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入门

净业三福 孝亲尊师(第二集)

分类:
胡小林老师:净业三福,孝亲尊师
作者:
胡小林老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02/08 18:04
浏览量

 

净业三福 孝亲尊师(第二集)

胡小林老师 佛历三〇三八年十一月廿七日 2011/1/1 将于新加坡

尊敬的许清标会长大德,尊敬的李总务大德,尊敬的各位法师,尊敬的各位同修、同学:

大家晚上好!

昨天给大家汇报了一次,就是如何在家里落实“孝道”,汇报的题目是《净业三福,孝亲尊师》。

说到“净业三福”,大家肯定都很清楚。“净业三福”,第一福就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

昨天我向大家汇报之前,讲了我对“孝养父母”的理解。我们为什么要回家“孝养父母”?“孝养父母”跟我挣钱有什么关系?“孝养父母”跟我娶妻生子有什么关系?“孝养父母”跟我事业顺利有什么关系?“孝养父母”跟我的健康有什么关系?

我在这里再强调一遍:“一切法由心想生”、“境随心转,相由心生”。这是我们学佛同修都知道的基本理论,也是佛讲“心性之学”的最高原则。心好,什么都好;心善,什么都善。

下边的问题就是说:我到哪儿去把我的心给修好?我到什么地方去能把我的心修善?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地方、给我们一种方法、给我们一种途径、给我们一种手段,让我们能够迅速的、稳妥的、安全的、直接的把我的心修好?因为我心好了,我的一切就好了。为什么?

江本胜博士的水实验,大家知道:你爱这个水,水给你的回馈就是一个美丽的图案;你恨这个水,水给你的图案就是一个难看的图案。水是我们的依报,我们的念头是正报。我愿意我的依报好,你的员工、你的家庭、你的公司、你的大学、你的同事、你的妻子、你的孩子,都是你的依报。我希望顺利、我希望见到的人我都高兴,我希望办事情特别顺利,很多人都帮我。对不起!您得把心修好,纯善纯净。

哪儿能修好心?释迦牟尼佛说“孝养父母”,在父母身边可以干这个

印光老和尚说“敦伦尽分”。“五伦”,第一伦就是“父子有亲”。释迦牟尼佛在《观无量寿佛经》上说“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佛是最善了,他怎么成的佛?孝养父母开始的。为什么?父母跟你没有自私自利,父母跟你没有贪瞋痴慢,父母对你没有名闻利养,父母对儿女没有五欲六尘,修学的环境特别特别好在现代这个五浊恶世,在父母身边是最好最好的修学环境,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冲击,没有那么多的染污,没有那么多的麻烦,没有那么多的逆增上缘。

第二,我们昨天讲了,“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学佛的同修没有不想得到利益的。谁拿出那么多时间、花了这么多的钱在学佛菩萨的教诲,不想得到利益?都想。下面,印光老和尚说你得有“诚敬心”。

到什么地方我能找到诚敬心?下边的问题就这个。如果你对父母都没有诚敬心,如果你对父母都没有爱心,你说你对释迦牟尼佛有爱心,你说你对佛教有爱心、有诚敬心,那不可能。所以回家对那些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拔大的爸爸妈妈,是最容易引发你的诚敬心,你对他们有感情,他们对你无限的爱、无限的照顾,对你有大恩。

我们用中国古代的诗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换句话说,对爸爸妈妈如果都引不出你的诚敬,都引不出你的爱,你能对佛法恭敬吗?你对佛法不恭敬你能得利益吗?你得不到利益以后,十年、二十年下去,你会不会埋怨佛法。我头也磕了、三时系念也参加了、佛七我也打了,怎么不灵?三千遍《无量寿经》我也读了,每天六万声、七万声佛号我也念了,我怎么境界还是不好?我怎么身体还是不健康?我怎么还是挣不着钱?没别的,没诚敬心

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we can find诚敬心?我们能找到诚敬?Home,to be with your parents.跟你爸爸妈妈在一起。所以这就是我们回家孝养父母的理论所在。回家“孝养父母”不是说,我们英文讲叫one-way ticket,单程车票,是我单纯的照顾爸爸妈妈、我来孝养爸爸妈妈,我单纯的付出,我一点回报都没有,不是。除了你自己得利益之外,谁都没有得到利益。你到爸爸妈妈面前是修行去了、是提高境界去了、是找诚敬心去了、是焕发爱心去了,你把爱心找到、把诚敬心找到,那你还了得!

我们大家都学过《了凡四训》,他老人家在第三篇“积善之方”当中说,第二善“爱敬存心”,他怎么说的?“在家而奉侍父母,使深爱婉容,柔声下气,习以成性,便是和气格天之本”,这句话非常非常重要。了凡先生三十五岁碰到云谷禅师,一直到六十九岁他给儿子写的《四训》,那能含糊吗?哪个父亲不爱儿子?历时三十四年,斟字酌句,每一个字都仔细推敲,这句话讲了。

什么要奉侍父母,我给大家谈谈学习体会。深爱,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夫妻之爱,因为你有欲望;君臣之爱,上级下级,他掌握你的生杀之权;朋友之爱,可能是有利益;兄弟姐妹的爱,不错,但是现在目前有几个兄弟姐妹能团结的。深爱,哪找到深爱?你爱有多深,你的菩提心就有多深。深爱,深爱是内,内心有深爱,表面上呢?婉容,和蔼、和气,笑容可掬,满面春风,面带喜色,深爱是因,婉容是果。在座的诸位有当老板的、有当老师的、有开买卖的、有在政府上班的,谁不喜欢婉容的人?在哪儿练就这个婉容?在爸爸妈妈面前

我的修学环境特别不好,我在我们公司是岁数最大的,我没地方练,我到哪去练?都是我的下级,对我都毕恭毕敬,都捧着我、都说我好、都害怕;回家,一家之主。怎么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没有。我只有回到爸爸妈妈身边,他把你看成孩子,你在那不是董事长,你在那不是研究生,你在那不是老板,你在那不是亿万身家的一个生意人,你是孩子。他对你有爱,他是长辈,他跟你说话无所顾忌,因为他爱你,他用不着跟你客气,因为他跟你没有利益,他用不着让你高兴;因为他跟你没有利益,他不用糊弄你、不用忽悠你;因为他跟你没有利益,所以你才找到什么是真正的你。只有爸爸妈妈才会这样。

社会上的人,你走出去,都对你客气,都跟你点头,说那话您真不能相信:您真不错,您看您现在愈来愈好,没有你可不行,你多棒!假的,都是有目的的,糊弄你的。爸爸妈妈不是,你能找到真实的感觉,你对他们有信任,他们说好是真是好,他们说不好就真是不好

深爱婉容,完了以后?柔声下气。我就不柔声,我就不下气,我干嘛要下气,全是我的下级,全是我的晚辈。牛!狂!不可一世!考上研究生了,当了大老板,有钱了,坐奔驰了,我跟谁去柔声下气?我跟秘书,那不把秘书吓着了。我跟司机柔声下气?我跟家里的阿姨柔声下气?没有,没有地方让你练就这种谦卑、练就这种包容,没有地方,哪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爸爸妈妈身边柔声下气。完了以后怎么办?习以成性,养成习惯了,对谁都谦卑,对谁都柔和,对谁都低三下四、柔声下气。行了,招人喜欢,天地鬼神都怜悯。

《了凡四训》上说,我们要想发展、要想幸福、要想成功,我们一定要保持一个谦卑的态度。我们俗话说“哀兵必胜”。天地鬼神、佛菩萨,时时怜我、同情我。此乃“便是和气格天之本”。“和”气是因,“格天”是果。“格天”什么意思?“格”就是感应、感格。天呢?天就是自然规律。什么是在这里边说的天?因果规律。你看和气才能“格天”,你不和气你就格不了天。所以“和气生财”。

所以每一个人都希望格天、都希望有加持、,都希望能跟上天感应,其实哪有上天?!就是因果规律,做好事得好报,这就“格天”了,格了,好报;做坏事有恶报,这是格了恶报,感来恶报。

在家而奉侍父母,使深爱婉容,柔声下气,习以成性,便是和气格天之本”。你能够格天你能不心想事成吗?对吧?天你都能“格”了,钱你还挣不到吗?我们说什么所谓神通、所谓感应、所谓加持,你全有。所以我们回家奉侍父母、孝养父母,不单纯是一个照顾爸爸妈妈、是一种牺牲、是一种简单的付出、是自己什么都得不到的,不是!别人什么都没得到,只有你自己得到。

我昨天向大家汇报,头两个小时是讲自己在家在“孝养父母”的过程当中,发现自己的境界不够,找出了差距,看到自己的妄想、分别和执着。非常非常感恩父母!不是他们给我提供这个修学的平台、这个场地,我怎么能知道我自己不行、发现自己的过错?!

