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页面版权所有:佛陀教育网    邮箱:fotuojiaoyu@qq.com    豫ICP备19021413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洛阳

 网址:www.fotuojiaoyu.cn     微信公众号:CNfotuojiaoyu

中国佛陀教育学会.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址  中国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网址  佛陀教育.网址

关注手机端

二维码

关注微信

公众号

佛教影视

学佛答疑

学讲经必修课:(下集)内典讲座之研究(视频)

分类:
每日更新
作者:
李炳南
来源:
佛陀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2/05/21 09:08
浏览量

内典讲座之研究集)

——李炳南居士

 

下集视频


 

甲二 施用艺术

 

(第七段视频)

 

前编论“经之体”,是珍宝之认识;此编论“经之用”,为智悲之实施。具体是古德之技能,“运用”乃今天之艺术。“运用”之旨有二,即自利与利他。依之起修,自利也;依之起讲,利他也。

此编专论讲述,故暂不涉其余。既以讲述标榜,无非为利对方。如不能挑动其心弦、振奋其兴趣,甚或因其印象不佳,反致掉头千里,是谓点金成铁、求功成过,岂独搪突(冒犯)众生,且亦作践古德?!欲良于用,安得不讲艺术哉?!

然讲经性质,迥jiǒng与授课有殊,是以学校之教jiāo 授法,于此多不能合,不得不鉴事鉴时,别树一帜焉!兹拟简略范畴,愿与同人商榷què 之。

乙一 讲前预备

古哲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又曰:临事而惧(谨慎),好谋(计谋)而成。足见凡作一事,自应预为经营。

故“学”,贵乎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用”,更贵乎草创、讨论、修饰、润色。世学欲臻zhē达到美善,尚须敬慎若斯。况乎出世大法,岂可率尔操觚 古人书写的木简。操觚,执笔为文。合指随便写写,喻不多考虑)耶?!

业之精者,无非勤修;义之确者,端在详校jiào 考校,校对)。成败之机,此为枢纽。如良工建筑,自必预制蓝图,确定以后,依之兴建,方能鸟革翚飞niǎo gé huī fēi 革,翼;翚,羽毛五彩亮丽的山鸡。指如鸟张翼,如翚高飞,用来描写宫室之美),蔚然可观。

内典讲座,等于先(古代)儒讲学,一堂所聚,动辄zhé数百千人,岂容鲁鱼、亥豕lǔ yú hài shǐ指望文生义,贻笑方家。前人谓:不契理,是波旬说;不契机,是闲言语。若临事偷懒,或恃shì才粗心,何免谬误miù wù错误)扞格hàn gé相互矛盾、抵触,三世佛冤。

○丙一 参考书籍

  基本条件,在于平素读书,博学深造,自能左右逢源。然为缜密zhěn mì详尽,仍应实事求是,备书参考,必不可少。一,注疏(解释古书文句的文字)类;二,字书及辞典类;三,类书(摘抄群书,依类编纂,以便检读的书,称“类书”)类等,俱宜常置案头,以备随手查校jiào 校对)

  经“注疏”宜遵古人,盖古人之注疏,皆正而精,因其人多系有得有证者,且多为各宗之祖;言从真性中流出,文从功夫中写来,言可上契佛心,文亦精醇chún无疵cī ,决不能导人荡检逾矩dàng jiǎn yú jǔ行为放荡,不受礼法的拘束),亦不能引人着魔zháo mó中毒。

  若畏艰深,或感简略,兼采近代注疏,合而对照,亦所必须。以文属今文、语属今语,减少扞格,乃自然之势。惟虽属选文,尚应顾念其人,盖乘(解)(行)俱急(指对教理持戒都很通达且急切)之缁素zī sù 缁”是黑色,“素”指白色,指僧、俗二众),言行必有可模,其为注疏,虽属时文新语,定不敢违乎圣言量也。

  “字学”之书,如《一切经音义》、《康熙字典》等;“辞学”之书,如《佛学辞典》、《法相辞典》、《辞源》、《辞海》等;而人、地、动、植等名辞典,有时亦所需要。

  “类书”之类,如《法苑珠林》、《佛祖通载》、《太平御览》等。

  而《百科全书》,有时亦所需要。

  以上所举,实为简而又简,非谓备此,便已应付裕如(yù rú富足、充足),不过略胜白战bái zhàn徒手作战),时蹈郢书燕说yǐng shū yān shuō取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比喻曲解原意,以讹传讹)而已。

○丙二 采取经注

  发挥经义,赖参cān经疏,势须广集诸家,博览群言。然应知古人虽多师承,不离其宗,惟见仁见智,亦有小殊shū 不同。此当观时察众,检适合者,取其一说,熊掌与鱼,皆其所欲,不可得兼;或到学力充足,而能圆融两种,折衷zhé zhōng 为一,亦无不可。

若心无主张、目无见地,竟将多家之说,一齐搬出,堆堆累累lěi lěi 重叠),互相迳庭jìng tíng相距甚远),致听众不得要领,反增意乱,为最不宜。

  多集注疏,意在参考,不须依样胡芦(同“葫芦”,借夸渊博;善参考者,只师其意,不师其言也。

  纵采一家之说,亦贵变化增减,如古注多释义,其语简,未语者可补之;今注多解文,其语繁,不需者可略之。简如“真性妄心”,不补释人不喻其义;繁如“八十种好”,不略说,内有所不需。其机如此,岂可不思! 

