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净业三福 孝亲尊师(第一集)

分类:
胡小林老师:净业三福,孝亲尊师
作者:
胡小林老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02/08 17:59
浏览量

 

净业三福 孝亲尊师(第一集) 

胡小林老师 佛历三〇三八年十一月廿六日2010/12/31 讲于新加坡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

本来这个题目是《中国传统文化带动企业走向成功的启示》。老法师的意思,还是讲一讲自己孝敬父母这方面的一些体会。他老人家跟我说,“三世诸佛,净业正因”——“净业三福”,第一福的第一句话就是“孝养父母”,他说你在今年做了一些,有很深的体会,要把这体会拿出来供养大家。

在讲之前,我首先声明,我是一个不孝敬的孩子。所以我刚开始跟老法师说,我说我能不能不讲这个,因为这个是我做得最差的。老法师说现在很多人都不做,你由不做到做,这个转变很重要,拿出来鼓励大家。我说您要这么说,那我就讲讲我今年从七月底一直到我老父亲往生,十一月二十八号,八、九、十、十一这四个月,大概一百二十天左右跟我父亲和母亲在一起点点滴滴的一些故事。

一个企业家,为什么要孝养父母?孝养父母跟挣钱有什么关系?是,孝养父母很好、很应该,是一种美德,但是跟我的事业、跟我自己的小家庭、跟我的健康有关系吗?能帮助我挣钱吗?能帮助我考上大学吗?能帮助我考上研究生吗?能帮助我出国深造吗?能让我有一个好身体吗?

如果我们今天不把“孝养父母”跟我们现前的实际利益挂钩,不把这个道理讲清楚,现在这种商业社会、现在这种竞争的社会、科技的社会,人们很难回过头来进行孝道。所以劝大家“孝”不是激动,也不是感动,而是要把实实在在的理论给他讲清楚,当大家的理要明白了,大家自然就会回家孝敬父母。

所以我从七月底,香港回来以后,回到父母身边,真实的做了四个月的儿子,对佛在经典上讲的,还有我们净空老和尚讲的,还有印光祖师讲的开始有体会。我们是学佛的同修,我们学佛的同修都知道这么一句话,“一切法由心想生”、“境随心转,相由心生”。这个理论告诉我们,我们如果想得好报,我们如果想得到现实社会的殊胜利益,这当中包括“五福”、升官、发财、有子、康宁、寿考终,这都是依报,换句话说,这都是客观环境,依报随着正报转,正报就是你的心,就是你的念头

下边的问题就摆在我们面前,我想修这个心,我想修一颗纯善纯净的心,所以我才能得到这样好的物质跟精神的享受。没问题!“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你有好心你得好报,你有坏心你得坏报。什么是用最高的效率、最有效地方法、最稳妥的方式,能把我们这颗目前不太好的心给它修好,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

有没有一个好方法、好地方、好措施、好手段,让我们把这颗心迅速的修好、迅速的契入境界?这是在座的每一位同修、学佛的人都希望得到的答案。佛有没有说、印光老和尚说没说、净空老法师说没说如何高效率的、稳妥的修这颗心?说了,只是我们“心粗而眼翳”,忽略了,左耳朵听进去,右耳朵出来

佛在《观无量寿佛经》上说,“三世诸佛,净业正因”,第一句话,“孝养父母”。你看,学佛,成佛,无论是过去的佛、现在的佛,还是未来的佛,从哪开始修起?孝养父母印光老和尚说,“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做,众善奉行,持戒念佛”。他也说“敦伦”。“敦伦”,“五伦”,第一伦就是“父子有亲”,你看也从“孝养父母”开始。老和尚力主这么多年推荐的《弟子规》,“首孝弟”,第一个就是“孝”。

和尚在讲《了凡四训》的时候,说“积善之方”有十个方法,第一个叫“与人为善”,第二个叫“爱敬存心”,老和尚在讲这个“爱敬存心”的时候,他说这个十种方法积善,其实“爱敬存心”是基础。我想大家都很熟,老和尚讲了二十二个小时,在凤凰卫视讲的这个《了凡四训》。

所以从这里边我们似乎能找到,为什么这些祖师大德、为什么这些佛菩萨都让我们孝养父母,大家明白这里边的意思吗?孝养父母是修清净心、焕发爱心、提高觉悟的最有效、最直捷、最方便、最稳妥、最安全的第一步。为什么?我在学校不行吗?我谈恋爱不行吗?谈恋爱你有性欲、有染污。我做生意,我不能修善心吗?做生意你有利益。考大学,考大学你有追求,你有名闻利养。家,这个地方,父母身边,在这个五浊恶世,是我们唯一能找到的一个没有自私自利,父母跟孩子没有自私自利,父母为孩子没有名闻利养,父母对孩子没有所求、没有五欲六尘,父母对孩子没有贪瞋痴慢。你看昨天我们“耕心园”的小朋友们在上边演那棵大树,父母对孩子是无限的奉予,有求必应。父母对孩子发脾气有瞋心,出发点也是为了爱你。所以家,是唯一一个没有这四个东西的地方,自私自利、名闻利养、五欲六尘、贪瞋痴慢。这是第一,修学的环境不一样,受染污的程度少。

第二,父母对我们的恩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父母对我们这种大恩大德,给我们生命、给我们身体,给我们带到这个世间,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不分白天黑夜照顾我们。如果对这种人你都没有爱,如果对这种人您都没有敬、你都没有诚敬,我们就要问问,您对谁能引出这分真诚心?

你说我对父母不真诚,没有诚敬,我对净空老和尚有诚敬,假的,那肯定有名闻利养,肯定有夹杂。印光老和尚说,“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学佛的人没有不想得利益的。关键的问题是,“诚敬是因,利益是果”。

我们就要问:我怎么诚敬?我想诚敬,我愿意诚敬,因为有诚敬我就能得利益。你先从父母身上练起。如果你对父母都没有诚敬,你说你对佛菩萨有诚敬,假的;你对佛菩萨这种诚敬是假的,所以你不能得到佛教的真实利益;得不到佛教的真实利益,你就得不到客观的物质利益跟精神利益,这个利益就包括物质和精神生活。大家看到“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

从“孝养父母”把自己的诚敬心引发出来,有了这分诚敬心,把这分诚敬心再扩展到“师道”。佛教是“师道”,“师道”建立在“孝道”的基础上为什么?因为“孝道”帮你把诚敬心引出来,你用这种诚敬心再用到“师道”上,你就能得到“师道”的一分利益;你十分的诚敬心用在“师道”上,你就得到十分的佛法利益。这个逻辑关系绝对是正确的。

所以,昨天老和尚晚上在这开示,我豁然开朗。“师道”是建立在“孝道”基础上,为什么?没有“孝道”就没有“师道”吗?我就强调“师道”不就完了吗?为什么要强调“孝道”,“孝道”跟“师道”有什么关系?“孝道”能把你的诚敬心引出来。因为人最容易对父母诚敬,因为他对你最有恩情,他对你最爱,他在你身上花的时间最多,他对你照顾得最细致,所以你的诚敬心最容易出来。换句话说,如果这么大的爱你的诚敬心都出不来,你说你对佛法有诚敬心、你对师父有诚敬心,不可能!那没有诚敬心你就得不到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三世诸佛”、为什么印祖老和尚、为什么我们的净空老和尚反复喋喋不休地劝我们回到家去好好的“孝养父母”。不是说我们回家去照顾父母,照顾父母的吃喝,不仅仅是这个,照顾父母的起居,养父母的心、养父母的志,不是,不仅仅是这个,是因为你小子没诚敬心,你要通过这个把诚敬心引出来,你就齐了“,一分诚敬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十分利益”。

我们都知道江本胜博士的水实验,我们在杯子上贴个“爱”字,水的结晶就特别美丽;我们在杯子上贴一个你的“恨”字,这水的结晶就特难看。水是依报,我们的念头是正报,依报随着正报转。那我们的公司是依报,我们的财富是依报,我们的健康是依报,我们的家庭是依报,我们的孩子是依报,我们的学业是依报,依报随着正报转,你念头要“爱”,你念头要“善”,你的依报就善

哪儿把你的念头练善了?从什么地方下手把心给淘洗干净,变成一颗爱心?从父母开始,最容易引发爱。因为什么?有血缘的保证,有这么多年细心的呵护,最容易引发爱。因为这是天性,父子有亲。这种自然的安排你都没有爱心,都出不来,那种利益的安排、欲望的安排的这种关系,你想把这个心引出来,这不是痴心妄想吗?

