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答疑

李跃华是谁?

分类:
每日更新
作者:
人民随笔2019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02/29 19:23
浏览量

 

李跃华医生与武汉第六医院医生合影

 

编者的话:

据说2003年非典时期用西医治疗一名患者的费用是10万元,广东中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用中医治疗是5千元;而《净空法师关于禽流感等传染病的开示》里讲,“非典”时期有位导演被隔离,采用中医只花费18元就治愈了。

据说这一次新冠肺炎患者用西医治疗是40——50万元,而李跃华用中医治疗是400元。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为何疫情开始时不采用中医,却仍然像2003年非典时单纯采用西医、激素?

为何武汉不采用李跃华的治疗方法,竟然采用美国人研究出来的新药——瑞德西韦?(观察网报道)是道德问题,还是利益问题?是崇洋媚外,还是数典忘祖?

美国人自己不用瑞德西韦做实验,据说有严重副作用——伤肝,是谁拿中国人当小白鼠,谁之罪?

再深刻问一句:到底谁脑残?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有位主持疫情治疗的大咖级人物为了洗白自己对中医的打压,用自己的影响力找枪手制作视频、写文章颠倒黑白,竟然拿着中医奇特的疗效、拿着中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的治疗效果给自己戴高帽,他为了名利,竟然把闪、转、腾、挪的功夫用得淋漓尽致,真是无耻!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九日编辑整理)


 

谁是李跃华?

 

我在武汉,我在疫区,我就在华南海鲜市场旁边,这是我关于抗疫问题的第30篇文章。前天我发了一篇文章,谈到武汉有一位私人诊所的李医生,独创了一种治疗新冠肺炎的办法,百试不爽,但没有引起医疗界的任何注意。读者反响强烈,纷纷要求我直接联系李医生。 
 

因为大家有很多很多的疑问,需要解答。甚至也有一些临床的医生看到后,触动很大,要求与李医生交流。昨天下午,心急如火的我终于与李医生联系上,对话和微信聊天时,我们都流泪了。我确信,这位姓李名叫跃华的医生,现在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吴老师与李医生微信聊天记录

 

李医生

 

因为,每天都有人倒下。几乎每天都有年富力强的公职人员和医生不幸壮烈牺牲,他们都是最勇敢、最优秀的中华好儿女。看到、听到他们的事迹,我一次次伤心落泪。而李医生,则恨不得捶胸顿足。因为,他有最简单的办法战胜新冠肺炎,可是他的话没人听,没人信。 

请看,下面是我刚刚统计的近来医护人员以身殉职的名单。广义的说,他们都是军医出身的李医生的战友,也许只有军人,只有医者,才能体会那种本来可以救战友、救生命,可是又不能冲上去的那种悲痛欲绝、撕肝裂肺的痛苦。 

医务人员牺牲的不完全名单如下:1月23日,姜继军,男,江苏泰州市人民医院医院感染科医生。1月25日,梁武东,男,62岁,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毛样红,女,福建仙阳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1月28日,蒋金波,男,江西大余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医师。 

1月31日,宋云花,女,云南省太平社区卫生室医生。2月3日,宋英杰,男,28岁,湖南马迹卫生院药剂组副组长。2月7日,徐辉,女,51岁,南京中医院副院长;李文亮,男,34岁,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红凌,女,53岁,华中科技大学博导教授。 

2月8日,肖俊,男,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普外科医生。2月10日,林正斌,男,62岁,武汉同济医院教授;王土成,男,37岁,河南长葛市董村镇新王庄村村医。2月13日,许德甫,男,69岁,湖北鄂州中医医院前院长;刘筱娴,女,83岁,华科大同济医学院教授。 

2月14日,柳帆,女,59岁,武汉武昌医院的副主任护士。2月18日,刘智明,男,51岁,武汉武昌医院院长。2月20日,彭银华,男,29岁,武汉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2月23日,杜显圣,男,55岁,海南农场医院医生;黄文军,男,42岁,湖北孝感医生。 

夏思思,女,29岁,武汉蔡甸区人民医院消化内科医生,刚刚离去。留下了一个两岁的儿子。她有情有义的丈夫说,会为岳父母养老送终。1月19日,夏思思因工作被感染,突然发起高烧,起初病情平稳,2月7日病情恶化,当时各大医院专家都在为其想办法。 

