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答疑

(01)内典研学要领(讲经的方法、技巧)

分类:
每日更新
作者:
净空法师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1/07/16 16:27
浏览量
  1. (01)内典研学要领(讲经的方法、技巧)

净空法师 1996 讲于 新加坡 

当今佛法衰微到极处的因素就是缺乏弘法的人才

 

阿弥陀佛!

诸位同学:

这一次我们能够在新加坡这个地区共同来学习佛法,因缘是非常的稀有!细细地去观察,不能不说这是“三宝”的加持,同时我们也感觉到自己使命的沉重。

佛法承传到今天,可以说衰微到极处;而衰微的因素就是缺乏弘法的人才。在古时候,从印度传到中国,历代这个弘法人才的培养,都是在祖师大德讲座当中选拔出来的。

过去,寺院、庵堂就是佛法教学、修学的中心,它是一个教学的机构,相当于我们现在所谓的学校。它的确不是宗教,佛教变成宗教,这个时间不长

宗教”这个名词是外来语,从日本传到中国来的。

我们中国古时候也有“宗教”这个名词,但是跟现在一般所讲的“宗教”的含义完全不相同。我们佛门里面,讲“宗”是指禅宗,“宗门”;讲“教”,是讲“教下”。我们讲“宗教”就是“宗门”与“教下”,是这个意思,所以跟现代一般“宗教”观念完全不相同这是我们必须要知道的。

所以现在“宗教”这个概念,是从日本传到中国来的,是外来的,不是中国的文化。这是我们学佛,要把佛法发扬光大利益广大的众生,首先必须要认识清楚的。这个孔夫子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首先我们做“正名”的工作。

那么我们晓得,“佛教是教育”,这点一定首先认识清楚。我们在这个小册子里面,开头在这个目录前面我写的有六条,这六条很简单,但是把“传统的佛教”介绍出来了。

这个“六条”,是前些年我到中国去参学,访问北大跟辽宁师范大学,还有南京师范大学,跟他们这些教授、有些学生代表我们座谈的时候,把佛法介绍给他们。这就是“我讲演的大纲”,就六条。说明佛教的性质、佛教的内容、佛教的修学与对个人、社会、国家、众生的贡献,澄清现在社会一般人对佛教产生严重的误会。这个误会是妨碍佛法的修学、妨碍佛法的传播。

这个学习讲经的课程一般佛学院里面是学不到的

那么我们今天在此地,重要的就是要担负起将来弘扬佛法的使命。

虽然在这个短短时间当中,我们选择的这个课本是净宗的《无量寿经》,但是我们所研究的原理、原则能够贯穿一切经。所以这一样东西你学会了,无论你修学哪一部经典,可以说“如法炮制”,依照这个方法、依照这个模式都能够通达。这真是佛法里头所说的“一经通,一切经通”,所以它的原理、原则是相通的。那么诸位如果有兴趣修学其他宗派、其他宗的这个法门,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可以做参考的。

那么这个课程,也是一般佛学院里面学不到的,佛学院没有开这个课程。在台湾,佛学院也没有这个课程,这个课程是李老师传给我们的。当年在台中莲社,他开了一个“经学班”,专门培训讲经的人才。

他的班,总共开了两年。两年,我们听起来时间很长,实际上时间不长。因为他一个星期上一次课。一个星期上一次课,那么一年大概是三十几个星期,所以两年总共也不过是上课六十次而已。我们这三个月集中起来,大概相当他两年的时间。

因为那个时候训练的弘法人才都是在家人、都在家居士,他们有家庭、有工作,非常繁忙!说是天天上课,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工余之暇抽一点时间来跟李老师学讲经。

那么我参加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出家,也是居士身份参加的。

古代选拔讲经的人才统统是从“复讲”出身的

这个方法非常之好,这种方法是“传统的方法”。

那么刚才讲了,就是古代选拔讲经的人才是老和尚讲大座,听众里面有根性利的,把他选拔出来来复讲,统统是从“复讲”出身的。

那么我们要问:“复小座”从什么人开始?跟诸位说,阿难尊者开始。

你们想想看,阿难集结经藏,不就是“复小座”吗?!把当年听世尊所讲的原原本本的复讲一遍,下面人把它记录下来,这就成为以后的“经典”了。

所以这个方法真正是传统的方法。从阿难尊者开始一直到我学习,都用这个方法。

学习讲经必须有两个自身条件——很好的理解力记忆力

但是这个方法不容易,因为你要有很好的理解力、要有很好的记忆力。没有这两个条件,你就没有办法修学。

你听老师讲经,讲一个小时,讲完之后你来“复讲”。把老师所讲的东西重复讲一遍,你要能讲到百分之八十。换句话说:你听一个小时,你至少要能讲五十分钟,有这样的条件,才能够选拔出来,来学讲经。这个条件的人不多,很难!

过去台湾举办这个“大专佛学讲座”,这个风气在台湾以后盛行,对佛教影响很大,高级知识分子来学佛。

那么台中,李老师这是创始人最早办这个“大专讲座”。那么参加的学生都是学校很优秀的学生,我当时也参加旁听。

那么这学生听了之后,我就请这些学生们“复讲”。老师讲一个钟点,他们能讲多长时间?最多的只能讲五分钟,他就讲完了;那个少的,两、三分钟。我摇摇头非常感叹“难哪”!才晓得真不容易,实在是难!