所以我开头先讲十五分钟,我是怎样理解为什么要“孝养父母”,孝养父母的心是纯净纯善的,孝养父母的心是诚敬的,正是从这打下基础。你的心好,你的心诚敬,你的心善,由此而改变你的依报,你的依报就会愈来愈殊胜。所以说,佛说“孝养父母”是福田,它能种东西、能长东西,道理在此地。不是迷信,是因为孝养父母的过程是陶冶自己一颗肮脏心的过程,是焕发自己“爱”的过程。

心善了、心爱了、念头好了,依报随着正报转,自然而然你的公司就好,你的家庭就好,你的学业就好,你的身体就好。所以,“孝道”的圆满是大圆满。从初发心到成佛,其实就是一个“孝”字,做圆满就行了。这是我对为什么要回家孝养父母。

其实什么东西能跟“孝养父母”比?没有任何一件东西可以跟孝养父母比。有没有一个替代的?没有。因为这种天然的安排,父子有亲就在这,剩下的都不行。你说“夫妇有别”、“朋友有信”、“兄弟有爱”、“君臣有义”,比这种“父子有亲”差太多了,这个缘太深了,大因缘,成为一家人。所以我们有父母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千万不要离开他们,回到他们的身边是修行,是淘洗自己肮脏的心,把自己的爱心焕发出来最好的方法、最好的途径、最稳妥的手段、最方便的窍门。

下面我就向大家汇报,我走到家里、回到父母家的一些体会和一些故事。

我是今年七月底从香港回来以后,回去看父亲。老人家文化大革命被造反派把眼睛给打坏了。当时是在文革动乱时期,眼睛打出了血,因为治疗不及时,所以眼底留了血斑。岁数大了,脑供血不足,导致血斑就愈来愈沉淀,引发了黄斑性病变,看不见。父亲的腰又是在文化大革命被造反派用钢棍,因为他是在机械工厂,宝鸡消防器材厂,那是个机械工厂,生产消防车、消防机械的,把腰又给打折了。父亲又走不动道,又看不见东西,我回去看他老人家的时候,他已经八十五岁。

我当时的状态是什么状态?我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十岁那年开始文化大革命,爸爸妈妈就抓进了牛棚。然后一直到五十五岁,今年的七月份,我有四十五年没跟父母在一起生活过。插队、考大学、外地工作,然后出国,然后做买卖,最后自己成立家庭搬出去住,等等。所以我不知道什么叫“孝养父母”,我不知道如何跟父母相处,我不知道跟父母相处要注意哪些问题;换句话说,没有默契,没有理解,也没有这种亲情。我跟父母的关系就是给钱,就是一个月回去一趟,爸爸妈妈生日回去一趟。妈妈能出来,请妈妈吃饭;爸爸出不来,一个礼拜最多了。这还是学了佛以后一个礼拜回去一次,没学佛之前恐怕一个月都回去不了一次,很蜻蜓点水、很表面化。爸爸妈妈有什么疾苦,不了解;他们有什么喜悦,不了解;他们有什么痛苦,不了解;他们有什么盼望,不了解;父母的心是什么心,不知道;父母的愿是什么愿,不清楚。所以跟父母的接触就像油和水一样,不能兼容。所以我在二00七年开始学佛之后,在各地讲的光盘,他们从来不看。大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不看,你讲得那么好,在企业落实《弟子规》,做了这么多工作,听老和尚的,老和尚又这么赞叹你。

我妹妹最近才跟我说:哥,我们现在开始看你的盘了,我们觉得学佛的人都不孝敬父母。她现在才看我的盘,四年以后,为什么?您真变了。因为我爸爸妈妈跟我妹妹住,我这四个月天天回家,她看到了一个真正改变自己、真正学佛人他做的工作是什么,他的心是什么心,他对爸爸妈妈是什么态度,她佩服。所以在爸爸过世之后我们经常有交流。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跟我说,他说:小林,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说。有一个郝师傅,姓郝的郝师傅,是我给我爸爸请的司机。当时没学佛,是二00五年还是二00四年我忘了,发生了口角,就骂了这个师傅,说出脏话。因为我是老板,我就把这司机师傅炒掉了。但是那是我给我父母请的司机,他对我爸爸的照顾无微不至,帮助老人家去看病、拿药、银行办存款手续,给老人家洗澡,给老人家买衣服,那是老人家身边一个贴心的人。也不是怎么几句话,可能是他在公司报销的时候,财务部认为他有些什么费用好像不合适,我就认为可能他有些什么作弊还是什么贪污。那时没学《弟子规》,“见未真,勿轻言;知未的,勿轻传”,我是天天都“见未真”,我天天都“知未的”,由着性子来,就给他骂出去了。

骂走以后我爸爸特别生气,用现在这个司机的讲话,他说胡伯伯巨怒。老人家在过世之前,我们爷俩有过接触以后,他对我开始有信心了以后,他说:儿子,你还记得小郝吗?我说我记得。“咱们对不起人家,现在我敢跟你说这话了,因为现在你变了,他对爸爸的照顾,到今天令爸爸感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小郝,他有困难你千万别忘了!”

当时老爷子跟我说这句话我心里还不舒服,因为他也骂了我,爸爸妈妈也都骂了,粗话,所以这个东西对我来讲伤害很大。“将加人,先问己;己不欲,即速已”,你骂人家的爸爸妈妈,人家能不骂你的爸爸妈妈吗?你要知道你爸爸妈妈让人家骂了难受,那你能骂别人的爸爸妈妈吗?所以我当时也是应付我爸爸,我说:行,爸您放心吧。我能不能找到这司机?能找到,但是我不愿意,我心里别扭,我不愿意低下这个头,我不愿意向他承认错误。

就在我爸爸走了以后,我在梳理我父亲对我的嘱咐,这四个月,我还有什么东西没做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郝师傅。我就给他发了短信,我那个短信是含着泪写的,大概的意思就是说,“郝师傅,我是胡小林,原来骂了您是因为没学佛、没学传统文化。我父亲在世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不止一次的跟我提出来,你一定要承认错误,儿子,咱们真错了,得向他道歉,他有困难要帮他,他对爸爸太好了,我们是恩将仇报。”我就把这短信写上。我说,“我是一个不孝敬的孩子,在你的问题上让爸爸妈妈生了这么大的气,我错了,我改,我承认,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在这代表先父给您磕头,我忏悔我的罪业,对您造成的伤害我永生不忘。你什么时候有困难,请记住我这个手机号,你给我发短信,或者你不愿意发短信,你通过别人转给我一样,我对你就像对我的妹妹一样,这是老人家的心愿。末学常惭愧胡小林,顶礼三拜,再三拜。”忏悔!

我这个短信就转给了我的妹妹、转给了我的妈妈。自己错了,爸爸已经不在了,父亲这点遗愿,你当儿子的,你不孝,你没有给老人家一个答复,老人家就走了,不圆满!我妹妹接到这个短信,给我回了一条短信,“伟大的哥哥,令人尊敬的哥哥。”为什么?她知道她哥哥是什么人,今天能够主动下来给司机承认错误,而司机自己本身是存在问题的,不是不存在问题的,今天这些前嫌全部化解,承认错误,不孝,给人磕头。

所以,我们说父母的感受是什么?你不回到身边,你真的不知道。你说“养父母之志”、“养父母之慧”,你知道你父母哪点没有智慧吗?你怎么养他?你知道他什么地方不明白吗?“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你怎么劝爸爸妈妈?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地方有过错、他什么地方不明白,你怎么把至善至美的道理教给他?我跟父母在一起就碰到过这事。

有一次我在家里头,我跟我爸吃完中午饭,我给我爸按摩,我妈妈回来了,垂头丧气的。我说:妈,您怎么了今天?我妈说:真是冤家路窄,你知道我碰到谁了吗?我说您碰到谁了?我今天碰到毛主席的女儿李讷了。我一听我心里“噌”一下子,我妈妈跟李讷的过节很深。毛主席当年,在一九六四年的时候,中国那时候农村正在搞“四清”,李讷是北大历史系的学生。毛主席老人家特别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深入群众、深入社会,他让自己的孩子要在群众当中锻炼成长,不愿意自己孩子变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躺在父母的功劳簿上享受的一代。他希望他的孩子们能够深入群众,能够知道老百姓的疾苦,关心老百姓,在实践当中增长才干,学会做群众的工作,毛主席的发心是完全正确的。

李讷同志下来搞“四清”,这个责任太大了,谁陪着她?毛主席就跟当年的北京市市委书记彭真同志商量说:彭真,我要把我的女儿派到你们北京,参加人民公社的“四清”,你给我派一个有经验的、有丰富群众工作经验的女同志,信得过的,当她的“四清”工作小组的组长。

我妈妈十四岁参加革命,十四岁就入党了,是老革命,跟着毛主席跟着共产党。彭真同志一看,选来选去,就是我母亲最合适。女同志,在北京国棉三厂,棉纺织厂女工多,干党委书记已经干了十几年,有丰富的群众工作经验,而且现在正在高碑店人民公社搞“四清”,就把李讷同志派给我妈妈了。跟我妈妈说,毛主席三条指示:第一个,不能暴露是他的女儿,不便于她做群众工作;第二个,不允许让她入党,因为我知道她不合格,不要因为我让她入党;第三,不许回中南海,一定要跟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