无奈,23日凌晨抢救无效离世。也就是说,一个月零八天的时间,最好的医院、最好的专家、最好的治疗,还是救不了这个女孩。所以,不能简单说新冠肺炎病死率较低,悲剧,是落在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身上。实际目前重症患者死亡率较高,危重患者存活率不到30%。

 

 

李医生出诊自拍,忍不住哭了

 

视频里李跃华讲述文字内容如下:

进来,我们进来先到这个王老的房里来,我们先录了一个视频看了一下她家里的状况。

现在呢,我就有话想说,想说什么呢?王老虽然发烧十几天感染了,但是我昨天给她打了针之后烧就退了,但是现在又有一点烧,我就通过她这个情况,我预计再打两天针可能就不烧了;然后呢,差不多五天就能治好了。

这是王老的情况,因为她还要照顾,她本来自己86岁,还要照顾她106岁的妈妈;而且子女、还有孙子女都在国外,家里有一个(女儿)又被隔离了,有一个女儿在武汉但是被隔离了。

所以呢,我就想说什么呢?我们这个方法这么有效,又能治疗病人,又能给病人预防。

比如说她妈妈,我们就可以打一针预防,这么老的人(106岁)病了,谁去收她?谁去给她治?她现在耳朵背,但是她躺在床上不能起来,尿不湿要一天换一次,今天已经换了,本来我们来给她换的,但是今天已经换了,我们明天再来帮她换。这个情况我(看到)就心里特别痛苦!

为什么特别痛呢?我有这么好的方法没有人相信。

我们为什么敢不戴口罩?而且这十几天来我从(元月)22号(开始)接触病人,可以说(治疗)十几个病人,我没有感染,我们家人也通过打预防针没有感染。

就打穴位就能预防,(颈部)前后左右打四个穴位就能预防。

这么简单的事情,政府为什么不采用呢?如果采用我的方案,病情很快就能得到控制。我“奔走呼号”,市卫健委,那个金银潭医院我都去过,钟南山来之前我都去了,把我的资料都递上去,没有人,到现在没有人联系我。为什么这样呢?

我现在……难道是为了我自己吗?武汉现在这么惨的状况……真的我说不下去了 ……这么惨的状况,为什么那些人那么狠心呢?心铁做的吗?

(政府)可以调查啊!我是不是治好了这么多人!从22号(开始)我有登记的,十五个病人,十五个发烧的病人,(核酸检验)确定为阳性的病人九个。治愈了五个,剩下的四个也都在恢复中,也都很好。只是说没有查那个,没有查那个(核酸检测)是不是转阴了。


 

为什么李医生听到这样的消息心如刀割?因为他有办法救人。在他看来,很多人是可以幸免于难的。用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来形容李医生的心情,是再准确不过了。我为在大疫中心,有这样一位身怀绝技却无用武之地的医生,而心急如焚。以下是我整理的对话内容。

 
吴:请问,湖北省那个退休副厅长陈北洋一家三口确诊为新冠肺炎,是你治好的吗?
李:是的。 
 
吴:请你负责任地告诉我,你治愈了多少这样的患者?
李:确诊的10例,疑似的5例,全部治愈。 
 
吴:由于你是私人诊所,不可能有大量病例,但就你治疗的情况看,治愈率是100%?
李:可以这样说。 
 
吴:你给确诊患者治疗,连口罩也没带,还一起吃饭,是这样吗?
李:是的。 
 
吴:为什么这样大胆?
李:因为我已经做了特殊预防。我和助手、亲友共100人,先行进行了一种特殊注射剂的穴位注射,到现在为止,无一人感染。 
 
吴:这说明什么?
李:这说明我采用的这个方法,不仅对确诊者都很有效,也可以用来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有效率目前也是100%,甚至对确诊的无症状者也很有效。 
 
吴:对无症状的确诊者,效果是怎样的?
李:来的患者有的是全家确诊感染,但其中有人没有症状,我一样对其进行穴位注射,结果是很快出现发烧,但治疗两天后,发烧减退。这说明这个方法还可以催化无症状者早康复。 
 