印光老和尚说,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回家有妹妹妹夫、有外甥、有阿姨、有爸爸妈妈,看一切人都是菩萨。从餐桌到爸爸的床,从爸爸坐的沙发一直到给爸爸按摩的那个地方,都是道场,那是勘验自己学习成就有没有功夫的地方。不行!昨天跟大家讲了,我昨天晚上回去统计十一个故事,从吃酱豆腐开始,一直到最后念佛机什么的,大家很感动。下来以后大家问我:怎么一听你讲老掉眼泪?因为它真实,真感情即是好文章

今天这两个小时我来赞叹我在家里看到的这些菩萨。昨天是检讨自己、发露忏悔,发现自己的过错,改;今天是看看人家父母怎么做的。

我爸爸有五十万块钱存款,一生的积蓄,包括我给他的钱。老人家爱孙子,三个第三代,我有俩儿子,我妹妹有一个。我回家每天跟他在一起,他就跟我这儿聊。他说儿子,我这五十万块钱,我三个孙子分,我特别高兴,一人十七万。成天跟我说这点事,这是我一生的积蓄,我的离休补助,我当过兵,我是抗日战争的老干部等等,国家的各种补助都积蓄在一起,他说我要留给孩子。咱们学佛的人知道,这钱你给孙子你不如拿出来供养三宝。但是老人家这个心,爱孙子这颗心那是善心,没有闻习佛法,不懂得传统文化,他这么做就已经是相当难得。

刚开始回家的时候,我爸爸跟我谈到这一段,我当时很傲慢,我说:爸,你这叫愚痴。他说:什么!我把这钱给孙子叫愚痴,那你给我说说不愚痴应该怎么样?我说:爸,应该拿出来印经,这对你老人家有实际利益。他说你歇菜吧!你别跟我玩这套。随着跟老人家、伺候老人家,给他按摩,带他看病,帮助他大便、解小便,真实的关心、真实的爱,他慢慢慢慢就能听进我的话。我如果做不到,我就劝不到。所以《弟子规》上说的,“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这个善是什么善?这个善是劝人要有技巧,要会劝。怎么才叫善劝?怎么你才能会劝?你真爱他,你真为他好,这就是善劝。

通过这一段,几个月过去以后,我再做爸爸的工作,有一天我们爷俩聊,很感动。他说:儿子,你真辛苦!因为什么?北京到冬天,十月份,老人家眼睛瞎的,看不见,我给他,每天回家先是按摩脚,从脚到小腿肚子,从小腿肚子到膝盖,从膝盖到大腿,从大腿翻过身来,您趴下我给您推背,推完背您起来我给您捏肩膀。我爸爸看不见,他每次心疼我:儿子,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行了,已经四十分钟了,差不多了,该吃午饭了。他这一推我的胳膊,我的胳膊上全是汗,他有感觉:儿子,你出这么多汗,不行不行,你不能再给我按摩了,我实在是不落忍。然后我说:爸,别这样,难得今天您的状态不错,又不用去医院,大便也都解决了,现在咱们没吃饭之前,我多给您按摩几分钟是几分钟,因为您那么大岁数也出去活动不了,眼睛又不好。他说儿子,真是。他说我这一生,最幸福的几个月就是这最后的几个月,你真的变了。

因为我七月份刚回家的时候,我一回家我爸爸就让我走,他说:你回去吧,我没事,儿子。我说:爸,不行,我来种福田来了,佛说了,“孝养父母”是恩田,恩田种东西才能长东西,我以后怎么发财?我怎么修菩提心?我爸说:儿子,你已经菩提心圆满了,回去吧!跟你有隔阂,你是为自己来孝养爸爸妈妈的,你不是为老人家回来的。通过这几个月真正的慢慢放下,真正拿出真诚心,他觉得你是真为我好。因为什么?我就能感觉到我爸爸愈来愈不一样。原来我按摩脚根本就不让按摩,因为老人家走不动道,脚全是肿的,像水萝卜一样。而且你想,他穿着鞋,走不动道,他怕冷,穿的是毛袜子,一脱下来特别臭,他自己知道:脚有味吧?我说:爸,我帮您洗洗。不用不用,小阿姨每周帮我洗两次。他不接受你。怎么接受的?就是你时间长了,你真爱他,拿出真诚心关心他、打动他,慢慢的接受了。他就会主动跟你说:儿子,今天我的右腿疼,你帮我弄弄吧。今天我的屁股疼,你帮我弄弄。因为他老坐在沙发上,肌肉都萎缩了,尾椎骨跟两个大腿骨三个骨头特别清晰,天天坐在沙发上,眼睛又看不见,腰又不能走,可怜到了极处。屁股蛋子没肉,那么大的重量落在上面,得有多疼!他让我帮他推屁股他肯定不好意思。他能张开口。

张开口完了以后,这不是就表现好了吗?有了感情他就能接受了;能接受以后他就跟我聊。我说:爸,您觉得我表现怎么样?儿子,真没得说,咱爷俩的感情是愈来愈深了,这几个月是我真幸福的几个月、最幸福的几个月。

我说:爸,你想,如果天下的父母都像你这样,他们身边都有一个像胡小林这样的儿子,能够爱爸爸、能够回来照顾爸爸,你说天下的父母得多高兴、得多开心!我爸说:对,那得教育,那得倡导,那得提倡。我说:所以爸爸,您那个钱如果拿出来印这些数据、刻这些光盘,要给了那些人,他们要受了教育,看了这些盘,都像我一样回到家照顾他们的父母。我爸说:那天下的父母得多幸福,我们太需要儿女的照顾。

我说:是!爸,这三个孙子不缺这钱,现在学校、社会上最缺的是什么?最缺的是教育。我说:爸,这个钱给孙子好,还是拿出这个钱来刻制这些光盘、买这些书籍给社会大众?我爸明白了:行,儿子,就这么着,这五十万块钱我交给你,你好好的,这是我一生的积蓄,我愿意拿出来印《弟子规》,你的成就鼓励了我,我觉得现在天下最缺的就是这分孝心,这个钱花在这个地方是个点,花对了,留给孙子是不对的。你看,“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

怎么劝父母回头?孝感天地。《了凡四训》上说,别人不同意你的意见,别人不能按照你说的去做,“皆己之德未修,感未至也”,你的德行不到那,没修到那,你的感化没到那,你真正身体力行做到这,没有一个不跟着你走的

所以我们在父母身边要做出来,要把《弟子规》演出来,真正的把它放在心里头。

我看到我爸爸能拿出这五十万块钱,因为咱们是学佛的,咱们知道老人家这个钱如果用在这个地方,按照《地藏经》来讲,对老人家以后,身后、过世以后,那个利益太大了。

所以我们如何孝养父母?不是简单的给钱,不是简单的回去,不是帮他们盛饭,当然这都要做,更重要的是给他们开智慧,把你学到的东西告诉他们,跟爸爸妈妈共同进步。原来我爸爸这五十万块钱根本就不能碰。所以老人家十一月二十八号过世,我立刻拿了存折我就把钱取出来,我就投入到法宝的制作。

这个钱是三个人的钱,爸爸没留下字据,妈妈还在、妹妹还在,为什么你说拿出来就拿出来?妈妈怎么跟我说?好样的,儿子,这个钱就应该干这个,你爸爸不说我都得说,因为你是个浪子,你是被它们教育回来的,我们要再用多多的这种资料把更多的浪子教育回来,胡主席说的和谐就能实现。你看看人家这个境界。

我跟我妹妹说,我说:妹,那你这三分之一呢?她说:哥,没什么说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说:妹,哥有钱没有?您有。这五十万我给你,爸爸这五十万你一分钱都不能碰。你相信哥哥爱爸爸吗?您对爸爸是太爱了,您对爸爸没得说。我说你要相信哥哥爱爸爸,哥哥用这个钱不会给爸爸带来殃、不会给爸爸带来灾,是帮着爸爸修福。我知道你比我缺钱,你是个打工的,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因为我有种执着,我就希望我从银行能够真正拿出这四十八万三千块钱,捆好了,送到制作法宝的点,这是我爸爸的血汗钱,一生的积蓄,剩下我再给你拿五十万来。我说妹,明年我给你。她说哥,我不用,我不要。

我说你要不要是你的事,哥不要这钱,我在明年给你五十万,爸爸这四十八万三千连利息带本咱们捐出去,咱们都爱爸爸。虽然我们今天没有能力看到爸爸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的近况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老人家的生活如何,但是佛在经典上告诉过我们,有一条我们是知道的,只要爸爸的孩子能够断恶修善,爸爸无论在哪一道,都能得到孩子的利益。

我们没有神通,我们没有这种能力,佛在示现灭度的时候提出四依法,“依法不依人”。法是怎么说的?婆罗门女是怎么做的?光目女是怎么做的?《地藏经》上讲清楚了。因为爸爸过世这个因,你加功用行,你断恶修善,你对社会做贡献,你对国家做贡献。