○丙三 正字辨义

  中国之字,每有一字多音;音之所变,亦因其用而异。如“敦”dūn之一字,竟达十三四种音之多。字为事之代表,多音自是分代多事,如是则甲音只是甲事、乙音只是乙事,决须分清,不能混淆;音若不正,则事亦不立矣。

兹略举一斑,可窥kuī 从空隙处探看全豹。事异音变者,如:“信xìn”用,执“信”(音申[shēn]);蚊“帱”chóu 帐子),覆“帱”(音导[dào];孵“卵”,“卵”(音鲲[kūn] )酱;“革”gé 命,疾“革”(音亟[jí]病情危急),等类是也。

  复有义寄古音,须顺古而读,若读今音则本义全非者。如:“龟兹”(秋词[qiū cí),“月氏”(肉支[ròu zhī),“南无”(那摩[nā mó),“般若”(钵惹[bō rě ])等类是也。

  复有形似之字,所差不过一点一画,若不细辨,则误彼为此,文既难通,事亦全乖guāi 远离)者,如:“壸”;壸 kǔn :宫廷里的巷道,“袆祎”huī意为王后的祭服,衣上有野鸡的图纹;祎:后者意为美好、珍贵,多用于人名),“戌戍”xū shù,“免兔”miǎn tù等类是也。

  尚有字音以外,而睹某一名辞,不肯求本,竟望文生义,谬加曲解,致事大非者。如:“出生”禅林僧堂于进食时,以饭施于鬼神等,称出生),解作产生;“安陀会”(印度僧人三衣之一,为日常工作时或就寝时所穿着之贴身衣)解作一种法会;“郁多罗僧” 印度僧人三衣之一,为礼拜、听讲、布萨时所穿)解作一种行者;“桃笙” 一种竹席)解作乐器;“晨风”(鸟名,隼sǔn属)解作清晨之风;“寒具”(食品的一种,以糯粉和面,麻油煎成,以糖食之)解作火垆;“饮器”(有二解:一为饮酒之器;一为溺器)解作酒樽zūn等类是也。

  如上所举,本不成为问题,但气骄志盈qì jiāo zhì yíng之人,睥睨pì nì斜着眼睛看,有高傲、瞧不起他人之义)一切,恃才怠惰dài duò,不肯用心,草率从事,则难免阴差阳错,贻讥 yí jī 广庭,信仰全失矣。

○丙四 消深益浅

  讲之难易,非仅系文之浅深。实则文浅者,亦有其难;文深者,反有其易。是以不可见深文而生畏心、见浅文而起轻想。

  讲座之设,为利对方,不识其机,凿枘záo ruì凿,榫眼;枘,榫头难入矣。贵在文深使之融消而浅,便其按受;文浅使之增益而深,助其生趣。

  以文深者,义或邃密suì mì精深细密,人多难晓。如“同圆种智”之类,必运善巧之法,或设譬喻,或制图表,务令邃密而转明显、复杂而化简要。讲者有壮士扛鼎之力,听者有拔去心茅之快,是谓“消深之法”,必出乎此,释义虽难,契机较易也。

  而文浅者,义或明显,人多易知,如“如是我闻”之类,应辟yìng pì微妙之境,或加玄理,或引古训,令使明显而感深邃、简略实蕴丰富。讲者有舌蒂粲花 shé càn huā 鲜艳的花之妙,听者无味同嚼蜡 jiáo là无味无趣)之感,是谓“益浅之法”。不出乎此,释文虽易,契机较难也。

○丙五 预制图表

  凡遇名数,历代统纪,家乘世系等,头绪纷繁之类,以及权实、空色、事理、体用等,互关相对之类。

  纵然长cháng擅长于口才之人,说之虽有条理,而听者尚有闻后遗前、失于连贯之感,设再旁出枝节,更觉无从衔接xián jiē;至口才少逊之人,自说且欠伦次(条理次序),欲希听众清楚,不益难乎?思有补此缺憾,惟赖于图表一端。

  表有定式,以线条为准;图无定型,可随想象拟造。制成以后,事前书于黑板,使众按次寻索,一目了然。讲者如长cháng口才,顺序解释,自然益显分明;口才若逊,有所依傍,亦不致文义颠倒。