那么现在的方便在哪里?方便在有科技的设备、有录音带,你可以重复地听。

在往年学讲经,老师是决定不会给你讲第二遍的。李老师教学,他的规矩就很严格。他是要你专心听,你听不懂你再去问他,他打你也不给你讲。

他说什么?“如果我打了你给你讲,你还说顶多挨一顿打,还是可以听第二遍;打了还不跟你讲,那你就没有法子。”逼着你非得专心不可,他用这个方法来教学。那我们这个“经学班”的跟他学讲经的,都要接受他这些规矩。

那么当时在一起我们二十多个人,我这个记忆、理解力比较强,我可以能够讲到老师的“百分之九十五”,我有这个能力。我听一遍,我能理解、我能够记得住。所以李老师对我也就很重视了,认为这个可以选出来,来训练讲经。

有这种能力的人并不多,但是现在借重这个科技,这是很大的方便,让中下根性的人如果真正能够认真努力,也能成就。

那么在我们那个时候,这些录音机在台湾还没有,大概有些大的公司、机关里头有,这个很不普遍,我们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按照这个方法学三个月就会讲经

那么“经学班”里面这些学生,程度都很低、能力并不强,李老师怎么样训练他们呢?我们要是看到、听到了,很难相信。

“经学班”的学生一般程度,占大多数的百分之五六十、大概占百分之六十,小学毕业,年龄都是三十多岁以上,年龄最大的一个是六十岁。“六十岁”,也是小学毕业,她那个勇气我们真是佩服、真的是苦学。刚才说过了,记不住,也没法子理解,老师讲经讲得很浅、讲得很白。譬如一部《弥陀经》,大概四个小时就讲完了,里面没有任何发挥。只是解释经文,就“消文”,把经文一个字、一句讲得清清楚楚,没有任何发挥。这种方式。那这个方式讲起来很呆板。里面再穿插一些故事、穿插一些公案因缘,那么对“初机”讲的时候能提起兴趣,用这个方法来教。

当然,那记不住怎么办?所有同学都要记笔记,老师讲的时候都要记笔记。大家记的笔记都交给他一个人,他回去整理,整理写成讲稿,等于说是:一个人讲,二十多个人帮忙。用这个方法,很苦、很苦!但是效果非常殊胜!每一个人学一部经,时间是一个月,所以一个月就会讲经,就上得了台。

这上一次茗山长老到这里看到我们这个班。他说:“要不是我亲眼看见的,你说三个月就会讲经,我怎么也不会相信。”

其实我们在台中学习一个月就会讲经,受这个严格的训练。由此可知:这个事情不难,难在“发心”。

尤其现在这个科技设备这么样的完全,这个中等根性的人决定有成就。就是没有过去这些弘法大德们的禀赋,我们也能够迎头赶上。这利用这科技设备,所谓是“熟能生巧”。一定要勇猛精进,从这上下手。

李炳南老居士为什么不把他的讲经教材公开给大家来研究?

这一个小册子,就是我过去,可以说也是李老师他一生修学讲经的心得提供给我们做参考,那么也是我们在台中这个“经学班”里头的主要的教材。

可是那个两年因为是创办期间,李老师教材写出来之后,他在平时这个教导的时候顺便给我们说说,这个本子没有发给我们学生。他只印了三百本,自己收在箱子里头,不肯给人。那时候是对我很特别的爱护,送了我一本。所以我们“经学班”二十多位同学,都拿不到,都没有这个本子。

那么我在“经学班”里当班长,选我当班长,我要辅导同学,等于做李老师的助教,辅导同学,那这个本子我读了之后,我就跟李老师讲:“怎么办?”

他说:“不行!你不可以把这个本子给别人看。”

所以我就照这个本子编了个大纲,这个大纲昨天印发来了,这个大纲就是这个本子里择录出来的。所以我择了这个大纲送给老师看,我说:“我照这个讲可以吗?”

他说:“这个可以,行!”

所以我就用这个大纲给同学们、帮助同学们说明这个讲经的一些规矩、一些方法。那个是我编的,就照这个里头择录出来的。跟同学们讲解,互相在一块研究。“原本”他们都没有看到。“原本”都没有看到,但是第二篇这个《实用讲演术》,这个他们都有,这个印成小册子,每个同学都分发了;那么“讲经”的这部分,不给人。

我有一次去问老师,我说:“你为什么不把它公开给大家来研究?”

他说:“你不知道,现在人很容易造罪业,他不懂,他听经还很老实,听完了还赞叹;他要懂得这个,他就会挑毛病了:你讲的这个地方不如法,那个你讲错了。就造口业。”

我一想老师的顾虑的确很周到。他要看了这个,他就会批评。他乱批评,这就造口业了。所以他不懂,他听不出门道,听热闹了;懂的,内行的人听门道,你哪里有故事,人一听就知道了。所以这个顾虑是对的。

但是我们仔细想想,这个如同兵法一样,你拿到手之后你在讲台上未必会运用,这是实在的。要能够运用、灵活运用,所谓“得心应手、左右逢源”那是要靠讲台上真实的功夫;没有真功夫,决定不可能,这个必须是长期的观摩,自己要认真的去练习。

