一些事情,事情很多,从早到晚太多、太繁杂,“事”有个“理”,“事”从哪里来?从“理”上来的。

再想想佛在经上告诉我们的,没错!“理”本来没有“事”;“性”本来没有“相”;“体”本来没有“物”;“体性”是“空寂”的。你能够这样子,在人、事、物里面去观察,在“相”上就“见性”“见相”就是“见性”,“见事”就是“见理”,“见物”就是“见体”,这个叫“用功抓到门路”,会用功。

这个功夫得力,自然就不着相;功夫用“醇”,你就得三昧,“功夫醇”就自然而然,一丝毫勉强都没有了,自自然然不会“着相”,自自然然不会“取相”。连“不取”、“不着”、“不受”这个念头都没有,这是你学“般若”的功夫真正得力这也有个名词,叫做“全性起修,全修在性”,可见得这个修学是“圆修”。

 

“圆修”一定是建立在“圆解”的基础上

 

“圆修”一定是建立在“圆解”的基础上。“圆解”在哪里?第一句话说“行人应先明了理体本来无相”,这是“圆解”。

不但外面境界相没有、空的,我们念念思惟那个心相也是空的,也没有,“三心不可得”。

“三心”是讲我们里面,讲自己,我们“能够执着的、能取、能受、能着”,那是“三心”——“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不可得”;换句话说,你“能执着、能取、能攀缘、能受,不可得”。

你“所攀缘”、“所取”、“所受”的是外面的境界,外面境界“因缘所生,无有自性”,“当体即空,了不可得”。“内、外俱不可得”,这是圆解,你真明白了,宇宙人生真相你真的明白了。

“现相”是什么回事?“现相”是业因果报刹那生灭的相续相。所以,“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因果不空”,所以佛教给我们“生心”,“而生其心”;“万法皆空”,佛教给我们“不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个法才圆融、才自在,不能偏在一边,偏在一边就错了。

今天就讲到此地。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