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金刚经(第113集)

分类:
金刚经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19/08/30 18:24
浏览量

金刚经 - 113

净空法师 于 佛历三〇二二年、西历1995年 讲于 美国 

“境、行、果”把所有一切法全都包括了

 

请掀开经本二百六十一面,第四行看起,注解第二段:

【一切法,通指世出世境行果而言。如是二字,指上来所说种种义,不外缘生性空。性空不碍缘生,故成平等法界。缘生不碍性空,故即诸法空相。由是观之,如是二字即显诸法一如,一切皆是。】

“如是”两个字的意思很深,说得简单透彻,的确是在此地。

我们知道所有的佛经,展开经文第一句话就是“如是我闻”。而“如是”真实的含义,就是此地所说的,在前面也曾经做过详细的报告。

经文上告诉我们:“发菩提心,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这个“如是”是指前面经文所说的;所说的很多,不但是世间法,出世间法也包括在其中,所以世出世。

“一切法”,经典上常常把它分成三大类。三大类就全都包括了

一个是“境”,“境”是境界。

一个是“行”,“行”是行为,就是一切众生的造作。世间有六道众生,出世间是声闻、缘觉、菩萨、十法界里面的佛,他也造作,所以都有行。

“果”是现象,无论是正报,就是身体的形状,依报是生活环境的形状,都用一个“果”来代表。

所以“境、行、果”就把所有一切法都包括尽,全都包括了。

 

“如是”的真相是“缘起性空”“缘起性空”《般若经》的总纲

 

“如是”这两个字,佛教给我们“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就是经前面所讲的种种的道理、种种的事实真相,我们在这个地方把它归纳起来,不外乎“缘起性空”

由此可知:“缘起性空”这四个字,在整个《般若经》里面也可以说它是总纲领,大总持法门,不外这个原则。

世出世间法、佛法也是“缘生”的,只要是“缘生”,就没有“自性”,这个“性”就是“体”,它没有“自体”。这个现象怎么生出来?是许许多多因缘变现出来的,没有“自体”。

我们说许多因缘、许多条件变现出来的,这个讲得很浅很粗,初学佛的人容易接受。如果深入的讲,“性空”真的是《般若经》上讲的“毕竟空”、“究竟空”,确确实实“了不可得”,这是“性空”的深义。

“性空”是“体”,“体”不碍现相,现一切的现相不妨碍,这就是“性空不碍缘生”,所以法界是平等的。

法界之所以不平等,不平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众生的妄想、分别、执着里面变现出来的,那是假的,不是真的;真的,是平等,一切法都平等。我们现在讲这句话,这个意思诸位多多少少都能够体会到一些。

我们现在很清楚、很明白的晓得,世出世间十法界依正庄严的现相,是业因果报刹那生灭的相续现相,确确实实“当处出生,当处灭尽”,我们晓得这个事实真相。这些妄相为什么生的?是从念头上生的。

所以佛给我们讲“一切法从心想生”,你不想,就没有这个现相。只要有“想”,那个相是随着你的想在那里变,变的速度非常之快,真的是亿万分之一秒的速度在那里变。这是我们粗心的凡夫,不但不能够观察,也无法体会得到。纵然有相当定功的人也不行,世间的四禅八定,那个心可以说很清净了,对于这个现相他看不到。

佛告诉我们,什么人能够看到业因果报刹那生灭的相续相?佛在大乘经上说过,八地菩萨。“八地”是不动地,八地菩萨见到这个现相,这就是经上讲的八地菩萨见到阿赖耶识。这是阿赖耶识的现相,这个相的确是幻相。

从业因果报相续来看,这个现相是平等的,从一切众生“妄想、执着”,就把它变成不平等。诸位要晓得,变成不平等,并不是真的不平等,那个是错觉,是虚妄的,实际上是平等的,平等法界。

“缘生不碍性空”,为什么“不碍”?因为“当体即空,了不可得”,它怎么会碍“自性”?!“性空”就是“自性”、就是自己的清净心。所以万相纷纭,与自己的清净心不相妨碍,没有妨碍。你要说外面境界妨碍,是因为你执着这个境界、你分别这个境界。

如果你对当前境界不分别、不执着,这个境界对你就不相干,确实没有妨碍,所以“缘生不碍性空”。

 

《金刚经》前半部讲“一切皆非”后半部讲“一切皆是”

 

故即诸法空相。”这一句是做一个总结论,从这里看到“一切法的空相”,“空相”是真相。

“由是观之,如是二字即显诸法一如,一切皆是。”这八个字是《金刚经》后半部所说的纲领,跟前半部的意思恰恰相反。

前半部是讲“一切皆非”,一切都不是;后面讲“一切都是”。为什么?前面因为你智慧还没有开,你还有妄想、分别、执着,只要带着一丝毫妄想、分别、执着,“一切皆非,无有是处”;离开一切妄想、分别、执着,就告诉你“一切皆是”,无有一法不是。由此可知,“是”跟“非”是一不是二。

你们想想看,如果“是”、“非”是“二”,那就又错了。“是”、“非”是“一”,“诸法一如”,这句话非常非常重要!