修学路上“师”跟“友”是我们一生成败的关键

同学非常重要!老师指路,不能陪我们一道走,同学在一起切磋琢磨,这是成败的关键之所在。所以常常在一起互相研究、互相批评、互相的改进,这才能成功。

所以“师”跟“友”是我们一生成败重要的关键。好的老师指出我们一条正确的方向道路;那么同学在一块儿互相切磋琢磨,这才能成就。所以“师、友”的恩德真的是无有止境的,我们永远报答不了的。

这个,我影印诸位一份小资料里头,前面有一些名字就当时我们“经学班”非常热心的几个同学,几乎一堂课都不缺的,我们几个人经常在一起研究的。现在这个里面有几位都已经不在了,人世无常。

《内典研学要领》

这个今天我们第一堂课,我们从这个里头后面两篇,诸位翻开第六十一面:

【内典研学要领。】

这是早年、很早,我在台湾南部是个过年的期间,我们有假期到南部去游玩。我住在高雄兴隆寺,在那边住了三、四天。这个方丈和尚,那一个寺是个比丘尼的寺庙,那个方丈老尼师非常难得!她留我在那边住了几天,要求我,她知道我在台中学讲经,要求我把讲经的方法给她们寺庙大众做一个简单的介绍。我就写了这一篇这个《要领》。这一篇东西不长,一共只有四个大段,“甲、乙、丙、丁”四个大段。那么给她们做了三天的讲演。三天就讲这个东西,一天两个小时,讲了六个小时。

那么以后回到台中,我就把这篇这个《要领》呈送给老师看。老师看了之后完全同意,没有改一个字。当时也就是印出来的时候分送给同学们做参考。

那么这一篇这以后有一个讲演的时候,他们那些人把它记下来了。记下来了,就附在这个后面。这一篇东西诸位可以细细看看、作作参考。

那么这个末后在第八十九面,这一篇文章是李老师往生,今年十周年,有一些同学编刊物作为纪念他老人家,要我写一篇文字,那么我就写了这一篇,叙述我过去跟他学习的经过。这一篇诸位可以看看,值得参考。

中国自古以来培养讲经人才的教学法就是“师承”

我们中国自古以来所讲的“师承”,我是沾到一点“师承”的边缘。往后这种“教学法”恐怕不容易、很难了!

那么李老师教我们这套方法,不是他自己发明的,他也是老师“代代相传”下来的方法。

所以我们去年在此地,几个同学在一块儿研究。广余法师,马来西亚的广余法师来听了一次。听完之后,“哎,你这个方法是谛闲老和尚的方法”。

没错!谛闲老和尚从前训练讲经的人才就这个方法,这“讲小座”的方法。所以,这个方法是从阿难尊者下来祖祖相传的方法,但是现代不用了。

太虚大师办的佛学院把这个方法废除了,就用一般学校教学的方法,那个方法只能够说是得一点“佛学常识”,学讲经不容易。所以从佛学院出来的时候,讲经讲得好的,很少很少。

这个老办法,很有效果,这私塾教学的老办法。所以这是古时候,这个“承传”是用这个方法。

那么这两篇东西希望大家好好的做参考,我们这个课程希望一个星期把它完成。那么一个星期以后我们要进入这个《无量寿经》的“科判”。

“科判”是解释一部经的章法结构的

这个“科判”的研究,大概现在也很少了。

“科判”是解释一部经的这个章法结构的。

你要能懂得这一部经的章法结构,你就知道这一部经的思想体系,然后你讲经,可以深讲、可以浅讲,可以长讲、可以短讲,你就得大自在了。但是这个东西,如果不是对全经贯通,你做不出来。

学讲经要先学小部经

所以学讲经要学小部,小部短,那个“科判”容易看;这个经一长了,就相当不容易了。越是大经,就越困难,那不是老手决定做不到。

所以学讲经是从小部经学起。

那么我们现在,如果学《无量寿经》,这个经很长,但是它有四十八品,每一品很短。我们从每一品、每一品这样下手也是个好办法,等于它是四十八个小经合起来的,就跟我们现在晚上讲的《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一样,《大宝积经》里面的一部分,但是它是一个独立的经,跟其他的经并不连贯,它这每一会都是独立的。

那么这个里面四十八品,它是连贯的;虽连贯,每一品也可以独立、也可以单独讲。所以我们选择这个本子,作为我们研究的这个“范本”。

那么这是这一份“科判”,是我在台北教导我图书馆里边的、内部的同修,也是在一起研究讨论。但是前面这一半,到“二十四品”,我参加了,我主持这个事情;“二十五”以后我出国了,这是我们馆里面就是道场里面这些学生,他们依照前面这个模式编出来的,我看编的也不错。

那么这是我们做一个草本。做一个草本,没印出来,每一位同修都可以加入意见。你看看,这个分的妥当不妥当;这个用的文字,就是“科题”用的这个文字适当不适当。那么这是都可以参与意见,我们把它用这个做草本来做修订,这样将来就变成《无量寿经》完整的“科判”。所以特别把这一份资料也带来,提供诸位同修做一个参考。