谁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爸爸妈妈。为什么婆罗门女一日一夜念成了圣者悦帝力罪女就生天了?因为悦帝力罪女堕地狱是因,婆罗门女成圣者是果,你说悦帝力罪女(婆罗门女的妈妈)修福了没有?修了大福,她的过世成就了一尊佛出来,多大的福报!一人出家,九祖生天;一人成了圣者,那得多少祖上天。所以婆罗门女来到地狱的时候,鬼王跟她说,悦帝力罪女三天之前已经生天了。这不就是佛菩萨对我们的教育吗?地狱是最苦的,如果父亲真是去了地狱,我们能救吗?能救。怎么救?你胡小林成为圣者。福自己求,指望谁都不行,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我们每个学佛的同修都有父母,真要是“孝养父母”,我昨天讲完很多人跟我说,我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爷爷奶奶不在了,我们怎么“孝养父母”?不在了,你说这话你没有把佛理弄明白。爸爸妈妈还在,不仅这一生的爸爸妈妈还在,累生累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在,你怎么孝养?你看《地藏经》,你看婆罗门女怎么孝养的?觉华定自在王如来让她回家老实念佛,自己念成了妈妈生天了。所以我昨天跟大家汇报,爸爸一走,我这念佛心特切,我就觉得每声佛号在救爸爸,只要我成了,他就成了。

中国的“孝”字,“孝”字上半部是“老”字,下半部是儿子的“子”,一体的。爸爸过世之后,我再想发脾气我还好意思吗?我怎么救我爸爸?他老人家万一现在在地狱受煎熬,我这不是雪上加霜吗?我再想搞自私自利我好意思吗?你忍心吗?爸爸对你这么大的大爱,你能救爸爸你不救,不仅不救,你还落井下石,你忍心吗?

《弟子规》上说,“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不是说丧三年让你光在那哭,这个意思太深了。“丧三年,常悲咽”,丧三年的过程当中,你有自私自利,你有名闻利养,你有五欲六尘,你有贪瞋痴慢,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你想干这十六个字的时候,你就会想到爱你的父亲在那等待你的救赎,你不得掉眼泪吗?你做到了吗?你没做到,你在害他老人家。亲爹你都害,谁你不害?亲爹你都不救,你说你能学佛得利益吗?

所以说,《弟子规》这句话,在父亲过世之后真是有了更深的体会,就是心里头常常要想着:我成了,爸爸就成了;我真成了圣者、我真得了救,爸爸就得救了,为了他老人家,我不能犯错;为了他老人家,我不能说错话,我不能动这个歪主意

爸爸走了都在对你鞭策,活着的时候爱你、照顾你,做出种种示现,启发你的孝心,启发你的诚敬心,老人家走了还在教育你,还在你的身边时时在给你提醒,你别忘了老人家。各位同修,真灵!当你坐飞机的时候,刚想跟服务员发脾气,你一想到爸爸,你就发不出脾气来了。真的,大家回去试一试,不忍心了,爸爸对你的爱一下涌上心头。我们看《地藏经》所描述的地狱的痛苦,他在那等待我们救赎,你还好意思吗?你就不好意思了。

所以“慎终追远”,怎么叫“慎终追远”?为什么要“慎终追远”?老给自己提醒,爸爸妈妈跟我在一体,我要好,他们就好;我愈好,他们就愈好。所以你要“慎终追远”。

你说他们好不好我无所谓,我心里已经没他们了,我已经把他们淡忘了。对不起,你少了这分鞭策,你少了这分加持,你少了这个增上缘,你自己也成不了。所以常把父母放在心上的人是有福的人,因为什么?他修学精进,他真努力,他真干

你说我“众生无边誓愿度”。您歇菜吧!我不接受你这个说法。爸爸你都不想度,你说“众生无边誓愿度”?而《无量寿经》上说“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你是“一向专念”,你那念是为自己。什么叫“发菩提心”?印光老和尚在《文钞》上说,自利利他之心。你连爸爸都不愿意利益,你能利益他人吗?你连爸爸都不利益,你的菩提心能算出来吗?你的菩提心不出来,这八个字它能作数吗?“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没一个废字。

哪里把“菩提心”引发出来?从爸爸身上,从妈妈身上,换句话说,爸爸妈妈身上你都唤发不出来利他之心、菩提心,喊破喉咙也枉然。所以,爸爸妈妈活着,爸爸妈妈不在,都要“发菩提心”,都要利益他们。

“丧三年,常悲咽”。“常”是什么意思?中国的这个“常”字不是经常的意思,不变的意思。咱们不吹那大话,众生无边誓愿度,您真的没到那个境界,我反正是没到。但是回家孝养父母,恢复跟爸爸妈妈这种密切感情之后,他们老俩口,我念佛愿意,我得利,我觉得我恳切,妈妈八十一,爸爸已经过世,我声声佛号救赎他们,我声声佛号他们能得到利益。

虽然现前我不能跟爸爸在一起,但是“阿弥陀佛”四个字把我们爷俩拴在一起。每一声佛号只要相应,他老人家就舒服一分;每一声佛号,如果我真的想去西方,他就能得到这句佛号的利益,那念佛就必然不散乱。念佛心不恳切是因为没有找到恳切的原因

所以《弟子规》、“发菩提心”、《了凡四训》说,让我们“孝养父母”,让我们“慎终追远”,不是闹着玩的,真的是这样,这是勘验我们有没有菩提心的第一步。如果你念佛不能跟爸爸妈妈结合在一起,连他们,你回向都找不到感觉,那你肯定没有回向。印光老和尚在给卓智立先生回函当中说:念佛而不修行,往生西方,千百万人中无有一二。这不是闹着玩的,念佛的人多,修行的人少。要修什么行?孝养父母,第一行。如果这个行你都不修,您也别念佛了,该怎么轮回怎么轮回,该怎么生死怎么生死,老和尚这句话中肯。

净空老和尚怎么说?什么人去西方?什么叫“功夫成片”?老和尚在经教当中说,放下自私自利、放下名闻利养、放下五欲六尘、放下贪瞋痴慢,这叫“功夫成片”,这种人能去西方。这十六个字讲的是什么?修行。你说我今天念佛了,我来新加坡参加法会了,No use,没用。你要修行,最大的善是什么?百善孝当先。

昨天我向大家汇报,十岁开始文化大革命,一直到今年五十五岁,回到父母身边,四十多年没跟父母在一起,不知道什么叫“孝”,不知道“孝”包含着什么。这四个月,从七月底到十一月底老人家往生,老人家过世,找到点感觉。回过头来跟老和尚汇报,老和尚说你要讲出来,四众同修太多太多的人忽略了,社会大众太多太多的人忽略了。我在这讲并不是因为我做得很好,我做得不好,昨天两个小时主要讲的是在“孝养父母”过程当中发生的问题,境界不够。所以我们跟父母得学,老人家一生的积蓄拿出来印制法宝,我要不回家“孝养父母”,我不跟老人家共同面对这个存款问题,我怎么能够向他老人家见贤思齐?

我刚才跟李总务说,父亲做了尿袋,不能解小便,一个月得回医院换一次塑料袋,一次性的。有一天我们跟父亲说:爸爸,下午两点钟送您去医院,去换这个塑料袋,所以您中午睡觉的时候就把外裤脱下来,去医院穿个干净点的衣服。

因为老人家眼睛不好,吃饭老是掉汤掉水,裤子很脏。我就跟小阿姨帮他脱裤子,中午睡醒觉以后再穿上一条裤子,干净的,我们去医院换塑料袋(尿袋)。

我一脱下这条裤子,诸位同修,我的眼前就出现了这条裤子,我今天带到新加坡来了,这是背面,这是膝盖上的洞,这是里边的边,这个松紧带都露出来了。这就是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一个礼拜以前跟我说,把五十万块钱拿出来印《弟子规》。我看到这条裤子我吓一跳,我不相信这是我爸爸,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说爸,你怎么会穿这样破的裤子,我说你为什么?旁边小阿姨说,她说:哥,姨夫每次穿这条裤子,大脚指头不是从这个洞伸出来,就是从那个洞伸出来,每次穿裤子没有一次能穿到底的,困难极了,本来眼睛就看不见。我说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不是没钱,咱们买条裤子并不浪费,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旧衣服舒服,新衣服穿得不随身。

我那天一句话没说,我回到公司我就给我们家小阿姨打电话,我说:小易,这条裤子你给我留好,洗干净,老人家的房子我不要,老人家的钱我不要,老人家这条裤子我得要,这是胡小林的传家宝,我拿回去。

惭愧!人家不学佛,人家八十五岁了,人家有钱,人家为什么要穿这样的衣服?人家做到了,我们学佛的四众同修做到了吗?我们做不到,他怎么能看得上我们?为什么社会大众、党和政府对佛法失去信心?为什么?看看这条裤子就知道为什么,我们让人家不信服,人家八十五岁,干了一辈子革命。后来小易阿姨跟我说,她说哥,姨夫所有的衣服都这样,到底给您留哪件?我说所有的衣服都给我留住,准备一个箱子。