 

比量,现量,圣言量

 

【知、见、解三字。连说,则意各有指,大有区别。】

“知、见、解”要是单独的讲,每一个字里头都含着有三个意思,都含这三个意思,可以互相通用的;可是这三个字连在一起讲,当然每一个字有它各别的意思。如果意思都相彷佛,那何必说三个?!说一个就够了。这三个连在这里讲,意思就不一样。

【嘉祥云。】

这是唐朝时候,嘉祥法师有《金刚经》的注解。

他在注解里面说:

【知是世谛智,见是第一义谛智。】

那这两个字的意思就不一样。“知”是“知俗谛”,“见是“见“谛”,那个意思就深了。

【达天云。】

达天是清朝的,前清达天法师,他也有《金刚经》的注解。

他在注解里面讲:

【知是比量,见是现量。】

这两个人讲法不一样。

“比量”是推理、是推测;“现量”是亲眼见到的,亲证的

譬如我们今天在《金刚经》里面,确确实实体会到不少的道理,而这些道理并不是我们见到的,有一部分我们可以从推理的方面了解,那是属于“比量”,

还有一部分我们是听佛讲,我们才明了,听佛所说的那叫做“圣言量”。圣人讲的他不会欺骗我们,他讲的一定是真实的。

由此可知:“见”的意思深,“见”就是我们讲的“你亲自证得,你亲眼见到”。譬如佛给我们讲的“刹那九百生灭的相续相”,佛说了,如果你真正见到这个事实真相,你就是八地菩萨。八地菩萨才见到这个事实真相,是他的“现量境界”,那不是从理论上推到的,也不是听佛所说的,是你亲自见到的。

 

“禅定”范围非常之广,“禅定”里面有“止”、有“观”

 

这是举出《金刚经》不同的注解,他们的说法。

【今依《无著论》云。】

《金刚经讲义》这一句,江味农居士采取无著菩萨的《金刚经论》,无著菩萨给《金刚经》做的注解。

他说:

【智依止奢摩他故知,依止毗钵舍那故见,此二依止三摩提故解。此义是明三者皆智。】

这三个都是智慧。因为依止方便不同,所以就立三个名词。

“奢摩他”、“毗钵舍那”、“三摩提”,这三个名词佛在《楞严经》上讲得很多。而天台大师解释《法华经》的“三止三观”,“三止三观”与佛在经上讲的梵文,这三个名词都是梵文音译过来的,意思非常接近。这三个都是“禅定”的意思。

“禅定”范围非常之广,“禅定”里面有“止”、有“观”。

至于哪一个名词是“止”,那一个名词是“观”,实在讲都可以通用,也就是“止”里面有“观”,“观”里面有“止”,只是在修学过程当中,你偏重在“止”上,或者偏重在“观”上。

而“止”与“观”,我们前面曾经讲过“观行”,与“止观”的意思也接近。“止”偏重在“定”,“观”偏重在“慧”。

“止观等运。”“止观”是平等的,没有偏重的,这个叫“禅那”。《楞严经》上,佛所教导菩萨修行的总原则就是这三条,三条无论依哪一条去修,都能够成就。这三个字,也就是依止的不相同,所以立三个名字。

这三个名字,下面有解释。我们看底下:

【奢摩他,此云止、定也。】

也就是从“奢摩他”所起的智慧,就叫做“知”。这个意思比前面嘉祥法师、达天法师讲的,的确是要深一层,这是江味农居士取无著菩萨的说法,他的确是有他的道理。

 

佛法的任何法门、任何宗派都是“修定”

 

【智从定生,名知。】

这个“知”是真正靠得住的,不是从妄想、分别里面生的。

我们世间人有没有“知”?没有“知”。自己以为有智慧,其实完全是迷惑颠倒,在佛法里叫“邪知邪见”。

清凉大师讲:“有解无行,增长邪见。”“行”是什么?“行”是“修定”。

这一点诸位要记住:只要是佛法,无论是大乘、小乘,不管哪一个宗派,显教、密教,方法尽管不同,修的是什么?都是“修定”。

“定”就是清净心。

无论用什么方法,无量法门、八万四千法门,统统“修定”、统统修清净心,所谓是“法门无量,殊途同归”,都归到清净心上,这就是“学佛”;如果不是修清净心,那就不是学佛。

“佛”是什么?佛就是清净心。佛法就是“戒定慧”,“戒”是手段,“定”是枢纽,这是我们一定要懂得的。

“智”是什么?实在讲,“定心”起用就是智慧,也就是清净心起用就是智慧。所以“智慧”是从“定”生的,“名知”。

【观此,是知为真谛智矣。】

这个智慧是真实的。

“谛”,就是实在的意思。“真谛”两个字,这是佛门的术语,我们在经典上看得很多,就是真实的意思。“谛”就是实实在在,这是真实的智慧。

 

修学会用功的就是把世出世间一切法“看破”

 

【此与本经三心不可得、诸法缘生即空、开佛正知之义恰合。约内证边说。】

“知”,是从“内证”这一方面来讲的,这个智慧叫它做“知”。本经说明“三心不可得”,能够执着的“我”没有,“空”了。“诸法缘生”,“缘生性空”,也不可得,你所执着的一切法不可得。“能执”、“所执都”不可得,你的心就定了。

如果你以为“有所得”,你的心就没有办法得到“定”。

一定要知道,“能、所俱不可得”。这是佛把这些道理方法都教给我们,我们自己在日常生活当中要会用功

怎么用功?要把世出世间一切法“看破”。“看破”就是“放下”,所以“看破”跟“放下”是一不是二。前面引用《圆觉经》上讲“知幻即离”,“知幻”就“看破”,“离”就“放下”了。“知幻”跟“离”是一桩事情,不是两桩事情。

我们今天为什么放不下?看不破,样样都当真,样样都分别、执着、计较,这怎么行?!

