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xdw_01@163.com    豫ICP备1301183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www.佛陀教育网.com      www.fotuojiaoyu.cn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答疑

开讲了!张伯礼院士

分类:
每日更新
作者:
央视网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05/19 18:52
浏览量

开讲了!张伯礼院士

视频来源:央视     时间:2020/5/17

听打编辑:佛陀教育网(www.fotuojiaoyu.cn

撒贝宁:短暂的告别之后,我们《开讲啦》再一次回到了电视屏幕上。六个青年代表,脚踏着七彩祥云来到了我们的演播室,大家好!

青年代表:撒老师好!

撒贝宁:云录制的好处,在于让我们能够创造更多的可能。

张伯礼:知道当时武汉的疫情很重,也有思想准备要来。中医和西医各自有优势,把这两种优势要是互补的话,是中国人的福气。

(从武汉返回天津,结束隔离后的第二天)我第一件事就想上学校来看看学校春天的景色。我们学校的春天的景色非常美,上药山去看一看。我们这个药园,是花了十年功夫才建成,所以这里面的药用植物有四百多种,我们中药常用的都有。你看这是连翘;这是虎杖;这是金银花,金银花要再过半个月就开花了,非常漂亮!大片大片的金银花。我们也希望这些个中药,不但今天能治疗疫病,以后新的疫病出来还会发挥作用。

回来以后康复的很多事还没有结,要制定健康的康复方案。第二个是做整个抗疫的总结。“两月难忘江城苦,十万白甲鏖战茫”,我们尽管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还要再坚持一下,最后能够战胜它。

撒贝宁:各位好!欢迎收看中国电视荧屏上首个电视青年公开课《开讲啦》,我是主持人撒贝宁,欢迎各位!

我们《开讲啦》再一次回到了电视屏幕上!

这三个多月催生了一个现在媒体最流行的工作方式,叫做“云录制”,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和我们的开讲嘉宾,以及身处在祖国各地的青年代表们来共同交流。用特殊的邀请方式,把我们的六位青年代表请到演播室。

大家好!你们在不知不觉当中也创造了一个记录,你们是《开讲啦》开播八年以来,第一批不到现场的青年代表。欢迎各位!

在疫情当中最应该被人们记住,也一定会以最浓重的笔墨被刻画进这段历史的一个群像,就是我们的医护工作者。

今天我们请来的这位开讲嘉宾,就是其中一员。他率领的团队坚守在武汉江夏的方舱医院,这所方舱医院收治了五百六十四个病人。在医院休舱的那一天,这所方舱医院实现了“三个零”:患者零转重、患者零复阳、以及医护人员零感染。在这背后是整个团队,在整个战疫期间无数的努力和心血和付出,才能够得到这样一个数字。

掌声有请我们今天的开讲嘉宾,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有请张院士!

张伯礼:大家好!

撒贝宁:张院士您好!我们现在是在北京的演播室,跟您通过云录制的方式视频连线。

张伯礼:我听的非常清楚!

撒贝宁:看到您非常激动!我是武汉人,这也是从疫情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第一次和咱们在武汉奋战在战疫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面对面。所以此时此刻在开讲之前,请允许我,我代表不了谁,我就代表我自己、代表我武汉的家人给您深深的鞠一躬,还有您的同事们。谢谢您张院士!

张伯礼:谢谢,谢谢,我觉得我也是半个武汉人,您一说武汉,我就感觉我们就是老乡一样。

撒贝宁:您在武汉前前后后待了多久?

张伯礼:一共是八十二天吧。

撒贝宁:那么现在回来以后,您再回想武汉的那段经历,给您最大的感触会是什么?