我母亲接到这个指示,那是开玩笑吗?毛主席的指示。共产党员老实,特别像我母亲这种,一根筋,毛主席说什么就是什么。李讷同志跟她下去劳动,那个饭得我妈妈吃完了,没有毒,才能给她吃。彭真同志把他的卫队长孙叔叔派到那值班,腰里都别着盒子(手枪),生怕出安全问题,白天得劳动,晚上睡不好觉,熬更守夜。咱们讲话那就是公主,那不开玩笑吗?要是有个闪失,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结果文化大革命,江青(就是李讷的母亲)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万人批斗大会上点我妈妈的名字,迫害我的女儿。为什么?不让她入党,不让她回中南海。在座诸位可能没有身临其境,文化大革命有多么惨烈。

我当年十岁,四年级。我妈妈挨斗,挂着大牌子,戴着钢帽,我在后面敲锣,“我是反革命分子万云的狗崽子”。我到食堂去吃饭,专门给我开的“黑五类”窗口,能吃白面大米,它必须得掺上糠,让你吃糠咽菜。上学那个教室给我单批一个桌子,你不能跟大家在一起,所有的集体活动你不能参加

我母亲最后就抓到了北大,因为她是北大学生。头全剃光了,关在十几层的楼里边好像是,还是六、七层,我记不住了,楼房。要跳楼,给她刀子就要割腕子、摸电门。据他们说,最多一次一天自杀十三次,不想活了,太冤了觉得。就这么整我妈妈,从一九六六年开始文化大革命,一直到一九七四年我妈妈才解放,受尽了煎熬,饱受了凌辱。

我母亲为什么喜欢我?四年级我母亲就疯了,因为受这刺激,疯了以后就老想自杀。我怕我妈妈死,我就在我的手上拴一根绳子,把那头拴在我妈妈的手上。因为我是孩子,睡觉晚上我睡得死,我妈妈只要一起来,我就起来,是这么懂的事。十岁的胡小林有多孝敬父母,那比五十五岁的胡小林要孝敬得太多太多了,我到今天都没有恢复到十岁的胡小林那种孝敬父母。

我这次不是老回家吗?老回家就有跟母亲在一起交流的时间,特别温馨,她就聊起这一段。她说:“你还记得吗?儿子”。我说,记得什么?“有一天晚上,你突然坐起来哭,都下半夜三点了。”我说我哭什么?“你说妈,您傻呀您?毛主席的女儿你迫害她干什么?你拍马屁还来不及,我们学校都知道拍老师的马屁,你怎么不知道拍毛主席的马屁?”我妈妈给我讲到这,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原来胡小林是有一颗爱心,这么爱妈妈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冷漠?离开父母的时间太长了,“人之初,性本善”,原来的胡小林不是这样。

回过头来讲,我妈妈是因为李讷疯的。疯到什么程度?我印象当中我小时候,我妈妈吃那西红柿,连西红柿的根都吃;天天抱着大笤帚到外边去扫街,疯了。最后解放,落实政策,又重新走到领导岗位。不能看刘少奇同志那些,他的儿女们写的回忆录;不能看邓小平的,邓毛毛邓大姐写的《我的父亲》;不能看陶铸的女儿陶斯亮写的《一封终于发出的信》,看完以后我妈妈就神经病,神经就错乱

你想她今天中午见到李讷了,我说:妈,您怎么见到她了?她说今天一个慈善基金开幕。因为我妈妈是个慈善家,老太太一生做好事,特厚道,请我母亲去参加开幕式,社会名流。李讷同志也去了,这就不期而遇。我妈妈要知道有她,她就不去了。见了以后就受刺激了,老太太这一下子把她尘封的回忆又激发起来,她就不行了,不能自己了。

各位同修,如果胡小林不回家,如果胡小林这时候不在母亲的身边,我十岁到五十五岁,四十四年全是这种状态,妈妈谁来劝?他们会怎么劝?不了解《弟子规》,没看过《了凡四训》,不懂佛法的人怎么解释这一段?解释不到究竟处。我一看机会来了,养父母之慧。

我说:妈,您老今天肯定受刺激了。“哎!算我倒霉吧!真是,嗑瓜子还嗑出个臭虫。”我说:妈,您别这么说,人有讨债有还债,无债不来,这是您跟她过去生当中结的怨,文化大革命就报了。

你少给我玩这套!你妈妈十四岁参加革命,我是一点坏事都没干过,我干嘛要遭这个怨?我干嘛要遭这个报?”你看,她有问题。

我说:妈,人可没有死,过去无始,未来无终;魏斯教授“轮回”那书,我都跟您讲过多少次了,《前世今生》,您这一辈子没跟她结过怨,您当好人,上一辈子呢?唐朝的时候、汉朝的时候呢?你怎么知道你跟李讷,你没害过人家

“你要这么讲我心里舒服点,那就是过去我也曾经这么害过她。”

我说:对,妈,无债不来。

“那假定我要没害过她,她对我这样呢?你也没看见,你小子有这个神通吗?你把那唐朝给我调出来,你看我怎么害的她。”

我说:妈,我是没这神通,但是佛菩萨有,他是这么说的;如果说您过去生中没害过她,你没欠过她这个债,《了凡四训》有一句话,“人无辜被恶名者,子孙往往骤发”。妈,人无辜被恶名者,您是无辜被恶名吧?您不是无辜被恶名,您比这还要甚!文化大革命给你打成走资派、反革命、迫害毛主席女儿的黑帮,您多无辜!全中国我看了这么多,没有说谁害毛主席家人的,妈您是唯一的一个。

文化大革命十年,咱们说揪走资派、揪反革命、揪黑五类,谁说揪出来一个害毛主席女儿的第二个人?没有!我说:妈,您给李讷磕个头吧。

“我凭什么?”

“你儿子今天发了没有,生意做得好不好?碰到净空老和尚学了佛法,身体健康、心情愉快,黄金大大的。”我说您买房子、买车子、请司机、请保姆,那都是李大姐给的钱

她说:“你们佛是这么说的?”

我说不是佛这么说,圣贤都这么说。所以得感谢这些曾经害过我们、冤枉过我们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因为我妈妈老说你们佛教抹稀泥,“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凭什么?错了就是错了,对了就是对了,你们怎么那么不讲原则?

我说:妈,它在这个层面上给你理解,您譬如去西单。我就抓住机会,因为我平常给老太太讲佛法她不听,她没有痛处,她没有这需要,你拉着她,讲阿弥陀佛四十八愿。

行了,儿子,我死的时候再说吧!”她给你弄这个。今天李讷这个事是她心病,她特别想听听你怎么说。她说:儿子,今天照顾你爸中午吃完饭,你别走了,你跟妈一块睡中午觉,到底给妈妈讲讲这个李讷是怎么对我有恩的,你说说。

所以净空老和尚说,佛菩萨比众生慢半拍,主动的叫“攀缘”,被动的叫“随缘”。今天我是被动的,妈妈主动留我,因为她想听听,怎么能化解这个冲突,她很痛苦,她有真实的需要,她想听法。要搁我平常,“妈,行了,我已经陪爸吃完饭了,我这也挺累的,五十五岁的人了,早上六点半就送孩子上学,我这中午还得睡一觉,咱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不行,众生有求,佛菩萨就得应,你回不去了,这不就是“随众生心,应所知量”吗?今天妈妈不希望你回,那就不回去了,晚饭我都得跟您这吃,我非得借这个事,我得给您讲明白,为什么李讷是我们的恩人。我特别法喜充满,我终于找到一个我妈妈想听法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一个我妈妈想听法的契机。

你看《了凡四训》上说,“失言失人,当反吾智”。失人,该说的时候不说,你失人;不该说的时候你说了,你失言。你看这时候就该说了,这时候该说你不说,你不就失人了吗?你就把妈妈给失掉了,度化众生的机会你失掉了。这时候老太太愿意听,您想听几个小时,我就给您讲几个小时。

她说:儿子,你到外边全是这么给别人讲?那些人得多高兴。我说:是!妈,您听了高兴吗?