“讲演”、“讲学”、“讲经”的目的不同,方法、技巧也不一样

我们今天先讨论这个“讲演的方法”。因为会“讲演”了,然后才能够讲到“讲经”。

“讲演”是“讲经”的基础。

“讲演”、“讲学”、“讲经”,虽然都是“讲”,它的目的不相同,因此方法、技巧也不一样。这个必须要知道的。

“讲演”是希望听众赞成我的主张,目的在此地。

“讲经”是要教他开悟、是要帮助他破迷、帮助他修行,这个目标、宗旨就又不相同。

“讲学”是令听众获得一部分的知识。

所以目的不相同,那个方法、手段、技巧也就完全不一样。

那么这一篇《实用讲演术要略》,也可以说是李炳老一生在讲台上的心得经验。他写的东西简单扼要,文字虽然不多,内容是相当丰富。我们曾经找了市面上买得到的讲演书,这些书我们拿来看,人家写的厚厚的好多本,综合它的内容,没有李老师这个圆满。这我们才佩服他这个东西写得好——精简。唯精简,我们才容易记住、容易在这个讲台上应用。所以重点在此地。

他分了几个大段,这个是“章”、是大段。

【第一章 绪言】

这几天诸位有时间,要把这个细心的去看一遍。它的文字比较上深一点,但是我们将注解用小字都注在下面;难的字,这个读音诸位一定要查字典,把这个音注出来。

“言语”的重要是我们不能不重视的、不能不讲求的

第一个段落是说“言语学”的重要。

【言语学之重要。】

现代的社会,人与人的沟通、国家与国家的沟通,都要依赖“语言”。

所以“语言”,是我们自己与社会大众沟通最重要的一个条件,不能不讲求。

佛度娑婆世界的众生,文殊菩萨在楞严会上选择的时候说:“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所以《楞严经·二十五圆通》,他不选别人,单独选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说明我们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耳根最利。看不见的他看不懂,他听,能听懂了。

所以世尊当年在世,以“音声”为佛事;孔老夫子一生的教学也是以“音声”做教体典籍文字都是佛陀灭度之后弟子们才做的;儒家也不例外,孔子死了以后,学生们将老师过去所讲叫“集结”,记忆当中大家都说出来,把它归纳写成《论语》。所以《论语》是集体的创造,不是一个人的著作,都是以后的事情。

那么由此可知,这个“言语”的重要!这是我们不能够不重视的、不能不讲求的。

释迦牟尼佛、孔子不是宗教家是大教育家

孔夫子当年在世教学他分四科:第一个是“德行”;第二就是“言语”;第三是“政事”;第四是“文学”。

所以什么叫做“教育”?大家都承认夫子是中国第一个大教育家、是教学的典范。

世尊,这是世界人也公认的是个大教育家,现在人误会他是一个宗教家;过去在中国,我们把他看作是个教育家,他跟孔老夫子没有两样,他是人,他不是神,他教我们怎么做人。

“教育”的根本是教我们处理好人与人、天地鬼神、大自然的关系

所以“教育”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教导我们要认识、要明了人与人的关系。人是动物之一,人跟动物不相同的,就是人知道人与人的关系,动物不知道。

夫妇的关系、父子的关系、兄弟的关系、朋友的关系、君臣的关系(“君臣”就是今天在社会上“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这叫“伦理”,这是教育的核心。

第二,知道人与天地的关系、人与神的关系。

儒家虽然没有讲“十法界”、没有讲“六道”,儒家承认有天、有天神、有鬼神,至少他承认有三道——有天道、有人道、还有鬼道,他没说的这么清楚,但他承认人与这个天地鬼神的关系。

第三,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就是与一切万物的关系,与一切动物、植物与这些关系。

这叫做“教育”,这个是教育的根本。

关系明白了,我们起心动念、言语、造作都有分寸,因为什么,哪是应该做的,哪是不应该做的。顺乎自然的法则是应该做的;违背自然的法则是不应该做的。

现在人所讲的“自然生态”,当然“自然生态”没有儒、佛讲的那么圆满,“自然生态”只讲到一部分

现在自然生态失去了平衡,使一切人不了解这个关系,胡作妄为,破坏了自然的法则,那我们都要受到一些灾难。

现代科学家已经感觉到了危机重重,想尽办法来弥补。有没有效果?很难达到效果。

所以今天没有教育了,“教育的根本”丢掉了,只讲求枝末,“枝末”是不正常的。

“根本”,像一个植物一样种在土地上,它年年开花结果,它是个活的。

今天的教育是功利、得失、竞争的教育,麻烦大了

现代的教育是死的,花瓶里插的花没有根,看着是很好看,几天就枯死了,它不能再生。

教育是永生的,这是中国儒家的教育跟佛法的教育,是永生的。这个要懂得,我们要认识清楚。

现在的教育着重在科技、着重在工商,不着重在人与人的关系,这个还得了?!这种教育发展下去之后,那就是彼此互相争利,道义、道德仁义完全失去掉了,人与人的关系是“利害”,建立在“利害”的基础上,这个不得了?!这个社会怎么会不动乱?!