张伯礼:是个特殊时期的特殊的场景、特殊的任务、特殊的感悟,值得一生去记忆。

撒贝宁:我听说您用了四个字,来形容您和武汉的关系,叫“肝胆相照”

张伯礼:这个说来不好意思,因为在那儿,特别是第一阶段开始比较疲劳,再加上武汉当时除了下雨就是下雪,很阴冷,再加上工作不规律,综合因素造成胆囊炎。有个胆结石卡在胆管上了,最后做了手术,正好符合那句成语叫“肝胆相照”。我说“我这个胆就留在这儿了,和武汉人民长期相照吧”。实际就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实际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一说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撒贝宁:张院士刚才笑着在跟我们讲述这件事情,但是我听的时候却是鼻子发酸。他笑着说“我把胆留在了武汉,从此和武汉肝胆相照”,还要跟武汉人民说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您。所以我想整个这八十几天,您和武汉之间的故事除了“肝胆相照”这四个字,背后有太多的细节,接下来我们把讲台留给张院士

我们聆听您的开讲,而我的人工智能助手小V也会在网络直播间里和我们的网友进行互动直播我们的节目,与此同时搜集网友们对于本期开讲内容最感兴趣的小纸条问题。

张伯礼:谢谢大家!我今天也是代表我们在武汉前线的广大医务人员来跟大家来交流。

应该说对这场疫情,我们开始也是不太了解,新冠肺炎中医认为它是一种疫病。疫病的一个特点就是传染性,疫(皆)相染易,就是它非常地容易一个人传给十个人、十个人传给一百个人,知道它互相传染。特别在明代就已经发现了口鼻而入”,通过口和鼻子来传染。三千年的文字记载上,我们有的大的疫病就有五百多次,从春秋战国、到秦汉、到以后唐宋明清,一直到现在,我们积累了很多的典籍,也研制了很多有效的方药、有很多的经验。

这次新冠病毒的变异,它就很复杂,它里边有一个小片段和艾滋病的片段是相接近的,它又有一个片段是和非典是非常接近的。所以今年这个里边,它既有艾滋病损害免疫功能特征,又有非典损害肺的特征,不知道病毒去怎么变异,不知道它这个病毒在什么时候会发生,发生以后它有哪些特点,这往往是很难预测。因为这个病毒变异它不受人为的控制,它是自然变异。现在也发现了它怎么侵袭到人体呢?我们在气管也好,在血管上也好都有一个受体,叫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它是根据病毒跟ACE2去结合,结合以后通过它才把这细胞的膜打开了,才能进去。它本身带有遗传物质,利用细胞核的一些物质为自己所用进行复制,然后这个宿主就是细胞死了,它活了继续出去侵犯人的正常的组织。所以哪有ACE2受体,它就侵袭到哪。而恰恰ACE2在我们身体里面,除了肺,我们的免疫组织,甚至心、血管、肾脏都出现,这也是这个病毒它的恶劣之处。虽然大家也只是了解三个多月,对它认识的基本就到这儿,但是也不断在加深。

我们是第一批中央指导组到武汉,接到通知是晚上十点,通知我们明天早上七点要到北京首都T3机场去集合。我问这个任务是什么?不清楚。我说去多少人?不清楚。要待多长时间呢?也不清楚。可见这个任务下得很急,说好吧。我们就是转天早晨,因为我从天津到T3,所以早晨四点多就起来就去了。当时有一些茫然、有一些紧张,所以我在飞机上填首词吧,叫《菩萨蛮》,早晨起来去飞到武汉嘛,晓飞江城疾,疫茫伴心悌”,对疾病茫然,不了解,心里是慌慌的。

有人说:怎么你还慌慌的呢?应该我不慌了,因为我2013年非典的时候,我就组建过“红区”,我也进过“红区”,也是在抗击非典的一线在战斗,应该有些经验了。但是这次,对新冠肺炎还是不太了解。所以我问到我的同事们,他们医疗队很多都是90后”,我们你们害怕不害怕?他们说不害怕,我说不害怕是假的,我说连我这个老将心里都有点慌,怎么能不害怕呢?!但是我们一旦对它了解了,我们就不害怕了。