  今所言者,专指较大节目,必须预为设计,讲始运用自如;若夫短节小段,一鳞半爪zhǎo原指龙在云中,东露一鳞、西露半爪不见全身。喻事物的一部分,不是全部,亦有非经标示,不能清楚者,只不多误时间,自可临时书写。

○乙二 开讲前引

(第八段视频)

 

    体贵有用,学贵能行,已述预备之义,尤应讨论措施之宜。澈chè前澈后,万语千言,而其焦点,无非在于表现,成败利钝,亦系于是。

  上来一切,如工程师设计绘图,不过静坐一室,运用心思。至于此时,便如大将临阵,指挥作战,却要身口意三,集中全用。应付此紧要关头,固应镇定内心,还须观照外境,为求一滴不漏,故当八面玲珑(原是形容窗户敞开,玲珑可爱。喻人处事圆滑;即手腕圆活,虑事细密,处事接物,应付周到),举出数端,皆为措施所当注意。

○丙一 讲时措施

  拟nǐ 讲某经,必有所谓因缘,所谓应病与药,决非无的放矢(喻说话没有目的)也。或因时潮;或因人事;或各宗弘扬其道,期接群伦;或有人喜研某经,特别启请;更有借作学术之宣传,招开演者;亦有认系功德之建造,特来邀者。

  凡此种种,莫非因缘,于应讲座之第一日开始之前,宜先体察因缘属于何种,斟酌(考虑情形,审度事理)其辞,以作引起,是乃事理必然之阶段,取其不涉突然而已,如诗书之端先有序、会议之初必有词也。

  纵无特别因缘,亦可将所讲之经利益,略为介绍;倘为拟讲玄义,恐失重复,不妨称扬道场之庄严、谦抑qiān yì 谦虚退让ì自己之謭陋jiǎn lòu浅陋。謭,浅薄,固为寻常客气套语,亦是对众应有之态度。

○丙二 观机应变

  古人说法讲经,升座以后,辄zhé总是先入定,以观众机。今日仍有依此仪式者,亦有不用此式者,如不能入定而观,即不徒效形式,尚属直道从事,未为厚非。

  无静功者,固可除此,然略为观察外表,却为不可少者,必识其机,发言方有标准也。此可视其举止,察其神态,则其教育程度之高低、秉赋之特异平常,不难得一概念,取作设施之借境。

如场中高与异者多,自应多采文言,兼用成典,而目光时注射之;间用普通白话,应付其余,目光亦注射之。

  场中低与常者多,又当多说白话,夹杂故事,而目光时注射之;间用文言成典,应付其余,目光转注射之。

  总为顾念多数,而亦不遗少数,是曰平等。

  不但此也,或义深而化浅,或理浅而加深,或详改略,或略转详,尤为随时所必变者。或虑所讲教材,本属事先拟妥,临时更张,不亦难乎?曰yuē 事前所预备,专为文字经旨,考校(kǎo jiào)精确,是其基本。至于释义阐chǎn理、详略浅深、议论吐属、文言白话,乃是艺术。基本自依其成规,艺术则贵变通也。

○丙三 按段分讲

  先将“科判”观察分明,以求条目不紊wěn乱)。大概标“甲”大段内有标“乙”几中段,中段内又分标“丙”几小段。标“甲”者大率dà shuài如纲,有其独立之性质;标“乙”者如目,系统于纲下;标“丙”者多为小节,又皆统于目下者也。