这是《般若经》对我们最大的贡献,实在讲就是把我们无始劫来坚固的“妄想、执着”打破,这是《般若经》最大的贡献。我们学了之后,如果不能在日常生活当中起作用,这个起作用就是看破,让我们的心定下来,智慧就生了。这个智慧叫“佛知佛见”,这不是世间人的聪明智慧。

世间人聪明智慧跟佛菩萨的智慧不一样在哪里?世间人有妄想、分别、执着,佛菩萨没有妄想、分别、执着,这是绝对不相同的。

 

“八定”是六道的边缘,“九定”就超过去了

 

底下解释第二个名词,“毗钵舍那”:

【毗钵舍那,此云观,观即是慧。智从慧出,名见。】

前面是“智从定生”,“定生慧”,“慧”开了之后,那个“智”就叫做“见”,就不叫做“知”。

这个地方很不好体会,我们举例子来说。

阿罗汉、辟支佛得定,他们有智,他们的“智”是从“定”中生的。我们在经典里面读到,他们的“定”是“九次第定”。这个“定”分成等级——“初禅、二禅、三禅、四禅”,四个等级;再往上去是“四空定”,又四个等级。

我们常讲“四禅八定”,诸位要晓得,“八定”包括“四禅”,不是“四禅”之外还有个“八定”,不是的,它是合起来讲的“四禅定”、“四空定”,合起来叫“八定”。这八个等级的“定”都是“世间禅定”,没有出三界,也就是没有超越六道轮回。

世间禅定”达到第八定,叫“非想非非想处定”,这是生到第二十八层天,最高的一层天,但是他没有办法超出;这个“定功”再要加深,到第九定,超越了。

“八定”是六道的边缘,“九定”就超过去了。

阿罗汉得的“定”是“第九定”,辟支佛得的“定”也是“第九定”。

从“定”里面生的智慧,这个地方叫“知”

经典里大家常常念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梵语,翻成中国的意思是“无上正等正觉”,其实这里面也是三个等级:“正觉”、“正等正觉”、“无上正等正觉”。阿罗汉所证得的是“正觉”,“知”就是“正觉”。这个讲法,大家比较容易懂了。

阿罗汉的“正觉”叫“知”。菩萨的“正等正觉”叫“见”。

“毗钵舍那”,“毗钵舍”那是从“定”里面“开慧”。

阿罗汉、辟支佛的“定”没有“开慧”、没有开智慧。

“定”要开慧了,再起作用,我们就叫它做“见”。《心经》上“观自在菩萨照见”,他没有说“照知”,是“照见”,那个“见”就是“定”里面“开智慧”了。

“定”里面开了智慧,就不是普通的菩萨,最低限度的位次是圆教初住菩萨,别教初地菩萨,我们通常称“法身大士”,那个就是“戒定慧”,“慧”开了

阿罗汉只到“定”,没有“开慧”,这个诸位一定要晓得。

慧”里面“开智”,就是法身大士;这个“智慧”起作用,我们叫它做“见”,这是“照见”

【观此,是见为俗谛智矣。】

“俗谛”是“无所不知”,“真谛”是知理。“万法皆空”,这是个“理”,理容易懂,这个大原则、大前提好懂。可是这些现相太复杂了。

这些森罗万象怎么来的?什么原因来的?怎么变出来的?如何演变?到最后它的结局又如何?这个事情就太复杂了。这是“俗谛智”。“俗谛智”就是“无所不知”。这个“见”比前面那个“知”,要高出很多很多。

【慧则差别事相,无不洞见,故曰见也。此与本经五眼、是沙、不执一异,开佛圆见之义正同,约外照边说也。】

对外面起作用这一边来讲的,叫它做“见”,它“无所不知”。前面是从它“内证”方面来说的。这样分的话,意思就的确是很清楚、很明显。

经上讲的“五眼”,“沙”是讲的比喻的恒河沙,是指森罗万象,这个境界相无量无边,太多了。

“不执一异。”如果执着是“一”、执着是“不一”,都是迷了

佛在经上说,为什么不执着“一、异”?“一”跟“异”是一桩事情,不是两桩事情。

佛说“一”、说“异”,“一”是从“理”上讲的,从“体”上讲是“一”,十法界依正庄严都是“自性”变现的,“自性”是“一”

而古德怕一般初学的人不容易体会,用金跟器做比喻,“以金作器,器器皆金”。“金”是“一”,都是金,是“一”。但是金所制作出来的那些器不一样,我们最常见的手镯、项链、耳环,不一样,那是“异”。但是都是黄金,从黄金就都是一样。所以不能说“一”,也不能说“异”,要明白这个道理。不必去执着,你的见解才圆满。执着叫“偏见”;不执着,这个“见”就圆了。开佛圆见,这个意思相同。

【三摩地。】

就是“定慧均等”,也就是“禅那”的意思。

【此云等持,定慧均等,名之曰解,解是从定慧平等里面起的作用。】

这个意思比前面两个又要深一层。

【亦即知见二者之总名。此与本经深解义趣之言义同。】

《金刚经》上有这一句话,深解义趣。

【因其于一如皆是之理,契合无间。】

经文上讲:“如来者,诸法如义。”又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这都是“三摩地”的意思,都是“深解义趣”。

 

千万不能误会“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我这个‘定’修得很成功”

 

【定慧均等,故能不生法相。】

“不生法相。”这个心就达到真正清净。

“不生法相”一句话,跟《六祖坛经》“本来无一物”意思是一样的。“真心本性”里面本来“无一物”,“生法相”就“有一物”,“本来无一物”。

“本来无一物”、“不生法相”的那个心,是“真心”、是“佛性”,禅宗讲“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那才是真正的自己,也就是一个念头都没有

可是诸位在这里不能产生误会。一个人修定,修到所有一切念头都没有了,那是不是这个境界?不是的。为什么不是?他修到这个境界,外面什么事情他一无所知,他落在“无明”里头,那个不是。

人家“不生法相”、“本来无一物”,是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心像镜子一样,它照得清清楚楚。那个修定什么都不知道,心像黑板一样,什么都没有,那个不行,它不是镜子所以修成功,那个心叫“大圆镜智”,过去、现在、未来、此界他方,没有一样不知道。你不问他,他心干干净净,他照得清清楚楚;你问他,他没有一样不知道。

千万不能误会:“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我这个‘定’修得很成功”。那个‘定’也算不错,将来往生到哪里?四禅天有个无想天,无想天是外道天,到那里去往生了,这是“修无想定”。