到了那儿以后,我们了解到武汉的情况确实是很紧张,当时医院人满为患,确诊的病人、发热的病人、这个疑似的病人,都挤在一个医院里边,这个情况下非常的危险,确诊的病人和这些病人接触,很可能造成交叉的感染,所以我们在开会的时候就提出来,对这些病人要赶紧地分离,要隔离,隔离以后集中起来管理,所以就开始了整个的我们的抗疫的一个过程。

我们在这个过程,应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在最初的一个星期叫严格隔离,中央指导组提出了一个“大排查”。排查以后把四类人进行分别地,确诊的病人要搁到医院里面,疑似的、留观的、密切接触的、发热的,要单独把他隔离开,但是只隔离不吃药也不行,一个延误病情,第二个也会造成他恐慌的心理。因为我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是不是这个病,又被隔离开了,又不能吃药,他心里很恐慌、无助。所以我说一定要吃药,隔离不吃药成功一半,那么多病人,一一地去开药辩证,不可能,所以我就提出来中药漫灌,就普遍用一种、两种、三种中药的汤剂,我们就边隔离边治疗。

武汉的企业也非常得给力!他们很快做出了很多的袋装的中药的汤剂,然后送到了隔离点门口,然后发给病人,我们第一天发了有三千多袋;第二天呢,就是有一万多袋。病人有的服用以后很快就退烧了;有的人吃完以后呢,感觉到症状明显减轻。这样用了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开始看到明显的疗效,所以我们说严格的隔离、集中的服中药,可以说截断了病情的这个蔓延和扩展这个趋势,为下一步的治疗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

第二阶段我们采取的就是把这个确诊病人了,都要送到医院里去。但是医院当时人满为患,没有那么多床位,一床难求。所以当初王辰院士,就提出来要建方舱,中央指导组决策同意,在三天之内就开始建立了方舱,我和刘清泉教授,我们就提出中药进方舱,中医包方舱,能够建一所中医的方舱医院,完全用中医来治疗。

因为非典的时候,我就建立了两个“中医红区”,取得了非常好的经验,所以我说建“中医方舱”,最后确定了江夏方舱

我们这个“方舱”为什么叫“中医方舱”呢?就它除了吃汤药,它对一部分病人进行按摩、针炙、敷贴等等综合的中医治疗,同时还要组织这些病人进行练习太极拳,练习八段锦。脚一挨地,因为在床上都是偎着,不活动,他一活动,挨了地,他说就感觉不一样了,练了八段锦以后,他说你看我也打嗝了,也出虚功了,胃口也开了,他就感到精气神都来了,开始几个人练,后来几十个练,后来全舱都练了,效果取得非常好。我们把经验推广到其他的方舱,他们也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我们方舱的整个的转重率,轻症转为重症比例大概是2%到5%,和世界卫生组织所介绍的13%的转重率、7%的危重率比,要低多了。所以有人质疑我们,你们重症少。是我们在轻症的时候,普通型的就把它阻断了。

第三个阶段,我们就是转为对重症的治疗,采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在重症的面前,中医西医联合会诊,观点非常一致,就是救治病人生命,谁有办法谁上,只要能对这个病人有好处,我们就用。

我记得从三月中旬,死亡率就大大下降了,从三位降到了两位数;四月初的时候,就降为了个位数了,非常地明显就降下来了,到这个时候,我们就非常有信心了,我们能战胜这疫魔了。所以我就填了一首词,鏊战疫魔须坚忍,凯旋班师踏清明”

就当时钟南山先生说到四月底可以见分晓,我说我同意他的观点,但是我比他乐观一点,我认为可能三月底,四月初就清明,凯旋班师踏清明,就是三月底四月初,我们可能就是阶段性胜利就取得了。最后真是,到三月十九号,我们(武汉)新确认病例就是零,就是这拐点就出现了。

到我们最后一个阶段,就是对这些个康复了。因为我们有些病人,虽然是核酸检测是阴性的,出院了,但是他还有咳嗽、有心慌、有乏力,还需要康复。所以这时候我们成立了康复的门诊,对这些患者进行健康的评估,然后依据他评估的情况,给他一个健康的方案,然后让他早日完全恢复到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工作,回归社会,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工作。