  此“甲、乙、丙”段,长短自然有殊;其长短之异,又有本段与属段之别。如“乙”目条多,此为“甲”之属段长;若“乙”目本条文繁,此为“乙”之本段长也。

  今例讲某一经,每皆约有定期,自当日讲几段,预先分配;而每日所讲若干,又须设计恰好。

  既有“科判”,便当依之,讲从一段开端起,至一段煞尾shā wěi收尾结;半途起结,章次全无。

  至“属段”长者,自不妨在任何小段末结束之;“本段”长者,倘不能一次讲毕,亦须细寻文气,择其语意转换结起之处,暂作停止。

  再者字句清楚,赖lài 读念之功,此曰“文通”;“科判”分明,借标榜(标举显示之意)之力,是谓“章达”。经,自有其文章;讲,必求其通达。

  惟大纲中目,宜作“科判”显标;小节短引,则可略而不示。大纲不标,脉络不分;小节皆示,语气反滞。

  虽云讲分日期,经析“科判”,实则百肢一体,切莫使其前后失连,即后段之文,必与前段之文衔接xián jiē相连接);今日之讲,当与昨日之讲相承也。

○丙四 解文释义

  于开卷后,先按科目之段落,小段则作一次,大段则分数次,依照经文,朗诵一遍,既使听众知讲何处,亦使听众明其条目。

  复次逐字逐句,分别解明;复次应进一步发挥义理,举出旨趣(宗旨及大意),俾 使知其要,庶shù但愿不误指(手指)为月,沾滞zhān zhì拘执而不通达文字间也。

  如是次第,若建楼然,必先筑基,再起初层,后加上层,而楼成焉。筑基喻按段读诵,初层喻破字解句,加层喻揭义举旨,斯乃观听分明也。

  然有例外,不必循此,如学术讲座,或宿学研经,而逐字句解释,自可节去。盖如是听众,并非初机,其于字句文体,多已一切通达,惟所欲讨论者,仅重义旨而已,当于按照“科判”诵文毕,直为探玄抉微 jué wēi 发掘事物的隐微即可矣。

○丙五 发议喻证

  前项如次第作竟,即为尽其能事,然恐意有未尽,须量自己所知,不妨另加议论。

或恐听不了解,在其难会之处,再举事物以譬喻之。又有根器少钝,难明高深之理,更须演说因缘公案以悟之。

  惟议论左之右之,自可任意取舍,但以不背圣教量为其准则。虽不背乎圣教量矣,然亦不应与本经之旨抵触(矛盾)

  譬喻固不必尽依典籍,拾人唾余shí rén tuò yú 自己没有创见,只是抄袭别人的言论、见解,但举现代事物,总以亲切为佳。因缘公案,不限今古,以史书所载者,较易启人之信;假欲虚拟一事,亦无不可,只应视作寓言,以助兴趣。

  议论贵乎纯正透辟 tòu pì透彻精辟,不宜空泛kōng fàn笼统而不切实际)。譬喻只举一端,不可拉杂。因缘公案,有时可说二种,却当一反一正,意不雷同也。

○丙六 相机守时

  讲经一座,自有预定之时,时至不可迟讲,时尽不可不辍chuò

  或疑既须按段,又须守时,难免顾此则失彼、顾彼则失此,必责(要求)段时恰符,不无削足就屦同“鞋。比喻勉强迁就,拘泥成例而不知变通乎?予应之曰:是不然也,预有筹画chóu huà,何难修(长)短、中节,如量尺裁cái 衣,着之焉有不合度者!

  凡常任讲席者,及执教鞭之士,多能控制时间,不使超越,否则不但侵占他人之钟点,而听者亦不得休息之机。

此事除预筹以外,临时亦有展缩方便:如逐段先诵、加入因缘、起写黑板、音调放缓等,皆展长之助也;随句讲而不诵,譬喻、因缘一概剔删,不再起写黑板、语言紧促等,皆缩短之法也。

  然讲者应注意者,即将预筹材料,讲及半时,便当查看钟点,应展应缩,此际取舍,若时已过三分之二,则无及矣。切莫因时已尽,尚未讲完,截去其尾;或段已讲完,时尚有余,再开下段之首。

○丙七 讲毕结语

  经之结处,例有“流通(流通分),其利人之意,至为殷勤,经文初、中、竟三(序、正、流通三分),皆具微妙,讲时固不应始勤终怠,讲竟岂宜哄(吵闹的)散匆匆。应体流通之旨,有所谆zhūn劝,以期有所信受,俾bǐ 使)各获益庶shù但愿不负开场集众,消耗人力时光也。

  然此结语,亦当略分性质,兹别数种,说分次第。

  择经中“诸佛欢喜”、“天龙护法”、“得未曾有”、“听经功德”等义,赞叹宾主遭遇胜缘,引发大众庆幸之心。此是一类。

  择其全经法要,若义理旨趣、行法果证,提醒注意,希能依教奉行,实有所得。此又一类。

  再则归到自他本身,即赞他而谦己也。赞他虽系相当之辞,然亦未必实无,不可心存骄矜jiāo jīn 骄傲自大)、言谦神慢,如称座中诸多“耆德 qí dé年老德高的人)宿修”sù xiū有学行修养的前辈)、“大善知识”类语。谦己勿视为俗套,须具真诚,如“欠修持”、“昧教理”、“无学问”、“拙口才”、“知多贻笑”、“请加指导”等语。尊他则减谤bàng,抑己则受益。此又一类。

  列举之类,大抵尔尔ěr’ěr是是。至于何者在前、何者在后,或全采用,或采一二,临时相机取舍,却不必画定一式也。

◎乙三 威仪须知

(第九段视频)

 

  望之不似去之,巧言令色耻之,此仪容之所失,而招人以厌弃也。

  临之以庄则敬,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此仪容之所得,而招人以尊崇也。

  儒曰“威仪(尊严的容貌和庄重的举止)三千”,释曰“八万威仪”,岂偶然哉?!故:礼重容,乐重音,祭祀观容知其本,射御(shè yù射箭、御马之术,古代“六艺”中的两种)观容知其德,至于折冲樽俎zhé chōng zūn zǔ“折冲”,拒退敌人攻城的战车。“樽俎”,古时盛装酒肉的器皿。指在杯酒宴会间运用外交手段取胜敌人。指国际间外交交涉),尚乎风度;执持教鞭,亦重教态。