诸位必须晓得:佛门里面的“禅定”是“定”里面的境界清清楚楚,他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他是样样都知道、样样都清楚,就跟镜子一样。镜子照外面照得清清楚楚,镜子它如如不动,它也没有起心动念,它也没有说我要照哪个,没有!统统照在里面。用心像镜子一样,这就对了。

【“如是知”这一句,明其定力。“如是见”这一句,明其慧力。“如是信解”这一句,明其“定慧均等”之力。】

经过这么一解释,这三个字的意思清楚了。

 

“信、解”不透彻就做不到;能做到的是“信、解”透彻

 

【信字贯通三句。“不生法相”这一句,是由上三句所生之功效也。】

“不生法相”是个“果”,是个结果、是个成就,也就是你心真正达到了清净,你所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统统没有了,这是“不生法相”,统统没有了

怎样才能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在我们念佛人来讲是“理一心不乱”,“不生法相”是“理一心不乱”,不是“事一心”。你对于佛在《金刚经》上讲的道理、方法、境界,你完全相信,你才能达到。完全相信,怎么就会达到?诸位要晓得,“信”底下一定有“行”,没有说“我信了我不去做”,没这个道理。你要是还没有做到,说老实话,你这个“信、解”不透彻;“信、解”真正透彻,哪有不去做的道理?!

 

佛法与世法不相同的地方:“无知求知

 

【有定有慧,契合一如。可见其于言说、名字、心缘诸相,一切皆离。诸相皆离,便引生根本正智,即是不分别智。智无分别,即是一念不生。一念不生,名不生法相。】

这一小节是解释“不生法相”,“不生法相”是什么样子。“不生法相”,实在是高段的功夫,那就是“定慧均等”,所现的就是这个境界。

契合一如。”“一如”就是本性,万法一如,有定有慧,于世出世间一切法决定没有分别、执着。

这底下讲:“可见其于言说。”“离言说相,离名字相,离心缘相”,这些“诸相一切皆离”。

“离”,前面说过,不执着,不分别、不执着就是“离”,并不是没有“言说”、没有“名字”,不是这个。释迦牟尼佛讲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天天讲,哪里没有“言说”?!哪里没有“名字”?

“离”是叫你不执着它,是这个意思,离一切“妄想、执着”,“离”这个。因为外面这些“言说”、“名字”没有妨碍,这些东西是什么?缘生之法,“当体即空,了不可得”,没有妨碍。妨碍是我们念头里头的执着,分别、执着,这个才妨碍“一切皆离”,世出世间一切法都不要放在心上,都不要去牵挂它,让你这个心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诸相皆离”,心到清净了,真的一尘不染,“根本智”就现前,这是“般若”的“本体”。

“根本智”是什么?无知,“般若无知”

我们一般人拼命天天“求知”,这个错了!那个“求知”就是妄想、分别、执着,天天搞这个东西,智慧怎么能恢复?这是颠倒行事!

佛教给我们什么都不求,心息下来,心定了,然后起作用就“无所不知”。所以你一定要达到“无知”,然后起作用就“无所不知”;如果你要“有知”,那就“有所不知”,那就颠倒。

你虽然学一样,你以为这一样我知道了,其实你只知道它的皮毛,你绝对不可能知道它的究竟。这是佛法与世法决定不相同的所在,我们不能不知道。

《心经》上讲的“无智亦无得”,“无智”则“无所不知”,“无得”则“无所不得”。

到一切都真的“无得”,十法界依正庄严随类化身,像《普门品》里面讲的观世音菩萨三十二应,能够与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感应道交,众生有感,菩萨马上就有应,应以什么身说法,就现什么样的身说法。

“无得”就“无所不得”,这个能力实在讲都是本能,“自性”里头本来就有这个能力,这个不希奇,不是从外面修得的,是自己的本能

“本能”,今天我们丧失掉了,佛讲就是因为“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所以佛教给我们,一部《般若》、一部《金刚经》,教我们去“妄想、执着”而已。只要把“妄想、执着”断掉,我们无量的智慧、无量的德能统统恢复了。

“离”就“引生根本正智,即是不分别智”。这个一定要记住,自己心里于一切万法、世出世间法,确确实实没有一丝毫分别。这是佛,那是菩萨,没这回事情;这是佛,那是众生,也没这回事情。你起这个念头,就是起分别、就是有执着,执着定了这个是众生、那个是佛,麻烦的事情大了,这是迷了。自己确确实实没有分别。

 

真正会用功、会修行是在一切法中练没有妄想、执着

 

用功怎么样?就在境界上学、练习,练习不分别

前面跟大家讲了,“于一切法中”我们修行修什么?就是在练没有妄想,没有分别,没有执着,没有牵挂,就练这个这是自己真正用功、真正在修行

可是在日用平常生活当中,人家问你:法师,这是什么?你说我这个不知道。这怎么行?!这个不行!

这是纸片,为什么我叫它纸片?你们叫它纸片,我没有分别,我这个分别是随你们的分别而分别,随你们的执着而执着,这叫“应用”,这叫“无所不知”。自己有没有?没有。

所以释迦牟尼佛说法四十九年,佛在经上说没讲一个字、没讲一句话。我们听起来不懂。

佛说四十九年的经,天天讲经,怎么说没有说一个字?他确实没有说一个字,他所说的,因众生分别而分别,因众生言说而言说,他自己清净心中没有起心动念,没有分别、执着。所以从他本身说,他四十九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说一个字。从我们众生妄想、分别,是佛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余会。

我们把这个境界、这个意思搞懂,你才晓得学佛是怎么个学法。

 

我们修学用功的总原则、总纲领就是“离相”

 

所以学佛的关键,就是“一切皆离”。你要不离,佛法你是决定学不到的,你怎么可能学到佛法?你学一辈子,你还会妄想、分别、执着,你所学的是佛法的皮毛,佛法的外表,一分一毫都没有入进去。你要想能入到里面去,那就要“离相”,看你离的功夫、离的程度,经上讲“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什么叫“无为法”?“无为法”就是“离”,就是“离相”、“离见”。