所以今天的教育是功利的教育、是利害的教育、是得失的教育、是一个竞争的教育。这个麻烦大了!这个发展带给人类是无穷的灾难。

“宗教的佛法”解决不了问题,“教育的佛法”才能解决问题

现在西方人士也慢慢地觉悟,知道这个社会没办法挽救了。所以现在西方人学中国东西、学东方的东西,发现东方的东西能解决这个问题。

“东方”,就是儒家的这个道统跟大乘佛法。

所以现在外国一般大学里面,对汉学的研究很认真。西方现在也接受佛法的教育,非常可惜的传到西方的佛法是“宗教的佛法”,不是“教育的佛法”。

“宗教的佛法”解决不了问题,一定要“教育的佛法”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在每个地方讲经说法都“回归到教育”,这是我们以后这个发展的这个大方向、一个大目标。

教育的根本是“德行”“言语”其后是“政事”、“文学”

那么初学当然有困难,这个刚才我把刚才的话补出来:孔夫子,“第三”才讲“政事”。“政事”就是现在讲的技能,讲科技、技能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间,必须要有谋生的能力。这个“政事”,“政”是政治那个“政”,事业的“事”。“政事”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谋生的技能,这里面就包括很多了。

可见得教育的根本是在“德行”跟“言语”,这个是教育的根本;然后才教你怎样去谋生、怎样在这个社会上服务大众。最后是“文学”, “文学”就今天讲的艺术。你有德行,生活也安定,然后才可以学一点艺术的欣赏,来充实你的精神生活。

这夫子的“四科”。“四科”是有次第的、是有顺序的。所以一定要知道“本末始终”。

佛法讲的比儒家更彻底、更圆满

那么佛法讲的比儒家更彻底、更圆满。

儒跟佛合起来看,无论是从理、是从事,确实如佛所说的“你能够体会到大圆满,能得真实的利益”。

那么这个第二段:

【初步难免小困。】

“困”是困难。

初学这个是难免有一点困难,特别是初上讲台。那么这些困难不要害怕,必须要克服。

佛法里面说“发菩提心,修菩萨道”。我们的愿望就是“自行化他”,“自行”,这就不说了;“化他”,“言语”就太重要了!诸佛菩萨、祖师大德都以“音声做佛事”、都是登台讲经说法。

所以“讲演”,这个困难必须要克服,一定要讲求方法,首先把心理上的障碍克服。

学讲演、学讲经要记住基本的态度:我是学生,听众是我的老师

这第三个小段里面所讲的:

【成功诀在熟习。】

这个里头有两句话很重要:

【勤加练习,实居重要。】

要勤于练习,接受批评。这一点是我们成功最重要的条件。我们讲了之后要向听众请教。

所以学讲演、学讲经,必须要记住一个基本的态度:我是学生,我学讲,听众都是我的老师、都是我的监学、都是来成就我的。要抱这个态度,对大众生恭敬心、生报恩心来说法。

欢喜接受批评是我们学讲经成功第一秘诀

所以讲完之后一定要采择他们的批评:“我讲的你们有没有听得明白、有没有听懂、有没有疑惑?”

他如果说“哪个地方我不清楚”,那个地方我们要想着改进。“哪个地方讲得不清楚”,我们下一次要讲的更明白一点。

“改进”,改正错误,我们就有进步了。那个“改进”,要靠听众帮忙!

所以有人批评,无论是善意的批评、恶意的批评,通通接受、通通感谢。

若有一个人批评,他是恶意的,故意来刁难的,有这种人,不能说没有,不可以说他的我就拒绝了。你拒绝一个,以后别人不敢批评。所以恶意的批评,我们也诚恳的接受,以真诚心感动他,这也是教化众生。他以恶意对我,我以真诚对他。佛家常讲“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要把这个结化开。用什么方法化?“真诚、慈悲”,就把它融化掉了。

所以一定要欢欢喜喜真实接受批评,这是我们成功第一秘诀;不能接受批评的人,那就很难有成就了。

我们在历代帝王当中,唐太宗是很能令人佩服的。我们看他的《传记》、看他的《贞观政要》,最令人难忘的就是他接受别人的意见。任何人都可以给他提供意见,他都欢喜接纳。

有些人提供是错误的,有害而不是有利的,唐太宗也很欢喜接纳、也很奖励提供意见的人。那人走了以后,旁边的人给皇帝说:“那个意见是错误的。”

皇帝说:“我知道啊!”

“知道你为什么不责备他?”

“我要责备他的时候,以后还有谁人敢给我提意见?!”

这个了不起!错误的,我接纳你,我不用你就好了。所以说他这个的时候,任何人都敢跟他讲话、任何人都敢给他提意见,这个了不起!他很聪明,他不糊涂,你提供的意见是好的、是坏的,他知道。好的他做,他就照做;那个坏的,他不做就是了。这是我们要学习的。所以一代明君他有他的条件。

一个成功的讲经的法师,绝对接受大众的批评,有批评才发现自己的过失。

自己发现过失很难!所以这一般人常常会看到别人的过失,看不到自己的过失

但是一个真正修学的人看到别人的过失,不说人的过失,反省“我有没有他的过失”?这是会修行的人、会用功夫的人看到别人的过失不要说,反过头来想一想“我有没有”?如果有,要改进。这是个会用功的人。

所以功夫得力的人,那么“勤加练习”是一个重要的手段,但是里面还有非常要紧的原则:

【神合心专。】

这四个字。诸位可以用红的笔把它划下来,你们自己看,重要的地方用红笔把它划下来。那个红笔叫他们去买,让人家去买。

这四个字是成功的秘诀。“神”是指的我们精神,精神集中;“心”里要专注。也就是说我们一心一意为一切众生真实的利益、为如来的圣教究竟圆满的教育,一心一意把它推广,你自然就能做到这四个字了——“神合心专”,上合诸佛如来,下合一切众生。

那么底下一句就是对于:

【讲材。】

你讲演的材料。

【讲态。】

你的表态。

【声调。】

实际上在讲台上表演的不外乎这三桩事情。

这三桩事情要:

【勤加揣摩】

他这一篇的内容,就是这个三大段。

所以底下这一段,这个“第二章”里面就是:

【资料结构。】

这个就是你所讲演的教材。这个材料应该怎么样去确定它,这是属于重要的部分。

讲演能使听众掌握就成功;讲演的内容多数人听不懂,就失败

第一段:

【首定主旨  讲演之意义,专在发表主张,以及宣传某种事理,希望唤起同情,互相携手,故其性质,偏于主观。因是构造讲辞,自必先立主旨,明白标出,使有向心。此外千头万绪,说古论今,无非皆助主旨作渲染也。】

那个“主旨”实在讲只有几句话,用很多东西来陪衬,目的是要动人心、要感动人心。这个是原理、原则。

我们常讲,好的讲演“言之有物”,它有内容;而且这个内容很明显叫每一位听众都能够掌握到,你就成功了。

你讲演的主旨内容只有少数人能听懂、多数人听不懂,那你就失败了;甚至于讲演讲的时间很长、讲的很多,究竟讲什么?不知道。听的人听完了之后,莫名其妙!那这是彻底失败了。

所以大家细细留意,常常听人讲经会发现,那个会讲演的、高明的,“言语见解,宗旨分明”,你一听就晓得他是什么意思、他的目的何在。

那么底下第二个是讲:

【次明阶段,挥毫撰文。】

这讲写文章。

【登台讲演。】

这“讲演”跟写文章没有两样。“讲演”比文章难,文章可以修改;“讲演”不能修改,时间很短。所以“讲演”比做文章难。

好的讲演,记录下来就是文章,这是“功夫”,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学习到的。所以它的宗旨是相同的。

【文当构思,应分事理宾主,使有节段阶层。】

这个就是我们讲的“科判”,有条不紊。

言语同样的,也要段落分明、层次清楚,这个才是好的“言语”

【言当发动,亦必条理分明,尤须情景兼到。主旨若君,焉可无佐;陪文渲染,故应并尊。】

所以无论写文章、无论讲演,有宾、有主,有中心的思想、有陪衬的这些话题。

下面他是举了一个比喻,这个比喻诸位自己看的时候能够了解。这是比游览、观光,虽然有山水,但是也需要有亭台楼阁的点缀;没有这个点缀,纵然是很好的风景地区,显不出它的美处。那么这是说明文章跟“讲演”亦复如是。

所以这个讲词里头跟写文章一样,有“起承转合,顿挫抑扬”。

准备“讲演”稿件时要考虑诸多因素的表达方式

下面他有几句话,我们要值得注意的,就是“讲演”的时候要有变化。

【叙述演变,测度将来,以及陈说利害,批评是非等,激动兴感。】

那么这些都是在“讲演”里面引起高潮振奋人心不能不知道的、不能不留意的。

所以一篇“讲演”,总是在准备的时候都要考虑到,考虑到你的时间、你的听众、你讲演的性质、你的宗旨、你的内容如何来表达。这个里面跟文章一样——“起、承、转、合”这个四大段。

讲经的四个原则——“起合”

“起、承、转、合”是四个大段,看你讲演时间长短。

如果时间很短,叫你上台,只给你五分钟、十分钟,你这个“起、承、转、合”就一次。

如果是叫你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你要懂得:“起”里头有“起、承、转、合”;“承”里面也有“起、承、转、合”;“转”里头也有“起、承、转、合”。你就知道怎么讲法了。

所以这个时候就像这个经一样,“经分三科”——“序分、正宗分、流通分”。那个大经里头,“序分”里头有“序、正宗、流通”;“正宗分”里头也有“序、正宗、流通”;“流通分”里头也有“序、正宗、流通”。你就晓得怎么讲法了、知道从哪里下手了。

所以这个“起、承、转、合”是四个原则,每一个字里头都有“起、承、转、合”。

如果更大的、更长的,“起、承、转、合”四个里头,一个里头有四个,就是十二个了、就十二个段落了;十二个段落里头,每一个段落里头又有四个,都有“起、承、转、合”。你才晓得,这个像一个树枝一样,分下去的时候无量无边,那个才壮观,你讲的东西真有内容、有条理、有层次。

所以我们学这些方法,所以这个地方只告诉我们这原理、原则,学会了你就会运用:你看时间的长短如何来配合,配合你的目标、宗旨,配合你这个时间、配合你所讲的内容。

这是讲这些要领、方法。

章法的变化有两种:形貌的变化,意态的变化

那底下这一段讲:

【章法的变化。】

这个里面就是讲的“点缀”。点缀的主题、点缀你的宗旨。这个里面分成了几个小段,值得大家去研究的、去思考的。

在小段里面,第一个是讲“章法的变化”。“变化”里面有两种:一个是“形貌”的变化,一个是“意态”的变化。我们都要懂得、都要灵活的运用,在讲台上能够灵活地应用,而且这些“变化”不是呆板的,是活泼的。

所以我们预备是要充分,因为前面讲了你的精神意志必须集中。“灵活的变化”是要看听众的表情。

所以“预备”是一桩事情,“变化”更重要。我所预备这个东西,我一看听众表情不对,所预备的就要放下、就要舍弃。要看“大众表情的变化”,所以佛法讲经:着重在“契机”。

你看他们的表情:他们是不是听懂?是不是能领会?是不是有疑惑?这个时候要活泼、要机警,适应于这个环境、适应于这个场合,那么你这个讲演才能成功。而不是完全照我这个稿子讲给人听,那问题就麻烦了!