  而内典讲座,期人信受,倘不修边幅、不谐音调,则听众观感不佳,或有因人废言之虞忧虑矣。

  观夫赞美佛陀,谓其声具“八音”,闻者肃然。赞叹行者,谓其身备“四仪”(指“四威仪”——行、住、坐、卧,必须遵守的仪则),见而尊重。其机如此,自应随顺。是知燕居yàn jū 闲居)之时,可以不容;广庭讲学,则不许或忽者也。

○丙一 讲采坐式

  演说贵乎痛快淋漓(心情非常愉快舒畅),声包群众;有时手舞足蹈,表态表情,必采立式,方显活泼。

  学校授课,要在精详,析义解文,固有赖唇舌言语,反覆引据,尤必借黑板粉条,动作频劳,亦采立式。

  内典讲座,性属宏道,义较特别,颇pō 尚礼容,故必坐式,方能尽其仪规;居士为此,宗教形式自可删除,但为重法,仍采坐式。

  盖讲经注重心平气和、态度肃穆(严肃和缓),立式势较浮动,手必握书,或指点而摇挥,或投掷而拾取,于如对圣贤之义,已自违背;且不在安静中为之,只能罄qìng其预备之劳,至其临时触机,忽入缜密,发现新义之功,则鲜xiǎn少)有可能焉。

○丙二 正其衣冠

  袗絺綌zhěn chī xì,单衣。絺綌,葛布的统称。葛之细者曰絺,粗者曰绤)必表而出,入众聚着僧伽梨sēng qié lí出家人的礼服——二十五条衣,季路授命(临终)结缨yīng帽带。子路临死时还结好冠带而死),不忘其恭;管宁(三国时魏之名儒)登厕未冠,自惭失敬。是虽迫天时仍思庄,临于大节而不慢,对众有容,独处慎心。况乎大庭广场之间、宾客来往之地,正其衣冠,是以君子之所尚也!

  以今而言,礼仍尊崇,西欧人观剧必着礼服,东亚人宴会亦着礼服,余如祭祀、结婚、会议、听讼、授课、阅兵等,凡事涉隆重,无不尚乎衣冠也。苾刍bì chú比丘。佛教梵语,出家受具足戒的僧尼,僧叫“比丘”,尼叫“比丘尼”。按:苾刍(比丘)本是西域草名,因具有五种内涵,而用来借喻出家人大座讲经,自有其法服。居士于礼诵之时,虽许着海青缦màn 衣,然在任讲座时,俱宜不用,以免缁素 zī sù缁,出家人;素,在家人)不分,有滥混làn hùn之嫌。应依国家所定之制服,或世俗公认之常礼服着之。

  学者(指非皈戒人若作讲学,固可不受限制,因为敬众,亦应礼装,若夫时潮所尚之装,露胸、秃袖、光腿、赤足等,是谓袒裼裸裎 tǎn xī luǒ chéng露臂为“袒裼”,露身为“裸裎”。亵而非礼,脱却衣裳,露出身体,行为粗野无礼),于斯之时,宜暂易之。

○丙三 身式举止

  讲者须察场中,如何布置,有无佛像,有否司仪。

  有司仪者,应先与之接洽(与人商谈,交涉事物),以照普通讲演方式,较为最佳。

  供佛像者,登台以前,应向行礼,如开会先礼国旗然;礼佛以后,台旁台后,坐有出家众者(居士讲座,出家众例不列居听位),亦应与之作礼,然后登台,由右方升(指台之左右方。如台坐北向南,西是右,余类推);升后向众还礼,方可入座展卷。

  坐式既异立式,动作便不相同,而表态、表情,只限头部、手部,至其两部表演。在立式中,得与身足配合,顾盼挥霍gù pàn huī huò发挥尽致)取其流畅。

  坐式一切应取稳重,否则即招轻躁之讥。所谓“稳重”,不过适可而止,并非不许矫首jiǎo shǒu抬头)、抵掌 zhǎng 鼓掌)、眉扬、指画也。

  经云,“世尊出定,举身微笑”,何尝失其庄严?!善辨之人,亦应举身妙言,要以雍容yōng róng温和庄重、从容不迫的样子)自在而已。

  讲毕下台之前,先合经本,向众作礼,从左方降(台之左方,坐北向南之台,东是左),仍至佛前行礼,再向出家众作礼;倘场中未供佛像,或无出家众者,开始即直接登台,终结即下台退去。