我到了公司,我说我这次去新加坡我要带这条裤子。我的爱心部经理张坤说:您什么裤子要拿到新加坡,胡伯伯什么裤子要拿到新加坡?我没想教育她,我说这是一条裤子,你帮我包好,找个布袋。我说这就是佛经,这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像,我要恭敬,我要告诉大家,为什么胡小林能学佛?祖上有德。我那个经理看到这条裤子眼泪就下来了,她说胡伯伯穿的裤子,这什么时候的?我说刚刚拿来的,过世以后从身上扒下来的,说死了不能再穿这条裤子,太不吉利了,得换新的。我跟妈妈、妹妹说,我说就让老人家穿着破的裤子火化吧,这肯定是他老人家最大的心愿,别再花钱买新的了,留点钱好好给那些需要的人,老人家一生节俭,新衣服新裤子送到火化炉去火化肯定不是他的意思,因为我了解他。

我昨天跟大家讲卫生间的故事,我爸爸大便干燥,我陪着他,每次大便大概半个小时左右。老人家原来不让我进去,他觉得臭,他觉得对我不好,他跟我见外。后来有了感情之后,每次大便的时候:儿子,你陪陪我吧。我就专门弄个板凳在卫生间,他坐四十分钟,我就坐四十分钟;他坐一个钟头,我就坐一个钟头,我们爷俩在那叙旧。叙什么旧?全是我们爷俩,我小时候爸爸怎么爱我,我们共同面临的困难、麻烦、灾难,特别温馨。因为我每天回家只有三个小时,一般卫生间得度过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里头我爸爸给我讲了很多他的事,我特别特别的感动。大便完了以后,我给他扯纸,他说:儿子,我大便不用那么多纸,你再扯一半,把那一半留下来,明天我再用。我说:爸,这个卫生纸你都这么,这不多,一点都不浪费。儿子,你要珍惜这纸,你看电视上不是成天说吗?地球上资源这么贫乏,这个纸都是树木做的,现在这么多灾害都是水土流失,多留一棵树多给孙子们留一棵树。

我们回家孝养父母、照顾爸爸,我们去付出了,我们去奉献了,是吗?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常随佛学”,佛在哪?跟谁学?爸爸妈妈,不是佛吗?胡小林做到了吗?你穿这样的裤子了吗?上卫生间的时候你是这么看待这个纸吗?一次一次的对我的冲击,回到办公室就给佛菩萨磕头,净业三福真实不虚!回家孝养父母,受了这么多的教育,我到哪去找这种教育?谁能给我这种教育?为什么让你回家?回家你学,你赞叹,“称赞如来”,普贤菩萨第二大愿王,称赞谁?常随佛学,跟谁学?看到这条裤子,知道爸爸在卫生间里对卫生纸的态度,诚敬心油然而生,不是装的,真自愧不如,差得太多太多了。老实了!服了!人家没有去论坛,人家没有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录像,人家背不下《无量寿经》,人家也没念佛,人家是佛菩萨,你不是,诚敬心出来了,再回去伺候爸爸。我给老和尚磕头原来是假的,你对爸爸都没有诚敬,你对净空老和尚有诚敬吗?你对爸爸妈妈你都不爱,你说你爱老和尚?也可能爱,那是情执,那是为自己。诚敬心就这么引发出来的。

所以《弟子规》上说,“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你连人家的善你都见不着,侈谈诚敬!你说,我怎么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看不出有什么要我学习的地方?问题不出在爸爸妈妈这一边,《了凡四训》上说,那是你恶报重、障碍重的表现。《了凡四训》怎么说?“心粗而眼翳”,你心太粗了,翳,眼睛上有白内障,把你障住了,你发现不了爸爸妈妈那些像钻石、像金子一样的宝贵的东西,是因为你心里只有你自己,你真把你自己放下,这些东西就会涌到你的眼前。

所以今天这两个小时要向大家汇报的,就是在家看到父母这样的行持,对我的冲击,回去再念经、回去再念佛,对爸爸的爱,那个质量不一样,里边有恭敬,里边有佩服,里边有惭愧,里边有忏悔,全在里边了,一即一切,出来了。

不是找不到恭敬对象吗?胡小林,在公司大老板,都是比你年轻的人,大家对你都毕恭毕敬,你还有什么脾气?恭敬心出来没有?出来了。谁帮着你?爸爸。感恩吗?感恩。知足吗?知足。老实了吗?老实了,真不行,真惭愧,要向爸爸学。向谁学?看动画片“佛本生故事”,你学得来吗?以身饲虎,跳下去让那个虎吃他?释迦牟尼佛在当菩萨的时候,那老虎没有劲,把自己的身体剌开,血流出来让老虎闻到血腥味,然后唤发起野兽的恶性把他吃了,你做得到吗?你做不到。那个你能学吗?你学不了。这个能学吗?这个能学。艰苦朴素、爱惜物命,能学吗?起码要做到爸爸这样,这个要求不高。他老人家做到了,就是你身边活生生的榜样,你应该怎么做?谁救谁!

我七月底回家的时候,我是说我怀着踌躇满志——我要救赎我的父母,他们不学佛,他们很快就面临人生的最后一站,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要让爸爸妈妈觉悟。四个月以后一个大嘴巴扇过来,谁让谁觉悟?爸爸妈妈着着实实在发我的露,所以你才会忏悔,你说这个恩情有多大!你说爸爸妈妈爱你有多深!不是的吗?你到哪去上这一课?你不是他的儿子你怎么会给他换尿袋〉你不是他儿子,你怎么会在床边给他换裤子?你不是他儿子这么大的缘分,你怎么有资格上这一课?那都是因为你是你爸爸的儿子。所以“父子有亲”,亲在哪里?亲在这。亲,你可以亲近他,你可以零距离的跟他接触。

爸爸妈妈不简单。我跟学佛的同修有接触,我跟大家不客气地说,十个当中,起码一半对爸爸妈妈不恭敬,看不到爸爸妈妈的优点。因为我经常出去参加论坛,每次接到条子,全是爸爸妈妈不学佛,我们怎么办?爸爸妈妈现在还在吃肉,我们怎么办?爸爸妈妈现在还在杀生,我们怎么办?全是爸爸妈妈的不是,没有自己的不是。所以你要放下。

你怎么才能孝养父母?我的真实体会,昨天向大家汇报,我回去孝养父母之初,抱着自己的成见、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理论、自己的认为,就和菩萨一样,要救世,要救赎他们,我已经成了,你们还没有成,我要把你们从火坑救赎出来。四个月以后踏实了,老老实实向人家学,自己真不行。而且很惋惜、很后悔,这么好的老师,这么好的教材,我怎么这么晚才看到?太晚了!

我要学佛的四年初,二〇〇七年我就回家,就落实“净业三福”,就来到爸爸妈妈身边,那我今天肯定不是这种境界,早就学上了。你说我对佛菩萨的赞叹、对释迦牟尼佛的感恩、对老和尚的佩服,从哪来?就从这四个月回家,他们说得真对,太重要了,做不到

所以回家以后看到爸爸是这样的行持,因为时间长了,跟老人家老聊天。有一天我母亲就跟我说,这是讲下一个故事,就是我父亲提升的故事。

我父亲是共产党的官员,老革命,一直在非常非常低的级别的处级、副处级的干部上工作。因为耿直,老是对领导提意见,他们有些做法,走后门、不正之风,老是看不下去,所以领导不喜欢他、排斥他。像他一九四三年参加革命,到临退休的时候还是处级的干部,太少太少了。一辈子不会跑官、不会要官,从来不向单位、不向组织伸手。一直住的是我母亲的房子。

中国成立武警部队,要从公安部抽干部,当时的赵部长,在西南公安部,认识我爸爸,对我爸爸这么多年,四十年不提,他是有看法的。他开了部党组会,说有一个好干部,他应该调到武警,因为当时赵部长负责组织武警部队司令部,说他在公安部的七局,是个处级干部,这个人很正派,我了解,我的意见,把他调到武警司令部政治部当副主任兼武警司令部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主任。他因为知道我爸爸正直,我爸眼里不揉沙子,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走后门,从来不搞拉拉扯扯,不违反纪律。部党组都形成决议了。我爸爸这一级,从副处提到正处,从正处提到副局,跨过副局再到正局,跨过正局再到副部,连提四级。工资,军队的工资比地方的工资要高很多。

赵部长找我爸爸谈话,我爸说我考虑考虑。赵部长特吃惊,他说你还考虑什么?老胡,你真傻,这个机会多难得,重新组建武警部队,这会有很多很多的位置和机会,而且连给你提四级。你参加革命那么长时间,你早就应该走到副部级这岗位上。而且你的人品我是了解的,我把这个岗位交给你是放心的,你就听我的吧。