演讲内容要顾虑大众的根性、大众的嗜好、大众的环境

虽然我意思是:要我的主张、我的意思,要你们赞同、要传达给你们,但还要顾虑大众的他们的根性、顾虑大众的嗜好、大众的环境。

那么这个讲起来就很多:他们的文化背景、生活环境,每个地区跟每个地区不相同。现代是由于科技发达、资讯的便利,逐渐逐渐隔阂少了,小了,缩小了;在以前交通不便利、通讯不发达,每一个地区意识形态、生活习惯不一样,差别很大了。所以古人重视“入境要问俗”,你到这个地区要打听这个地方的人情、风俗习惯。那么我们在这个地方,言语、动作要谨慎,不要犯他们的忌讳,不要引起这个地方的人不愉快。所以他们的观念跟我们不一样、生活方式不相同。这现在由于交通方便,观光旅游的事业发达,逐渐逐渐这些界限已经减少很多了。

所以这“变化”非常重要!变化要很机警。当然自己要有相当丰富的常识,才能够应付得了这些局面。

佛法的演讲叫“大演讲”,什么是“演讲”?

佛法的讲演,一般讲这叫是“大讲演”。

什么是“大讲演”?不一定是听众很多,是听众的分子很复杂,各种行业的都有。教育程度不齐,从不认识字的,到念到博士学位的都有。所以这样的场面你要叫每个人都点头,难哪!

那个“小的讲座”是什么?程度很整齐。你比如说行业相同的,你对工商界讲演的时候,他们都是做生意的,程度都差不多,行业也相同。那个讲演容易,你只要应付一、两种人。

像我们这个讲经的时候,要应付各种各样不同的人,听众各行各业都有,男女老少,程度从不认识字到博士,所以这个场面是很难应付的。你要叫这些人听到都点头、都欢喜,都觉得“我今天来这一次没有白来”,他下一次就会来了。所以这个叫“大讲座”,这不是普通讲座。我们要全力以赴,实在讲,凭我们的能力不容易、做不到。

我们能讲,是佛力加持;大众能听懂,还是佛力加持

我学佛四十多年了,我二十六岁接触佛法,我学佛七年出家,出家就教佛学院。出家就讲经,讲了三十七年了。三十七年,你看我讲经的场面是我的能力吗?不是的,三宝加持。我们自己不能居功,佛力!不是我们人力能做得到的。这个自己要清楚、要明白。稍稍有生一点傲慢心,觉得自己了不起,佛菩萨都走了,妖魔鬼怪就来了。

谨慎、小心,用极恭敬、真诚的心,来从事于这个工作。轻易不得、马虎不得,要认真,才能得佛力加持所以我们能讲,也是佛力加持;大众能听懂,还是佛力加持。

如果没有三宝加持,“甚深的经义”几个人能体会?刚才讲,尤其这种场合很不整齐,各个人都能生欢喜心,不靠佛力靠什么?!靠佛力,“至诚感通”,真诚的心去感应。

那么这个“观机”,种种变化都是三宝加持的。可平常,当然要多读书。多读书,你的内容才比较丰富。

虽然得佛感应,你也要有些材料能拿得出来。这些材料,平常准备的:什么时候拿出来?拿出什么东西?真的自己都不晓得,到时候它自然就冒出来了。平常多读书。真正发心讲经,平常多读书。多读书,不是为自己读,是为一切众生读的。“应机的需要”,是为他们,不是为自己。为自己,说老实话“一句佛号就够了”,所以这是为利益众生,不是为自己。

许多讲经失败的最大原因:他们不能虚心接受批评

底下这一段:

【引经举喻。】

“譬”是比喻。

“引经据典”要遵守一个原则:与自己所讲的主题内容,就是主旨内容要相应,不能相违背。这一点有很多人搞不清楚,所以他很勤奋、很用功、很努力,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我这一生当中看到不少人,比我老一辈的、跟我同辈的,看到许许多多失败的,他们不晓得原因。而最大的(失败)原因:他们不能虚心接受批评。所以我们看到也不敢讲,讲了什么?讲了他难为情、他生气。我何必跟他结冤家呢?!为什么不见面大家欢欢喜喜?!何必闹别扭呢?!

肯接受的,我们才劝告;不肯接受的,就不说了。尤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更不能讲了,他不能接受。这就不虚心、不好学,这他自己的障碍。你们要想成就,这个毛病要改掉,虚心接受人的指教。这个很重要!就是老和尚也虚心接受人的指教。

我有的时候,听众写条子、打电话:“法师你哪里讲的不对?”我都很客气、都非常感激,“我一定改进”,人家才肯跟你讲话。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没成佛、没成菩萨,哪里会没有过失?!过失自己没有发现,别人发现了,这真善知识!我们要感谢他、要尊敬他,他对我们有恩德,帮助我改进。这个是求学一定要具备的态度,这才能真正学到东西。

拒绝别人的批评、不肯接受别人的意见,那就完了,你的东西顶多就到此为止了。

可是佛法跟世法一样——不进则退,你不进步决定退步;你不改过,决定毛病百出。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这些道理。

后世学佛的人为什么不能成就?