“离相”、“离见”有浅、深程度不同,所以才有小乘“四果四向”、大乘菩萨“五十一个阶位”。他们修的是什么?方法法门再多,总而言之就是“离”。《圆觉经》上四个字“知幻即离”,就用这个功夫。

自始至终从初发心到如来地,我们讲用功的总原则、总纲领,就是“离相”。我们平常没有用这个名词,平常我们讲的是“看破”、“放下”,这个大家好懂。“看破”就是《圆觉经》上“知幻”,“即离”就是“放下”。用什么功?“看破”,“放下”。

 

我们今天看不破的原因是没放下;要想看破,必须放下

 

佛法没有别的,要真干,真正肯放下。

我们今天为什么看不破?放不下!要想看破,要从放下做起。放下一分,就看破一分,多看破一分,就又肯放下一分,看破、放下相辅相成

这里面就显示出《金刚经》上讲的“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就是“看破、放下”的多少、“看破、放下”的浅深。到有相当的境界,就“一念不生”。

“一念不生”,就是我们净土宗里面讲的“一心不乱”。浅的“一心不乱”,我们叫它做“事一心”;深的“一心不乱”,我们叫它做“理一心”。

此地讲的“不生法相”,这是“理一心”,“事一心”还做不到。

在一般大乘法门如果不到这个境界,不能算成就。什么原因?它退转,所以成佛不容易。

 

把名闻利养彻底放下,才有资格修学“般若”

 

《华严经》上讲的有道理,凡夫修成佛要多少时间?无量劫,不是三阿僧祇劫,真的是无量劫。为什么要这么长的时间?进得少、退得多,进进退退,到不生法相这个时候,不退了。这就是我们净宗里面常讲的“三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这到“三不退”,“不生法相”是到“三不退”,这算是成就了。我们一般人在一生当中实实在在达不到这个境界,这是真的,不是假的。自己冷静去想一想,就知道自己的根性。

这世间五欲六尘、名闻利养,哪一样放下了?果然彻底放下,行!修学“般若”你够资格。如果还有一桩事情、有一点点还放不下,你没有资格学“般若”;你修“般若”,一生不能成就,这个难! 我们净土宗的方法跟这个一比,容易太多了。

 

“不生法相”是“一念不生”高段的功夫

 

净土宗只要达到“一念不生”的边缘就能往生。“不生法相”是“一念不生”高段的功夫。

我们讲“一念不生的边缘”,可以有个一分钟、两分钟放下,统统没有了,再过几分钟它又起来了,这就是讲的“边缘”,可以能够有这么一点点边缘。这个功夫在临命终那一刹那,只要几秒钟,不必要一分钟,就行了,就能往生

但是在临命终那一刹那,真的放下了,什么牵挂念头都没有了,这个人就决定往生。如果在临命终,“我还有儿子,还有孙子没有见到”,完了,就不能往生

《饬终津梁》讲,人往生的时候最好把家亲眷属隔开,不要叫他听到、见到的时候动感情。实实在在说,平常要放下;否则的话,到那个时候虽然隔开,“怎么我的孙子还没有来?”还是不行,还是不能解决问题。

就像我前年在台北遇到一个老居士,他来告诉我,他念佛三年了,功夫不得力。我就劝他要放下,年岁大了,不放下就是功夫不得力真正的因素。他就告诉我,他说:法师,我什么都放下了,就是孙子放不下。我说这就麻烦了,我就教他一个方法,你把念你孙子的那个念头换成阿弥陀佛,你就成功了

亲情很难放下,这是念佛念一辈子不能往生的原因。真的要离、要放下,不能有丝毫的执着,这个才行。这是净土宗比其他大乘法容易的地方。

 

明白事实真相就是“看破”;不把它放在心上就是“放下”

 

【知见信解,是不生之前方便。】

“知见信解”是佛传给我们的。理论、方法、境界我们知道了、我们明了了,“见”就是明了,我们相信了,肯认真去做。

“不生”是功夫,不是我们一下做的时候这个功夫就现前,没那么快。

宗门里面,它的功夫分三个阶段,这前面讲过。第一个阶段是“观照”。

什么是“观照”?“观照”是时时刻刻提得起,提起正念,用《金刚经》上任何一、两句话都行,常常把它放在心上

譬如经上讲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在生活当中,对人、对事、对物,心里面动了心,顺境里面生欢喜心,逆境里面生怨恨心,这起心动念了,立刻想到佛在经上告诉我们,“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个妄念就停了,就没有了。这叫“观照”,这个叫“用功”。

 

千万不要误会念多少佛拜多少佛、念多少经真用功

 

所谓真正用功、功夫得力,就是一切妄想、分别、执着要能把它打掉。一切时、一切处,对人、对事、对物,都保持一个清净心、平等心,这叫真正会用功、这是用内功。对外面事情随缘,一切随缘,学佛菩萨一样;里面一定要修清净心、修平等心,“清净、平等”就是“真心”。知道“万法皆如”,知道“万法皆空,了不可得”。这是我们为什么要放下,我们明白事实真相。

明白事实真相就是觉悟、就是“看破”;不把它放在心上就是“放下”。我们随缘度日,你的生活就很幸福、很自在,你没有忧虑,没有牵挂。

生活在这个世间,顺境也好,逆境也好,命里注定的,丝毫不能勉强。

纵然遇到逆境也很自在,为什么?“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我自己造的,我当然自己要受。我所受的,不是别人造来给我受的,自己造的自己受。顺境就顺受,逆境也顺受,这就自在。不怨天不尤人,所以叫心安理得

心为什么安?理明白了,事实真相搞清楚了,所以心永远是清净的,这个安就是“清净、平等”的意思。这种功夫用深了,就会达到“不生法相”。所以这个功夫要真正用,这叫“观行”,这叫“真正用功”。