我爸爸当时不好驳赵部长,就回到家,不去。赵部长的秘书通知我爸报到,他说:老胡同志,你怎么还不报到?领军装,办入伍手续重新入伍。大家知道我爸怎么说的吗?我爸爸当时在中国消防器材总公司,生产消防器材的,消防车、消防梯。那个时候中国的企业正在关停并转,正在搞企业的改制,八十年代初。他手底下才四十多个员工,领导了中国若干个企业,都是面临着改组、下岗、安排、重新分配工作。我父亲跟那秘书说,他说请您转告赵部长,这个岗位我不能去,现在这个公司离不开我。第一,我要去了人家会骂,这个企业不行了,你去升官了,你找到好地方,我们怎么办?第二,现在这个企业有很多的资产要处理,我最了解情况,我要走了没人清楚,国有资产就会流失。第三,这个企业的员工我最了解,我要走了,他们怎么回事,新来的人不明白,而且对党的影响不好,遇到困难、遇到麻烦,党的干部先走,第一把手先走,群众会怎么看我们?我不去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爸爸还有这么一段经历。在家里时间长,经常跟爸爸妈妈在一起聚,我就跟我妈说,我说老太太,您知道吗?爸爸原来是有这么一个故事,赵部长要提他当武警司令部,相当于副部级的一个职位,他不去。我妈一听,一愣,她说:老胡,有这个事吗?不说。你傻了你?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这事?我在旁边一听我吓一跳,二十年前这件事,我爸从来没跟我妈说过。我说爸,你怎么不跟妈说?我跟她说了我怕你妈妈老唠叨,非逼着我去,我当时不能去,所以我就没告诉你妈妈。我妈说:怪不得,那天我见赵部长,赵部长说你们家老胡脑子进水了,一根筋,这么好的机会都不去!我妈妈说:我还琢磨,我们家老胡怎么了,有什么好的机会?一九八三年组建武警,我爸爸当年要去他能干到六十五岁,结果爸爸没去,做为处级干部,六十岁就退休了,一九八五年正好六十。他何尝不想在岗位上多干几年?起码能干到一九九〇年,待遇也不一样,工资也不一样。

所以诸位同修,我们不回去孝养父母,我们不回去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我们怎么看到、我们怎么能够挖掘出来他们身上这些闪光的地方?我们不是蜻蜓点水吗?我们不是流于表面吗?我们不是水和油是两张皮吗?你只有回到父母身边,平心静气老老实实跟他们在一起,放下自己的知见,放下自己的傲慢,放下自己的了不得,你听听人家在干什么,看看人家在干什么,听听人家在说什么,你一定能得到真实的利益

这就是卫生间的故事。你说爸爸在那大便,我陪这一个钟头,不就是听经闻法吗?卫生间不就是道场吗?还需要去寺院吗?《弟子规》在哪里?道场在哪里?慈悲喜舍是,卫生间里有慈、有悲、有喜、有舍。《弟子规》的讲堂在哪里?《弟子规》的学校在哪里?在哪学到《弟子规》?爸爸的床边,爸爸的沙发边,爸爸的餐桌边,爸爸的马桶边,你要善学,你学不到你不善学,你没觉得那是道场。你想去寺院,你想参加论坛,你想参加法会,你觉得那是学佛,错了。

佛的一年级,孝养父母。

爸爸一生在干革命,他最后的待遇、最后的级别,对他来讲至关重要,他都能放得下这样的名闻利养,胡小林做到了吗?爸爸为了四十个员工不离开这个岗位,胡小林做到了吗?胡小林老不知道发菩提心什么样子,爸爸发了,你学到了吗?这不是菩提心吗?自利利他之心。卫生间里有佛法,卫生间里有真理,卫生间里可以去西方。

昨天刘素云老师讲我父亲文化大革命挨打,这也是卫生间的故事。我知道我父亲眼睛、腰是被打坏。因为当时我在父亲身边,我在宝鸡市,中国陕西省宝鸡市。我爸爸被打了以后,内裤脱不下来,全被血给粘着。我当时五年级,四年级搞文化大革命,我陪着妈妈,我昨天说了,妈妈成了神经病,我拴一根织毛衣的线,我到今天还记得,是根红线,拴着妈妈拴着我,妈妈一醒我就醒,我怕妈妈死。五年级我陪我爸爸,我爸爸挨打,每天晚上最让我难过的,就是烧一盆开水兑上凉水,爸爸的裤子脱不下来,诸位同修,全被血给凝固住了,我得拿着热毛巾一点一点给他蘸,我爸爸一口一口的凉气,轻点轻点,给他脱下内裤,打成那样,腰椎第三节打坏了。那个钳工一巴掌打在眼上,两只眼睛都出血。当时我在宝鸡,我在爸爸身边

我恨死这个钳工,我咬牙切齿。亲爹,打成这个样子,幼小的心灵,看到这一幕,真不能容忍,因为我天天帮爸爸洗裤衩。为什么懂事懂得早?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教育你,没有别人了,他是一个反革命,谁能照顾他?妈妈在北京挨斗,爸爸在宝鸡挨斗,就是我在身边,我妈妈给我派到我爸爸那,就让一个五年级的孩子照顾爸爸我都忘了这一段,要不是卫生间里我爸爸感谢我,他说:儿子,我老觉得你做生意以后变了,我总是跟你妹妹说,你哥哥是个好人,你哥哥本质是好的,他今天这个脾气,他今天这么自私自利,绝对不是他原来,完全你哥哥退步了,你哥哥没有受好教育,这几年上大学,面对金钱你哥哥变质了。这是我爸爸死了以后我妹妹跟我说的。我说:爸,您为什么觉得我过去好?他说:儿子,你不知道你五年级你是怎么照顾我的?我想起来了,我还有这一段。

我爸爸说还一个更感人的故事,你都忘了。宝鸡是西北,那个地方爱吃面,没有大米,一个户口一个月只有两斤大米。我爸爸是南方人,江苏人,爱吃米饭。爸爸住在牛棚,距离我们的宿舍大概有十里地,陕西那个公路不是平的,是有山坡的,是上坡,我五年级,我就知道买条活鱼,让邻居的大妈给我爸做条鱼,放在锅里头,焖好的米饭,蹬着自行车,十五里地,给爸爸送饭。我说:爸爸,我记得,我刚给你送饭的时候,那个鱼汤全洒了,那鱼也都洒得哪都是。一个五年级的孩子,懂得什么?十一岁。我爸爸拿着这锅饭就掉眼泪,他说:孩子,真难为你,爸爸出不去,咱们家就两斤米,你还想着给爸爸焖点米饭,买条鱼。爸爸说:你知道你过去什么样吗?卫生间里头给我讲这故事,爸爸看不到我的眼泪是流下来的,真惭愧!十一岁的孩子能做到,五十五岁的胡小林做不到,为什么?“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今天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染污了。

我在卫生间就问,我说爸爸,那个锻工那个人为什么这么打你?他说他是个农民的孩子,家里没钱,特别困难,好像是四个孩子还是五个孩子,军队转业,那时候整个宝鸡市消防器材厂每个月三百块钱的困难补助,全厂的员工,困难补助就三百块钱。这个人向厂子领导要求申请补助,我父亲给了他二百四十元人民币,他不干,他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三百?我爸爸说还得给别人留点吧。我家最困难。我爸爸说万一有个突发情况,这一个月,那别的员工怎么办?那时候政策就那么死,一分钱都挪不出来,真有困难真没办法。后来这个员工就是因为这个,这个工人就记恨上我爸爸。我爸爸是一九六四年调去,还没有文化大革命,到了一九六六年开始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他是造反派,他有仇恨,他下的手。钳工手非常有劲,一巴掌上来,就把我爸爸眼睛打成这样,一个钢棍打在腰上,腰就被打折了。

文化大革命结束,我爸爸落实政策回到北京。粉碎了“四人帮”之后,当时中国开展了一个运动,叫清理阶级队伍,清理三种人。什么意思?要把造反派从领导岗位上清理下去,该法办的,你看当时“四人帮”都审判了,绳之以法。这个工人被抓起来,他打老干部,都知道把我爸打残了。项目组就到北京找我爸爸,叫做情况,录一份情况,您只要签了字,回去就逮捕他,就法办。我爸爸说情况就是这个情况,叙述完情况以后,但是我不同意逮捕他,那时候整个党都在犯错误,国家都在犯错误,他是个工人,你指望他有多高的觉悟,能够不被拽走?不能埋怨他,他是无辜的。我们要反省我们自己,党的政策出现了偏差。而且他们家特别穷,我了解,他要抓进去他们家就更困难。能不能教育,写份检查就算了。这就是我的父亲。

我是学佛的,我父亲吃不下饭,眼睛看不见,穿毛衣扣子都系错,吐痰都吐不到痰盂里面,夹菜都夹不了,家里都做的栏杆,他只有扶着栏杆才能走动。四个月一百二十天,没有一句恨这个锻工的话。有的时候我会看到老人家受这么大的罪,心疼!我爸说,你还是佛的学生,你别给佛丢人了,共产党都能做到,你做不到

