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教育

共修分享022 -知佛者谓佛所忧  不知佛者谓佛何求


知佛者谓佛所忧,不知佛者谓佛何求(一)

顶礼净老恩师!

顶礼“学佛共修”的创建者!

顶礼此系统“佛陀教育”的指导老师们!

  以此平台,与千多人和不断加入的新学友一起共修,感受深深,收获亦真真。

  在这里:吮,有先祖智慧的乳汁;行,有圣贤明德的法径;证,有无量光寿的觉路,人人皆可自取所需、拾阶而上……

  这里循序的课程安排,让久渴遇甘的浪子,顿入佳境,身心沁润于醍醐大餐温暖而甘甜,相见恨晚!

  这是一个“回头是岸”重新做人、做明白人的里程碑;这是一艘“直趋觉路、回归净土”的导航之舰。多年磕磕碰碰、寻寻觅觅、千肠百转,如今,终得入一条正而直的觉悟大道、一个千载难逢上好的共修大讲堂,备感荣幸。何以感恩,创建者的慈悲和德能、弘法利生的正知正见、正法脉、正法眼!

时值真假难辨、佛学网络乱哄哄当空,有多少人,还在以生命的消逝为代价“翻转”寻觅“漫山寻宝”?对此,愿与大家共同探讨、分享的题目是:“依法不依人”。

黄念祖老教授说过:“‘依法不依人’之正义,即求善知识之正眼;当重正知正见之实德,而不看其人之名望与地位。应因法而依,不是因人而依。

   如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大教之源、万法之本”,要有“实德” 的“善知识”、“正法眼者”,方能正解、圆解如来“真实义”,利益众生。

  目前纵然真假混淆视听、不知所以然,但只要检验、找到谁是“知佛”人?有道是“知佛者谓佛所忧,不知佛者谓佛何求”。

  是谁,忧佛而忧?

  是谁,走“释迦路”传道解惑、倾心竭力?

  是谁,“学释迦佛、走释迦路”从青丝到白头,以一贯之?

  有谁,能荷担如来家业六十余载,老实、听话、真干、不拐弯?

  是谁,接过世尊“社会教育义务工作者”的重担,为世出世间打开了“活水”源头?

  是谁,有拨乱反正、力挽“宗教佛教”归正“教育佛教”的凛然正气?

  是谁,茕茕孑立,整合宗教为“人类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学、尊崇的教化”?

  是谁,劈荆斩棘,为我炎黄子孙破迷开悟,深深扎下“儒、释、道”的三个根?

  是谁,有德行为世界不同的宗教找到了“同一个根”,迈开世界和平的第一步?

  是谁,有能力揭开寺院庵堂的建筑、雕塑、绘画乃至格局,皆是“造像艺术生活化”的真实内涵?

  是谁,有能力揭示“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之“健康良方”、“富贵妙法”和“智慧捷径”?

  又是谁,形影相吊救国宝,遍布中华祖先的智慧——《四库全书》《四库荟要》于“云”中、于世界各地?

  又是谁,为华夏子孙捧出一柄“做学问之《国学治要》,治家、治国、平天下之《群书治要》”以心血铸成的“金钥匙”?

  又是谁,不顾荆棘在前、芒刺在背切切告诫“学佛,就是真诚工作、就是善心待人、就是不谤国主、就是不偷国税?……

  又是谁,居无定所、国无立锥,却“让世界和平、人民安宁”?

  又是谁,手捧“拈来能用、药到病除”的甘露于世界各处却自舔累累伤痕?

  又有谁,有如此的胸怀六十余载不辩、不诤、不悲、不亢、不偏、不倚、不攀……?

  只此一位慈祥的老人;一位博古通今、融西贯中的智者;特立独行,以无缘大悲、以无尽的忠诚,变“不可能”成为可能!而又使得多少无明而迷茫的业障众生,在这位老人的智慧光明中,默默的革面洗心、弃恶从善、重新做人……

  这是一位在“仨老师”的肩头,撬动了地球、转动了乾坤、示现着僧宝形象的老人;

  这是一位“理得清、法得明”说得出、做得到,史无前例、无愧于“第一人”的老人;

  这是一位“汉学院、宗教大学、阿弥陀佛大饭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设计师;

  这是一位以“四摄法”、“和谐拯救世界”长远的规划者;