我特高兴,儿子,我本来想让你给我拿速效救心丸,我这下不用了,你这话就是速效救心丸”

这件事情对我的教育很深。我们不在父母身边,所以为什么叫孝顺?可能有些时候我们一天跟父母在一起没什么事,我经常碰到这种情况,坐那发呆,他也不理你,看着电视、打着瞌睡,特别是岁数大,像我爸爸,在电视机前面一打瞌睡,低着头,嘴里流着哈喇子,可能就是两小时,你能嫌烦吗?顺着。躺在床上,你也睡一会儿,你把爸爸叫醒,让他念阿弥陀佛,他不烦吗?那是你的意思,不是他的意思。所以这件事情对我教育特大。不是我们同修找不到度化父母的机会,是因为我们心浮气躁,没有在他们身边共同面对他们所感兴趣、他们所困扰、他们所难过的问题我们想讲我们感兴趣的事,我们想跟他说我们想说的事,我们并没有把人家的想放在心上,把人家的需要放在心上,这就是为什么广大同修不能得到父母认可。因为你想说的人家不听,别人想说的你又说不清楚,而且你那时候又不在,或者你又不感兴趣,或者你还训斥别人。那佛法给你带来的是冲突,给你带来的是断沟,你说你的,我听我的

我原来跟母亲在一起,每次回家,都得给老太太抄一个“净业三福”第一福,大字,“妈,看看这个,‘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然后我就给她抄点老法师的墨宝,“妈,您该念念这个了,‘都摄六根,净念相继’”。

“什么呀你说的是?儿子,我听不明白,行,谢谢你,放那吧!”这个。她今天不能接受,那是你的意思,不是她的意思。“菩萨所在之处,令众生生欢喜”,她不欢喜,不欢喜问题不出在妈妈这边,出在你这边。

所以,我妈妈听了《了凡四训》这段,“人无辜被恶名者,子孙往往骤发”,我一回家一签合同,“这又是我当年遭那不白之冤给你带来的合同吧?

我说:妈,没错,就是这么回事,您知道吧。

儿子,那咱们真得感谢她,我哪天得请她吃顿饭,我得把她先生也请出来。她也挺可怜的,身体特别不好,咱们是不是得吃顿饭,给她带点钱?”

我说:妈,这就对了,真的是这样,每个人对我们都有恩情。

这四个月跟妈妈在一起,有一天她老人家非常平静而且深沉的跟我说,她说:儿子,你做到了,你就是活佛。

我说:妈,我真的不敢当,我真的不是活佛;有一尊活佛,那就是我的老师,净空老和尚。我说您觉得我有变化吧?

“有变化。”

您知道我的变化怎么来的吗?老和尚教的,这才教了三年多,不到四年,就这样了。原来您儿子什么德行您是知道的,今洗心革面,老和尚把一个漂漂亮亮的儿子、孝孝敬敬的儿子还到您身边。我妈说:其实儿子,我心目中最尊重的就是老和尚,我很景仰他,因为我爱你有多深,我就有多尊重他,因为你真好了,他教的,他把我的儿子教好了,我得感谢他这是第一句话,我敬重老人家。

第二,我知道我今天想拜他为师,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因为我还在吃肉,什么时候等我不吃肉了,我就去拜他为师。

我说:妈,您知道吗?这老和尚的境界,老和尚的境界不得了!他老人家在讲经的时候说,天底下没有我不爱的人;第二,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第三,天底下没有我不该学习的人。妈,这就是老和尚的境界。

“我得努力,现在李讷我还不能原谅,我也得争取原谅她,天底下没有我不能原谅的人”。

我们怎么报师恩?老师、佛菩萨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利益,我们怎么报?第一个报恩的点就是家,让爸爸妈妈真实的从你的身上看到佛法给你带来的变化。“浪子回头金不换”,原来是那么骂郝师傅的一个人,今天对爸爸妈妈这么孝敬,为什么?因为佛的教育,因为老和尚的教育,齐了。咱们在替老和尚修福!我给爸爸妈妈带来这些好的利益、好的福气,谁带来的?老和尚是因,我这么做是果,老和尚通过他的弟子这福修大了,老和尚的福要大,他能走吗?说,这个人你看福真大,二十多岁就走了,有这么说的吗?福禄高寿。所以老和尚要留世多少年,得看老和尚的福。老和尚的福在哪?在弟子身上,学生替老师修福因为老和尚教育出这么一个学生,你造福一方,你给爸爸妈妈带来快乐,你给爸爸妈妈带来幸福,你给爸爸妈妈带来康宁,谁修的福?老和尚讲经说法修的。他有福他能走吗?他不会走

所以与其我们撅着屁股在老和尚面前磕、哭、烧香,跟那撞头,不如回家好好孝敬父母,这是真实的孝养师父

他老人家最想看到的不是他的寿命,他老人家肯定不愿意看到的是名闻利养。他老人家什么?佛在经上说,供养当中“法供养为最”,“法供养”当中什么为最?“依教修行为最”,你照他说的去做。

我们回到父母身边,是修学的好地方。你说回家孝养父母还修行什么?我们是学佛的了,我们去度家里人,他们是一片饥荒的土地,我们是雨露甘霖,我们得洒在这片饥荒土地上。您休矣!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你一人实是凡夫,谁呀?胡小林。

我刚开始回家的时候,七月底,我可了不得了,我乘愿再来,我们家那房顶都快破了,让我给冲的,牛,大德!带着一股傲慢习气。第一件事把我一个大嘴巴搧醒,就是酱豆腐的故事。

我爸爸眼睛不好,中午我陪老人家吃饭,老人家特别爱吃酱豆腐、豆腐乳。豆腐乳咸,他不可能一块都夹起来放嘴里头,他得拿筷子慢慢那么切点放嘴里,就着汤、就着馒头,或者就着米饭吃。他那个眼神,系毛衣都系错了,他能切那个酱豆腐吗?他能夹那个酱豆腐吗?那是细活。我就看他特别的别扭,我说“爸,我给你弄点吧。”我就给他夹了点,夹了点我就放他碗边。他又对不住这个碗,你到底抹在哪了?喝三口粥都找不着酱豆腐。我说“爸,在这”,我帮他转碗。我爸喝了,“儿子,别给我弄了。”我不耐烦,我说“爸,在这。”“儿子,没事,我不吃酱豆腐也可以,我吃点别的,你别忙我了,你都忙一天,挺累!”

你这个烦,他有感觉,你不爱他,你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他着想,他能有感觉爱心感爱心,怨心感怨心,他能从你的口气当中听出来。爸爸又怎么了?你看这口气,带着钩,这话里头,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耐烦!这是我经常回去用的语言。我爸以后就不要酱豆腐了。这不要酱豆腐,儿子回来好不容易吃一次,我吃酱豆腐老夹不起来,他一忙我又找不着,找不着儿子就着急,儿子一着急这顿饭你说他还怎么吃?

体会这个瞎眼的人的体会了吗?没有体会。有一天我这么做完以后回家,晚上,我跟我的小儿子在餐桌上,因为我也爱吃酱豆腐。我突然想起来,我说:儿子,咱俩闭着眼睛,看看谁能夹起这块酱豆腐。真的夹不起来,我的眼泪就下来了,我的爸爸是这样一种状态吃饭,我不仅不帮他,我还不耐烦,什么东西!这是学佛的吗?

第二天回去,我说:行了,爸,从今天开始,这个酱豆腐我来喂您,您别夹了。

酱豆腐故事没完。酱豆腐夹起来了,我就抹在爸爸的筷子上,让他用筷子弄。麻烦!你想这酱豆腐本来就一个火柴头那么大,你抹下去又抹不下来,抹半天,我说得了,干脆我就送到我爸嘴里。我送进去之后我爸特高兴,挺满意,但是我这双筷子再放到我嘴里夹菜的时候我就觉得膈应,这是我爸爸用过的筷子。这我一下子就特别警觉、特别惭愧,怎么我的筷子我爸爸用过我都嫌脏、我都恶心?老人家一口的假牙,牙也特黑,他捋过那筷子,我拿起来再夹菜。您去西方?玩去吧,没你的分,有你什么呀西方?你父母怎么把你带大的?你今天回到家照顾父母,您才哪到哪?您这刚回来,给父母喂的第一口酱豆腐,你就这么嫌弃他

各位同修,我要不回家所谓的孝养父母,我知道我自己的境界不行吗?不知道!谁教育谁?是爸爸教育我!咱们学佛的知道,他做这种示现,那就是因为你小子不孝敬这颗心感召来的,你缺这一门课。他在你面前示现这么一个榜样,让你通过他的身体力行,通过你跟他相处,你把你这个课补上。你胡小林不仅不惭愧,不仅不感恩,你还嫌弃,你怎么能是佛弟子!佛弟子,换句话说,有你这样的吗?我念一万声佛号,我念一千遍《无量寿经》,有用吗?那是为自己念。爸爸用过的筷子你都不能放嘴里,你有多大的分别,你有多大的执着,你侈谈感恩,你侈谈诚敬,你想得到佛菩萨的利益,你想看懂经教上说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可能,你不相应。