○丙五 音声运用

  闻贝诵而国王思施,发梵音而群雁驻(停留)听。音声之于此土,原有大因缘也。是知虽具辩才,启人信仰,尚赖音声,益人欢喜,二者兼备,始尽善尽美也。

  音声之恶者,固为讲座减色,然有能以力改善者,有不能以力改善者,如雌音(尖锐刺耳)、哑音、败鼓音、破锣音等,属于生理,人纵不喜,无可如何者也;急躁音、暴叱chì大声呵斥)音、嗫嚅niè r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音等,属于人为,招人不快,可自省xǐng而改变者也。

  以上所说,谓为“音声之体”,尚有其用,即高低、长短、缓急诸法也。高者音声放高,如霜钟shuāng zhōng钟或钟声)破晓;低者音声压低,如清泉漱石shù shí冲刷岩石;长者字音引长,如远云归岫xiù山洞);短者字音缩短,如流星经天;缓者章句从容,如凉天步咏;急者章句疾速,如丹陛联趋dān bì lián qū丹陛:宫殿的台阶,借称朝廷或皇帝。岑参《寄左省杜拾遗诗》:“联步趋丹陛,分曹限紫微。”指在天子居处驱驰自如)。此条之设,专言其用,不问“音体”若何,“音用”乃所必当注意者也。

  一句之间,前字可低,后字必高,方有恳切之势。

  一座通论,前段可低;中段以后,宜逐加高。(高、低)

  赞扬及叹息之处,音俱宜引长;惊愕(害怕得不知怎么样才好。愕:惊讶,发愣)及决断之文,音俱宜缩短。(长、短)

  初讲章句宜缓;将结章句宜急。(缓、急)

  惟此六法,更应互兼。如:长兼低叹息始传神不尽,短兼高决断始有力毅然。单法虽六,兼则数十,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阎浮众生,耳根独利,音声佛事,安可不讲求者哉!

○丙四 视线所集

  视线有促人注意之力、有增他为我而说之感,虽亦有闭目而讲,不视场中听众者,终不若察言观色,可以应变契机也。

  通常讲说,可以平视前方;设用启发式时,意在引人注重,应取弧形,横视中、左、右三面,实则而能常视三面,乃为最宜。更应知听众程度至为不齐,讲座教材原采多种,如发挥理论,视线应贯注上根;举譬喻时,则注视中根;说及因缘公案,当转视下根。三者不过举其通常,然亦有其融会。

  理论本有深浅繁简,深而繁者,固必施之上根;浅而简者,未尝不可施于中下。譬喻之道,普施三根;因缘如史乘shǐ shèng 史书),公案如禅门机锋(禅师启发弟子,言词不落迹象,令人无从捉摸,不可依傍,称作“机锋语”。機栝一触即发,无从捉摸;箭锋犀利无比,不可依傍),又岂得概谓肤浅,不可兼施中上耶?

  此处所谓“施”者,乃指视线表意一法,系为特别之施;若夫言语讲解,其声流布四隅sì yú 四方),是为普通之施。普通者意似较疏,特别者意似较亲也,为求摄他受益,故必取诸视线。

◎乙四 身语病忌

(第十段视频)

 

  世医有谚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此谦语也。董仲舒尝(曾经)云:“不计其功,明其道即是功矣。”

  而颜李(指清初颜李学派,以实用为宗旨。“颜”指颜元;“李”指其弟子李塨)学者,犹持异议:“果不求功,胡(什么)为乎而有所举耶?”实则“无过”即见功矣。然则“无过”一语,自应圭臬guī niè古代是测日影的器具,比喻标准)奉之。“过”即是病忌,使不犯,则“寡(少)过”矣,功潜随之。

  此处所言,只论教态设施,若夫教材,已于“讲前预备”及“讲时措施”两目中详述,可互参考也。

  所谓“病”者,即身语之疵cī ;“忌”者,即他人之忌讳jì huì因风俗习惯或畏惧权势而对某些不吉利的语言或举动有所顾忌)也。此二端均能招人不快,引起反感,既为摄众,不得不列出,俾bi使)知而避去之。

○丙一 上下台乱次序

  古礼堂阼zuò 主人升堂所经之东阶)升降、宾主进退,其东西相向,必依成规。今人礼堂席位,通衢tōng qú四通八达的道路)行途,亦分左右,未许或违。足见凡属公共场所,无不讲求礼节。

  若依宗教仪式讲经,而法师自升至降,立有处,行有时,设(假设)有丝毫紊乱,谓之失仪不庄。

吾辈讲学,固不如是严格,然升台下座,亦应依照公式,未可独异。前章“身式举止”条,可资借镜(借鉴)