整个我们这场疫病呢,应该说打了一场漂亮的遭遇战,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是我们支援武汉这些四万两千名医务人员,和武汉当地十万名医务人员共同战斗,才取得这场战疫的胜利,这次抗疫当中,我们值得去认真地总结。

在这次应急能力来看,我们国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公布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的序列,为全球研制疫苗,争取到了时间。包括方舱的建立,包括火神山、雷神山的建立,反应非常地迅捷,行动非常地果断,对整个这次的疫情控制和逆转,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我们说这次整体的反应,是我们国家应急体系的一个考验,也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演练。我想这些宝贵的经验,在这次抗疫当中我们都值得去认真地总结,我们这个将丰富我们治疗疫病的一些理论体系、防治内容,而这些价值往往指导我们更好的应对,以后出现的类似的传染病的治疗。

所以医学就是一代一代的不断地积累、不断地传承、不断地发扬,逐渐地进步的。但是不是说我们这次至善至美,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总结,不断地提升,同时我们这个疫情现在只是第一个阶段。

现在世界其他国家他们的情况,现在应该说进展得不均衡。像欧洲一些国家,已经出现了渐缓的迹象;有的国家还在方兴未艾,还在爬坡;有的国家像非洲、像印度,还在那儿进到初期的阶段。

世界是一个地球村,任何一个国家有了疫症,它不消灭,全世界不得安宁,就得全世界共同起来战斗,来抑杀它才行。所以我们也特别愿意,把我们的经验和世界人民共享。

这个冠状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也不分种族。实际我们在最后这个阶段,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和国际同道进行了广泛交流。我的宗旨特别清楚:第一,尊重各国法律,尊重各国人民一些文化传统,不要以我们的经验强加给他们;第二,根据我们的情况,人家有需要,我们有能力,就尽可能的支援人家。

我们现在预测,在今年秋冬,可能还有第二波。所以,我们一直强调,大家对新冠肺炎不能掉以轻心,对它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不可以懈怠,不可以放松,特别我们过去,有效的一些措施,少聚集,少串门,少聚会,勤洗手,勤开窗。

还要注重养成健康的生活方法。不要宅在家里熬夜,这个对人体的免疫功能会影响,这个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强调。我不主张人人都吃药去预防,但是要主张大家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这个病毒,它侵袭到机体了,机体和它进行博弈,我的抵抗力强,我的免疫力强,就可以抑制它,杀死它,不得病。所以,人体免疫功能,靠你健康的生活方式养成的。所以,健康生活方式至关重要。人人把自己调整到最好,能够来准备(应对)第二波的袭击。

同时,我们也期盼疫苗赶紧研究出来,让更多的人产生抗体、产生抵抗力。

我想,应对第二波的疫情,我们更有信心、更有充分的准备,我们一定会取得比第一次更加圆满的成绩,我们一定会胜利。谢谢大家!

撒贝宁:谢谢张院士对我们的开讲!再次把掌声送给张院士,谢谢您!

张院士刚才在开讲当中,讲到的关于新冠病毒很多防治的知识,包括新冠病毒一些形成的机理,在其他的一些地方,我也多多少少看到过一些,但是从张院士这说出来,我就觉得特别有说服力!

张伯礼:谢谢!

撒贝宁:而且一下子感觉就特别明白。

张伯礼:谢谢!

撒贝宁:包括病毒侵犯这个人体的,是什么机理。所以,大家都在问:怎么战胜新冠病毒?怎么战胜?我们靠什么?靠谁来战胜?其实答案是,靠你自己!

张伯礼:靠自己!

撒贝宁:你的免疫力,是你自己最好的战胜敌人的武器。

张伯礼:完全正确!

撒贝宁:在您整个开讲过程当中,我的助手小V在直播间里面,和网友一直在互动,网友也提出了很多问题,小V

V:来啦。小撒老师你好!

撒贝宁:你好,你在干嘛?打太极拳呢?