所以我就对治,天天给爸爸用筷子喂菜,我就不仅喂酱豆腐了,我逮什么我就给他往嘴里放,他咽得愈深我愈高兴,我拿出来我连饭我都不夹。我原来什么?弄完酱豆腐我弄汤里涮一涮我再下去,还没那么直捷。我现在不,从他嘴里出来我就放我嘴里头,体会体会,有什么了不起的,觉得没什么,没什么异味,跟平常一样。我慢慢体会老和尚经常说的,世界上本无差别,万法平等,是我们看错了、想错了、说错了,没那么大差别,比酱豆腐好多了。北京的臭豆腐多臭,你胡小林能往嘴里放,你爸爸的筷子你不能往嘴里放,为什么?因为你认为臭豆腐是香的。“一切法由心想生”、“境随心转”。

酱豆腐这故事完了,能拿筷子给爸爸喂饭了,爸爸吃饭的效率提高很多。而且他很欢喜跟我吃饭,因为他方便。你想我平常不回家,妹妹、妹夫在外面上班,妈妈中午也不回来,他跟两个小阿姨,小阿姨又不上桌,就他一个人在那吃饭,你说谁照顾他吃饭?所以我每天中午,甭管有什么应酬我全推,这个是雷打不动,十点半离开办公室,十一点钟赶回家,一定陪爸爸。第一,一个小时按摩;第二,陪爸爸吃饭;第三,照顾老人家睡午觉,然后我再走。

这是锻炼!我才知道我自己不行,功夫不得力,有分别心、有执着,爸爸用过的筷子你不用。谦虚吗?胡小林。知道不行了吧,回公司还敢跟员工发脾气吗?还觉得自己是研究生毕业,我是大老板,我这一年挣多少钱,我法布施多少钱,我财布施多少钱,我这几年我施了三千万,怎么着?一个酱豆腐不就把你给打倒了吗?了无功德。感谢爸爸!他老人家要看得见,我能上这一课吗?所以这种感恩的心就出来了,是他在教我,他多痛苦,他用他的瞎眼来教我,来做一种示现,给我提供一种教学和受教的平台。怎么感谢爸爸,从小把你拉拔大,到今天临终前还用瞎眼来教育你,帮助你提高境界,怎么感这个恩,诸位同修?胡小林不拿出真实的修学功德,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一子成佛,九祖升天”,我们只有自己断恶修善,成圣成贤,爸爸妈妈才能得到最真实的利益。

所以打那以后,这个道理我明白了,“孝养父母”最好的办法就是成就自己。所以我每当想犯贪瞋痴慢,每当有五欲六尘的时候,我就想起我那瞎子的父亲,他还在教育我,他用他生命最后这一段时间对他儿子还不离不弃,你还好意思吗?天理能容吗?不行,不能这样做了。

孝,帮人断恶,德之本也,不好意思了。因为咱们学了佛,咱懂这道理,爸爸是你的依报,你缺德,爸爸眼睛才不好。胡小林真有福,爸爸是瞎子,有这么说的吗?你小子福薄,所以爸爸眼睛才瞎;你为什么福薄?你就是自私自利,那酱豆腐的筷子你都放不进去,你说你不福薄吗?连爸爸你都不能包容,这才哪儿到哪儿!

所以我现在慢慢从爸爸身上品、琢磨。我不去寺院,我也不主张给父亲立牌位,我也不弄什么,我关了门好好修。为什么?我是爸爸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要造恶,这个恶因是爸爸种的;我要利益一方众生,我要利益大家,这个福是爸爸种的因,我爸爸有这个福、有这个善因,他一定能得善报。

如果我一边烧着香、磕着头一边造恶,这个恶是我爸爸带来的,那我爸爸能享福吗?没有我爸爸,我在世界上造不了恶,所以我爸爸是因,我造恶是果,这个恶是我爸带来的,那我爸就没福了。你要想让你爸爸有福,你就别造恶,因为你跟你爸爸是“孝”,上边是老字的上半部,下边是儿子的子,一体的,捆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你好你爸爸就好,你不好你爸爸就不好,这跟你磕头不磕头没关系。所以才明白这道理,就不敢了,爸爸这么可怜、这么痛苦在教育我,我还造恶,于心何忍。

而且第二点,诚敬心就出来了。原来对爸爸是可怜、怜悯,最多就到这。老人家不容易,受苦一辈子,文化大革命遭了这么大的冲击,到老眼睛也看不见,腰也走不动,没有恭敬心。因为我认为他不学佛,我认为他说不出圣贤教育的道理,我是同情他、可怜他、怜悯他。酱豆腐故事完了以后,我才慢慢生起诚敬心,那是菩萨,来度我的,我真是跟他在一起我得到了真实的利益。老和尚我得到真实利益,爸爸我得到真实利益,那你能不感恩吗?你能没有诚敬吗?琢磨吧。

所以各位同修回家孝养父母的时候,不要因为一件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你好好品。你用《了凡四训》、用《弟子规》、用佛法,把爸爸看成菩萨,把妈妈看成菩萨,他是怎么教育你的,你通过这个教育得到了多大的利益。你是个善学的人,你是个直下承当的人,你自然就能从爸爸妈妈的身边学到了佛法、提高境界,那时候你对爸爸妈妈那种诚敬、那种感恩才是真实的。不是说你光给我一个血肉之躯,你把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拔大了,那叫情执,那不是法缘,那是情缘。当你提高到这种境界的时候,你把爸爸妈妈看成菩萨,来教育你这个凡夫,你通过他们身上提高了境界。你修学没有地方炼,历事炼心,爸爸妈妈用他们的老年、用他们不健康的身体、用他们的麻烦、用他们的痛苦来成就你,不得感恩吗?天底下还有哪些人这么愿意受苦来成就你的?有第二个吗?没有了。

所以佛才让我们“孝养父母”,所以净空老和尚说,“孝”是根中根,所以《孝经》说,“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为什么?他们最愿意为孩子们示现病、示现死、示现老。还有谁愿意在你面前给你上这课?没有了。这么好的课程你到哪去学?人生无常,苦!我可不能像我爸爸这样,我要好好念佛。印光大和尚说,一个“死”字挂在心头,挂在脑门子上,你念佛就恳切了,念佛功夫就得力。

我就看我父亲这样,我就念佛,我怎么想?我跟我父亲差三十岁,他一九二五年生,我一九五五年生,一万天,一万天以后的胡小林就这个样。你还放荡你还放逸,你还不赶快修福?预知时至,身无病苦,你做得到吗?像你父亲这样的病苦,你能保证你念佛的心不退吗?你能保证你不受干扰吗?警钟长鸣。

回去“孝养父母”之后,这根弦提起来了。因为天天看老人、天天看病人,天天看临终的人,那这世间还有什么迷恋的?什么东西离不开?什么东西你能带得走?你带不走。你看到父亲就看到自己,人生苦,不能再这样了,下一辈子我可不能这样,只有我到了西方,我才能救我爸爸,他以后不这样。你真孝养父母,你得去西方!你爱你爸爸有多切,你爱你爸爸有多深,你念佛就应该有多切,你念佛的功夫就应该有多深要结合起来你才能救他,不是在他老人家面前哭,不是,不是老人家走了以后,买一个金做的骨灰盒,那都没用。你好好念佛,把他对你的教育,你受教,化成念佛的动力,你爸得真实的利益。

所以我现在念佛很愿意念,很得力,非常非常的喜悦,从来没有过。哪来的?回到父母身边,孝养父母,从父母身上学来的。这种恩情能够报吗?你不去西方作佛作祖,你能报得了这么大的恩吗?不可能!

所以从酱豆腐完了以后,有一天,因为我父亲是个特别节约的人,他看不见小阿姨给他盛的饭盛多少,盛多了他就多吃,盛少了就得少吃,而且他扒拉不干净。老人家当兵的出身,吃完饭都得把桌上这些菜根、糖蒜皮、嚼的虾皮都得扒拉到碗里头。而且他因为牙口不好,他都用鱼汤拌饭。

有一天他跟那小阿姨不高兴,他说:你看你们老盛饭盛那么多,造成浪费,粮食多么不容易!你看我吃又吃不下,剩在这怎么办?我说:爸,我吃。

“算了吧,你别吃了,你好不容易回到家来吃顿饭,你又不吃荤的,弄这黄花鱼汤你吃得了吗?”当时我爸看不见,我真嘬牙花子,诸位同修,因为我爸把糖蒜皮跟虾皮都拨到碗里头。我当时想,考验胡小林的时候到了,你小子酱豆腐可以了,这个虾皮、糖蒜皮、黄花鱼汤泡的饭你能吃下去吗?跟诸位同修说,捏着鼻子吃下去的,根本就没通过嘴,呼噜(囫囵)就吞到嗓子眼了。我说:爸,我都吃完了。