我是回去孝养父母吗?我是回去奉献吗?我是帮他老人家吗?谁在帮谁!爸爸这么大的身体上的障碍,这么大的冤仇,他老人家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给我讲到这一段的时候,他还特谦虚,儿子,你觉得我这样做对吗?我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我有资格说人家对吗?没资格!你觉得你爸爸这样做行吗?符合传统文化吗?你现在学问太大了,你看爸爸这样做,你觉得对吗?我这是不是不讲原则?我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我含着眼泪说:爸,您这是大原则,您这是佛菩萨的原则,您不是抹稀泥,您不是好坏不分,这就对了。我说爸,我做不到,这么大的过节、这么大的冤仇,您老人家到今天提起来,给您生活带来这么大的不方便,您一句怨恨都没有。卫生间,我爸说你干嘛?咕咚我就给我爸磕了个响头,我说佛菩萨在上,我学到了,爸,我要学习你这种胸怀,学习你这种境界。我爸说你干什么你,你弄这个东西,地板多脏,你快起来吧,这又不是过生日,你磕什么头。那种发自内心,不磕头不能表达自己对爸爸那种诚敬。

印光老和尚说,“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爸爸这样的行持,爸爸这样的表现,爸爸这样的作为,还不能引起你的诚敬心吗?我有些时候私下里跟我那些同学们说我爸爸这些事情,他说胡总,你是应该引起诚敬心,但是我们的爸爸妈妈好像没有做到这一点。你看还认为爸爸妈妈不像我的爸爸妈妈,能引起他们的诚敬,问题还在外面。“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我四十四年没有发现爸爸妈妈能引起我诚敬心的地方,我为什么现在发现了?现在落实孝道了,现在改过了,现在知道要修清净心了,现在知道要放下自私自利了,爸爸妈妈这些优秀的事迹、感人的故事,自然而然就在你面前呈现

老和尚在讲经的时候有个比喻,说你的眼睛就是你的智慧,对面的雪山就是诸法实相,你这个智慧本来是能看见这座雪山的,是能够对诸法实相有所了解。为什么你现在看不清楚这个雪山?是因为你的眼睛前面有了障碍,老和尚做了红、蓝、绿,妄想、分别、执着,所以你变成黑的,你看不到这个雪山。问题不出在这雪山上,问题也不出在你没有这个智慧的眼睛,问题出在你有妄想、分别、执着,障碍了你。

学佛,回家孝养父母,把妄想、把分别、把执着放下一分,你就能看清楚雪山一分,你就能识庐山真面目,你就能捕捉到爸爸妈妈身上那种闪光的地方,能学习到的地方。如果你再说,因为每个人的爸爸妈妈的经历不一样,每个人的爸爸妈妈的生活环境不一样,每个人的爸爸妈妈的故事不一样,你要善学。那我怎么能发现?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你按照这个次第干。你说我不能“称赞如来”,为什么?因为你不“礼敬诸佛”,你要真“礼敬诸佛”,如来就在你面前现相了,你能“称赞如来”你就能“广修供养”,你愿意。我再回去给爸爸擦屎,我再回去给爸爸倒尿,我还能拿什么报答爸爸?我只有这种点点滴滴的小供养,不是吗?你就愿意伺候他。你的诚敬心一出来,你那种感恩心一出来,你那种赞叹的心一出来,你那种佩服的心一出来,你愿意,你觉得他是恩人、他是老师、他是佛菩萨,没有他,你境界提高不了,西方你没分。你到了西方你得了多大的利益,没有他老人家帮助你,你行吗?你再供养他,你不就变成一种自觉的、主动的、心甘情愿的一种行为了吗?!

卫生间是供养吗?是供养。他很孤独,一个人在里面待一个小时,我拿一个小时供养他,我陪他在一起,他大便。你供养诸佛之后,他给你讲故事了吗?讲了。讲了故事以后你忏悔了吗?忏悔了。所以只有“广修供养”,你才能得到“忏悔业障”的机会。

什么是“广修供养”?孝养父母就是“广修供养”,你不孝养父母,你就没有机会得到忏悔的机会。

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不那么简单,“广修供养”,参加这法会给一万块钱。那是“供养”,不是“广”,“广”,广而无边。你供养爸爸在卫生间一个小时,爸爸给你回馈的是让你忏悔一个小时。忏悔一个小时,你才能业障去掉一个小时;业障去掉一个小时,你的心才清净一个小时;心清净一个小时,你跟西方才相应一个小时,不是吗?卫生间就是供养,只有供养是因,忏悔是果。

你看师父说,“后后摄于前前”。你说我不“礼敬诸佛”我就能“称赞如来”?“称赞如来”一定要“礼敬诸佛”,“广修供养”一定要“称赞如来”,“忏悔业障”一定要“广修供养,”它是一年级、二年级。所以说我怎么没有忏悔的地方?我该忏悔什么我不知道,你肯定没有修供养,它是有次第的。

你给爸爸按摩是供养吗?是供养。爸爸给你什么?人生多苦,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你给爸爸按摩屁股是供养吗?是供养。做了这种供养之后,一看,胡小林只比爸爸年轻三十岁,只年轻一万天,我如果三十年以后,八十五岁的时候,我的臀部要是这样,我得有多苦,这个人生还有意思吗?这个人生还有什么留恋的地方吗?我能保证三十年有消息吗?我能保证三十年之内预知时至做往生的主人吗?忏悔吧!念佛还是不得力,昨天还在发脾气,昨天还在搞自私自利,行吗?一边给爸爸按摩,在修着供养,一边就在忏悔着业障:我可不能到这一步,这一步可就麻烦了,这一步很现实,父亲的下一代就是儿子,怎么办?关门的时间三十年,一万天,我昨天跟大家说,一万块钱的票子你数数不到五分钟就数完了,来得及吗?还跟着放逸?还跟着执着?

你不修这个按摩的供养你怎么能得到这种念佛不精进的忏悔?换句话说,你给爸爸按摩你还挺满意,我今天孝敬爸爸了,爸爸起来,谢谢儿子,辛苦了,喝点水吧,洗洗手,这个衣服都脏的,快洗手快洗手,人家还谢咱们,真的应该谁谢谁?

所以回家孝养父母,我那天跟老和尚说,真是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圆满都在里面,这个孝道。“普皆回向”,孝养父母说了吗?什么叫“普皆回向”?三个回向,回向众生,你学了佛,回向众生,爸爸就是众生,你伺候他、照顾他,这不是回向众生吗?!回向菩提。卫生间里的故事不就是让你觉悟吗?找到差距了,爸爸放得下,你放不下,爸爸这个裤子不就是菩提吗?孝养父母不是让你回向了吗?回向实际了吗?回向自性了吗?回向真如了吗?回向如来了吗?回向一真法界了吗?念佛更精进了不就是回向实际吗?!

哪儿落实普贤菩萨十大愿王,诸位同修?“净业三福”第一个,四个字——“孝养父母”。“净业三福”第一福包括第三福吗?“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包括吗?包括。老和尚说孝道做圆满了就是佛,“净业三福”做圆满了就成佛,“三世诸佛,净业正因”。你可千万不要认为,“净业三福”这十一句话我刚做了一句,我到“读诵大乘,深信因果,劝进行者”还早着,发菩提心,我这什么时候才能到那?我告诉你,《华严经》说“一即一切”。

《华严经》说,初发心即是佛,十信菩萨,初信就是佛。这差五十二个阶级,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到十地、等觉、妙觉,五十二个阶次。为什么初信就是佛?你把初信不是佛,把妙觉是佛,你分成二法。佛是“不二法门”,初信就是佛,为什么?初信是佛,等觉呢?等觉还是佛。为什么?一念相应一念佛,念念相应念念佛。你初信菩萨这一念信相应,这一念你就是佛,第二念你不信了,你又是凡夫。我初信菩萨这一念信,跟那等觉菩萨、妙觉菩萨这个信有差别吗?没差别,圆满包含。

那你得问自己,什么决定你是佛还是你不是佛?什么决定你到底是在五十二个阶级的第一个阶级,还是第五十二个阶级?念头。念头从哪练起?从爸爸身边、从妈妈身边。

所以我们孝养父母里边,我随便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我怎么体会普贤菩萨十大愿王,“称赞如来”就不用说了,“常随佛学”就不用说了,“普皆回向”不用说了,都在里边,从第一,到第二,到第十。

所以你念《无量寿经》的时候,最后都有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你能找到感觉吗?你知道什么叫“供养吗”?你知道你该忏悔什么吗?你知道你该称赞什么吗?你知道你该跟谁学习吗?新加坡是讲英语的,五个W加一个H。哪儿成佛?Where。谁是佛?Who。学什么?What。什么时候?WhenWhy?为什么?一个HHow,如何。都在孝养父母。这五个W加一个H你都做到了,你就成佛了。佛在哪里?谁是佛?为什么要回家?什么时候?你琢磨琢磨,这不就是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吗?礼敬诸佛,WhoWhat?礼敬。谁?佛,Who?常随佛学。什么时间?WhenAlways。给什么?WhyWhatWhere?一点都不难,成佛就这么容易。

所以我今天这次来到新加坡,要讲的故事太多太多。我今天跟李文发总务我还在抱怨,给我的时间太少,我这还有企业一大堆,没法汇报了。所以我说你今天让我七点四十五开始,我就不高兴,又砍了我十五分钟,让我九点半结束,这么多学习体会,怎么向广大的新加坡信众同修汇报?李总务说:胡总,你爱讲多长时间讲多长时间,你踏踏实实讲,你讲满两小时。感谢李总务。

社会乱了,父母没人管了,太可怜了!诸位同修,时不我待。我爸爸走了,老和尚给我父亲写的挽联,“欲孝亲时亲不在”,你想孝敬爸爸,爸爸不在了,“当行子职”,职是职责,当你要行使儿子的职责的时候,“子无依”,你没有依靠了,你向谁去履行你的职责,“净空拜挽”。鞭策!诸位同修,说什么?社会浊恶我们都知道,我们都愤心疾首,我们都希望改变,从谁改变?从哪改变?谁要改变?我们!