V:是呀。

撒贝宁:你这四肢比例打出来不像话呀。

V:但是打太极拳,能提高身体的免疫力。

撒贝宁:但是你的免疫力,主要取决电路是否健康。

V我的身体好像跟人类不太一样呢。

撒贝宁:对,你要担心的是计算机病毒,哈哈!

V:我会注意的。撒老师,我传递过去的那么多小纸条,不知道您都关注了哪些问题?

撒贝宁:这个问题是很多人关注的。疫苗会不会是疫情的真正的终结者?但是,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用上疫苗呢?

张伯礼:这个问题是全世界人民在关注的问题。

撒贝宁:是啊,天天在盼。

张伯礼:我们认为,可以说疫苗是终结者。中国的疫苗研制,应该说,还走在世界前列的,我们现在国内已经有三支疫苗,就批准上临床了。走在最前面的是陈薇院士,所做的RNA疫苗,一期一百零八例,已经评价完成;现在二期五百例,已经入组全部完毕;如果这期顺利的话,她就要开展第三期的实验。但是,下一步的就是一个产能,就是它的生产能力,就是疫苗成功了,我们十四亿人口了。

撒贝宁:够多少人用?

张伯礼:它的产能。一般的疫苗,大概只能供也就一千万人,一千万人太少了。所以我们会扩大产能,扩大产能也是有限的,也是有个时间的。

撒贝宁:大家在这件事情上,还真是急不得,这不光是个耐心的问题,这是一个严谨的科学流程,并且是一个严谨的法律流程,这也是为了每一个,未来要接种疫苗的人安全和健康。

张伯礼:完全正确。

撒贝宁:所以,大家本着一个科学的态度,我们继续等待,但是相信这一天会到来。

V今天网友们提了很多问题呢,他们要我一定要替他们,问张院士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夏天来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摘掉口罩呢?

张伯礼:新冠,从现在看,它和温度没有那么明确的关系。像印尼、印度温度挺高,但是它现在传染的也很多。即使疫情控制了,我想还是要戴口罩的,还真是养成这种习惯,我估计这个口罩,在一年之内,起码到明年这个时候,是摘不掉的。

撒贝宁:一时半会儿摘不掉了。

张伯礼:一定要做好这种准备。

撒贝宁:最后一个观众的问题。此次疫情来的突然,最初大家多少有些害怕。网络上很多的谣言越传越多,有的说的头头是道,而我们又难以判断,您有什么高招吗?

张伯礼:谣言胜似病毒。像双黄连这个事,就是那么一个情况。上海药物所他们就是做了一个实验,证实了体外双黄连对冠状病毒有些抑制作用,他们就报告了这个情况。就是那么一件事,然后大家就抢了双黄连,抢空了。但是他的本意是告诉大家,我们可能有药,他没有讲大家都要去买。所以,大家千万千万要理智和冷静!(对)我们来说压力更大了,专家们应该自觉地,说话要慎重、更要有依据。

撒贝宁:可能大部分人心里就想,管它有用没用,我先抢一点再说吧,万一有用呢。所以这个时候相信科学,理性就变得特别地重要。更何况,大家要相信今天中国的实力,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现在大家看,谁还会再为这些,为口罩、为双黄连去担心吗?

张伯礼:完全赞同您的观点。特别我们现在两会要开了,这次两会要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都进行修订。因为我们已经汲取教训,做了充分准备,体制、机制上都会做到的。

撒贝宁:这就是灾难在负面之余,带给我们的一些正面的思考,为未来我们打下一个更好的基础。谢谢!

V谢谢张院士!

张伯礼:谢谢小V!那你继续陪伴着网友朋友们吧。

V好,谢谢小撒老师!再见吧!

撒贝宁:替我们谢谢网友朋友们。谢谢他们的参与和关注!

V好的!