“儿子,真好”。

不行!回去就忏悔,你怎么今天还那么大分别心?万法不生,万法不灭,这剩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你这嘴皮子溜得没法再溜了,怎么一到黄花鱼泡的这个饭,吃素四年了,为谁吃的?为自己吃的,一到境界现前,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不灵了吧。那虾皮我爸爸嚼过的,我真是,咽的时候真咽不下去,别人嚼过的东西,又到我嘴里,不行。打那以后,我有时候外边请客我就买那日本炸虾,第二天中午我就给我爸带点,我爸特别爱吃炸虾。我其实是什么?一个是为我爸爸爱吃那虾,第二我等着虾皮看我能不能嚼,一直要把自己炼到没有这种分别心、没有这种执着心而后已我刚开始嚼这虾皮,还有糖蒜皮,我父亲特爱吃糖蒜,你说咱学佛的人不吃糖蒜,糖蒜皮他捋出来放在他的碗里头,我再把这糖蒜皮放到我嘴里我再嚼。后来没什么,觉得比那燕窝、鱼翅还香,为什么?自己战胜自己了。原来分别,现在不分别了;原来恶心,现在不恶心了;原来皱眉头,现在不皱眉头了

所以我回家陪爸爸吃饭,我有一个动力,就是吃他老人家的剩饭剩菜,一直吃到我父亲过世。真能吃,一点都无所谓。跟诸位说,不仅父亲的剩饭能吃,连小阿姨进厨房给我爸添饭,她碗里剩的饭粒,我都拿起来扒拉扒拉,倒点茶水涮涮送进去。有什么?什么都没有,自己骗自己,可怜!喜悦,原来过不了这关,现在过了,修学的境界有提高。这种提高给我带来巨大的安慰和鼓励,行!佛菩萨不骗人,修行得靠个人,只要真干就能走出一条路,关键不干而已,你要真干真行。

吃剩饭没问题,小阿姨剩饭我也能吃了。我妈看得见,她有些时候中午回来吃,她说:丕林,你知道吗?你儿子帮你吃剩饭。

我知道,我儿子现在他有境界,人家想法跟咱们不一样,人家要成佛成祖度众生,他连剩饭都吃不下去,他怎么帮助别人?”你看老人家明白。

我说:爸,我得给您磕头,不是您老人家的教育,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境界?!诸位同修,我们不回去,我们不来到父母的身边,我们怎么找到这么好的提高境界的修学机会,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卡在什么地方?所以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祖师大德跟我们说的,“孝养父母”、“敦伦尽分、爱敬存心”、“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不是吗?所以我回到爸爸那的时候,我一看我这个境界,西方极乐世界?您歇菜吧!痴人说梦,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能保证下一辈子投胎当人就不错,因为“净业三福第一福是人天福”。你到哪去,还用师父跟你讲吗?还用佛菩萨跟你说吗?你自己就能勘验出来哪一道你有分。

再往下说,我爸爸六月份做了个尿袋。老人家前列腺肥大,尿动力不足,医院给做了个尿袋,尿得从身体里流出来。因为上厕所上不了,晚上起夜五次尿不出来,不去吧憋得慌,去又尿不出来,生活质量极低,晚上睡不好觉,干脆做一个尿袋。尿袋得把尿袋的尿倒出来,我跟我爸在一起,阿姨每天倒多少毫升,阿姨就拿个痰盂尿盆进来,把那个尿接出去。我就看有些时候因为那管子甩不干净,那小阿姨在手上,往身上一擦

我一看,乖乖!这尿都到手上了,这要是我,我行吗?我能做到人家小阿姨这样吗?试不试试?该试试吧。你摸摸爸爸的尿什么样,你敢摸吗?算了,这么大岁数了,成佛也不一定非得摸尿,那是小阿姨没办法。不如人家小保姆的境界!人家特乐呵呵的,“姨父,该接尿了”,接完尿掉在地上,有时候还拿手一抹,往身上一擦。当然是不卫生什么叫卫生,什么叫不卫生?那是菩萨,那小保姆。那我试试吧。

打那以后,我一回家,小保姆说:姨父,该接尿了。我说:你别管,我来,把那尿盆放那。我爸也看不见,“儿子,算了,你让她们弄吧,你这忙一天来看看我,我已经很安慰了,这点活不用你干,她们能干。”

我说:爸,不是为她们干,不是为你干,是为我干,我有这种分别心,我嫌这尿脏。我爸说尿是脏。我说:爸,尿不脏。“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尿怎么能不脏?”

爸爸,脏都是人内心脏,所以尿才脏;内心干净,它就是甘露。”

“行了吧!”

爸看不见,我说,爸,那我就开始给你接尿了。“接吧。”接完尿到最后收口的时候,上面有那滴子,赶快拿张纸,纸巾把那口擦擦再放进去,没敢把那滴子往手上抹。今天又失败了,这考试又不及格,在尿的面前还有分别,不敢,觉得恶心

现在酱豆腐行了,吃剩饭可以了,尿还不行。诸位同修,修学是一步一步的,程度是不断加深。然后我说怎么办?有一天,还剩几滴,我就用手摸了一下,摸了以后赶快就到卫生间洗,拿肥皂打了。行,今天不错,摸了小便了,境界有提高。这一天别提过得多愉快,终于可以不念《无量寿经》了。因为念《无量寿经》的目的是提高境界,今天我摸了这个尿,我境界提高。行,不错,今天的功课完成了,OK。

后来给爸爸按摩,老人家老不愿意趴在那按摩,老愿意坐在那按摩。我说:爸,你趴下去吧。“不趴了吧,儿子。”趴下去按摩,老人家放了个屁,特臭。臭,我就要开窗户,一开窗户,老人家后面两个礼拜不让我按摩了,因为他特别怕冷。你这开窗户,你知道你爸爸有多冷吗?八十五岁的人,你不理解。因为你正在按摩,你浑身是汗,这一股热气上来,你想多恶心,你胡小林哪受得了这个委屈,开了窗户。我再回家:爸,按摩吗?“不按了,儿子,你挺辛苦的,咱们就读读净空老和尚的信,说说汤池小镇,咱们来精神按摩吧。”我说我爸怎么改章程了,不让按摩了?后来那小阿姨跟我说,她说:小林哥,你是不是按摩的时候姨父放了个屁,你开窗户来着?我说是。“姨父说了,你怕臭,因为他一趴下按摩,他就憋不住。”本来老年人大小便就失禁,你说你让他不放屁那容易吗?他不容易,他一放屁你开窗户,你不真诚,他会用你吗?你嫌弃他,谁没自尊心?!明白了,这个原因爸爸不让按摩。

我回去了,我说:爸,坐好了您。“坐好了。”我咕咚我就给老人家磕了头,搧自己嘴巴,啪一嘴巴,“嫌臭、嫌脏,我回来不到这一个月,你看我都干了些什么?对不起您老人家,给您按摩,您放屁我还嫌臭,我小时候一把屎一把尿的时候您嫌过我臭吗?将心比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是不孝敬,爸,您要是为了成就儿子,您还得让恢复按摩,您就放屁,您放多少屁我都给您弄,您为我好,要不然我太内疚、太难过了。”我爸说:谁给你说的这事?我说:小易跟我说的(家里小阿姨)。

他说:多嘴!这放屁就是臭,这屋里冬天那么闷,关着窗户谁愿意?

我回家,晚上,我说我这个分别心怎么这么重?!我才知道自己不行,什么都不是,嫌亲爹脏,嫌亲爹臭。晚上十一点了,回到家我就看这马桶,我说你小子忒没出息,我就拿起我刷牙的牙缸,我就看着马桶,我能不能舀一杯子水喝下去,彻底把这个臭的问题解决?不能再留了,时不我待,二0一二马上就来了,到时候走得了吗?就这个不清净,你不想走!你还想在这搞六道轮回,而且还想去地狱。亲爹的你都不能接受,你哪能当人?地狱,阿鼻地狱,无间。《地藏经》白读了,你不害怕,你想去,你没个态度,你不当真!你五十五了,你还有多少年,你就按八十五走,你还剩一万天,一万块钱的钞票你数数,五分钟不到就数完了,还这么大执着。一想到这,我就拿起杯子就要舀,一舀,算了吧,万一不干净呢?而且我这一个月进步挺大的,原来从来不行,现在这就可以了,又喂饭,又是酱豆腐,又是剩饭,然后又摸了尿,又接小便,原来没干过。非得喝这水?斗争了十五分钟,就在这个马桶前面

不行,今天这水不喝下去不能睡觉。这是立定此志,像净空老和尚说真干。你还是有分别,这马桶水怎么了?你不是老成天跟人家说吗?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灭吗?!万法平等、万法一如吗?!喝呀!舀起来了,没敢舀一杯,那刷牙的杯子太大,舀了三分之一我估计,又是根本就没经过舌头和嘴,咕咚就倒进去了,喝下去以后也不知道什么味,因为没尝着。

境界有提高,真的,诸位,为什么?没什么!我说这会不会拉肚子?没拉。而且心里喜悦,马桶水都能喝了,那行了,这分别心又小一块,今天没白过。你不得感谢父亲吗?!不是父亲暴露你这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你哪不行?!