  一堂济济(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众目睽睽(大家睁着眼睛注视),自应知礼循礼,致其恭敬。若或慌张失措,以及傲然率意shuài yì随意,轻率,升台由左,下台由右,行走乱步,礼数不周,不重威仪,不谙ān熟悉,精通次序,是谓身相轻躁,此乃诚于中而形于外者也,自不免招来讥诮jī qiào:讽刺,责备),因以偾事fèn shì败坏事情

○丙二 不时露齿嬉笑

  大庭广众,敬事敬人尚矣,敬在色庄而不在厉、在神温而不在狎xiá 亲密的)。庄表尊重,温表亲近。尊重即是尽己谦抑yì ,亲近即是对他诚恳。事贵得中,过与不及,皆有疵cī 病,俱不得宜。

  至于“信受奉行”,固因“皆大欢喜”,然此是辩才无碍,众得心开,而发之欢喜,非关讲者之容貌所感也。

  夫任讲座,以教态而论,笑亦占重要地位,惟必使乎中节zhōng jié守节秉义,中正不变,不可漫无限度,率尔shuài ěr轻率轻发之;如讲至规诫处、劝勉处、庆幸处,均可笑也,此笑有安慰大众之意;或讲至微妙处,如义理得未曾有等;幽默处,如譬喻含有讥刺等;了义处,如圣果涅槃niè pán等,均可笑也。此笑有得意自鸣之意,此笑为不得不笑者,能引他心悦,易感接受也;虽宜笑矣,却不宜轩渠xuān qú欢笑)哄堂,失于粗犷cū guǎng粗野豪放),反伤雅观。

  若初登台,未讲先笑,是为谄chǎn奉承;献媚笑;或系惭怍cán zuò惭愧)笑,最为失态,招人轻慢。至讲演进度中,如于不应笑处,而频频露齿嬉笑,是为取媚,益失庄重,且场中听众,男女宾客皆俱,亦恐横生物议wù yì世人的讥议)。男子讲者尚然,女子讲者,尤当深以为戒也。

○丙三 眼容不正,视线偏注

  眸子móu zi眼睛能表胸中所蕴,视线能起感格(感动)之功,威仪之中,容貌之上,眼视表演,极为显然。七情不必言说,而眼眸 yǎn móu皆能传之,意在不必言说,视线自能指之,故与此端瑕疵xiá cī喻缺点、毛病),不能不加研究。

  有好hàopān转眼看,白眼)白眼而望天者,有好hào闭目以头摇作环形者,有张目射人似告诫状者,亦有垂头而眼只对书册者,凡此种种,皆足招人不快,纵后者少胜于前,亦嫌呆板无感人力。至于视线,已述前章,因其与教材配合施行,故居条件之要,若存轻忽,功或有乖guāi

  如言说高深理而注视顿根、言浅近事而注视利器,已属颠倒,失其机宜;或自始至终,视线只偏一处,此不问男方女方,皆为不合法度。不过偏视女方,尤为大忌而已。

○丙四 说“过”不顾环境

  经为宇宙人生之传记,善恶吉凶无不记载,于善者、吉者之讲解,固无顾虑;于恶者、凶者之讲解,自应顾念凡情。

此处尚有因果之分、隐显之别。论因果,杀盗淫妄,恶因也,为塞sāi堵)其因,不妨尽致辟斥pì chì指出。三途——畜生、饿鬼、地狱,人道——贫穷下贱、盲聋喑哑yīn yǎ哑巴),恶果也。为悯mǐn其苦,语宜多加哀矜āi jīn怜惜)

  论隐显,三途隐而难知,人道显而易见。再就人道而论,贫穷下贱,隐而不知;盲聋喑哑,显然在目。事隐者乃不知而言,似无大碍;事显者涉shè 知而故言,难免误会。

  如听众中,发现盲聋喑哑(一切残废在内),经中虽有其文,只宜善巧方便,数语过去,切勿多加发挥,恐彼在广众之下,有难以自容之苦。或讲小乘经典,记有男女犯淫之事,亦应读过便了,不必详细形容。

  盖经曰“契经”,说则正是其时、正对其人,我今通常讲述而已,如不察环境、不知权便,除不契机,反恐生障。

○丙五 离题缺欠伦次

  初机学讲,宜按事先预备者,顺序解释,自少愆尤qiān yóu过失);偶有感触,欲发议论,或附考证,应求条理分明,更从本节主旨,表里有相契处,着眼立言,仍以恰到好处而止,不可喧宾夺主。

  然有数种大病,是必知而先去者。

  一者,愈说愈远,离开本题;甚或横生枝节,拉杂堆垒,已感难收,求结又加绕说,绕益加乱,乱益难结。

  二者,未曾认清本节主旨,率尔shuài ěr轻率议论,以致南辕北辙,互相矛盾,讲经而成谤法,投药反下鸠jiū dú 毒鸟名)毒。

  三者,广揽多种注解,一齐搬出,炫耀博雅bó yǎ学识渊博,品行雅正),毫无重心,引经引事,重重叠叠,但陲chuí流传百货,不问顾主。

  四者,解文、释义、譬喻、公案、引证、考据等,无前无后,错乱颠倒,甚或混淆hùn xiáo不分、宾主失次,似散沙而不结,如乱丝而无头,使听者不得要领,反误内典艰深,因而生畏,从不再敢问津,戕qiāng杀害)人慧命,何啻 hé chì 岂只)庸医杀人?!