诸位千万不要发生误会,“用功是一天拜多少拜佛、念多少部经、念多少佛号,那叫用功”,那是形式上的用功,不见得是真功夫。

真功夫是在一切境缘之中修清净心,把一切妄想、分别、执着打掉,这叫真用功,这是真实功夫。知见信解,是不生之前方便,前方便就是预备的功夫。

【方便修足,便证本不生。】

功夫用到相当的程度,我们一般人讲功夫到家、功夫纯熟,妄念就不生;不生,说实在话,不生什么东西?就是刚才讲的,起心动念、“妄想、执着”,这个“不生”。于一切境界都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不生”是这个意思。

【其功行】

“功”是功夫,“行”是行为,就是生活,你的日常生活。

【全在知见信解上】

知见信解四个字,就是这一部《金刚经》佛对我们的开导,佛对我们的教诲。

【不生是其功效】

我们一般人常讲的证果。证的是什么?证的就是这个,不生了,不生就是证果,妄想、分别、执着再不会生了。

【本不生上,着力不得。】

到这个时候,心到清净。心真的“清净、平等、觉”了,这个时候着力不得,这是必须要知道的;我们一般讲用不上力,你再一用力也错了,你就又退转、又堕落。为什么?这个境界里头本来无一物,你要用一点力,就又有一物。

所以十法界里面是“着力”、“用功”,叫你努力精进,十法界的菩萨。

“一真法界”里头不能用力,不但没有这个事,念头都没有。我们要问:“一真法界”里面还有四十一个位次,这是圆教从初住菩萨到等觉菩萨,他们用的是什么功?大乘经上佛告诉我们,他们所用的功叫“无功用道”。

“无功用道”很难懂,就是说完全用不上力,但是他进步了。

古大德跟我们讲“无功用道”,用一个比喻教我们去体会。从前交通最方便的是坐船,因为以前车是很小的车,顶大的车是个马车,马车总没有船载的量大,所以从前载量最大、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船、帆船,帆船借着风的力量,走得就快,这是“有功用道”,努力精进。

快要到岸一定要减速,帆下下来,摇橹划船。但是距离岸边不远也不能划,那个橹也要放下。这个时候,船距离岸边很近,它自自然然往前进,这一段叫无功用道,一点力都不能用,可是船自自然然缓缓的往岸边靠。

古人用这个比喻。换句话说,在六道、在十法界,就像帆船划橹一样要用力;到“一真法界”,那个东西统统都不能用了。

从圆教初住到等觉四十一个位次,是无功用道。此处用不得力,一用力就坏了,就堕落了。因为它是纯粹进入到“无为法”,是高等的“无为法”。佛给我们讲是随我们的方便说,菩萨有四十一个阶级,你要到“一真法界”问问菩萨,你是什么阶级?他都不知道。他平等的,他心里头决定没有分别、执着。有分别、执着是十法界里面的,没有超越十法界。已经离开一切分别、执着,在这个境界里面本不生。

圆初住菩萨用“真心”,不是用“妄心”。这个地方“本”就是“真心”,就是“真如本性”,不再用心意识。

十法界里面跟十法界外面的“一真法界”不相同的地方就是:十法界都用“八识五十一心所”,这个大家就很容易懂了;超越十法界到“一真法界”,就不用“心意识”,不再用“第八识”。那是用什么?“转八识成四智”。

“转八识成四智”就超越十法界。所以他们用的心,跟十法界里面佛菩萨用的心不一样。

十法界佛菩萨用的心跟我们用的心,还是一个心,还是用的“八识五十一心所”。但是“一真法界”这个没有了,完全不用了,把它转成“四智菩提”。他用的是“菩提心”,《金刚经》上讲的“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三藐三菩提心”在唯识宗里面就是“四智菩提”。所以用心不一样,那个是没有分别、妄想、执着。

【着于不生,便是生。】

不能着相,一着你就又“生心”,“生心”就是又生妄想,生妄想就又堕落了。这是十法界到“一真法界”那个难关。达到这个境界,再稍稍有一个念头起就又堕落,就又回来了,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桩事情。

再看底下这一段,“不生亦无”:

经【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法相”是指十法界依正庄严。

我们看小注:

【一切法相,皆是假名。本来即非,生即无生也。此明不生法相之所以然。】

为什么圆教初住以上的菩萨能够“不生法相”,这一段是把这个道理给我们说出来了。如果我们不明白这个道理,心里面有疑惑,疑就生了。

所以“信解”不容易,必须“断疑才生信”,你的信心才生得起来。信心清净则生“实相”。

“实相”是什么?“实相”就是“不生法相”,那就是“实相”。

一定要晓得,十法界依正庄严这些法相是什么?法相是假名而已,“是名法相”。法相有没有?决定没有,“本来即非”;如来说“即非法相”。本来没有,现在有没有?现在还是没有。我明明看到有,那是你看错了。你要没有看错的话,确实没有。是因为你看错了,你以为有,实实在在没有,所以“生即无生”。前面说过,“生灭同时”,“生灭同时”就是“生即无生”,你真的契入这个境界,就是证得“无生法忍”。

“无生法忍”,从广义上来讲,圆教初住菩萨就证得;如果从狭义的来说,严格的来讲,七地、八地、九地,这三个位次叫“无生法忍菩萨”。《仁王经》上这么说的。

“无生法忍”分作三品,上、中、下三品:七地菩萨证得的是下品,八地是中品,九地是上品,这个地位高了,太高了!