老人家带个尿袋,一点自尊心都没有,不愿意出去,为什么?看到老邻居、老战友,看到他挂个尿袋,他觉得没面子。老人家这么慈悲,用自己这么大的痛苦成就你胡小林,这个尿袋,谁得这个尿袋最大的利益?你。谁得这个尿袋最大的痛苦?爸爸。不得感恩吗?不是老人家跟你这么大的缘分,来到这世界上,帮你小子度化,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快的速度提高境界?!对父母那种感恩、那种诚敬、那种尊重。因为咱们学佛学四年了,老因为境界不能提高而困扰,爸爸这个病做了一次很好的示现,给你找到一个突破口!阿弥陀佛,不是吗?天无绝人之路,老想成就,找不着机会,爸爸给你机会,你不能拒绝,要迎难而上。

这马桶水喝下去了。我十月底我去香港看师父,我给师父讲到这一段的时候,喝马桶的水,我嫌爸脏,老和尚五分钟没说话,沉着脸,“三世诸佛全是这样成的”。他说你要讲,要讲出来。平常不好说这种话,你做到了你要说,你是学生,你要把你的修学经验,这是善巧方便,怎么放下烦恼,怎么放下执着,你有你的办法,你在“孝养父母”当中找到了提高境界的方法,你要讲出来,让大家不是一个单纯的感性的孝养父母,上升到理性,上升到“发菩提心”这个角度。爸爸都不愿意度,你能度众生吗?他说。爸爸的脏、爸爸的臭、爸爸的尿你都不行,别人能行吗?

我说老师父,我这七月份回去刚三个月,我这差太多了。我这怎么叫“孝养父母”?我要照人家王希海老师,中国的十大孝子;照丁嘉丽老师,丁嘉丽老师人家是给爸爸抠大便,干燥,然后拿出来,大夫问消化怎么样,人家还掰开那大便看。我说师父,我这才哪儿到哪儿。而且人家丁嘉丽老师不仅给自己的爸爸抠大便,临床的病人拉不出屎来她都帮着抠。师父说向人学,这善知识!你不要看人王希海、丁嘉丽说不出个头头道道,这就是佛行,你不善于学,在你身边你错过了。

老和尚说完这话,十月二十八我就回去了。第二天中午接完尿以后,老人家看不见,因为老人家经常要检查身体,有那小塑料盒,他接小便他也看不见,我就剩点,就倒那小盒里,我说:佛菩萨在上,今天弟子我一定要把这杯尿喝下去,证明我有出息,我真想学佛,我真想成祖,我真想去西方!我在卫生间祈请完了,我咕咚一仰脖我就把尿给喝下去了没什么,比那白酒好喝多了,就跟茶水一样的。那尿不臊吗?跟啤酒一样,啤酒也臊;那里面有沉淀物,你喝茶不是也有沉淀物吗?怎么了?哪有什么善和恶

我喝完尿我就给老法师发了个短信,我说:师父,今天我尝了我父亲的尿,我觉得您说得太对了,我们把这个世界分别成有好有坏、有脏有净,其实就像您说的,我们看错了、想错了、说错了,您今天这个教导我真认了,是我看错了,是我想错了,是我说错了。

老和尚给我回短信:非常如理如法,坚持做下去,从心里头放弃跟一切人、事、物,事包括大便小便的对立。从心里头放弃跟一切人、事、物的对立,这个小便就是事,这是事,你对立吗?对立,不行,你嫌它脏,你不能接受,不能接受问题就出在你这了,你有分别心,你有执着心,那你能成就吗?

我跟老和尚说:我这能讲吗?他说:讲!末法时期了,讲出来,你做到了你就讲,讲出来教育大家。你虽然做得不多,但是就这一、二件事。我说: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他说:不可能,怎么可能什么人都能做到。深圳大学问卷调查,七千人,说你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只有四个人把孝养父母放在第一位老和尚跟我说的。剩下全是什么出国、做买卖、留学、开公司、成家、买房子。七千人在中国深圳,四个人把孝养父母放在第一位,老和尚说这还得了吗?小林,你再不出来讲,咱们这些人再不呼吁,这个社会到什么程度了?要说,要做!

得,老和尚,您说做咱就做,能不能去西方我不管,反正我知道我现在有障碍。这个障碍克服了,你就能去西方吗?未必,但是道心得有。不能这么挂钩,说我这个小便喝下去我就能去西方了。喝不下小便一定去不了西方,喝下小便未必能去西方。喝下小便是去西方的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你说我喝下小便我就能去西方,No,不充分,但是必要,你喝不下一定去不了,喝下未必能去。

怎么才能去西方?什么是去西方的充分条件?我只要做到,我就能去。我只要是北京人,我就是中国人,北京人是中国人的充分条件。你只要是北京人,一定保证你是中国人。那请您告诉我,怎么我才能得到去西方的充分条件?——信、愿、行,做到了就去,做不到就去不了,充分条件。

父母不孝敬,你说你信有西方存在,你是真信吗?不真信。父母不孝敬,有这么大的分别心,你愿意去西方?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放不下的尿,你还有放不下的屎,你还有放不下的这些种种拉拉杂杂的分别和执着,你不愿意去。你念佛吗?念佛念什么?念觉悟。觉悟什么?娑婆苦,极乐乐。你觉得娑婆不苦,你还想在这待着。为什么?来到娑婆的因就是因为有妄想分别执着,今天妄想分别执着你放不下,说明你不想离开六道,那没什么别的说的,去不了别埋怨别人,埋怨自己。

所以回到家,首先遇到的就这个问题,从吃饭到爸爸的大小便。小便这关解决了,大便又来了,老人闹肚子,失禁。有一天回家,一看小阿姨帮着老人家擦,躺在床上,一股臭气,不开窗、不开门。一看父亲在那擦大便,转身我就走了。一走我就又回来,我说别走啊,怎么又不灵了?这马桶水也喝下去,小便也咽下去,怎么又不灵了?你说这个习气有多重,稍一不注意就冒头。得回去呀!我说你,小阿姨是女的,你爸是男的,他多不希望小阿姨擦,爸爸是一个非常要面子的人,你要回去帮他擦多好。

我一回去,我说:你们都起来,我来。我哪会呀,皱着眉头缩着脚,弓着个肩膀,那是给人擦屎的样子吗?毛巾擦完得投,你一投的时候你就得粘屎,不行,恶心,拧着鼻子歪着头,连水管都对不上那毛巾。境界不行,你说这佛菩萨的安排,你只要小子想成就,他就给你安排这课程,一步一步的引领你深入。完了以后,勉强给小阿姨递湿纸巾,给小阿姨递毛巾,然后我去投,我去投那活是最轻的,离大便最远的我都过不来,味儿!你说能行吗?

印光老和尚说,看一切人都是菩萨,我原来是傲慢,我可了不得了,我特自负,我觉得我行,我比别人强。强什么?王希海你赶得上吗?给爸爸吸痰吸二十六年,您这才哪到哪!丁嘉丽老师敢给父亲抠大便,大便干燥,你下得了手吗?“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好在有后面这六个字,“纵去远,以渐跻”,给出我们能够变好的可能性,尽管差得很远,我们可以慢慢赶上。那这里边有一个先决条件,你必须得干。

“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这《弟子规》上说的,难道回家孝敬父母跟《弟子规》能脱节吗?回家孝敬父母不就是落实《弟子规》吗?你在社会上听了这么多的好人、好事,你干干,你落实!“勿自暴,勿自弃;圣与贤,可驯致”,你只要不自暴、不自弃,你看咱们讲第一句话,“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尽管差得很远,我们能赶上,那请告诉我们方法,我怎么赶上?“勿自暴,勿自弃;圣与贤,可驯致”,你只要不自暴、自弃,你就能赶上圣贤,给你方法了。你说《弟子规》不完备吗?从发现问题到帮助你解决问题,这两句话就够了。《弟子规》伟大,关键是我们做不到而已!你愿意读《华严》,你愿意读《法华》,你愿意念“大悲咒”,得受用吗?不得受用。修学是有次第的,修学是有根的。

你想这手弄完了,老父亲要吃饭了,手上有味,那一天还吃馒头,诸位,你说这天无绝人之路吧。我这拿着馒头,我往嘴上一放,我就闻着是大便的味,你说这怎么办?咽不下,惭愧!印光老和尚说,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哪生起,到哪去生惭愧心,到哪去找忏悔心?惭愧心就知道错了,忏悔心知道“不二过”,改呗!那不就是围绕爸爸这件事吗?惭愧!你不回去孝养父母,你不来到父母的身边,你不让爸爸给你上这一课。印光老和尚就七十个字,“果能依我所说而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这一个字都没含糊的,“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是这七十个字当中的一句,做到了没?无惭无愧。《俱舍论》里面七十五法,无惭、无愧、不善法,不善心所。不善的心所能去西方吗?无惭、无愧,大家可以查查丁福保的字典,七十五法当中有不善心所无惭、无愧。无惭,自己不知道内疚;无愧,不怕别人有舆论,说胡小林真不孝,爸爸大便都不敢擦,不怕。无愧,无愧于社会。无惭,自己不知道害羞。学了佛,都跟你说了,你回家不是落实佛菩萨教诲吗?真干!