撒贝宁:好,接下来我们把时间交给我们的青年代表。

视频博主:撒老师好!张院士好!我是来自武汉的一名视频博主。在疫情期间,我在武汉拍了很多武汉空城的画面。在网上很多人通过视频的方式,了解到武汉在那一段时间的情况;在48号解除离汉通道之后,第一件事情,我也是出去记录了,那个时候的武汉。(播放视频作品)。

撒贝宁:谢谢你的这些记录!其实我,我是武汉人,每年的春节几乎雷打不动,我会和家人回武汉过春节,但是唯独今年没有回武汉,恰恰今年武汉迎来了,这样一个特别的春节。所以那段时间,武汉空城的照片、视频,我不敢看,因为一看就会泪流满面,因为太熟悉那个城市了,我在那个城市长大。

就刚才你的那段视频,春意盎然、人头攒动,所有的人都满怀着对未来的希望,但仍然还是会触动内心深处的,很多很复杂的情感。所以,我想这些记录的价值,不但在于今天,我觉得更在于未来。它能让我们的孩子们,知道2020年这里发生过什么,这里的人们做过怎样的英勇的抗争和付出。谢谢你!谢谢你们这些在那段时间坚守在武汉的每一个武汉人!

张伯礼:我也是在武汉解封的时候,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两句话叫,黄鹤一眺三镇秀,龟蛇两岸千里黄,也是写武汉复原了,然后三镇的秀美又出现了,特别是两岸的菜花都黄了,非常的美丽!所以我写的诗里边有这两句。

撒贝宁:以后一定要向张院士学习,你看我们表达情感只能用泪水,您动不动就是一首诗,张院士是被中医药耽误的诗人,哈哈!

张伯礼:哈哈!不是,不是,顺口溜吧。

视频博主:我挺想问一下张院士,因为刚才您的诗里面,也说到了武汉的很多地方,像我在解封之后,第一时间我去吃了热干面,我又去长江大桥底下,看了一下长江,然后去看了黄鹤楼。那您在武汉解封后,最想在武汉去的哪个地方?

张伯礼:我对武汉应该比较熟悉了,封城,别人不可以走,我天天在武汉在走,因为我们到医院了、到指挥部了,是随便走的。

撒贝宁:您还必须得走,在外边。

张伯礼:所以我的感觉跟你不完全一样,我更看到的是武汉人民的坚持。

撒贝宁:对!

张伯礼::特别是很多志愿者。他那个出租车全是私家车,接送医务人员,但是上面都有一个编号,知道他是志愿者。我们都对他表示一番敬意。包括我们清洁工,包括我们医院的物业,他们都是冒着危险在那儿去坚持自己的工作。通过今天这个(节目)向真正的,对武汉做出贡献的志愿者们,不管你们现在在哪儿,人民都(哽咽),感谢你们!

当武汉解封以后,我们最高兴的就是说,武汉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街上人也多了,车也多了,感到非常的高兴!当时我们还没有时间到哪儿去看一看,因为还有很多重症的病人,还得需要抢救,还没有完成任务,还要继续。

撒贝宁:这次您去,什么热干面武汉这些最有名的这些小吃,一口都没吃过呢?

张伯礼:没有,一次没有!因为没有时间去。等下次去,真正体会体会,正宗的武汉小吃。

撒贝宁:在您下次去之前,我先给您寄一大包。

张伯礼:可不要!可不要!哈哈!

撒贝宁:您在天津可以先解解馋。

张伯礼:他们说,热干面,非得是武汉的正宗的热干面才吃出味道来。

撒贝宁:而且就得在街边那种小店,弄上一碗,蹲在路边咔咔地吃,那才是真正的武汉吃法。

张伯礼:热干面,对!

撒贝宁:你作为视频博主,下一次别忘了,如果张院士有机会到武汉,一定要尽地主之谊,因为你对武汉也是非常熟悉。对吧,大街小巷。

视频博主:一定!一定!没问题!没问题!

撒贝宁:我们下一位青年代表,你好!