我今天跟李总务说了,我说如果每一位同修,我胡小林做得不好,差很多很多,我真的跟大家说实话,只有四个月,就取得这么殊胜的体会,就提高这么大的境界,如果我们每一位净空老和尚的学生,我们每一位四众弟子,都能为了孝养父母发菩提心、改正错误,佛法能不昌盛吗?社会大众能不热爱老和尚吗?胡小林谁教育出来的?往远了说,三千年前的祖师释迦牟尼佛。

李总务慈悲,说我可以讲到九点四十五,谢谢。你看这一打岔又忘了讲哪了,三宝赶快加持,想起那段。我们孝敬老和尚,我们孝敬释迦牟尼佛,怎么做?还是我那句老话。大家很多人不中听,说你这人说话太损。是跟着撅着屁股磕头,不是跟着花钱烧香拿出红包来,自己的爸爸妈妈不管,一万一万的跟着捐,没用,那有什么用?那是自私自利,那是为自己。老老实实回到父母身边,踏踏实实为胡主席、为温总理、为李显龙总理排忧解难,真正把新加坡的老年问题、把中国的老年问题给它解决

荷担如来家业,什么叫“荷担如来家业”?什么叫“为往圣继绝学”?什么叫“为万世开太平”?诸位同修,我要问问。卫生间里就是“为往圣继绝学”,给爸爸擦大便就是“为天下开太平”。

什么叫落实和谐?卫生间里有和谐,不是吗?我们有分别心,卫生间哪是道场?这才是道场。错了!哪儿有佛哪儿就是道场。我们真热爱老和尚,我们真希望他喜悦。老和尚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走?老和尚跟我说,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学,我就不走。你的习气很重,你的境界不高,你有一点,你真干,你听话,你的障碍很多,你的困难很大,但是我从你身上能看到你那种不弃不舍的精神,就这一点就够了。

我们今天来到这儿汇报,有别人的错吗?昨天两小时都是自己的错,今天两小时都是赞叹别人,这才对。“若是修道者,不见世间过”。跟爸爸妈妈在一起,《了凡四训》上怎么说?“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父母有愆吗?“愆”就是过错。怎么掩盖父亲的过错?怎么掩盖母亲的过错?明明他们说错了、做错了,我们怎么掩盖,这不是和稀泥吗?“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这个《了凡四训》不是让我们文过饰非吗?这不是让我们指鹿为马吗?这不是黑白颠倒吗?为什么不能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没别人的错。法相唯识说了,你在眼前看到占便宜的,是因为你感召来的,你不想占便宜,你看不到占便宜的人。陈大惠老师经常有一句名言,真是有一个同修,床铺底下放一把刀,那个杀人犯就到他们家来了,召来的。你想发脾气,发脾气的事就来。爸爸妈妈在你面前犯的这个错误,咱们要说深了,不是你阿赖耶识里有这个种子,因为这个缘起了现行,你看不到他们在犯错误。换句话说,他们犯错误,到这来给你提醒,你还有这个问题,你什么时候在心里头、阿赖耶识里头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你就看不到这个景象。为什么?镜子,胡来现胡,汉来现汉,洋人到这个镜子面前,它就照出是洋人,汉族的人在这个镜子面前,它就照出是汉族人,来不拒,去不留。爸爸妈妈在你面前做的示现,就是你的自性这面镜子照出来的,他们照好照坏那是你的问题。

所以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一个好样子,一个坏样子,还有一个是自己。《了凡四训》上说“盖父母之愆”,怎么“盖父母之愆”?父母有过错吗?肯定有。有没有说得不对?有。有没有做得不对?有。有没有想得不对?有。我们怎么办?我们从父母身上的错误吸取教训,我可不能这样,我要引以为戒。“见人恶,即内省;有则改,无加警”。爸爸妈妈在你面前示现的这个恶就是功德,因为什么?他在你的菩提道上给了你动力,他在给你提醒你不要犯这个错误,如果你犯这个错误你马上改,那你这一分进步不就归功于爸爸妈妈这个错误吗?所以这样的话,你不就把爸爸妈妈的错误给盖住了吗?

你看“愿解如来真实义”,真实义在哪里?父母没错,父母那是示现,是你阿赖耶识里召出来的,你把它改了,那父母这个错误是功德,他们修了大福,对不对?他们不示现这个错误你胡小林成不了佛,换句话说,在你胡小林成佛这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台阶上,有一个台阶是爸爸的错误给你塑造出来的,那还了得!你要真帮爸爸,真帮妈妈,真爱他们,就把他们的错误化成你修学的动力,我可不能“贰过”,我可不能犯这样的错误,首先就得感恩,他们犯了错误他们遭恶报,他们遭受恶报来成就你,牺牲自己,为了儿子,这个恩情有多大你真把这个做为一个教训,吸取了、防范了,你就把父母的“愆”给盖住了。

很多同学问,“远思扬祖宗之德,近思盖父母之愆”,那不是佛菩萨教人家抹稀泥吗?您没好好读《了凡四训》,粗心大意。这句话道理太深太深了,千万不要从嘴皮子上滑过。就像刘素云老师说的,不用读那么多,就这个《弟子规》,就这个《了凡四训》,你真给读明白了,你真能做到,那不得了!印祖老和尚不骗人,三藏十二部七万多卷他不推荐,他偏偏给你推荐这《了凡》,这开玩笑吗?做到了没有,你明白它说的是什么意思吗?你就说这是一个居士写的,“见未真,勿轻言;知未的,勿轻传”,你凭什么不相信《了凡》,你有什么资格不相信《四训》?您才哪到哪?你对《了凡四训》没有诚敬心你能得利益吗?换句话说,你得不了利益你能埋怨《了凡四训》吗?我就是《弟子规》、《了凡四训》,我没别的。然后听大家老说普贤菩萨十大愿王,这就记住了。

回家孝养父母的时候,我说我这是哪大愿王,我这是落实了普贤十行当中哪一行,够了,不用多,普贤菩萨十大愿王,你真正拿这十条回家孝养父母去那就齐了!你真做到,你礼敬做到就行了,因为礼敬就包含着供养,“礼敬”就包含着“回向菩提”、“普皆回向”。你说我特别“礼敬诸佛”,但是我不“普皆回向”,有可能吗?我“礼敬诸”佛礼敬到极致,你说我不“称赞如来”,可能吗?那叫“礼敬诸佛”吗?那不叫,一即一切。因为我们这个世间的人有分别、有执着,所以他说有次第,“圆融不碍行布,行布不碍圆融”,“行布”就是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我们凡夫,我们有分别、我们有执着、我们有习气,我们要不断的断,这叫“行布”。“圆融”呢?一年级就是六年级,小学,六年级就是一年级。不是你到了六年级你才包括五年级和四年级,你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包括六年级。为什么?六个铜钱摞在一起,怎么数到六?你从哪儿数到六?你不能上来就是六,一、二、三、四、五、六,没有一,有二吗?没有二,有三吗?所以一是什么?一是六的一,二是六的二,三是六的三,你看没有三有六吗?佛在经上讲,一摞铜钱十个,上面这个铜钱是十,你喜欢上面这个铜钱,我告诉你,没有底下这九个铜钱你得不到上面这十个铜钱,九就是十,就是一体。是一体,怎么明明有两个又不碍?事是多门,事是十个铜钱,理是一个,没有九就没有十,十就是九,九就是十,但是十又有十的作用,九又有九的作用,所以理不碍事,事不妨理。这不就是《华严》说的“事事无碍,理事无碍”境界吗?