  这是一位“统合世界”、开启新纪元的定盘星;

  这是一位“溶大藏、炼妙丹”、“净心是秘方”、“良药是和善”的养生药剂师;

  这是一位“健康、富贵、智慧”有求必应、世出世间的指路明灯;

  是他,执导“孔孟学说、大乘佛法”齐头并进滚滚向前,一“传统文化大片”的大导演;

  是他,“青出于蓝”演活了“释迦牟尼”,一个“当代世尊”的主打演员;

  还是他,一位“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中国人……

  一位淌者中华先祖的血液、带着中华先祖的智慧、肩负着祖先的企冀、承载着佛陀的重任,流浪在天地间、游走于地球各地、天当被地当床、四海为家,奋力遍洒和谐的种子、遍育青黄不接的接班人;把中华传统文化智慧的旗帜,插遍地球、飘扬在世界各地的老人……

  就是这位,犹如一碗纯净水的老人,映己照人, 干干净净,立杆见影,去留踪来有影,脚步不停、思维不停的慈善老人,其耳也聪、其目也明,大智若愚、神光炯炯……

  难道,这九旬老人,为“中华传统文化复兴、为大乘佛法正名”还不够百分?

  难道,这九旬老人,还不够我“孝悌忠信礼仪廉耻”的十三亿中国人,为之骄傲和自豪?

  难道,这九旬老人,以生命为“笔”、蘸四海为“墨”,书写继往开来的大业,是为自己享用?

  难道,我们堪忍拱手相让:这一首“起承转合”续佛慧命、转折历史的“千年诗”?

  难道,我们堪忍拱手相让:这一幅“起死回生”孔孟学说“好古不泥”的中国传统“文人画”?

  我们抚摸自己的良心,我们也始终坚信,无论怎样的冷遇、不管怎样的慢待,是丝毫动摇不了老人一颗拳拳赤子之心,其微笑和无尽的包容,只能使我们愧疚、无地自容。

  上述所有提到之仁人,与我非亲、非故、非友、非朋,从未谋面。但在“见面”中,汝尽管闻其声、观其行,自然就明白了怎样“依法不依人”!

   愿天下人早归正道、成就道业!

   阿弥陀佛!

   C71  顶礼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


知佛者谓佛所忧  不知佛者谓佛何求(二)

阿弥陀佛!

顶礼净老恩师!

顶礼“学佛共修”的创建者!

顶礼此“佛陀教育”平台的辅导老师!

  佛,“忧” 从何来?究竟“谓何所忧”?

  就是因为你、因为我、因为他;

  因为我们所有的众生;

  因为我们人人本有如来同样的“智慧德相”、“神通道能”;

  因为我们“因有”却废、拥而“不能”;

  因为我们“唯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随习气的业浪流转,生生坠入死胡同……

   我们犹如马路边游荡的“失常者”嘻笑怒骂,颐指这个白痴、那个傻瓜,你无能、他败家……此情此景是多么悲壮、可怜!

  只因为我们一时的贪婪,颠倒了无明,梦游迷惑“背觉和尘”,出走金屋、流落车水马龙;

  一世又一世、一劫又一劫,醉生梦死,以假为真;

  我们以苦为乐,生处已熟,熟处已生,把月圆当作诗、把月缺比作画;认贼作父,屈服波旬;怎知道“假愈真时真愈假”,我们正知迷失了、概念模糊了,深陷“六趣大梦”日趋深沉……

  天人笑我“如厕蛆虫”,而我们“久闻不知其臭”任由环境造就;以名牌饰体、甲醛粉宫,地沟油中百般酝酿“色香味、形意拳”大举养生;下餐桌、上桑拿,未离按摩椅又相约在酒吧……

  我们被外缘所牵、被内虚推动,身不由己,随业茫忙,竞争斗争,欲壑难平;

  我们失意十之八九,却怒怨苍天“既生亮,何生瑜”?

  我们不撞南墙不回头,我们种瓜得瓜、自作自受,被缚在“贪、嗔、痴、慢、疑、怨、恨”三途六道的紧箍咒中……

  人生苦短,欲望无穷,病苦老苦死苦,纵然恐惧,躲闪跑跳蹦,终归零落成泥烧成灰,只留带业一游魂。

  佛陀,眼睁睁看着我们如“虎”落平川、如“凤凰”败羽丢翎,是怎样的痛楚?