硕士生:您好,撒老师!张院士,您好!我叫张肖,我是同济大学的一名研三硕士毕业生。就是我在过年前有接过一家公司的面试邀约。当时说的是要在过年以后,就开学了之后进行面试,后面因为疫情的原因,改成了线上面试,再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同时我也结合,我身边同学的一些情况,其实能看出今年的春招,岗位和面试机会都是非常少的。

还有就是针对我们这一届的毕业生来说,我们很有可能都没有时间,去好好地跟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大学校园说声再见,就要匆匆地毕业了,那留下的遗憾也非常多!张院士,您同时也作为一名大学校长,您觉得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疫情下的毕业,以及求职问题呢?

张伯礼:这段经历对你的人生来说,我觉得是难忘的。贵校怎么安排毕业形式,我不知道!我们学校,我还是准备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安排学生进行毕业典礼,哪怕是分专业的,按照不同的专业、不同的学院,分别举行的。

撒贝宁:但是也得戴着口罩吧?

张伯礼:这个可以这样,因为如果在礼堂里边,就得戴口罩;如果在操场上,可以不带口罩。毕业典礼应该是在五月底六月初,那时候天也热了,在户外的话可以不戴口罩。如果我们每个班在合照的时候呢,就稍微再拉开一点距离,应该没有问题。所以我就希望,给同学们一个圆满的毕业典礼。

第二个问题:在这段时间,如果能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工作,我希望都去干,哪怕短期的。它是一种经历,逆境出真知、逆境出英才。这种恶劣的环境、不好的事,如何把它变好了呢?在主观能动性,对你一生会有好处。

撒贝宁:所以我估计张院士这个问题回答完,可能你们学校的领导也会考虑一下,看看有没有灵活的处理方案,比如说哪怕今年咱们照不了相,明年等到疫情缓解了之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大家召集回校园,专门用一天的时间,好好地再照一张。

硕士生:可以考虑。

撒贝宁:对,可以考虑一下。下一位!

护士:撒老师您好!张院士您好!我叫诸玫琳,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的一名护士,今年有幸地成为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的成员。

撒贝宁:向你致敬!

护士:应该的,应该的。很多人就说,我们90的医务工作者,只不过是学着前辈的样子,披上了一件白大褂和死神抢人罢了。想问问张院士:对我们这次表现的看法,我们还有什么不足之处?

张伯礼:我也说句真心的话,我原来对你们有点担心,因为你们没有经过非典、没有经过大的疫情考验,去了以后能不能胜任?很多你们是独生子女的一代,在家里都是娇生惯养,到那种情况下能胜任吗?或者进去以后,人进去了,心没进去,不能全心全意,尽心尽意。

我真有这个担心,但是看到你们在里面的工作,我放心了。

你们这一代是可信赖的,你们工作非常好!丝毫没有“骄娇”二气。80的这帮是领军的人才了,而你们90是骨干、是先锋。不管是医生、护士,做得都挺好!在里边能够坚持五个小时、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不尿;并且对病人认真地、负责地护理。

不但是病人感谢你们,实际我们广大的医生也感谢你们。我一直说护理人员,在关键的时候,他起的作用比医生还大。医生主要是看病人,制定方案;执行方案的都是我们护士。跟病人接触最多的是护士,护士在病房里待的时间,比医生要长得多。所以我们说,所有的广大护士更伟大,更应该得到赞扬!

护士:谢谢!

撒贝宁:你说的那句话我在媒体上也看到。说他们只不过是一帮孩子,学着前辈的样子,披上白大褂去和死神抢人。但是我在想,每一个前辈都是这样过来的,张院士当年也一定有过学着前辈的样子,披上白大褂去和死神抢救生命。而总有一天,你和你的小伙伴们,也会成为前辈,我觉得这就是传承,这就是医生这个职业,最伟大的传承,向你和你的小伙伴致敬。

护士:谢谢撒老师!刚刚张院士说到的就是,在临床上用到的一些事情、一些药物之类的,就是让我的回忆好像又拉回到了支援的那六十七天里面。通过在武汉支援的六十七天里面,让我重新认识到了武汉这个地方,确实是质的转变。就是让我由衷的觉得武汉是英雄的武汉。上海和武汉,虽隔千里,一江连心。我们是为武汉拼过命的,所以武汉是我们的第二个故乡。等来年樱花开得时候,我们都约好还要回去,再看一次樱花(护士激动流泪,画面转向张院士,他摘掉眼镜,用纸巾擦着眼睛。)

撒贝宁:在武汉的那么多天里,你接触过的那些病人,应该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吧?因为你们都穿着防护服,对吧?戴着护目镜、戴着口罩,你当时在武汉的什么点在做援助?