佛当年讲经,不是对一个人讲的,这不是对广大群众讲的。都是你看看经典,哪一个启请的、启请人提出什么疑问,佛为他解答。有些是理论上的、有些是思想上的,以后集结出来成为经典。

那么由此可知:佛好比是个大夫,这众生是病人。每个人害的病不一样,大夫给他处方,这个经典就是处方。处方不相同,他拿到这个处方,照这个处方吃药,他病就好了。药到病除,效果就看到了。

世尊当年为那些病人的处方,今天世尊不在了,留下这一大堆处方来给我们,我们要照着这个处方吃药,不但病不能好,恐怕都吃死了。这很危险的工作。

后世学佛的人为什么不能成就?为什么不能成佛、不能够成菩萨、不能够解脱?再低一点说,那个参禅的不能得禅定、不能开悟,念佛的人不能得“一心”,毛病在哪里?吃错了药。

那从前人为什么一部经还没有听完,他已经开悟、证果了?我们在经典上常常看到,阿难尊者听《楞严经》的时候,听到三分之一就证果、开悟了;摩登伽女听一半的时候证果了。为什么有这个效力?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末法时期净土成就”是佛给末法弟子指的修学大方向、大原则

因此我们要晓得自己是什么样的根性?自己是什么样的毛病。这没有法子,在大乘经里去选择哪一个法门适合我。能够很有效的帮助我把烦恼消除、妄想消除、知见消除,那这副药对我就有效。

但是对我有效,对你未必有效,各个人根性不相同,这是后世学佛“大难之处”。

那么幸好世尊知道末法时期众生的弊病,给我们开了一个“特别法门”,这《大集经》上说的——“正法时期,戒律成就;像法时期,禅定成就;末法时期,净土成就”,这是佛灭度之后,给后世弟子指一个大方向、大原则。

大多数人是这个根性,但是也有少数不属于这个根性的。所以我们对这个“教诲”,也不能死板板的看待。死板板的看待,那就陷于分别、执着了,那就错了。他是原则的指导。

我们想想一切法门里面,这个“念佛法门”确实有效。“念佛法门”,也并不简单。

“修行”,修正错误的行为,你要懂得这两个字的意思。

错误的行为太多了,不仅是我们常常说错话了、我们做错事了。

说错话,是“口业”的过失;做错事是“身业”;还有念头,起心动念,“意业”。

我们“身、语、意三业”都有错误,把这个错误“改正”过来。

哪是“正”?我们没有断烦恼、没有明心见性,那个“标准”在哪里,我们不知道。所以现在经典是“标准”,佛的教诲是“标准”。

照佛的这个“教诲”去做、依照这个“标准”修正我们的思想见解、言语造作一切行为,这叫“修行”。

“修行”,不是每天念几部经给佛菩萨听,那个错了,那与“修行”不相干。

所以要知道什么叫“修行”?修正自己生活行为。

那么《无量寿经》里面可以说是自始至终,都讲了些很重要的这个教训,那就是我们“修行的标准”;说的特别多、密集在一起的,“第三十三品到三十七品”。我们现在选出这个晚上讲的这个《发起菩萨殊胜志乐经》,那是“三十三品到三十七品”的详细“补充教材”,依照这个“修正”。

选择法门的正确标准是依自己的根性、需要、方向目标

那么凡是与我们这个宗旨不相应的一些大乘经,那佛讲的很多了,那不是我们所依的。就跟在大学里面念书一样,我们念的是这个科系。这个科系是我们主修的,当然其他科系也有一些科目可以帮助我们的,与我们这个相应的。

但是有一些科系与我们这个完全不相应;完全不相应的,我们要舍弃。我们不能说,都是佛说的我们都修,那就坏了。

所以要知道选择,选择的标准是:依自己的根性、依自己的需要、依自己修学的方向目标,这就正确了。

就好像你在学校念书,我选择这个科系,与我的科系相应的其他科系的,我们可以参考补充;不相应的,完全舍弃。我们这样才能成功。

佛的一切经的“选修”也是这个意思——要懂得如何“选修”。那个我们没有“选修”的,与我们宗旨完全相违背的,我们尊重赞叹。

我们赞叹“三宝”,决定不怀疑、决定不毁谤“三宝”。“自赞毁他”那是大毛病,不可以自己赞叹自己;“别人不如我”,这个不可以说的。门门都好,“法门平等,无有高下。”

这个材料,希望诸位同修仔细看。看的时候有疑问,提出来研究讨论。我们在此地上课,就是用讨论的方式。

那么今天第一堂,我概略的介绍一下。

明天这一堂,我们就讨论的方式。

像这一篇里面,大家没有问题了,我们就翻过;有问题,我们大家来讨论。

希望我们这个教材,一个星期完成,以后这个是要多费一点时间的。这个东西学会了,所有经你都会了,你将来自己就会做了。

好,我们时间到了。下课!

净土、念佛
戒律、仪轨
因果、轮回
戒杀、健康
布施、供养
道场、法会
弘法、护法
佛像、法宝
孝亲、尊师
忏悔、超度
教育、学佛
助念、往生
升官、发财
疾病、命运
婚姻、家庭
胎教、早教

普世教育

因果教育
宗教教育
家庭教育
胎教教育
书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