吴:如你所言属实,确是奇迹。你的患者从哪里来?
李:因为现在是全城封禁,我的门诊无法开门。主要是患者传患者,一些患者联系我,我上门服务。
 
吴:现在小区都是封闭性管理,你进得去吗?
李:进得去。因为我有行医资格证书。

 

 

李医生行医资格证书

 

吴:能告诉我你出诊的费用吗?
李:出诊一次来往车费100元,穴位注射一次100元。轻症患者一般只需要两次治疗,就可以康复,总共400元。 
 
吴:先生,你让我很震惊。听说你多次提交过请战书?
李:是的。但我的身份低微,我的疗法很另类,要得到肯定,说实话,确实有难度。 
 
吴:你的方法听说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公开这个方法给大家使用,你有什么要求?

李:我只祈求更多人获救,疫情早日解除,没有其他要求。武汉这次牺牲太大了。

 

吴:很多人都想了解细节,可不可以请你讲一下具体的治疗方法?
李:是将我配制的穴位注射液,对相关穴位进行肌肉或皮下注射。 
 
吴:哦,有几个穴位呢?
李:4个。分别是双侧扶突穴,天突穴和大椎穴。 
 
吴:一般的护士要学会,需要多长时间?
李:看一次就会,几分钟。 
 
吴:请问你的穴位注射剂,主要成分是什么?
李:极微量的苯酚。 
 
吴:但是,苯酚是一种杀毒液,多用于器械消毒和皮肤杀菌止痒,它能进行体内注射吗?
李:这要看浓度是多少。临床上常用5%-10%的苯酚溶液治疗顽固性腰痛,苯酚作为神经根阻滞剂,已经写进了教科书。又比如胰岛素注射液,每100毫升含0.25克苯酚。 
 
吴:你的穴位注射剂苯酚的含量是多少,安全吗?
李:我用的是万分之五浓度的苯酚溶液,浓度是上述注射液的1%和20%左右,没有安全问题。每次仅取2毫升,每个穴位打0.5毫升。每天一次,效果显著。轻的病人,1—3次、中症病人3—7次、重症病人7—14次,再辅以其它方法,都可以治愈。
 
吴:为什么对疗效这么有信心?

李:因为用这种方法治疗感冒和病毒性肺炎等病毒引起的疾病,我已进行了十年多的探索,临床效果非常好。2011年,我就此发现,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2013年,我就此试验,在正式刊物发表过一个临床报告论文。这次用穴位注射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效果仍然很理想。

 

李医生所获发明专利证书

 

吴:微量苯酚注射,对各种病毒性疾病如此有效,道理是什么?
李:病毒主要分为DNA和RNA二种,无论哪一种病毒,都至少有一种碱基含有嘧啶环,而苯酚的化学结构就是一个苯环加一个羟基,苯环与嘧啶环结构非常相似,所以可以用苯酚来阻断病毒的复制。因此注射微量苯酚,就可以治疗病毒性疾病。 
 
吴:如果这种方法被认可,大面积推行起来有困难吗?
李:我刚说过,所有的护士几分钟就可以学会。而一瓶分析纯的苯酚,配成穴位注射液,可以治疗几万人。 人力、物力都不成问题。
 
吴:一般情况下,一种药物要大规模用于某种疾病,需要规范的4期临床实验。但你的这个穴位注射液,严格说还没有正式经过临床实验?
李:是的,但是如果那样,瘟疫已经过去,有些患者可能就失去了被治愈的机会。而且,我作为一个小诊所的医生,不知道如何申请这样的临床试验,费用也出不起。 
 
吴:将未经批准,未经临床实验的美国抗埃博拉病毒的药品瑞德西韦用于新冠病毒治疗,和用你的注射液进行临床实验,其实性质是完全一样的?
李:是的,但那是国际巨头的药品,可以直接与国家有关部门洽谈。我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听。帮我呼吁的人也不少,但都没有任何动静。真希望吴老师帮我打破这个僵局。 
 
吴:很多读者都想要你的联系方式,你愿意吗?
李:如果是外地,我无法应诊。如果在武汉,我愿意为更多的患者服务,但是我一个人的能力非常有限,可谓杯水车薪啊。
 
吴:请问你的经历和学历?