  佛陀,瞅着我们一生生重蹈覆辙、一世世轮转下堕,是怎样的惋惜?

  佛陀,慈心嘤嘤,叹不能代替我们,给我们健康良方智慧之药,而“腐朽、迷信”是我们回敬的声音;

  佛陀,悲心泪流,声声呼唤,却难以阻止我们“饮苦食毒”,“未尝宁息”又怎能“回家”,继承大业?

  佛,“忧”我们丢了根、忘了本,离“家“愈趋愈远;

  佛,“忧”我们垫高鼻梁、蓝蒙青眸,以怪为美、以露为魅,不知羞为何物;

  佛,“忧”我们不西不中、不伦不类,何以挺直脊梁、为祖增辉,让世界认同?

  佛,“忧”我们不顾无常,若再堕去,哪一劫才能再得人身?

  佛,“忧”我们不信“日月与我同辉,天地与我同根”,你争我夺不休,搅海啸地震、扰世界不宁;

  佛,“忧”我们不懂“预知时至”;

  佛,“忧“我们不能“心不贪恋”;

  佛,“忧“我们临命终时,不能“身无病苦”……

  其怎一个“忧”字了得?!

  释迦牟尼是人,是跟我们一样的人,是一个先于我们觉悟的人,是揭开宇宙人生真相的人;

  是告知你何以“康而富”、他何来“贫病聋哑”之问题所在,带领我们离苦、“借假修真” 的人;

  面对顽痴的我们,以慈父悲母的大爱,四十九年日中一食、树下一宿;

  “广告”八万四千法门,“方便”以教、“实相”为导,以“最上之物”利益钩牵,“金屋极乐”特长班,路路“回向西方”、“条条大路通罗马”;由秽到净,修福慧良善,“和觉背尘”即“回归自性”,成就菩提,圆圆满满。

  释迦成佛三千年,三藏十二部不舍一人。法要人传。能弘传大道,能解民众之疑惑,能为苍生除困难,“正知正见、善知识、具有实德”者,是我们所依。

  放眼望去,闻声察行,实至名归、值得信赖者——净空老法师。上仰地球之颠、下望世界各地,所到之处,其言、其行、其德、其能、其智、其慧、其善、其品、其质、其量……施大典、施校园、施土地、施课堂、施智慧、施方法、施财、施物、施起居饮食、本土化、现代化、施身、施命,护持陪育弘扬中国文化、弘传大乘佛法的接班人。

  尽管,圣贤教育遗失百年;

  尽管,师资断档青黄不接,

  尽管,继承文化传统、发扬更大效能,则困难重重;

  然,老人家以无穷的智慧,收世界于眼底、博思广益、集多元文化教育大成;

  老人家以无尽的能量,成竹在胸,“文字学”、“百家姓”、“说文解字”、“千字文”;文字的根、文学的根、伦理道德的根、圣贤教育的根……

  为中国和全世界铺就了智慧教育之路,以中华先祖慧根为世界打开了和平大门,成为中国统合世界、和谐牵手一家亲的开创人;

  以点、线、面、贯穿娑婆世界、以七彩描绘这个秽土星球,使一个全新的地球画卷旋转于宇宙太空……

  名副其实一个“大施主”,身体力行“普济诸穷苦”。

  续佛慧命,以儒道丰富了佛陀“多元教育”大法,为世出世间奠定了前所未有、继往开来的教学纲领,“纲举目张”……其知佛、忧佛,何止是入木三分!

    一个“万花筒”的喻比,就把“能生万法”、“出生不尽”的深奥妙理,以“看图识字”的直白,尽展在世人眼底;

  一个“电影胶卷”的拉抻,就把心理专家“一弹指32亿百千念,念念有形,形皆有识”的飘渺,以“神通俗”的义理,示“不识庐山真面”因为我们在此“生死悲欢”中,而解得其中真实义;

   一个“电视屏幕”和“电视频道”的指向、开合,就把“回归自性”、“性在相中”、“离相即成”的天机,泄漏无遗……

  “无情岁月增中减”,唯愿你我少绕弯。

  依佛,觉而不迷;

  依法,正而不邪;

  依僧,净而不染。

  且能为民、为国、为世界鞠躬尽瘁,此即“依法不依人”。

  阿弥陀佛!

   C71 顶礼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