再往上去就不叫“无生忍”,叫“寂灭忍”,这是如来果地上所证的。

寂灭忍”也分三品,十地菩萨下品,十地菩萨是法云地;等觉菩萨中品,如来果位上叫上品。

“寂灭忍”是最高的,“无生法忍”是次一等,一切法不生不灭

但是圆教初住菩萨可以说也证得了,他证得的是“相似”的,如果我们用“天台六即”的说法来讲,他证得的是“相似位”。虽然没有证到那么深,但是他确实有这个意思,一切法不生不灭。

【所谓不生法相者,乃是一切法相本为缘生。】

他从“缘生”上来观察。观察:

【缘生之法,当体即空,本性无故。既本性无,则不生亦亡。】

“不生”这也说不上。

【生即无生,生跟无生是一不是二,这叫真不生。】

“生”跟“无生”是两个意思,“生”是生,“无生”也是生,都不是“无生”的意思。

“生与无生”都“无”,这才叫“无生”。“无生无不生”,统统“无”。这个意思,我们也要很细心去体会。

 

我发心、立志一生要求“无上正等正觉”,这就是佛弟子

 

【一切发心者,当在一如皆是上,知见信解。此正降伏,此即无住。】

这一段经文是正宗分最后的一小段,向下是本经的流通分,也就是正宗的意思到这个地方要结束了,这个地方是总结论。

“一切发心者。”就是经一开端,须菩提尊者向世尊请教的时候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这就是说,这一切发心的善男子、善女人。

发了“菩提心”,一定要修“菩萨行”。“菩提心”是“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也就是说,我发心、我立志,我这一生要求“无上正等正觉”,这就是佛弟子。因为佛教给我们就是这桩事情,我们有这个愿望,佛要帮助我们达到这个愿望,这是真正觉悟。

真正觉悟的人应该怎样修学?要在本经后半部所讲的,“万法一如”、“一切皆”是,要从这上面来下手。“知见信解。”前面讲“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从这里下手,从这个地方入门。

尊者问:“云何降伏其心?”佛教给我们:“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可见得后半部的经文解释前面这几句。怎样降伏?你这么样去做,那就降伏了。

佛说:“如来者,诸法如义。”“诸法一如”就是万法平等。

“诸法皆是。”“皆”是什么?“皆”是“真如”,“皆”是“本性”,都是“自性”变现出来的东西。十法界依正庄严都是“自性”变现的,离开“自性”,无有一法可得

“一如”、“皆是”,为我们显示出来,“法法皆如”、“法法皆是”,我们的心,一切妄想、分别、执着都没有了,这就降伏了,这才是真正做到“无住”。

“无住”,就是六祖讲的“本来无一物”,这才是真正的“无住”。

 

经不是念、听就行,在日常生活中拿来对照事实真相叫修行

 

【果能知见信解如是如是。】

果然我们能够“如是知”,我们浅而言之,从相上,我们了解事实的真相。“如是见”,对于这些事相所以然的道理我们明了。

明了是“如是见”。我们自己现在虽然没有亲证,但是我们从圣言量里面开了一点小智慧。我们冷静的思惟,仔细的观察,这个现相确实如佛所说。所以佛在此地教导我们,我们可以接受,我们用佛的方法,在日常生活当中提起观照的功夫;也就是说,在生活里面,一切时、一切处,拿着佛教给我们的,我们在境界里比照比照,就能够发现事实真相。

所以这个经不是念了就完了,那个没有用处;你说我听了就明白了,也没有用处。一定要在日常生活当中点点滴滴,要用它拿来对照,看看这个事实真相是不是如佛所说的,用这种功夫这叫修行。要把十法界依正庄严事实真相找出来,把它的道理发觉出来,学佛是这个学法。

 

尽虚空遍法界这个大宇宙就是我们复杂的念头变现出来的

 

【则虽法相炽然,初何尝生。】

“炽然”是讲复杂,非常非常复杂。

我们一个人,一天到晚打妄想,这个念头复杂的程度,跟大宇宙复杂的程度完全成正比例,相同的。为什么?尽虚空遍法界这个大宇宙,就是我们复杂的念头变现出来的。你的念头不这么复杂,哪有这么复杂的现相?!这一切幻相从心想生,我们自己复杂的念头跟宇宙是一样的复杂,所以“法相炽然”。

“想”是“四见”,外面境界是“四相”。“四见”、“四相”都是假的。不但“四相”不生,“四见”也不生。

“见”是什么?前面讲,“三心不可得”就是讲的“见分”。“诸法缘生”是讲的“相分”,“见、相”两分都不可得。你真的看清楚、看明白,确确实实,初何尝生。

【以本性不生故。】

“本性”确确实实“不生”。

现相怎么来的?就是因为“妄想”,在“本性”里面起了一个幻相,是这么回事情。“妄想”做“因缘”,“本性”是“本质”,从“本质”里头变出来一个“幻相”。

这个“幻相”,后头所讲,“梦幻泡影”,不是事实,没有这回事情,所以“当体即空,了不可得”,这才是事实真相。你彻底观察清楚明白,确实不生不灭。

【则不降伏而降伏,无住而住,住而无住,证入无相无不相之真实性矣。】

这就是禅宗明心见性的境界。

“证入无相无不相的真实性。”这就是明心见性。见到的是什么?见到的是“无相无不相”。

“无相”,是见到真的这一面,“无相”;“无不相”,是见到变幻的那一面,假的那一面。十法界依正庄严是假相,“无不相”就是十法界依正庄严。

可是“相”与“无相”是一不是二,这个一定要知道。你把“相”跟“无相”当作两桩事情就错了,你永远见不到“真相”;它是一不是二,“万法一如”、“真妄一如”,这个要晓得,“性相一如”、“理事一如”。

不是说这一桩事情“一如”,另外一桩事情不是“一如”,没这个道理。“一如”是“一切皆如”、“法法皆如”、“法法皆是”,我们的妄想、分别、执着统统没有了

金刚经》在此地教给我们“降伏的方法”,到这个地方完全抖露出来了。这就是“不降伏而自然降伏”,这就是“无住而住,住而无住”。实在讲,“住”跟“无住”是一不是二,“降伏”跟“不降伏”是一不是二,“证入一如皆是”的境界。