父亲大便是个问题,长期便秘。父亲大便的时间很长,我一回家有时候他就大便,他一大便就在卫生间里可能要坐半个小时,有时候会睡着了、摔倒了,弄得满处都是,有一次我就赶上了。因为我跟爸爸感情愈来愈深,他原来不会接受我去陪他上卫生间的,“你出去!把门关上。”因为我得扶着他进去,“叫她们来吧。”他慢慢跟你有感情,他就接受你了,他就不愿意再找阿姨了。谁不愿意用自己的儿子?关键是自己的儿子是混蛋,他不愿意用;谁当父母的愿意用别人伺候?那是你不行,你不争气。跟父亲感情深,他就敢跟你提要求了,我就陪他坐着。原来是嫌臭,现在他在里面大便,我可以坐在卫生间,我们爷俩半个小时。他大便时间长,我又怕他睡着了摔倒,我就跟他聊天。这一聊天可聊出很多温馨的过去的故事,我小时候他怎么带我、怎么教我、怎么养我,没有一次我陪父亲大便我不掉泪的。他老人家小时候那个爱我,我都忘了,记不得了,被贪瞋痴慢、自私自利、名闻利养、五欲六尘染污得太重了,时间太长了。

他说北方冷,他说:儿子。我说:爸,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洗澡洗到十三岁一个大红的木盆。他说:对。你知道吗?原来咱家的盆不是这样的,是钢种盆,是铝做的。那时候咱们在京棉三厂住,你小时候。那个盆不隔热,热很快就散去,我就想,南方有木盆,我要出差到上海,我一定给孩子买个大木盆。他就到上海出差,上海有个消防器材厂,他到那出差,出完差以后,他专门给我和我妹妹买了个大木盆。我记得有这么大,有一米直径,很重的,南方那种盆。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我想大家肯定都知道,上面有个铁箍子箍着,红色的。我爸爸说,买到这木盆我特高兴。他不是让我们领情、不是让我知意,他不是,他在叙述他成功的买到木盆的那段经历,他已经没有未来了,他只有过去。买到这个木盆,坐火车。他是一般干部,他没什么软卧,那时候哪有什么飞机,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没有,他就坐一个硬卧回来。坐硬卧,他要放了这个盆他就没法睡,他要睡他就没地方放这个盆,他就把这个盆放在卧铺上,他就坐在旁边坐了一夜。当时还不是快车,二十四小时才开回北京。他为孩子洗澡。到了家以后,公安部把他接到天安门那地方。公安部在天安门,我们家在北京的慈云寺,大概十五公里,他老人家骑自行车上班。那木盆那么重,他哪带得动,他得把木盆捆在自行车上,推到家的。我今天有车、有司机,我看我爸爸,司机在门口等着,想给爸爸买点心,给司机发个短信,想给爸爸买个加湿器,给司机发个短信。老人家照顾我的时候,他有什么?他是个普通干部,他每天要骑自行车来回三十公里上班,无冬历夏,他带着这么重的木盆拿回家来,就怕我和我妹妹洗澡冷。

诸位同修,不回到家,不听爸爸妈妈跟你唠叨过去的故事,你怎么知道你是怎么长大的?你怎么知道你小时候你的感冒对爸爸妈妈多重要?你怎么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爱你?听到这眼泪就下来了。我今天为我儿子我能做到吗?跟司机呶一下嘴就办到了,去,超市买个什么。人家老人家没这个,人家做出来了,人家是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做出来。“父子有亲”,真有亲,老人家照顾孩子可圈可点。

明天我还会给大家讲更多的感人故事,你看看人家怎么完成父亲的责任,人家在怎么敦伦尽分,你在怎么敦伦尽分,这不是差距吗?“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你爸爸妈妈的善你都见不着,你说我能见到别人的善,我能向别人的善学习,可能吗?

这是卫生间的故事,他就无意之中给你讲述了这么一段给你买洗澡盆的故事,回去晚上就睡不着觉了。按道理说我今天这么好的生活条件,身边有这么多的服务人员,又是秘书、又是司机,我才给爸爸做到哪儿?我真的把爸爸关心到我爸爸关心我那种程度了吗?没有!常生惭愧心及忏悔心。

那就得来,那就真得跟爸爸干,真得让老人家得到真实的利益!我一想最真实的利益是什么?诸位同修,我拿一台念佛机回家了,“爸,念佛吧,好好念佛。”我爸说:儿子(给我面子),放那吧。

第二天一回家问那阿姨:小易,姨父听念佛机了吗?“没有,你走就关了。”“为什么不听?”

“姨父说我也不懂为什么要念佛,念佛有什么好处我也不明白,这胡小林喜欢,他来我就开,他走我就关上,为了孩子的感受。”这个念佛机不是为老人家念的,是为胡小林的面子念的,儿子不容易,大老远回来一趟,来看爸爸。

我还埋怨他:你看,爸,你小时候给我买过木盆,我现在得给你惠以真实之利,没有比念佛更真实的利益了,爸。

我爸说:儿子,是,我念着呢,你别看我没出声,我一直都念着佛。我觉得我念你比念佛好,我想你,每天盼着你回来,一到点的时候你不回来我就惦记你。我出去锻炼,一想到你该来家了,我立刻就跟小阿姨说,我得回来等着我儿子。有感情了。

原来是什么?一回家他就说:儿子,走吧走吧,你挺忙的。

后来我父亲跟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轰你吗?我跟你在一起我别扭、我紧张,因为你动不动就老数落我们,了生死出三界,什么业障重、六道轮回,特紧张,你一走我们特堵,怎么了你回一趟家,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后来有一天,我这个故事就是念佛机跟洁身器的故事。我妹妹跟我打个电话。有一天我回去照顾我父亲,哗哗哗外边来了几个人,到了家里卫生间就给老人安了一个大完便可以洗屁股的洁身器,还有温度,可以调的。因为老人家大便干燥,特别爱干净,自己擦不了,太胖,腰没有劲儿,眼睛又看不见。

我妹妹,人家没学佛,人家知道老人家需要什么,人家给买了个洁身器。我爸爸这喜欢、这高兴,他说,“我真高兴,这科技文明真给我带来利益了,我这次上大便,我再也不紧张了,我再也不怕不干净了;你看你妹妹,不过还有你,都挺孝敬的。”把我捎带上去的,怕我不好受呗,赞叹我妹妹。

回家以后就琢磨了,我爸爸现在需要念佛机还是洁身器?他老人家最困难的是解大便,一天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他跟我说:儿子,每天解大便是你爸爸一个伟大的工程。

太干燥了,你不想办法解决他的困难,你把念佛机给他,他能接受吗?他今天心里的病是什么?不如像妹妹一样给安一个洁身器,暖暖和和的水,温度还可调,想冲多长时间冲多长时间。你就知道了,学佛人就对吗?学佛人就比人家不学佛的人强吗?未必然也。所以我想的是我爸爸要念佛,那是你胡小林想的,你没把爸爸的痛苦像妹妹一样放在心上。佛说的“四摄法”接引众生,第一条就是布施,你在布施吗?念佛机爸爸不需要,爸爸现在需要的是解决上厕所的问题,你帮助他了没有?你能帮助他吗?你能。你为什么没想到?你为什么没想到,你妹妹想到了?这不就有问题了。

“菩萨所在之处,令众生生欢喜心”。念佛机他不欢喜,洁身器欢喜。你不让他舒服,你不让他得到真实的利益,他怎么能跟着你走?“利行”,“四摄法”第三个——“利行”,你要有利益他的行为,你要帮他,他最困难的是上厕所,你在为这上厕所困难做出些什么?他最想吃的是桃,你给他梨;他最想吃的是米饭,你给他馒头。为什么?你有障碍。障碍是什么?我见,我的成见,我觉得这好,我觉得这重要,你没放下“我”你孝要顺,你没顺着爸爸妈妈,没顺着爸爸大便这个问题,你能完成孝吗?孝是因,顺是果;顺是手段,孝是目的。老和尚、钟老师都讲得很清楚,你做到了吗?你没做到。

没做到怎么办?惭愧。惭愧怎么办?改!所以回家孝养父母,来到父母身边,处处是道场,事事是菩提。从餐桌到卫生间,从卫生间到父亲的床,从父亲的床到父亲的沙发,你说哪点不是道场?!你说哪点不是菩提路?!

时间很快就到了,今天只能汇报到此地。啰啰嗦嗦给大家讲点自己家里的事,希望大家别见笑。

阿弥陀佛!

谢谢大家!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