护士:金银潭医院。

撒贝宁:在金银潭医院接受过治疗的患者,现在你知道了,她是一个如此可爱的上海姑娘。

护士:谢谢撒老师!谢谢你!

撒贝宁:有机会再到武汉,带你去看樱花。

(所有人鼓掌)

护士:一定会来。

撒贝宁:好,下一位!

人工智能从业者:撒老师您好!张院士您好!我是一名人工智能从业者,我们是在摄像头产品里面会加上一些红外测温,检测哪些人可能会是一个疑似的患者。我们整个计算机的技术,人工智能也好,还有一些数据挖掘的技术也好,都其实有了长足的进步,那么在这次抗疫过程中,数字相关的技术,会在哪些方面起到作用?

张伯礼:这次西医在关注病毒,我们中医在关注症候。我们过去在非典来了以后,我们要经过长时间的经过几个月的临床治疗,我得出一个印象,另外一个医生得出一个印象,大家得出印象,我们在一块讨论,最后商定这个病是什么症型、什么特点,这个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往往是在“事后”。而这次我们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从全国掌握了它的症候特点。怎么掌握的呢?我们编制了一个手机APP(软件)。把临床症候编成软件,放在手机里了,全国十几个省市,几十家医院的医生,在里边同时填,把数据实时地传到了后台,后台就通过编程。我们天津有个超算中心,他们专门腾出两台机器来给我们算。然后把一千多例患者的,各种症候特征,进行分类归纳。最后得出来:今年这个症候特征是湿毒疫。湿邪非常重。所以通过这个,我们第一时间就拿到了症候特点,哪些用方药、这个病怎么演变,我们心里大致就有了方向了。

所以大数据给我们帮了很多的忙。如果没有这块,我们大概又得几个月的时间,现在一个星期解决问题了

在(录这节目)之前,我们工程院刚刚在网上视频的会,就组织全科学院和工程院两院院士在讨论,以后怎么长期的预测这个病毒的改变的方向,以及它发生的演变的规律,也在做这方面探索。我希望你们搞数据的同志们能够帮我们。

人工智能从业者:因为我们人工智能在分析一个问题,或做预测的时候,往往是基于历史的一些数据去进行分析。所以说当情况变化了之后,我们怎么样把这些变化的因素,加入到我们人工智能的分析里面,其实这是一个,对于我们做技术的人员来说,应该去解决、应该去挑战的一个课题。

撒贝宁:加油!加油!好好地用你们的技术,好好地用你们的本事,为后面还有可能出现的,一系列变化做好应对。

我们的节目接近尾声,但是这一次的疫情,我们仍然还在严阵以待。尽管一切开始慢慢地稳定,稳中向好,但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所以我在想需要担心,也无需担心。无需担心是因为我们身后站着,这样愿意为我们付出的科学家,医护工作人员,我们志愿者,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有这样的群体,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战胜,任何的困难!

再一次感谢张院士给我们带来的精彩开讲!也感谢各位收看我们本期节目!下期开讲再见!

张伯礼:谢谢撒老师!谢谢各位!

撒贝宁:谢谢张院士!辛苦您了!

 

 

 

 

关键词:
净土、念佛
戒律、仪轨
因果、轮回
戒杀、放生
布施、供养
道场、法会
弘法、护法
佛像、法宝
孝亲、尊师
忏悔、超度
教育、学佛
助念、往生
升官、发财
疾病、命运
婚姻、家庭
胎教、早教

普世教育

因果教育
宗教教育
家庭教育
胎教教育
书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