李:我1987年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军医系,后在部队工作,复员回武汉后开诊所谋生。诊所在汉阳,诊所名字叫爱因思。虽然身居斗室,但我一直梦想开辟一条治疗病毒性疾病的新路子,为武汉,为湖北,为中国争光。

 

李医生在汉阳创办的爱因思门诊

 

吴:你最希望的,是医疗行政部门有人出面,了解你的治疗数据,作出安全性、有效性的初步评估,并在无症状和轻、中、重、危重症状的确诊患者中,征集志愿者采用你的方法,然后及时进行评价,如果确有奇效,最好快速进入新一版的全国治疗手册,让更多患者受益?

李:是的,我盼望快一点有人来找我,时间不等人啊。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认定,就没有医生敢使用这种方法。但做这样的决定,要有人担责任。 

 

以上就是电话沟通、文字交流的基本内容。很多人担心李医生是个骗子,通过以上对话,我个人感觉不像。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个骗子,相关部门也应该迅速前去调查,以澄清事实。如果有假,可以辟谣;如果是真,岂不是老天有眼? 
 
我在想,中医治疗瘟疫强调对人体的整体辅助,以达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效果。西医则强调查清病原体,找到针对性杀灭的药物。面对新病毒大规模肆虐时,中医的难点是无法一一对不同患者进行个性化施治,发挥最大效能;西医的难点是,往往一时拿不出特效药。
 
李医生的思路则不同,他希望找到一种广谱的,对所有病毒均有效的药物,他注意到了病毒虽然千奇百怪,但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有一个碱基含有嘧啶环。他想找一种物质含有类似结构,去干扰病毒的复制。结果他还真找到了,而给药的方式,则是穴位注射。
 
我们说中西医结合,不仅仅是中医和西医手段与方法的互鉴,可能更重要的是李医生这种中医、西医思维方法的结合。他就像哥伦布当年竖起鸡蛋一样,是第一个用打破鸡蛋的方式思考问题的人。这看上去很简单,问题是他第一个做到了。但不肯承认他的力量非常强大。
 

可以说,对于中医大师和西医院士而言,可能都不愿意承认这种看上去十分旁门左道的疗法。但是,动用先进大型医疗设备,穷尽各种医疗手段也治不好的病,救不了的命,也许一个“偏方”却可以做到。没想到这场大疫,还给我们出了这样一道医学辩证法的大难题。

现在,新冠肺炎已经不再是中国一个国家的问题了。近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韩国、日本、新加坡、伊朗、美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蔓延。李医生的这个“偏方”,不仅可能有益于至今还躺在医院里的几万同胞,甚至还可能给全世界各地的新冠肺炎患者带去福音。

 

目前,中国的疫情正在减轻,但湖北和武汉的压力还很大,很多患者的命运,就决定在未来20天左右。 有读者会说,吴老师能否通过自己的渠道向上反映,我会这样做的,但是这个推动力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感动上帝,也就是主席说的人民大众。
 
我在想,如果我的近百万读者,每个人都转一下,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那么最多十天,有一个李医生有办法治疗新冠肺炎这件奇事,全中国就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亿人的舆论压力下,恐怕连世卫组织和国家领导都会知道,恐怕医疗官员就不敢不作为了。最差的结果,也会使天下的众多医生,与危重患者达成协议后,毅然用这种方法救人。
 
朋友们,这不是在为他人而转,这是在为我们自己。每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面临这样的绝境:一方面是现行的一切办法都无效,另一方面是有一种方法虽然有效,却迟迟不能列入法定治疗方案名单,无法用它救命。所以,请每一位读到这篇文章的人,转一转吧。
 
关键词:
净土、念佛
戒律、仪轨
因果、轮回
戒杀、放生
布施、供养
道场、法会
弘法、护法
佛像、法宝
孝亲、尊师
忏悔、超度
教育、学佛
助念、往生
升官、发财
疾病、命运
婚姻、家庭
胎教、早教

普世教育

因果教育
宗教教育
家庭教育
胎教教育
书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