所以李文发总务就是胡小林,胡小林就是李文发总务,没有他就没有我,这是《华严》的境界。胡小林在哪?胡小林在李文发总务这。李文发总务在哪?李文发总务在胡小林这。学佛是迷信吗?学佛是科学,学佛是清楚没有一年级就没有六年级,一年级是六年级的一年级,二年级是六年级的二年级,不是这样吗?净空老和尚是胡小林的老和尚,胡小林是净空老和尚的胡小林,那种感觉什么感觉?相即相入,一体的!你学佛得学这个,更何况爸爸妈妈。十个铜钱下面第九个铜钱是胡小林,上面那十就是爸爸,挨着最近,总在遇缘不同,第三个铜钱那是李文发总务,离我稍微远点,妹妹,妹妹第五个,离我近点,比李总务近。总在遇缘不同,分层次的,理并不妨碍事。不是说我们是一体就没有远近,有。那我怎么行善?敦伦尽分,从离你最近的人开始行善。

你看,所以“净业三福”它没有说让你先去到新加坡来捐钱?没有。“孝养父母”,给你身命;“奉事师长”,教给你道理,给你慧命;“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完了以后才是二福,“具足众戒,不犯威仪”,对吧?那就是十个铜钱。第一个铜钱是什么?“孝养父母”,第二个“奉事师长”,第三“慈心不杀”,第四个是“修十善业”。那是不是“净业三福”最后一福在这里边?是。“劝进行者”,“孝养父母”是谁的孝养父母?是“劝进行者”的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是谁的“奉事师长”?是“发菩提心”的“奉事师长”,你真“奉事师长”你一定就是“菩提心”,没有这个台阶你走不到“菩提心”。所以要好好听经。你胡小林怎么能读懂?你怎么能联系起来?我跟大家说,没有别的诀窍,我在吃了爸爸大便、喝了爸爸小便之后,师父给我回短信的时候:其实学佛不是学多,是应该学少,放下而已你放下,你就能读懂《了凡》;你放下,你就能读《华严》。我从哪放起?爸爸妈妈身边。

所以我们要深入经藏,我们要深解如来真实义,我们要“发菩提心、一向专念”。经藏你能深入吗?每个人都想深入,我真希望我能看懂佛菩萨在这里边说的是什么。为什么不行?因为你不清净,经是清净的人写的,你心不清净你读它不相应。我心怎么清净,我哪儿不清净?没落实孝道。清净在哪里?清净在父母身边,你要真在父母身边。就像我这两天向大家汇报的,第一个,发现自己的过恶,第二个是看到爸爸妈妈的优点好人好事,自然你就没有傲慢,自然你就有诚敬心,自然你就有爱心,诚敬心、爱心、恭敬心,这叫清净。你有了这几个心你再回去读经典就是不一样。

各位同修,我没有孝敬父母这四个月,我今天上台我给你们讲不出来普贤菩萨十大愿王,看《华严经》这十个铜钱,我讲不出来这个,我不理解,胡小林就是爸爸的胡小林,爸爸就是胡小林的爸爸,我不理解,没有胡小林的爸爸就没有我,没有我胡小林也就没有我爸爸,是这样的。

就像印光老和尚说的,“如屋檐水,后必继前”,下雨,房檐掉水,前面这滴一定有后面这滴跟着,你看这多形象,如屋檐水,后必继前。我们跟众生是这个关系,我们跟爸爸妈妈是这个关系。所以你千万不要认为你这滴水就没事了,是独立的,我能自己成就。我告诉你不行。

我怎么成就?你把爸爸妈妈成就了你就成就。我怎么把爸爸妈妈成就?你成就了你爸爸妈妈就成就了。为什么?互为病患。爸爸妈妈是病人的时候你是大夫,你要能把爸爸妈妈的糖尿病治好了,你还能得糖尿病吗?好,自度。你要能把你的糖尿病治好,那哪一个糖尿病人你不都能治好吗?!自度就是度他。我没糖尿病,我没糖尿病但是我把糖尿病的病人治好,度他,那你以后再得我就能自度了,度他就是自度。你是大夫,你把这糖尿病人你看不好,以后你要得了糖尿病你好得了吗?你就度不了自己。病人在哪里?病人是什么?病人就是大夫。大夫是什么?大夫是病人的大夫。病人是什么?病人是大夫的病人。互为主伴,《华严经》上讲。当你医生为主的时候,病人就是伴,当病人为主的时候,你就是伴。没有病人也就没有医生,相待,你医生你还别扭,你还什么考上医学院了这个那个,你没病人你当什么大夫?这就是有因就有果,有病人这个因,就有大夫这个果,互为因果,有大夫这个因,就有病人这个果。

因果规律怎么不存在?有政府就有人民,谁离得开谁?整个世界是个相对的世界,所以爱因斯坦才发明相对论,太正确了,数学上给以证明。这个世界是个相对的世界,是个二法的世界,要不然就空,要不然就有,要不然就真,要不然就是俗。二边都不能落,叫一心清净,既不能落空,也不能落有,既不能落真,又不能落俗,清净心。有了清净心就跟西方相应。你胡小林怎么懂得这个道理?照顾爸爸妈妈,再结合看《华严经》,再结合看老人家的《大经解》,愈看愈欢喜,愈看愈明白,经是这么学的,光盘是这么看的。一边干一边看,一边看再反过头来一边干。从哪下手?“五伦”、“八德”,从父母身边下手。

所以很多人说,你回去孝养父母一天二、三个小时,每天都去,你还有看经的时间吗?你还有拜佛的时间吗?你还有念佛的时间吗?你还有时间去香港看老和尚吗?没有了,用不着了,全明白了,懂了,不是这样吗?所以大家不要把“孝养父母”跟学佛对立,不是。佛在哪里?佛在孝养里边。孝养在哪里?孝养在佛法。工作在哪里?工作在孝养父母。你工作怎么就是孝养父母,孝养父母能解决签合同吗?佛在《华严经》上说“信为道元功德母”,你信佛吗?我信。你信,“信为道元功德母”,“信”为宝藏第一财,你的合同就是财,第一财,信,你有了信的这个财,宝藏里所有的财你都有。为什么?孝养父母不耽误时间吗?放着工作不干,放着班不上,放着合同不签,放着客户不见。用不着,真的。你这说得太玄了。真的用不着,为什么?佛说了,有两个田能长东西,长什么?金银财宝、升官发财、健康、智慧,都在这两个田里长出来的。两个什么田?“恩田”跟“悲田”。爸爸妈妈是恩田。我们的王副总今天来了。员工们有疑虑,说您老人家学佛四年本来就不理朝政,公司你什么都不管,现在您这好,又变本加厉,每天公司都不来,直接就去爸爸那照顾父亲去了,公司你真的不管了?真的不用管,为什么?我天天在家里种地,我种恩田,我撒种子,我那撒种子公司就结果,你信吗?不信,所以你得不到利益,你得真信真干。

王副总,我们本来一起来,说胡总,你先去吧,我改星期四晚班飞机,我们是星期四早班飞机。我说为什么?他说还有几个合同要星期四签,因为王总在我们公司是负责销售的。欢迎的宴会上给我五分钟时间,我给大家说了数据,没有学佛的二〇〇六年,签合同卖出壁挂炉的台数二万五千八百台,这个报告我拿来明年再向新加坡汇报,广大同修,我先把这简单说一说我这二〇一〇年的成绩,你看我这恩田是怎么种的。二〇〇六年二万五千八百台,没有学佛;二〇一〇年,这上面写的,四万四千七百台,比二〇〇六年就多两万台。

王总这一天没来,为什么?有一个合同,一千六百台,如果这四万四千七再加上一千六,四万六,那就可比二〇〇六年将近就是翻了一番。

二〇〇六年的年度经营额一亿二千九百万;二〇一〇年,这王总给我的报告,一亿八千万,多六千万。我卖壁挂炉十几年,超过三万台以上年销售额只有三次,这三次全在这学佛的四年里面。

二〇〇七年,学佛第一年,三万一;二〇〇九年学佛的第三年,三万七;二〇一〇年,去年,学佛的第四年,四万六。“信为道元功德母”,信为宝藏第一财,是不是?Yes。所以,要汇报的数据很多,因为企业就靠数据说话,你不拿出证明来,你不拿出事实来。我为什么每次来新加坡我都带着王总,怕你们不相信,你可以问他。刚才李总务就跟王学峰聊了聊,跟我们王副总就聊了聊,证明。

我跟李总务我刚才非常激动地说:如果我们每个学佛的同修,都能真正的在我们的工作、生活、家庭当中落实佛菩萨的教诲,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不见世间过,看一切人都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真正念佛加修行,我跟大家说,没有一个不能去西方。

今天时间到了,还剩最后一分钟,最后一分钟说点什么?进入到二〇一一了,时间愈来愈紧张了。老和尚说修清净心重要、念佛重要。清净心是目的,念佛是手段,念佛是因,清净心是果。大家一定在新的一年里回到家里,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好好修清净心,好好把爸爸妈妈这尊佛念好。

谢谢大家!新年快乐!

我爱新加坡,我爱你们,谢谢!

 

关键词:

学佛扎根

学佛深入

净土成就

其他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