【此节经文,是明即法相而无法相,即生而无生。此义是明,非但生之念无,并不生之念亦无。正是一念不生写照,为本不生写照,为下文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写照也。如如不动者,生即无生之异名也。】

这一段经文,说明“法相”跟“无法相”是一不是二。

“即法相而无法相。”这句话就是前面所说,“当体即空,了不可得”。不是“法相”没有了你才见到“无法相”,那个三岁小孩会懂。就在法相上见到“空相”;怎么见到?不执着就见到了。

譬如我们这一栋房子,这一个房子的相,我们凡夫见到,“这栋房子很大,建得很不错!”就看到这个相,着了相。建筑房子的工程师,他在这里看的时候,他没有看到房子,他一看这是什么东西?这里头多少钢筋,多少水泥,多少木料,多少人工,他看到这个,他没有看到房子,可见看法都不一样。如果是科学家来看,他看到是多少原子、多少电子,看的又不一样,连那个建筑材料也没有了;就在相上见到“空相”。

土地上本来没有房子,房子是个幻相,不是“实相”,就在这个相上见到空相一法如此,法法皆然,无有一法不是,在这里就见到生而无生。

我们看到一个新的大厦建成、落成,好像它生了,生即无生。它是许许多多材料架构拼起来而已。这个材料堆在那一边,你不叫它做房子,架起来叫它做房子,架起来是这么多,摆在那里一堆也是那么多。我们从这个地方细细去体会,才晓得佛跟我们讲,生跟不生是一个意思。

这个地方说明,不但“生之念”没有,一切法生、一切法灭,这个生灭的念头没有,确确实实没有;“并不生”的那个念头,“不生”就是灭,也没有。这就是“一念不生”,这就是“本不生”,这个意思深。

为什么不从相上讲从念头上讲?“相”是幻相,“幻相”是念头变现出来的,“念头”是“能生”,外面境界相是“所生”。念头都没有了,相哪有?!它深在这一层,你才能真正契入“诸法实相”。这是《金刚经》后半部比前半部深的道理前半部经义有深有浅,后半部唯深无浅;后半部是讲“性”、讲“能变”,前半部是讲“所变”的相。所以,的的确确是“本不生”。

在前面我们多次说明,所有现象的真相,我们用一个很粗显的话来讲,“因果”;实在讲,“因缘果报”刹那生灭的相续相。“刹那生灭”就是不生不灭,“相”就是不生不灭,因果相续。所以说,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十法界这个相是什么?业因果报的相续相。业因果报有,相没有,相刹那生灭,没有。

相从哪里来的?就是业因果报变现出来的。把自己的“真心本性”,“真心本性”里什么都没有,在这里头变现这个幻相,变这个东西。因为它本来没有,“本无生灭”,佛教给我们“应无所住”;也就是说一切不要放在心上,为什么?没有。我们讲放在心上,心也没有,“三心不可得”,心也没有;换句话说,你想放的地方也没有,哪有地方好放?!这才真正干净。但是因为它因果在那里变,因果有,所以叫你“而生其心”。“生其心”,你生什么心,它就变什么相。

相从哪里来的?是业因变现出来的果报,就这么回事情。而且它变现的速度太快,真的是亿万分之一秒的速度在那里变。因为它变得太快,的的确确它是“生灭同时”。

“生灭同时”,就没有生灭,就不生不灭,这才是事实真相。诸佛菩萨明了,所以诸佛菩萨心清净,这就“一念不生”。众生不知道事实真相,以为它是真的存在。世间也有一些聪明人,晓得它不是真的,不是永恒的存在,但是他也误会,以为它暂时可以存在:这一切现相摆在面前,像我们人这个身体,不能存在一百年,一百年以后没有了,但是现在还有,现在还存在。这是个错误观念,不晓得现在就不存在,哪里要等到百年之后?!现在就不存在。这是不了解事实真相产生的错觉、产生的误会。所以,“本不生”。

 

出家必须弘法利生、续佛慧命不出家也能成佛成菩萨

 

同时这一段经文,为底下流通分里面所讲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在此地做个伏笔。这句话是佛教给须菩提尊者,尊者在这个世间,这是我们讲现在学佛的人、出家人。

出家人在这个世间为的是什么?如果讲为的是修道,不用出家,在家可以成菩萨、可以成佛要想修成菩萨、修成佛,用不着出家。

出家是弘法利生、续佛慧命,这是出家人干的事业,就等于说我们在这个世间选职业、选行业,你选的是这一行,做弘法利生的事业

弘法利生的事业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做?佛讲:“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佛教给须菩提。诸位要晓得,这是讲出世法,出世间的事业。出世间事业尚且如此,世间也要这样,无论你是哪一行、无论你是哪一业,你要能够做到这两句,你就是那个行业里面的菩萨。这两句是底下的经文,到后面我们再来细说。

“如如不动”,就是“不生不灭”,就是“生即无生”的别名,讲法不一样,意思完全相同。这到后面再细说。

【此节亦正是结显经初应如是住、应如是降伏之义。】

这是世尊在前面简单的答复须菩提尊者,他问:“云何应住?”“应如是住。”“云何降伏其心?”“应如是降伏其心。”到这个地方正宗分讲圆满,这个意思才完全透出来

【故科判曰结成。全经义趣,至是而包举无遗,首尾完成矣。】

这个意思,把前面一开端前后统统都照顾到了。

释迦牟尼佛在前面所讲的,那个意思我们真的是不懂。详细来解释、来说明,这个意思到这里就圆圆满满的透出来了,我们晓得佛教给我们应该要怎样“住”、应该要怎样“降伏其心”,这才真搞清楚、真搞明白了。

经讲到此地,“正宗分”讲圆满,向下是本经的“流通分”。

“流通分”经文虽然不长,义趣也非常的浓厚,古人所谓是”序、正、流通三分”,“如人舐蜜,中边皆甜”,那个味道很浓。

今天就讲到此地。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