  犯斯 这,此病者,并非限于才力不足,多是自作聪明,轻忽经义,而不肯虚心;贡高我慢(高傲自负),轻忽大众,而不存敬念。果确实,真的虚心,事先必有所畏;果存敬,临场必知所慎。

○丙六 声音失宜,言语复滞

  诗书乃无声之言语,言语乃无字之诗书。诗书可被管弦(指音乐),言语又何尝不可被管弦耶?!被乎管弦,即名为“乐yuè”。“乐”者云何?悦耳之音声也。能悦耳则能移情,故可崇德而进道。

  因之音声之事,若读书、诵诗、讲授、演说等,都注重声调铿锵kēng qiāng形容声音响亮和谐,多指乐声)。此铿锵之由来,亦惟发音之高低长短,尽其抑扬顿挫yì yáng dùn cuò指声音的高低、起伏和停顿、转折而已。运用得宜,便能悦耳移情,不必被以管弦,即成天籁tiān lài自然美妙的音乐)之乐yuè矣。

  此在前章“音声运用”条中,已经备言其善,合之则为得,离之则为失也。然虽知高底长短之节,而错其时处,便等于牧笛樵唱qiáo chàng樵夫唱的歌,刺耳难消。

  如发声高而结声低,初讲高而将终低,名气竭 qì jié气力竭尽之音,是呈衰丧之象,宾辞处高而主旨处低,诵文时高而讲解低,名颠倒之音,是表悖谬bèi miù不合情理而至于荒谬)之情。其余凡与教材迳庭jìng tíng门外小路和庭院。喻相距极远者,皆是疵病,不能备举。合此正反二章观之,心可会通也。

  复次,言语重复,亦为易犯之病,不知人情皆厌絮叨 xù dao形容说话繁琐、唠叨),不止浪费时光已也。再则废辞打混,口齿不清,好为夹杂闲字,如哼哼哈哈、半吞半吐,如“这个”、“那个”;尚有土话、市语、廋辞sōu cí 廋,隐。指隐密的话、熟人间亲狎相戏的隐语)、粗言,以及时时嗫嚅niè rú想说话而又吞吞吐吐不敢说出来)、节节咳嗽。如是等病,俱当一扫而光之。

○丙七 不守规定时间停止

  法重契机,求契必尽人之情,此而不知,何云乎机?!

  全场听众,各有业务,所住远近不同,所事忙闲不等。其来也,有忙里抽暇chōu xiá者,有交换工作者,有工作挪移钟点者;其去也,有计程搭车者,有赶赴他约者,有下一时即有班课者。人情人事千差万别,此不过言其大概而已。大众辛苦而来,当使其欢喜而去,自必令其得所受用,方能欢喜,故:讲必尽其心,言必尽其力,接人必以礼貌,行动必依规次也。

  在讲场预定钟点之内,人心自然安定,讲好讲坏,皆可安坐而听;若时间已到,人心便起浮动,外虽镇静,内实散乱矣,而讲者纵具无碍辩才、乱坠天花(形容言词巧妙富丽或过于夸张而且动听,但不切实际),亦应守时停止,使其存尚未听足之感,下次讲期,方肯欣然重来。

  试观各种娱乐场所,其性质自与官板正字之讲经不同,尚且按时停止,盖人好道本不及好欲,而强人超时久坐,岂得谓之契机哉?!

  至时不止,大众为敷衍 fū yǎn情面,暂忍逗留,而其内心实已焦灼,仍复呶呶不休náo náo bù xiū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彼岂能再入耳乎?!势若至此,则前功几尽弃矣。

  至若不善讲者,本无能力兴人欢喜,其在时间未wèi 半,而众已早恨时钟慢迟,或昏沉瞌睡,或左顾右盼,亟jí dài 待钟点到时,痛快散去。

tǎng假如过时而不止,是谓增人之烦恼。应知在善讲者,拖延时间,众尚不堪;其不善讲者,岂可任一己之性,强拂众人之意哉。

净土、念佛
戒律、仪轨
因果、轮回
戒杀、健康
布施、供养
道场、法会
弘法、护法
佛像、法宝
孝亲、尊师
忏悔、超度
教育、学佛
助念、往生
升官、发财
疾病、命运
婚姻、家庭
胎教、早教

普世教育

因果教育
宗教教育
家庭教育
胎教教育
书籍阅读